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玄幻奇幻 - 傲世九重天在线阅读 - 第六百零六章 刑讯逼供

第六百零六章 刑讯逼供

        楚阳顿时浑身都软了下来:“我的妈也,原来是您老人家……”噗地一声坐在地上,浑身汗出如浆。

        刚才,委实是吓得不轻。几乎一颗心也从喉咙里蹦了出来。

        这个人居然是一个熟人!

        一个好久不见的熟人!

        宁天涯!

        楚阳彻底的放下心来。

        老子安全了……总算是安全了。

        “你怎么会来到这里?”宁天涯皱着眉斜着眼看着楚阳:“你来这里做什么?”

        楚阳哼哼一声,赶紧的开始处理自己身上的伤:“我还没问你呢,你怎么在这里?”

        面对宁天涯,绝对比面对布留情要轻松得多。

        在楚阳的感觉里,布留情不怎么好说话,但宁天涯却不然。而且,在莫轻舞的诉说中,宁天涯也是最溺爱徒弟的一个人。

        “我来这里,当然有事!我有不得不来的理由!”宁天涯很不舒服,这小子每次见了自己,都不是很尊敬。太随意了……上次在中三天极北荒原,就被这家伙摆了一道。

        “我来这里,当然也有事,我也有不得不来的理由!”楚阳翻翻眼皮。将自己的伤势处理妥当,抬起头来。

        宁天涯气咻咻的说道:“混账话,若不是因为你们,我怎么会到了这里……”

        楚阳大奇:“因为我们?”

        宁天涯叹了口气,道:“就是因为你们!”

        当日屠道之战之前,宁天涯被法尊和舞绝城联手偷袭,身负重伤,短时间内恢复不过来,只好找了个地方自己偷偷的藏了起来。

        但,九劫窃运的时候,那庞大的气运,宁天涯也得了一份。借助气运之力,宁天涯度过了最初的危机,伤势有所好转,剑罡的破坏力,逐渐从他身体中消失。

        然后才开始了真正的恢复。

        宁天涯作为天下第一高手,自然明白什么地方对自己的伤势最为有益,于是星夜兼程来到了宝塔山——气运临体,宁天涯虽然不知道怎么回事,但却肯定的知道,与九劫剑主有关!

        九劫剑主既然做到了这件事情,那么,在宁天涯的心中,那边的危机当然就是化解了。

        所以他也就安心的疗伤。

        反正徒弟有布留情照顾,宁天涯放心的很。

        直到几个月之后,伤势恢复了大半的宁天涯从宝塔山出去了一次,才在无意中听说了屠道的事情,当场吓了一跳。

        但屠道一战的真正结果,和过程,却是谁也不知道的。

        宁天涯多方打探,也只知道了八大家族的二祖们与数百位至尊尽数死于非命,而楚阳那一方的情况,却是没有人知道。

        又过了一段时间,听说风月还活着。

        但却从此没有了布留情的消息。

        宁天涯心急如焚,险些导致伤势反复。只好静下心来,全力先恢复;如今,刚刚恢复了没几天,正准备出去的时候,楚阳无巧不巧的一头撞到了这里来。

        听到宁天涯的遭遇,楚阳才知道,当日在天机城外,屠道之战之前,宁天涯居然也有参战!

        “那你现在的伤势如何了?”楚阳问道。

        “现在当然没事了。”宁天涯有些得意:“舞绝城若是论真实修为,也就与我差别不多;而且到了我们这种地步,他的毒只要不是他亲手种在我身体内脏里面,对我也没什么损害。只有那剑罡一击,让我大出意外罢了……”

        “下次再见到舞绝城,必然还要一战!”宁天涯嘿嘿笑了笑:“并不能让这混蛋占了便宜就算了。”

        楚阳蠕动了几下嘴唇,没有说话。

        “对了,布留情呢?他怎么样了?小舞呢?”宁天涯兴致勃勃的问道。

        外面,夜醉大吼大叫的声音再一次接近,又再一次远离。

        “小舞现在在我家。很安全。”楚阳说道。

        宁天涯顿时觉得不妙:“老布呢?”

        楚阳叹了口气:“布前辈参与了屠道之战,在其中充当主力,一人力敌舞绝城、法尊、八大家族二祖,还有六百余位执法者和八大家族的至尊高手……”

        宁天涯的脸色灰败了起来。

        这等阵容,就算是他和布留情两个人同时陷身其中,也是有死无生啊……这么说的话,难道布留情他……“到底怎么样?!”宁天涯低吼一声。

        “布至尊他……他在那一战之后,就……就升天了!”楚阳叹了口气说道。

        “啊!?”宁天涯顿时呆若木鸡:“难道……难道……小布他竟然魂飞魄散了?要不然,我这里怎地没有感应?”

        楚阳喃喃道:“他只是上天了而已……”

        “混账!”宁天涯两眼一红:“是谁杀了他?”

        他一把揪住了楚阳衣襟,狠狠摇晃:“纵然我被禁制不能参与剑主九重天战,但我一定要将害了小布的那个人全家屠灭,鸡犬不留!”

        楚阳被他摇晃的全身筋骨欲散:“谁说……布留情被杀了?”

        宁天涯霎时间怔住:“你是说?”

        楚阳翻了翻白眼,道:“我是说……他上天了,又没说他死了……”

        宁天涯顿时又是呆若木鸡:“什、什么意思?”

        “咳,他崩灵陷天破碎虚空了。”楚阳揉着肩膀。

        宁天涯怔了一会,突然满脸通红的勃然大怒,一把将楚阳抓了起来:“好混账!居然敢戏耍老夫!看我不将你摆成三千六百个不同的样子……”

        楚阳挣扎着叫道:“我可自始至终都没说他死了……是你自己说的……”

        话音未落,宁天涯重重一掌拍下。

        楚阳一声惨叫,清清楚楚的感受到自己的屁股裂成了八瓣!

        这绝对不是形容词,实在是实实在在的,八瓣!

        两瓣屁股各自一分为四,肌肉完全错开……楚阳惨叫的声音都变了调:“你这……你自己误会了怪的谁来?可怜我还受了重伤……”

        宁天涯毫不理会,啪的又一掌;这一掌,却是将八瓣屁股又恢复成了两瓣,随即又是一掌,又是不同形状的裂开了八瓣……啪啪啪啪啪……楚阳死去活来。

        心中早已经后悔的翻江倒海:你说我老老实实一口气全说了不就得?非要以为自己骤然安全了,居然还想开个玩笑……现在这玩笑开得,救命啊……“慢着!”楚阳哆嗦着终于想起来一件事:“你要再打我,我回去就打你徒弟去!”

        宁天涯顿时怔了怔,顿了顿,突然勃然大怒:“你居然还敢威胁我……我那徒弟在就被你把一颗心都偷走了,迟早也是你老婆,你打自己老婆关我什么事!”

        啪啪啪啪……越来越重!

        楚阳惨不堪言,挣扎着叫:“饶命……”

        “不饶!”

        “布前辈在上天之前,还给你留了一句话……”楚阳呻吟道。

        宁天涯顿时停下手:“什么话?”

        便在这时,夜醉的声音传来:“楚阳,纳命来……”

        宁天涯眉头一皱,一把抓起楚阳屁股上两块肉,就这么拎着刷的一声就飞了出去。

        楚阳难受之极,不满道:“干脆宰了不就一了百了?多清净?”

        “我亲自杀他?”宁天涯哼了一声:“那你不觉得他岂不是太有面子了么?”

        楚阳登时让这句话真的晕了一下。

        转眼间,已经到了云雾缭绕之中,楚阳只觉得自己一路飕飕往上升,慢慢的觉得空气也冷了……下方,夜醉的叫喊当然是再也听不见了。

        夜醉疯狂的搜寻了一会儿,这才悻悻的罢手,自己找到路出去,然后就是一路疾驰,返回家族。

        必须调集高手前来,第一,将诸葛魂那几个混蛋好好教训,第二,把守住宝塔山出山之路,无论那小子从哪个方向出来,都绝对不能容他活着回去!

        夜醉咬牙切齿,楚阳知道了自己的最大秘密,若是居然活着走出了宝塔山,那么……自己的秘密还能是秘密吗?

        难保不被他宣扬的天下皆知……楚阳只是冒牌的域外天魔,但,自己却似乎是比他要正牌的多啊……起码自己还得到了传承呢。

        夜醉的身影眨眼间就消失在地平线上……而此刻,在宝塔山山顶,楚阳正面临着一场形势严峻的刑讯逼供!

        “快说,布留情在破碎虚空之前说什么了?”宁天涯有些急不可耐。

        楚阳只觉得自己的屁股在这一刻已经不是八瓣了,而是已经变成了十七八瓣,呻吟道:“布至尊当时哈哈大笑的说……说……”

        “说什么?”宁天涯追问。

        “布至尊说:宁天涯,你这个老混蛋,跟老子斗了一万四千年,每一次都被老子揍成咸鱼挂在树上晾干,我每一次都揍死你这个老混蛋,老不修……老不死的……”楚阳呻吟着,恶毒的说道,随即说道:“请你千万要相信,布留情的确就是这么说的!”

        宁天涯一张脸已经扯得扁了,鼻子都歪到了一边:“我信!我信!我信你姥姥个头!……”

        紧接着又是一顿严刑拷打,楚阳惨叫声都已经发不出来,但口中终于喷出来一团黑气,急忙求饶:“好了好了……魔气真的没了……逼出来了,不用了……”

        宁天涯狂怒了一下:“你小子居然是利用我的暴怒去魔气……”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