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玄幻奇幻 - 傲世九重天在线阅读 - 第五百九十七章 通天剑道今日始

第五百九十七章 通天剑道今日始

        楚阳就像是狂涛骇浪之中的一叶扁舟,在随着风浪冲上去,又随着风浪跌下来,但无论风浪多么大,却始终不能将这一叶扁舟彻底淹没。

        楚阳心中一片空明,忘了所有。只是顺着对方的剑势,施展柔水剑意。

        甚至,根本不必使用什么招数。

        但却构成了天衣无缝的防守!

        “若是对方的剑乃是狂涛骇浪,狂风暴雨,我这边只有一弯碧水……”楚阳心中想着:“不过……一弯碧水,就不能攻击了么?”

        “若我是一条河流,面对狂风暴雨会如何?”

        “不对!”

        “我若是一条河,那么风雨应该是为我增加力量!不管是下雨还是下雪,或者是雾,都只会为我增加力量才对……”楚阳突然心中升起明悟。

        下一刻,他的剑法又是一变!

        变成了接纳!

        下一刻!

        噗噗噗……楚阳大叫一声,一个翻滚出去十丈,浑身上下,只是这么一变招,就是增加了十多个伤口,若不是躲得快,整条左腿几乎被削下来。

        夜醉眼中露出残酷神色,魔剑长驱直入,凌空直射,一剑狠狠的插向楚阳心窝!

        楚阳狼狈的在地上一滚,跳起身来,长剑叮的一声相交,一股强烈的振动之力传来,楚阳有是一个倒翻出去十几丈。

        而对方的剑,又已经到了面前。

        自始至终,楚阳甚至连服下九重丹的时间也没有!

        楚阳无奈之极,只好再次用出柔水剑意,将局面稳定下来。

        心中却是大惑不解:我所猜想的,绝对没有错啊。应该是这个道理,但为什么我一这么做,反而会接着就受到沉重打击?

        长剑当当碰撞的声音越来越是密集,显然对方的剑势越来越快!

        楚阳闷哼一声,再次倒退。

        但,就是这一次撞击,却让他突然明白了!

        是了,原来如此!

        小溪是可以容纳暴风雨的,但,若是暴风雨过大,就会冲毁小溪!

        小溪连绵不断的柔水之意若是失去了堤坝,就会荡然无存!

        而自己现在的位置,就是一条小溪,自己不动的话,那么任由对方如何攻击,自己依然还是那条小溪。

        但,若是自己不自量力,打开一个源头想要接纳别的水源的话,却要看自身的容量。

        现在的夜醉,就等于是另一条小溪,或者小河,或者大江……自己只有一条小溪的容量,是容纳不下对方的,那么,就只有被对方冲毁!

        所以现在,自己运用柔水剑意,只能防守,却不能进攻!

        起码,在成长到成为一条大江之前,不能进攻。

        大江已经可以容纳细流;但却还是容不下另一条大江!

        自己若要凭着这种剑法进攻伤人,甚至伤到比自己高的人,那么,起码自己要成为一片无边无际的大海。

        如此,则无论如何,都能够立于不败之地,而且能够随时反击敌人。

        就算敌人比自己强大,也是一样。

        海中自有飓风暴浪,对方的攻势越强,海中的风浪越大。

        但这一点,不管是江河还是溪流……都做不到!

        想到这里,楚阳心神顿时稳定。

        他相信,自己已经找到了一条通天之路!现在,走在这条路上,只能自保,外邪不能相侵;已经足够。

        但等自己成长起来,却可以凭借着这一片大海,淹没任何敌人!

        剑光纵横中,夜醉打的心神畅快,但也感觉到无限郁闷,与剑中至尊一战,那无处不在的剑意,的确是让他受益匪浅。

        但最郁闷的是,对方自始至终就没有进攻过!

        完全被自己压着打。

        这让夜醉心中不舒服之极:你不打我,你不进攻,我就算是能有领悟,那也是有限得很。可是你为啥就不进攻呢?分明你有进攻的力量啊。

        夜醉当然不知道,就是他这一次不讲理的野蛮进攻,却让这天下从此后多了一套真正无敌之剑!

        这一战打到现在,他分毫未伤,得益不小;对方看似遍体鳞伤,但所得好处,却是他做梦都不能想象!

        若是说夜醉得到了一锭黄金,那么……楚阳就是在这一战之中,得到了一个国库!

        国库里面有多少黄金?

        “结束吧!”夜醉一声长啸:“既然你不肯进攻,那边去死吧!”

        “魔剑屠天!”

        一声厉吼!

        滔天魔焰突然纵横散发,弥漫了天地!

        这一剑,完全是身剑合一,以剑为主导!

        真正的魔剑!

        楚阳清啸一声,喝道:“红尘本是无情道,斩尽天下不收刀!”

        突然间柔水剑意全部收起,随之而起的,却是浩浩荡荡的滔天杀意!

        夜醉所有战术,都是为了对付他的柔水剑意,如今,也正是找到了对付柔水剑意的办法:以最最狂暴的攻击,乾坤一掷,将对方撑破!

        就如同一条江,全方位的突然灌注入一条河!

        瞬间就能冲垮!

        他的战略完全正确!

        但他根本没想到,对方在这一刻居然突然放弃了那天衣无缝的防守,突然转化为进攻,全部力量集中于一点,突刺而来!

        一剑如惊空霹雳,从夜醉魔剑剑光之中长驱直入,只一剑,就刺到了夜醉右胸胸口!

        天地间,突然静止!

        血光飞起。

        楚阳身上数十处剑伤同时迸出鲜血,这是最后的进攻所致!伤势看起来恐怖,却是没有致命之伤。

        他的剑,停留在夜醉胸口,入肉三寸,便不再进。

        却是致命杀招!

        楚阳没有前进,反而退后两步,将剑拔了出来。

        夜醉眼中露出不可置信的神色,身子如同被闪电袭击,突然僵住!

        夜醉脸上露出复杂的神色:“你为何不用力?一剑杀了我,岂不是干净利落?”

        楚阳摇摇头,沙哑的说道:“何必杀你!再说,我也杀不了你。”

        夜醉眼中露出食尸鹫一般的狠毒之色:“哦?”

        楚阳摇头:“你是四品巅峰,我的剑,若是再往里进,破不开你的防御。剑客之战,今日已经到此结束!”

        夜醉沉思了一下,道:“你若是刺进来,我全力反扑,抵制;你必死无疑,但我虽然死不了,但也会从此变做废人。好,这一战,算你赢了!同级战斗,我不是你对手!”

        楚阳微笑:“爽快!”

        他嘴上说的漂亮,但实情却大非如此。之所以没有刺进去,根本不是因为杀不了夜醉。趁着夜醉轻敌,刚才那一剑,楚阳大可以无声无息的用出剑罡,将这个危险的敌人彻底斩杀!

        而且若是那样做,夜醉根本没有反扑的机会!

        真正的原因乃是:楚阳这一次,本就是要进入夜家的。夜醉这种剑痴,正是一个绝好的跳板楚阳如何会放过这种机会?

        这一战,在楚阳看来,正是进入夜家的光明大道!

        而另一个原因却是:夜醉这种剑中至尊,在楚阳看来,正是顾独行的磨刀石!顾独行若是不能与他一战,想必也会终生遗憾。

        你现在死,太浪费!若你要死,请你……死在我的兄弟剑下!

        夜醉哼了一声,道:“我也不领你的情,你这一剑,虽然不伤内脏,但九道剑气纵横交错,却也对我伤损不小;你的伤,全是皮肉伤,可你这混蛋最后一剑,却伤了我的筋骨!”

        楚阳坦然道:“我若不伤你,万一你战后反悔,我怎么办?”

        夜醉哈哈大笑。

        其实他心中正有此意:此一战之后,不管胜败,立即展现真实修为,将此人灭杀!

        什么剑中规矩不剑中规矩,自己哪里管得了那么多?

        但现在却已不可行。

        楚阳这一剑,将他的筋络伤了;就算他回复四品修为,强行运剑的话,也会导致长久时间不能恢复;严重了,甚至就是一生的残疾!

        两人打到现在,都是精疲力竭;楚阳是真的精疲力竭,夜醉虽然达不到这程度,但也因为伤势好不了多少,席地而坐,相对而笑。

        但彼此的心里都知道自己:绝对没有什么惺惺相惜。

        夜醉依然想杀楚阳,楚阳……也对夜醉更加的没有半点好心思。但表面上,却都是唯恐对方感觉不到自己的‘惺惺相惜’一般的和善笑着。

        “痛快!”夜醉笑了笑:“你叫什么名字?那一剑守势,当真是妙极!”

        顿了顿,他又道:“尤其是,在全盘的守势之后,突然奇兵突出,一击决胜负,更加是神来之笔!佩服!”

        这个道理很简单,就像咱们的乒乓球,若是一味的削球削满整局,突然冷不丁的猛抽一板子,就算是世界冠军恐怕也是霎时打懵。

        当然,说说容易,但要真正做到,却是何其难也。

        楚阳正要回答,突然一声嘿嘿的冷笑声响了起来。声音绝对不远,也就是数十丈之内。

        两人都是勃然色变。

        这笑声绝对没有任何的善意。显然是敌人,而且,应该是早有准备,战斗结束之后才猛然接近。

        刚才两人醉心于战斗之中,一个是剑痴,一个是被压力压得无暇旁顾,战斗结束都是猛松了一口气,固然不怎么警惕周围,但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就接近的,却也不是一般人能够做得到的!

        由此可见,来人绝对不是什么庸手!

        现在两人都是身受重伤,情况可是恶劣至极。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