全本小说 - 玄幻奇幻 - 傲世九重天在线阅读 - 第五百九十五章 王对王!

第五百九十五章 王对王!

        夜醉!

        夜氏家族大公子。

        原名,夜残梦。及后,夜氏家族以‘残梦不祥’之名,改为夜氏家族‘弑’字辈分,夜弑天。

        但,其成年之后,习剑有成,自己将名字改为夜醉!

        此人,可说是九重天年轻一辈第一天才,剑中王者!

        夜醉自幼对剑痴迷,沉醉其中。

        周岁即开始接触剑。三岁,便可习剑;十五岁,即成为剑王;当年在家族雄厚资源催生下,一路狂飙到九品!但,在这一级上,却瓶颈许久;一直到二十五岁,才成为剑帝!

        纵然中间迟缓了十年,但依然是当时九重天同龄人之中,唯一一位剑帝!

        自从成为剑帝之后,夜醉便如是打开了一道剑道大门,三年内冲上剑中帝君;又三年,冲上剑中圣者;又是仅仅八年间,成为剑中至尊!

        时至如今,有人说夜醉已经是剑中至尊三品,有人说四品,有人说五品。

        更有甚者,说夜醉的剑中修为,已经不逊色于传说中的至尊布留情!

        当然,对于最后这个说法,楚阳嗤之以鼻。

        但这也证明了夜醉的可怕。

        夜醉成长这数十年来,不管是权势还是女色等等人世间的所有诱惑,在他眼前,皆如过眼云烟。唯有剑!

        他听说过一句话:唯有痴于剑,醉于剑,才能成于剑!

        他本想为自己改名字叫做‘夜醉剑’;但,这名字却是着实的不好听,只好取前两字。

        如今,这个剑中狂人,正面对上了楚阳!

        一片无奈之中,楚阳哭笑不得的道:“我说……这位高手,你认错人了吧?”

        夜醉瞪着眼看了他一会,才冷峭的一笑:“常听传言,圣族之人,尤其是到了高层人物,变化万千,我还不以为然,今日一见,才知道果不其然!三长老,您居然连气质也能变了……”

        楚阳呲着牙道:“你真认错人了!”

        夜醉的脸色逐渐的冷了下来:“怎么,你还不下来,难道非要我请你才肯下来!”

        楚阳大大的叹了一口气,从树上跳了下来:“我说这位夜大公子,你从哪里看到我……像是什么三长老了?”

        夜醉锋锐的眼神微微一眯:“嘿嘿,不是三长老,你也知道我叫夜醉?”

        楚阳无语的道:“刚才你杀的那几个人提着你的名字大叫……你不会以为我是聋子吧?”

        夜醉冷漠的笑了笑,长剑缓缓抬起,剑尖指着楚阳:“我再问一次,三长老,你跟不跟我走?”

        楚阳抓狂的道:“我说你这人怎么这么死心眼儿呢?我真的不是……”

        话音未落,凛冽的剑气已经狂涌而来。

        楚阳狂叫一声,拔身就逃。

        妈妈咪的,这货剑中至尊三品以上,恐怕达到了四品……而且还是九大家族嫡系。

        我他么的不用九劫剑法,乃是找虐,用了九劫剑法,就被他认出来了……在这种情况下,只能跑!

        夜醉眼中闪过一丝赞赏,随即就紧紧追了上去。

        楚阳绝不是那位三长老,这一点,夜醉心中当然一清二楚。

        但,若不是将他认作三长老,自己怎么能逼他与自己一战?

        对于夜醉来说,现在的楚阳,比那位三长老要重要得多。要不然,他怎么会在发现了三长老藏身的那截树干之后,居然装作不理会,转过身来找楚阳的麻烦?

        三长老很关键,听说他身上牵扯到一个巨大的宝藏。

        夜醉这一行的目的,当然就是抓捕他的。

        但……夜醉其实对什么所谓的宝藏,却是根本不感兴趣。让他真正感兴趣的,只有剑!

        剑客!

        剑中至尊!

        这才是他的兴趣之所在!

        多少年来,就没有遇见一个与自己差不多的剑中至尊。夜醉寂寞难耐。当然,虽然有人将他与布留情相比,但夜醉自己却不是没有自知之明。

        以自己的修为,莫要说找布留情切磋,恐怕布留情的一记眼神,自己都承受不住。哪怕是要求布留情压住品级与自己战斗,也是绝对的必死无疑!

        如今,追踪三长老到这里,居然无意中发现了一个陌生人的气息,而且惊喜的发现,这个陌生人居然是剑中至尊!

        二品!

        这让夜醉有一种天上掉下大馅饼的感觉!

        在这样的诱惑下,夜醉哪里还管什么三长老?

        一切都往后排一排吧。

        楚阳在前,夜醉在后,两道人影便像是两道流星向树林外飞去。

        楚阳只飞出三丈,已经感到背后剑气触体生寒;显然,对方的速度很快!

        心念一动,一把长剑立即出现,横空一闪!

        锵!

        锵!

        几乎是同时,两人各自展开了剑之气场!

        两柄剑同时长吟一声,王对王!

        剑气纠缠王对王,就必须分出胜败!天无二日国无二君!剑中,也没有第二个王者!

        这是一种奇妙的感应!

        这一刻,夜醉满脸都发出了狂热的光彩,喝道:“三长老,既然已经王对王,难道你还想走?停住脚步,与我一战!”

        楚阳这柄剑并非是九劫剑。

        他一向谨慎,在面对九大家族嫡系子弟的时候,除非万不得已,不会使用九劫剑。

        这把剑虽然不是九劫剑,但在楚阳的锻造之下,比起一般的所谓神剑,却是不知道强出多少。

        此刻,他也是觉得心中剑气翻涌,闻言,竟然不假思索的说道:“好!”

        这样的剑中至尊对剑中至尊的战斗,整个九重天世界,亘古以来也没有发生过几次!

        这才是剑客的战斗!

        也唯有这样的战斗,才能真正让一位剑客得到足够的成长!

        楚阳不由想起了顾独行。

        若是顾独行在这里,恐怕拼了性命也会与自己抢这一战吧?

        这一战,对于夜醉来说,乃是梦寐以求,对于顾独行来说,恐怕也是渴望已久,但对于楚阳来说,何尝不是求之不得!

        楚阳,可也是一位剑中至尊!

        夜醉想要提升自己,但楚阳想要提升自己的心却比夜醉更加迫切!

        楚阳想起了顾独行,便想起了顾独行的孤独剑法,与忘情剑法。

        楚阳凌空一个翻身,浑身剑气四射之中,飘飘落下。

        在落下的同时,目光下垂,眼观鼻鼻观心,整个人沉浸在了剑中世界里!

        不是九劫剑,但楚阳也清晰地感到了这柄剑的喜怒哀乐,以及……那种棋逢对手、将遇良才的渴欲一战的浓烈战意!

        那是极为饥渴的、求之不得的痛苦突然抒发出来的绝对畅快!

        在他落下的同时,对面的夜醉刷的一声,同一时间退后。

        给他一个安全的落下的空间。

        这就像是两柄剑之间的默契一般,彼此都给与彼此充分的尊重!

        夜醉右手持剑,横在胸前,左手食指中指并起从剑身上轻轻抹过,动作轻柔,眼神炽烈执着,却并不看对手,而是看着手中的剑,眼神之中,竟然蕴藏着无尽的爱意。

        就像是抚摸着心爱的人的肌肤一样的那种迷醉。

        他对天下人全无感情,但惟独对剑,却充满了深入灵魂的热爱!

        这一刻的夜醉,旁若无人!

        楚阳心中一震。

        “九重天高手无数,不过,剑中至尊的争锋,却是亘古以来罕见。”夜醉目光凝注在剑上:“阁下不凡,也是剑之至尊!能有今日一战,对你对我,都是上天的恩赐!”

        楚阳怪异的笑了笑:“怎么不叫我三长老了?”

        夜醉仍不抬头,淡淡道:“名字就只是一个称谓,我叫你什么,妨碍不了这一战的事实!”

        “既然如此,我叫你夜狗屎,如何?”楚阳讥讽的问道。

        “也可!”夜醉头也不抬:“只要你能与我一战!”

        楚阳心中一凛,这人疯了!

        口中却是哈哈大笑:“但你不觉得,这一战若是作为武者之战,可以说无所谓,但,作为剑客之战,你不觉得不公平么?”

        “的确不公平!我比你高两品!”夜醉淡然道:“我当然会将实力压制在与你相当的地步!剑中至尊,二品巅峰,与你战斗!”

        剑客之战,讲究的是棋逢对手的公平!

        这便是自从九劫剑主掌九重天以来的规矩!别的品阶战斗,你可以用阴谋诡计,可以用毒,哪怕你身为至尊决战一个王座……别人都不会说什么。

        实力为尊!

        可以用尽你一切可以想到的阴毒法门。

        但,只要你身为剑客,那就是公平决战!

        这个‘剑客’,从剑帝开始!

        越是往上,等级越是森严!

        骄傲的剑客,骄傲的剑!

        夜醉压制在二品至尊巅峰,依然比现在的楚阳要高出很多。但楚阳却并没有再说不公平。因为他自己知道,自己现在的外放气息,在夜醉的感觉中,就是不折不扣的二品巅峰!

        但实际上,楚阳只是二品初级。

        对此,楚阳除了无语,还是无语。

        这本是用来合适的装逼的,但在今天属于剑客的决战中,却是猛吃大亏!

        夜醉低着头,道:“容你准备!”

        楚阳凛然道:“抬起你的头!”

        夜醉霍然抬头。

        与此同时,两人做出了同样的动作,挺胸,抬头,腰脊宛若发出一声弹簧一般的嗡然声响,猛地挺立而起。

        如果说两人先前的姿势乃是剑在鞘中,那么此刻,剑已出鞘!

        夜醉竖剑当胸,随即平平展开,伸直,剑尖指向楚阳眉间。

        楚阳做出了同样的动作!

        剑客决战之礼!

        或者其中有不同。楚阳尊敬的是对手,但夜醉尊敬的,却是他自己的剑!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