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玄幻奇幻 - 傲世九重天在线阅读 - 第六百零五章 翻脸无情

第六百零五章 翻脸无情

        “之后我无数次到这里来寻找,但却因为当时神志迷糊,根本就是乱闯乱行,记不清楚了位置,一直到现在数十年过去,竟然再也没有找到那个奇怪的洞口!”

        夜醉说到这里,山顶上的那个灰衣人叹了口气,喃喃道:“原来如此,我说这家伙怎么两三天就来一次,两三天就来一次……原来如此……”

        “得到这次奇遇之后,我秘而不宣,辛苦修炼;在三个月内,就成为剑帝!家族比武,我横空而出,将替代了我的位置的那位大公子直接斩杀!同时,将同辈兄弟一一击败,杀死同辈兄弟六人!其中两人,乃是与我一母同胞!夺回家族大公子之位!”

        夜醉继续说了下去,眼中闪着快意。

        楚阳有些叹息:纵然他们曾经做得不对,但毕竟是你的亲兄弟!你就这么杀了?而且毫无内疚之心?

        “然后我才发现,我的性情,其实也随着功法改变了,变得冷酷,变得无情!变得视人命如草荠。每次杀一人,总会感觉到血液沸腾,无比的兴奋……”

        “我的修为越来越快的提升,但我的心性越来越变得冷漠。”夜醉说到这里,似乎是触及了心中的曾经的柔软,居然轻轻叹息一声:“其实我当年……也曾经是一个温良敦厚的人,而且,一直对这人生,充满了梦想。”

        “我曾经想过,以我的力量让家族雄霸天下,保护我的父母我的兄弟姐妹,好像过以我的力量帮助好多人,让所有人都传诵我的美名……”

        “我还曾经想过,等我练剑有成,就成家立业,娇妻美妾,和和美美。”

        “但我自从练了这天魔**与天魔戮灵剑之后,却是越来越冰冷,再美的女人,在我眼中,也不过是一具等待被我杀死的身体。”

        “我除了练剑,杀人还有些快感之外,居然对别的事情全无兴趣了,一直到现在,我从未娶妻;世上女人,只会让我恶心,却不会让我喜欢……”

        “而且就在刚才被追杀,身体多处受伤,极端痛苦,那剑鞘之中,居然自发的冒出来无数的魔气,为我改造身体,修复伤势……但随着魔气一点点涌出,我自己都能感觉到自己越来越是残暴……”

        夜醉有些痛苦的说道:“我当年也曾经白日长歌,良宵买醉,英俊年少,温良书生啊……”

        三人同时叹息。

        一个诉说者,两个听众。一个在面前,一个却隐在暗处。

        两个听众心中同时升起一种想法:这域外天魔,果然可怕!

        然后同时升起第二种念头:原来在这座山中,还有那样的一柄剑!

        一柄魔剑!

        便在这时,夜醉突然浑身打了一个哆嗦,一个激灵跳了起来,如同见鬼一般看着楚阳:“你……你这混蛋!你对我做了什么?”

        楚阳狂晕了一下,一头雾水的道:“我对你做了什么?”突然大怒:“我能对你做什么?”

        夜醉气急败坏:“你这王八蛋,定然是对我施了妖法!”

        他不能不气急败坏。

        因为他突然发现,自己在自己都没什么察觉的情况下,居然无比详细的将自己心中最大的秘密说了出来!

        这可是自己赖以立身保命的绝对秘密!

        在此之前,除了自己,整个九重天绝对没有任何一个人知道!

        “楚阳!你果然是域外天魔,想不到你还有这等迷惑人心之术……”夜醉满脸杀气。

        楚阳晕头转向:“你知不知道你自己在说一些什么?”

        夜醉冷笑:“我当然知道,可我更加知道,你是域外天魔!我今日必须为九重天除害!”

        楚阳霎时就糊涂了。

        真真正正的糊涂了。

        这他娘的……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我可真没有逼着你说啊……“楚阳,你居然对我用这种卑鄙手段!你纳命来吧!”夜醉大喝一声,长剑出手,突然间魔气大涨!

        楚阳手忙脚乱的跳起来,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拔剑一挡,怒喝:“你到底怎么了!”

        夜醉不答,但剑招越来越是凌厉,神情凶狠,居然恨不得将楚阳一剑剁成粉碎的那种架势!

        楚阳步步后退,本能的使出柔水剑意,连连招架着对方的进攻。

        但现在夜醉不知怎地,突然间修为暴涨了许多,刚才一战,楚阳还能招架得住,但现在,居然已经力不从心。

        夜醉的眼神越来越是暴戾:“楚阳,我与你势不两立!”

        楚阳真是冤屈的要命。

        遇到如此一个神经病,那真是让任何人都要无奈的事情。

        前一刻与你坐在一起娓娓谈心,无话不谈,下一刻就拔剑杀人,毫不留情……我真是服了……“看我天魔戮灵剑第一剑!天魔降世!”夜醉猛的跳起,凌空直落!

        一道淡淡的魔气,已经清晰可见的夹杂在剑光之中,闪电般劈来!

        剑势所及,楚阳前后左右,居然在同一时间都被魔气封锁。

        楚阳深吸一口气,铁壁铜墙悍然发出,随即就是九霄风云横架!

        当的一声大响!

        夜醉身子晃了晃,楚阳连连退出去七八步。嘴角居然溢出鲜血!

        这混蛋,居然不顾伤势,现在已经能够发挥出三品剑中至尊的力量,而且,还在持续的追加之中!

        刚才一个碰触,若不是九劫剑法奇妙无比,精妙之处远远的超过这什么劳什子的天魔戮灵剑……楚阳几乎就被刚才那一剑震得不能动了……“天魔戮灵剑,第二式!天魔展翅!”

        “天魔戮灵剑第三式!天魔屠刀!”

        “第四式,天魔染血!”

        “第五式……”

        楚阳怪叫一声,哇哇吐血,转身就逃。随着步步后退,已经到了一个三岔路口,楚阳慌不择路的就奔了出去。

        妈妈咪的,这混蛋居然已经提升到了三品剑中至尊巅峰了……这让本剑主如何招架的来!

        “哪里逃!”夜醉两眼通红:“今日我不杀你,誓不为人!”

        紧紧追了上来。

        楚阳在前面郁闷之极的逃走,心中无限悲催:这到底咋回事儿?

        楚御座当然不知道,夜醉刚才乃是神识被人控制,才说出了自己的最大秘密。

        楚阳在一无所知的情况下,被动的坐了船。

        如今,操控的那人撤去了神识,夜醉见自己最大的秘密自己居然说给了楚阳听了,岂能不又是恼怒又是担心又是有些丢脸还有些顾虑……此刻已经是不杀他决不罢休的地步了……山顶上,灰衣人捧着肚子笑得喘不过气:“我让你小子老是占便宜,今日需让你知道,有些便宜不是随便就能占的……”

        两人一个追一个逃,刹那间已经转了好几个圈子,这里地形复杂到了难以置信的地步,但楚阳在前面逃,夜醉在后面追,居然是一点也没有放松。

        楚阳顿时明白:这家伙经常来到这里,对下面几层的地势已经是了如指掌,我要是再在下面这几层跑下去,恐怕还真的能被他追上了……一念至此,不再往下跑,在下一个分岔路的时候,纵身一跃,顺着山道蹿了上去。

        夜醉大怒追来:“不要跑!快快让我杀了你!我要将你的血肉全部吞下肚去,看看能不能将龙元转化过来……”

        楚阳直接觉得毛骨悚然了,狂骂了一句变态,脚下更加是虎虎生风……刹那间,在经过了迷宫一般的数个路口之后,楚阳已经窜上了第五层,隐入了云雾之中。夜醉依然追在后面,但距离却已经稍稍拉远。

        终于在第六层的时候,楚阳只觉得身体猛然一沉,身上压力突然间增加了数百倍,强撑着随便一转,连续的加快脚步转了七八个弯路,将夜醉甩的不见踪影,这才长长的出了一口气,靠在石壁上休息一下。

        夜醉的大叫大骂的声音几乎是近在咫尺的响着,他却是在一刻不停地奔跑着,寻找着楚阳的身影。

        但楚阳就在不远的地方躲着,他竟然死活都找不到这里来。

        “这座山果然有古怪!”楚阳松了一口气,心中喃喃道:你就在这里转悠着找我吧!累死你丫的最好!

        赶紧的又服下一颗不完全版九重丹,运功疗伤;赫然发现,从自己手上的部位,一缕缕黑气被逼了出来。

        魔气!

        楚阳忍不住一怔。

        在树林中交战的时候,夜醉还不能逼出魔气,更不要说以此侵染人体。但现在,居然已经到了这等地步?

        难道这一天的战斗,居然给了夜醉这么大的促进?

        楚阳越来越觉得,这个夜醉,留着绝对是一个祸害!但现在却是真心的无能为力。此刻自己还在躲着他……更不要提能杀了他。

        “怎么才能杀了他呢?”楚阳皱起眉头,苦苦沉思。

        现在,他已经改变了主意,借助夜醉进入夜家,已经是绝对不可能。既然如此……杀之何惜?

        “你想杀了他?”一个轻轻的声音居然就在楚阳耳边响起,楚阳甚至能够感觉到耳边的呼吸中喷出的热气……一只手,轻轻地搭在了他的肩膀上,居然还拍了拍。

        一时间,楚阳亡魂皆冒,背脊一阵发凉,浑身汗毛都直挺挺的竖起,刷的一声窜了出去:“我勒个草谁?”

        转头一看,只见一个灰衣人正挑着眉毛,满脸有趣的看着自己。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