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玄幻奇幻 - 傲世九重天在线阅读 - 第六百零三章 杜撰的奇遇

第六百零三章 杜撰的奇遇

        “他们为什么不拦住我们?”

        这个问题,两个人都在奇怪!

        几乎是一口同行升的说出来这句话,然后,两人都是一脸疑问的看向对方。

        随即同时苦笑:“原来你也不知道。”

        这句话,两人又是同一时间说出口。

        随即,两人同时哈哈大笑。

        就在刚才,两人还都在互相算计着彼此,但此刻经历了一场生死追踪之后,又是齐心协力才成功逃脱的这一瞬间,两人心中都是有一种感觉。

        似乎心头的敌意,减弱了一些。

        人都是这样子,在突然经过了一场极度的危险之后,总是下意识地看着身边的人都是无比的亲切——纵然那是自己的仇人。

        但这一刻的善意,却是人间最宝贵的东西。

        “虽然不知道,不过,他们绝对没有任何道理放过我们。”楚阳微笑着分析道:“他们突然间异常举动,想必是……遭遇了一些什么不可抗拒的……夜兄,会不会是你家老祖宗就在这里?是他老人家出的手,制止了四位五品至尊?”

        夜醉沉吟了一下,道:“不可能。若是真的无声无息的制住四个正在蓄势以待精气神都趋于饱满状态……即将开始攻击的五品至尊,恐怕我家老祖宗的修为还达不到这样轻描淡写的程度。”

        楚阳‘哦’了一声。心中越来越迷惑:世间有这等修为的,可是屈指可数。此地,到底是谁?

        想起紫邪情临走时候说的:九重天与我交过手的高手……楚阳心中一动:难道这里还有一位隐世高人?但……这位高人为什么要帮助我们呢?

        “不想这些事,若是真的有人救了我们,必有目的。既然有目的,咱们就等着就行了。”夜醉呵呵一笑,舒服的伸长了腿坐了下来。

        楚阳心中有些赞赏:这家伙,除了狠毒起来根本不像是一个人之外,心性方面,倒是蛮看得开的。

        “咱们俩也算是不打不相识,可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夜醉冷峭的脸上露出一丝笑容,低下头自顾自的在处理自己的伤口,手脚利索之极。

        “我?我的名字,报出来吓你一跳!”楚阳嘿嘿一笑。

        “吓我一跳?”夜醉露出一个忍俊不止的笑容:“就算你说你是法尊,我都不会吃惊!”

        “我叫楚阳!他们都叫我域外天魔!”楚阳嘿嘿一笑:“这个名字,是不是特别吓人?”

        夜醉哈哈大笑:“你若是域外天魔,那我就是九重天阙的至高无上掌权者了,开什么狗屁玩笑。”

        楚阳呵呵一笑:“看来这天下明白人还是不少的。”

        夜醉哼了一声,道:“其实人世间,就是这个样子。谁让你得罪了掌权者?法尊说你是域外天魔,除了一些没见识的傻逼会相信之外,你问问九大家族和执法者内部有谁会相信?但不相信没关系,嘴上照样喊着这个口号去抓你!”

        “这就像是国家,你得罪了皇帝,皇帝随口就说你是反贼,全天下围剿,你又能怎样?”

        “我们不信你是域外天魔,但法尊说是,那么你必须是!不是都不行!我们九大家族也不愿意得罪法尊,所以也只有跟着抓捕你!仅此而已。”

        “今天你我患难与共,我不对付你,但明日我回到了家族,再见到你的时候,我依然会用域外天魔的罪名抓你,然后博取法尊对我们夜家的优惠!你明白么?”

        夜醉充满了嘲讽的说道。

        “法尊能给你们什么优惠?”楚阳纳闷的说道。

        夜醉阴冷的笑了起来:“兄弟,你还太年轻,这个世界,并不是只有武力就可以天下无敌。权力,才是真正能够天下无敌的东西。”

        “夜氏家族万年发展,不断的出现支线,不断的淘汰,慢慢的,现在只是姓夜的,就有将近一百一十万人。这一百一十万人之中,适合修炼的,不超过十万人。这十万人,我是指……武宗武士也算是修炼者的那种修炼。”

        “那么,加上其亲眷,夜氏家族的人口,恐怕在四五百万人之巨。这些人吃什么?喝什么?用什么?我们夜氏家族虽然家大业大,但总不能将这些弃之不顾,所以只有不断的添加各种产业,来维持整个家族。”

        “添加了产业,总不能自产自销,怎么着也要通过一些渠道,才能够将自家的产业,换成自己需要的东西。而这些渠道,就掌握在执法者手里。”

        “夜氏家族是很牛,九重天第一主宰家族。但,执法者却掌管着整个九重天。在夜氏家族领地,我们可以摆平一切事情,但你若是让法尊大人不满意,他可以在任何一个不属于夜氏家族的领地,任意扣留你的货物,你的人。等到你找了人,托了关系,将这些东西解救出来的时候……只是耽搁的时间,就足以让这一趟不仅白跑而且赔本赔得一干二净。”

        “但你不办还不行,堂堂夜氏家族,难道就将自己的族人弃之不顾?我们还丢不起这个脸。损失了……还不能找执法者;只能自认倒霉。也想从附属家族,什么血酬,什么匪徒手里搞点外快……可是天下间哪里有那么多的匪徒等你去剿?附属家族更不用说,你搞了附属家族,实际上就是搞了自己……”

        “但法尊只要金口一开,却能让我们整个家族所有不适合修炼的人,起码在数年之内能够吃饱饭。”

        夜醉苦笑一声:“各大家族都是一样。现在九重天金子银子不值钱,但再不值钱,也需要去赚。那玩意儿,天上不会掉下来。”

        “家家都是纠结之极。”夜醉有些嘲讽的笑:“万年传承,何等臃肿?每过一万年就出现一位九劫剑主,倒是好事,若是再传承下去,说不定自己窝里反,自己人就把自己人杀光了……死在别人手里,总比死在自己手里强。起码不憋屈。”

        “这就是执法者的权利!这种权利,足够让九大家族疯狂!”

        “所以,法尊说对付你,九大家族没有一个反对,额,当然,除了现在的厉家。厉家有自知之明,他们就算是听法尊的,法尊现在也不待见他们,所以他们干脆就是孤注一掷。他们若是成为下一代九劫家族,就证明了法尊和我们的失败。反之若是不能,左右不过是个死,怎么死都一样了。”

        楚阳脸色深沉,道:“你看的……真透彻。”

        “透彻又有什么用?”夜醉嘲讽的笑了笑:“其实这个世界,最大的弊端就是人太多了。所以我抓住机会就杀,少一个算一个!”

        楚阳揉揉鼻子,苦笑着不说话了。

        他算是看准了,这位夜大少不经夸。你一直不夸他,他可能还能说几句真知灼见,但要是夸一句,那么,立即就能够将那魔头性子勾引出来。

        “你怎么会对诸葛家族有用?”夜醉想起了另一件事。

        “我还不是被你拖下了水?”一提起这事儿,楚阳苦胆都要吐出来,怒道:“你要是不将我弄出来,非要逼我与你决战,你说现在哪里有我的事儿?”

        夜醉翻了翻白眼:“未必。”

        却不再追问这个问题,而是改成了另一个话题:“不过,你若真的是楚阳的话,那么你的进境还真得够快的。”

        夜醉的眼睛里有毒蛇一般的狡黠狠毒:“你太年轻了。”

        楚阳苦笑:“我这一身修为,说句实在话我也稀里糊涂……只是那一次被人追杀,跌落悬崖,正好悬崖下面有一条独角大蛇仰着头,我砸在它独角上,将这东西砸死了,然后我就昏迷,却从那独角里面出来些东西,自动的流到我嘴里,然后我昏迷了几个月之后,醒来就觉得不大一样,然后……几天升一级几天升一级……就到了现在。”

        “算是运气。”楚阳一脸的苦笑。

        这一段谎言,却是九劫空间里剑灵刻意的编出来的,套一套夜醉的话。夜醉身上的天魔之气,必有来由!这也是楚阳最最担心的事情。

        俗话说,预先取之,必先予之。

        想要别人对你开诚布公,自己就先对别人推心置腹吧。

        但夜醉却陷入了沉思:“但你砸死的是什么东西?难道是……嘶……”突然牙疼一般的吸起气来。

        “我也不知道那是什么东西。”楚阳说着,按照剑灵的诉说,一点点的将那‘自己砸死的东西’描述出来。

        “你居然是砸死了九重天最后一条神龙!”夜醉眼睛如铜铃,看着楚阳,满是羡慕嫉妒恨。

        “啊额?”楚阳有点晕。

        “传说神龙在最后一关,便全身退化,只等着沐浴天地精华,然后冲上九重天阙……而那段时间,乃是神龙最为脆弱的时候,所以一般都躲得很严密……没想到别人将你小子打下悬崖,却无巧不巧的砸在了神龙的独角龙元上……而最有福的是,那龙元居然还自动流进了你嘴里……这等狗屎运真是啧啧啧……这龙元,可是能够改善人类身体经脉精神灵魂的天下至宝啊!”

        夜醉吧嗒着嘴,一脸的匪夷所思的羡慕,突然抓住楚阳的胳膊,狠狠咬了一口。

        楚阳痛叫一声,大怒道:“你干什么?”却见胳膊上已经出来鲜血。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