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玄幻奇幻 - 傲世九重天在线阅读 - 第五百九十六章 柔水剑成

第五百九十六章 柔水剑成

        这种不同,乃是根本上的不同。

        一个人控剑,一个剑控人!

        现在或者并不很明显,但,一旦品级都提高到一定地步的时候,这个分别,便可直接分割生死!

        因为,人控剑,乃为神!

        剑控人,却是魔!魔剑!

        一道光华闪过,楚阳挺剑直进,脚下一个滑步,整个人在一个滑步之中,突然变的孤独寂寞,苍凉萧瑟。

        似乎天下间,只剩下他一人!

        孤独剑!

        就算是顾独行在旁边,恐怕也会误以为,这一剑乃是他自己使出来的。

        夜醉目光不动,喝道:“好剑意!看我醉梦之剑!”剑光一闪,夜醉黑衣突然模糊,一股如梦如幻,又有些醺醺然的一种剑意泼散而出。

        意境交融,孤独剑意在醉梦中,依然孤独!

        两柄剑突然各自发出万道寒光,同一时间,两人都展开了进攻!

        现在已经是清晨,但这一刻剑光错落,布满了两人头顶天空,却是比夜晚天上的繁星更加闪烁明亮!

        两人的身子都化作了烟雾,在空中只是一飘,就彼此出现了一连串的残影。

        但,长剑的影子却是根本没有,长剑,已经化作了剑光,化为剑气,纵横激荡!

        这一刻,剑气冲霄!

        啪!

        交手数招之后,两人长剑终于第一次相交。

        一个碰撞,两人都是一个踉跄,往后倒退。

        空中的剑气失去控制,怦然一声爆散;就像炸弹开花,在密林中扩散而出。

        刷的一声,方圆数十丈的树木在这激荡的剑气下,尽数的变成粉末!

        场中的剑气还未散尽,两道剑光又已经纠缠在了一起。

        先前只算的是试探攻击,但这一次纠缠,却是货真价实的战斗!

        一团如梦如雾如烟如云的剑气,向着楚阳弥散。

        楚阳长剑一振,一股孤独寂寞的剑气却是一夫当关,刹那间夜醉已经围着他转了十七八圈,长剑从任何一个方位,从上而下,从东南西北前后左右头顶脚底任何一个位置狂攻而来!

        化作了烟云一般无孔不入!

        楚阳身躯长剑一般挺拔挺立,手中剑密不透风,兵来将挡水来土屯。只是防守绝不进攻!

        叮叮当当的声音响成一片。

        两剑每次相交,都有一团团剑气猛地崩散出去,转眼间,整个树林已经是千疮百孔。

        在身后数十丈外暗影中,一个人影悄然出现,似乎向着这边看了一眼,迅速的闪身离去。正是那位三长老。

        夜醉明明看到了,但却置之不理,只是发了疯一般运转长剑,向着楚阳攻击!

        “喂!你真正追的人已经跑了!”

        “跑了就跑了……现在,谁也不如你重要!”

        好不容易公平的剑客决战,却遇到了一个疯子,楚阳郁闷无比。打起精神,全力应付。

        夜醉的身影从‘化作了一阵烟云’,到‘直接‘变!’成了一团烟云’的转化,只用了一瞬间的时间。

        楚阳闭上眼睛,长剑挥洒,感受着剑身的震动。每一次震动,都是剑身与对方的剑尖剑刃接触了一次。

        只是短短时间,楚阳就已经经受了不下三千次进攻!

        这样的频率,换在一般的剑客身上,足可以做到挥剑时将自己的肩膀胳膊直接离开身体甩了出去!

        但夜醉的频率居然依然在增加!

        楚阳的形势,逐渐的变得不妙;因为随着对方的进攻越来越快,他发现自己竟然有些跟不上对方的节奏的趋势!

        对方虽然是压制了修为在战斗,但实际的底子,却依然是实打实的剑中至尊四品!

        只要一个跟不上对方的节奏,那么,眨眨眼的时间里,自己的身体就能变成一个蜂窝!

        楚阳一边挡,一边心中急速的转动,心中突然想起来一句话:铁壁铜墙战未休!

        铁壁铜墙?

        楚阳心中一动,不再被动防守,蓦然间抛舍了顾独行的孤独剑意,直接剑光一圈,划出来一道光幕,长剑一颤,顿时在身前布满了一片星河!

        铁壁铜墙!

        夜醉身子如飙风,围着楚阳刹那间转了数百圈;剑光已经整个的连成了一片,却是连对方的衣角也没沾上一片。

        分明对方已经处在全面下风,老是有一种感觉:再加一把劲,对方就完了!

        可是加了一把劲又加了一把劲,对方还是危如累卵,却还在苦苦支撑。

        夜醉大叫一声:“你想耗费我?我纵然压制了修为,但真实修为仍在,你耗不光的!”

        楚阳嘿嘿一笑:“走着瞧!”

        却是翻来覆去的施展着‘铁壁铜墙战未休’的前半招。感悟却是越来越深,在对方狂风暴雨一般的攻击下,楚阳越来越是能够领悟这一招的妙处!

        心中不由想起了一句话:唯有比你强的对手全力进攻你的时候,才能压榨出你的潜力!也才能让你看到自己的不足!

        这句话,适用于任何一方面。

        楚阳脸上露出微笑,虽然脚下在节节后退,但比起刚才的岌岌可危,已经是改善了不少。

        夜醉眉头一皱,突然一声长笑,身子刷的飞出三丈。

        楚阳倒退三步,猛然站立,呼呼喘气。

        刚才只是一眨眼的时间,但楚阳已经感觉到自己的疲累。

        夜醉冷冷道:“你为何不进攻?在我的进攻之下,你若只是防守,必死无疑!”

        楚阳淡淡道:“该进攻的时候,我自然会进攻!”

        夜醉眼中露出狂热:“我等你的进攻……你这防守的一招虽然妙,但却不是万能!看我封魔剑!”

        长剑一展,突然跃起空中,喝道:“天魔当头,尔等蝼蚁还不束手待毙!”

        楚阳心中一阵苦笑;妈的,都说我是域外天魔,我看你这家伙……比我像多了!

        但这个念头刚起来,就感觉一阵邪恶的、近乎于病态的剑风从天而落!带着屠戮一切的冷酷味道,刹那间,竟然将自己前后左右全部封死!

        这一刻,自己就似乎是孤身一人赤身**站在冰天雪地里!

        楚阳拔剑,狂喝一声:“风云青霄!”

        却是将‘九霄风云齐聚会’的前半招施展而出。

        一剑劈开身前那种莫名的封锁,对上对方的剑!

        刹那间,夜醉的身影突然消失了!

        完完整整的消失,天地间,只剩下一把剑!

        一把已经魔化的剑!

        带着无边的吞噬之气,带着无边的邪恶!

        楚阳疯狂挥舞长剑,这一刻,在生死的压抑之下,他的脑海中自动涌现了无数的剑招,不经思索的就全部从手下涌出!

        第一代九劫剑主传承之中的各种剑法,罗克敌的剑法,顾独行的剑法,纪墨的剑法,傲邪云的剑法……甚至,布留情的剑法……猛地出现。

        但那柄妖魔化的剑,却是置之不理,只是如同跗骨之蛆一般,跟在楚阳身后,只要楚阳一旦有任何破绽,它就能够第一时间捕捉到,然后攻击!

        众所周知,无论是如何精妙的剑势,都不可能一点破绽都没有的。

        而夜醉的这一套魔剑,却就是针对所有剑招之中的破绽!不在乎你用什么剑法,不在乎你的精妙,或者说是简陋。

        我只是攻击你的弱点。

        而且,楚阳隐隐有一种感觉:现在似乎不是夜醉在攻击,或者说,现在夜醉已经与剑合为一体,用本能在攻击。

        而这种本能,却是一种绝大多数都倾向于剑的本能!

        而不是夜醉的本能!

        楚阳终于明白了剑灵所说的‘魔剑’的意思!

        剑本身并非魔!

        但修剑的人一旦入了魔道,却是比剑魔还要可怕!

        只不过是瞬间,楚阳的身上已经出现了点点血痕。

        在这样无孔不入水银泻地一般的攻击面前,楚阳居然也有一种应接不暇的感觉。

        而他势必不能使出完整的九劫剑法。

        楚阳怒吼一声,长剑突然由快到慢,画了一个圈,体内的元气,也跟着绕了一圈,在这一刻,他不自觉地用出来自己的柔水剑意。

        这是在对方狂风暴雨的攻击中,楚阳的本能使出来了这么一招。

        一招出手,顿时心中大叫糟糕:对方攻势如此密集,如此快速,自己用出这慢吞吞的柔水剑意,岂不是将自己的生命送到了对方手里?

        但下一刻,楚阳目瞪口呆。

        只见在柔水剑意牵引之下,对方狂暴的攻击居然顺着柔水剑意绕了半个圈子,又回到了原点。

        这封魔剑,居然对柔水剑意毫无办法!

        楚阳心头大震,随即终于明白:这封魔剑,就是找的弱点。任何剑招,都有弱点之所在。但惟独这从水流之中化出来的剑意,却是没有弱点的。

        流水悠悠,便是千古!

        只要水还在流,那么从上到下,便是一体。不管快慢缓急,都是一体!有谁见过被一刀劈断的水流?

        用剑尖,在流水之中寻找流水的本身弱点……怎么可能找到?

        一念想到这里,楚阳突然感觉到心中一阵舒畅,几乎要仰天大笑!

        因为,就在这一刻,他清清楚楚的知道,有自己首创的柔水剑意,在今天,终于接近大成之境界!

        接下来,楚阳东一剑,西一剑,剑意如流水,柔柔绵绵,连绵不断。前一剑之力未消,后一剑之力又到,丝毫不显得急促,根本没有半点杀意,但却是将自身护的密不透风!

        对方的妖魔一般的攻势,竟然完完全全的无机可乘!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