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玄幻奇幻 - 傲世九重天在线阅读 - 第六百零二章 突然不能动了?

第六百零二章 突然不能动了?

        两人都在心中盘算着,手下自然也留了一份力气准备应变。

        对方猛地一个拔剑,让两人的心都是腾地颤抖跳动了一下。

        然后两个个人就驾驭着剑光,冲进了那个缺口!

        但两人浑身的肌肉都紧绷着,随时准备着敌人必然有的致命一击!两人都知道:这一击是肯定有的,绝对少不了。只要自己能挡住这一击,就能够冲进去!

        若是挡不住,只有做俘虏。

        幸亏我准备好了替死鬼,只是不知道能不能成功……两人心中都是这样想着,窃喜加上忐忑。

        但,下一刻,两人同时感觉到心脏承受不住的惊喜起来!

        对方……居然保持着那个威风凛凛杀气腾腾的姿势,一动也没有动!任凭自己两人就从四个人的中间一掠而过……连挡也没有挡!

        甚至,在两个人冲进去之后,那四个人还在摆着姿势耍酷!居然也不回头追击!

        纵然是在千钧一发的高速遁逃之中绝对不应该回头,但两位剑中至尊还是忍不住的回头看去。

        实在是太奇怪了啊。

        这是为什么?

        一回头,只看到了四个渊渟岳峙的背影!

        这四个人还是威风凛凛的站着,目视前方……“真心的怪了……”夜醉嘀咕一声:“难道这四个人只是来摆摆姿势吓唬一下?”

        “快走吧你,哪来的这么多鸟上的废话……”楚阳没好气的教训一句;拉着夜醉,两人此刻才真正是风雨同舟同心同德的倾力合作——刷的一声进入了宝塔山!

        刹那间就在云雾之中消失的无影无踪。

        两人都明白,虽然自己在打着主意,但若是对方没有出现意外的话,逃出去的可能性,无限接近于零!

        幸好,对方出现了意外。

        多亏了这场意外!

        ……不仅楚阳和夜醉呆住了,在后面追赶的诸葛魂更加的不知道自己什么感觉了。

        眼看着自己追了那么久,又是用奸计,又是空城计,又是心理战,又是强势压迫,终于将这两个人赶到了自己布置好的布袋口。

        只要布袋一张,这两个人就是束手就擒的结果。绝对没有第二个可能。

        怎么在这种时候……四位至尊五品高手居然一起变成了雕塑?

        诸葛魂原本带着‘大局已定、胸有成竹’的潇洒笑容,不疾不徐的追过来,动作潇洒从容。

        远远地一看,只见家族四位高手摆着吓死人的姿势已经开始动作,更加是几乎笑出声来。

        但,下一刻,四位高手居然一动不动的摆着姿势任由敌人冲了过去,居然半点也没有阻拦!

        看到这一幕,诸葛魂一口气没上来,顿时噗地一声摔在地上,元宝一般连续在草地上翻滚了七八个跟头,才站起身来,揉揉眼睛看去。

        不错!

        那两个人已经消失在四位五品至尊的身后,影子都看不到了。

        而四位五品至尊,还在满脸带着‘胸有成竹手到擒来’的志得意满的微笑,露出一种‘大功告成’的满足神韵……摆着姿势站在那里!

        诸葛魂只觉得脑袋嗡的一声,就上了头。

        头晕目眩欲哭无泪的大吼一声:“你们在做什么!!!”

        他一声暴吼,直震得四野齐齐轰鸣,回音振振。宝塔山云雾之中,顿时传来一连串的回音:

        你们在做什么?

        们在做什么?

        在做什么?

        做什么?

        什么?

        么?

        么……真真正正的是舌绽春雷啊!

        但,对面那四位至尊依然是满脸猫戏老鼠的快意笑容,威风凛凛渊渟岳峙的站着,手按剑柄,长剑出鞘半尺,寒光闪烁,杀气腾腾。

        但就是一动也不动!

        八只眼睛都是戏谑地看着诸葛魂,连眉毛也不动一下。

        这一刻,诸葛魂心中一片冰凉:这他妈的……到底算是什么事儿?难道不是他们被坑了?反而是我被坑了不成?

        难道这四个家伙都是夜家的内奸?

        咳,这不可能啊。其中一个还是我的祖爷爷呢……怎么会?

        诸葛魂带着人,闪电般走到四位至尊面前,焦急的吼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不拦住他们?!”

        声音里面,已经满是质问之意。

        四个人依然满脸戏谑笑容,渊渟岳峙……然后,四个人突然噗噗噗噗猛地摔倒在地。一个个摔得四仰八叉,狼狈之极!

        然后才爬了起来,一个个如梦初醒:“怎么回事?刚才是怎么回事?”

        诸葛魂的肺都气炸了,怒吼道:“怎么回事?是我在问你们!刚才怎么回事?为什么不拦住他们?”

        四位至尊面面相觑,清楚地想了起来刚才发生了什么事。

        他们只是身不能动,却并非不能看,不能听。刚才的一切,都看在眼中,听在耳里。只是心中一片迷惑:为什么?为什么会突然不能动了?

        “这个……”面对着诸葛魂一脸狂怒,四位至尊都是有些期期艾艾的惭愧,还有些惊惧:刚才那样的力量若是要杀自己,岂不是太也轻而易举?

        “刚才……刚才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我们四个人,刚刚准备出手,突然间……就不能动了……然后,你来了,我们又……又突然能动了……”其中一位五品至尊结结巴巴的说道……

        这些话,说出来归说出来,但他自己听着都不相信。

        所以这番解释也是实实在在的没有半点儿底气。

        “刚才突然不能动了?所以他们过去了?但我一来你们就又能动了?于是就动了?”诸葛魂气的几乎晕了过去,鼻子都歪了,咆哮道:“这是什么狗屁话!?你们自己信吗!”

        四位至尊一脸愧色。

        是啊,自己都不信的事情,说什么?但……刚才的的确确就是这么回事儿啊。

        这能让我们咋说?

        你怒,大家理解,可是我们也冤死啊。

        诸葛魂俊秀的脸满脸通红:“你们到底知不知道刚才做了什么?啊?!你们知不知道,夜醉这一逃走,会为我们诸葛家族带来多少灾祸?你们知不知道你们放走了刚才那个人,对我们家族是多大的损失?”

        “那是三位祖宗用性命换来的天机指引啊!”

        诸葛魂咆哮着,几乎不顾形象的跳脚怒骂。

        四位至尊耷拉着脑袋,一脸的郁闷。

        到现在脑袋里面还是一团浆糊。

        这……到底是怎么了?难道是……见鬼了?可是,什么样的厉鬼,居然敢来迷住四位五品至尊的神智?

        要不然,作何解释?

        良久,众人才平息了一下情绪,四位至尊才有了解释的机会。

        “……真的是这样子,就感觉肩膀一沉,浑身就不能动了……”中间的五品至尊一脸的焦急:“我没有说谎话,我还不至于说这种荒谬的谎话……真的,你不信问他们。”

        “的确是真的,真的就是这样子……”其他三位至尊小鸡啄米一般猛点头:“千真万确,绝不撒谎!”

        诸葛魂晕了。

        “我们都是诸葛家族纯正血脉,难道还能出卖自己家族不成?”这句话很有力度。诸葛魂不得不信。

        再说,这四个人也实在不是他能够惩罚的人……难道真有这种事?

        诸葛魂不得不沉下心来,考虑这个问题。

        “那是一股什么样的力量?”诸葛魂问道:“什么样的高手,才能有这样的力量?九品巅峰至尊?”

        四位五品至尊同时路出不确定的恐惧:“不知道,不过可以肯定的是……老祖宗不可能有那样的力量……以此类推,就算是九品巅峰至尊,也未必能够……”

        诸葛家族的人商议着。针对这一神奇到了灵异的事件,大家议论纷纷。

        诸葛魂仰天长叹。

        夜醉和那人已经进了宝塔山,不会再有什么抓捕的希望。

        “立即撤退,全面撤回家族!”诸葛魂当机立断。

        再不走,可就是人也抓不到,自己这些人也回不去了——夜醉绝对不可能善罢甘休的!

        诸葛家族的人潮水一般撤退。

        一直到消失在地平线上,诸葛魂依然在频频回头:这一次失手,什么时候才能再有机会?难道诸葛家族要再一次的损失三位祖先,再次预测天机吗?

        或者……这一次如此十拿九稳,都这样的离奇失手,那么,下一次,有把握么?

        难道诸葛家族,真的走到了尽头?

        诸葛家族的人走的很沉重。

        兰家的人,走得更沉重!

        二公子死了。死在自己面前,惨不堪言。

        自己等人跟随诸葛魂来到夜氏家族领地,什么都没得到,唯一的收获就是留下了三条性命,其中还包括家族的第二公子!

        大公子兰若,被隔绝在下三天,上不来了。

        三公子兰唱歌,与二祖兰暮雪还有家族七八十位至尊,死在天机城。

        兰家二十多位至尊,追击风月,死在荒郊野外大雪纷飞之中。

        二公子兰梦,如今死在夜氏家族领地。

        兰氏家族,这一年之中真是人才凋零到了让人想起来就同声一哭的地步。

        众人脚步如同拖着千斤重,可以想象,自己等人这一次回去,要遭遇什么!

        真是步步都是泪啊。

        ……楚阳与夜醉闪电般冲进了宝塔山。

        唯恐敌人追击,见到道路就猛跑,瞬间就感觉到自己拐了十七八个弯,经过了十七八个三岔路口,然后两人回头一看,确定敌人没有追上来,这才松了口气,噗地一声,跌坐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气。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