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玄幻奇幻 - 傲世九重天在线阅读 - 第六百一十章 愧疚的心

第六百一十章 愧疚的心

        “休要小看了红尘历练……”

        楚阳喃喃自语:“只要你心中还有后悔,还有愧疚,就到不了大道巅峰……”

        突然一阵苦笑:“宁老,我明白了。心的强大,才是真正的强大,心中毫无破绽,便是不败。不过,我心中既有后悔,也有愧疚!该当如何?”

        宁天涯诧异地看着他,缓缓皱起了眉头:“你休要以为我是在跟你说笑,这听起来平淡到了任何人都懂的东西,的的确确就是大道之门!唯有你到了一定的地步,才会真正明白……世间最有道理的,其实从小就在自己身边。长大,变强……只不过是将小时候听过的话,变成自己的经历,仅此而已!但事情还是那些事情,你懂吗?”

        “我并没有以为你在说笑!我也相信,你说的就是大道之门,就是天道!”楚阳严肃地说道:“这就是真正地有情道。我懂!”

        楚阳当然懂,他曾经与剑灵探讨过不止一次的有情道,但无论是哪一次,都不如宁天涯现在说得透彻!

        最浅显的道理,往往就是真理!

        这句话,在这里再一次验证!

        但,最简单的道理,也就是最难做到的!这句话,依然在证实。专心武道,任何人都做得到,但,兼顾所有的这一切……却是任何人,都很难做到的。

        在悠久的岁月里保持心之安稳,难如登天。因为这不是十年八年,也不是一两百年,而是数千年,数万年……“世人都说,求长生,冲巅峰,乃是违反上天赋予人体的应该有的能力,强行超越。乃是属于逆天行为!”楚阳吸了一口气,道:“我自己以前也曾经这样想过,叫嚣着逆天而行,喊着扭转乾坤。但现在我为我自己曾经这样想,这样做而感到羞愧!”

        “世间根本就没有什么顺或者逆。不管你顺,还是逆,天就在那里,不曾改变!”

        “改变的,只是人的心!你的心平和了,就是顺天而为,你的心浮躁了,便是逆天而行!”楚阳慢慢的说道:“仅此而已!”

        在此之前,宁天涯说话,楚阳在听。

        但楚阳这番话出口,宁天涯却不由自主的挺直了腰脊,静静的倾听。

        “改变的,只是人的心!”

        这句话。让宁天涯很受触动,不由道:“不错,你的心顺,便是顺天道而行。你的心逆,便是逆天而行。其实不管你顺还是逆,这天……何曾在乎过?”

        “是的!”楚阳道:“天就是天!始终在,从未改变!”

        宁天涯默然不语。

        “所以,宁老您一说,我就全明白。”楚阳在这八层宝塔山上,站不起来,就这么坐着,向宁天涯躬身一礼:“多谢!”

        宁天涯肃容受了他一礼,然后也同样一躬身,严肃的道:“不谢!天就是天,何曾在乎过我?为了这句话,多谢!”

        两人相视而笑。

        两人的修为天差地远,两人的年龄天差地远,两人人的身份天差地远。

        但在这一课,心中却都是莫名的升起来一种‘惺惺相惜’的味道,这种感觉,就像是两人乃是……同一水平线的多年老友一样。

        宁天涯道:“不过,你先前所说的,我还是有些不懂。你何曾来的后悔与愧疚?”

        他皱紧了眉头,道:“你知道么,我看过这么多的英雄豪杰,数万年来,就只发现了你一个,可以心境圆满,做好一个‘人’,升上九重天阙!走上大道之路!”

        “你虽然自幼流落在外,但,认祖归宗之后,你的这一重心结,已经打开。你对父母孝顺,对家人爱护,对兄弟,无微不至。你做到了一个男人能够做到的极致,怎么还会有后悔与愧疚?”

        宁天涯道:“这不应该啊。”

        楚阳苦笑:“但是,对女人呢?对红颜呢?”

        宁天涯怔住:“你是说?”

        楚阳长长的吸了一口气:“宁老,今日只有你在这里,我也好敞开心扉,与你一谈。”

        宁天涯肃容道:“请说。”

        楚阳皱着眉头,思虑了良久,道:“宁老,有一种姻缘,叫做前世姻缘,你信吗?也就是说,再见到一个女子的时候,你会很莫名其妙的认定:这个女子,就是你前世的妻子。那样的一种感觉……我不知道你是否了解……”

        不能说自己重生的秘密,或者也只有这样才能解释了吧……楚阳心中一叹。

        宁天涯微笑:“这有什么不可理解的?灵魂之说,虽然在凡夫俗子心中不予认同,但到了我们这等地步,却可以确定。既然有这种感觉,那么,就说明不错。”

        楚阳缓缓点头,道:“是的。既然宁老理解,那我就好说多了。当时,我在下三天,掌管补天阁,对阵金马骑士堂……是年,我十七岁半!”

        “然后就在那一天,我第一次见到莫轻舞!当时,莫轻舞只有不到十一岁。”

        “然后我就有一种冥冥中的感觉,似乎小舞,就是我梦寐以求的那个女人!”楚阳这一次是出了重生的秘密之外,第一次全无保留的在另一个人面前袒露心扉。

        宁天涯沉思着,并没有说什么,只是点了点头。

        “那时候我就想,等她长大了,我就娶她当老婆。”楚阳直截了当的说道:“我这一生,只喜欢她一个。绝不会对其他的女人动心!事实上,我也做到了,我一直没有接受任何的女人。直到大战结束。”

        “但事情并非是我想象的那样发展。我那样想了,也那样做了。但,总有些意外发生。”

        楚阳苦笑着,将乌倩倩和铁补天的事情,说了一遍。

        “宁老,你不知道,我的心里有多么不得劲。”楚阳吸了一口气:“我也知道,这个世界三妻四妾乃是正常。但问题就在于,我想要给轻舞完整的,却给不了。”

        “对于补天,我也放不下。对于倩倩,现在也是放不下。”

        楚阳说道:“我现在,在面对莫轻舞的时候,就感觉对不起她,也对不起另外两个。在面对另外两人的时候,也是同样的感觉。”

        “是愧疚,也是后悔吧。”

        楚阳低声道:“我还曾经想过,若是一切再从头……我该怎么做?想了之后,发现我依然还是会左右两难!”

        “而且这种愧疚,会一直的持续下去……我自己都不知道,如何才能够化解。”

        “这就是你的后悔和愧疚?”宁天涯有些不可思议的睁大了眼睛。

        “是!”楚阳垂头丧气的点点头:“我清楚的记得自己的初衷,乃是想要轻舞一个。但现在,不管让我放弃那一个,我都舍不得。”

        “于是乎就矛盾了起来。”

        楚阳苦笑:“宁老,你说,我是不是很贱?很……很有些做了婊子还想立牌坊,但却怎么立也立不起来,但却始终还想着立起来……额,那种味道?”

        宁天涯有些错愕的看着他,终于忍俊不住的大笑起来:“哈哈哈哈……居然是这种事……真真是奇了怪了……我就搞不明白……你怎么会在这方面纠结成这个样子?”

        宁天涯笑的快活之极。

        楚阳微怒:“很好笑么?”

        “的确好笑!”宁天涯捧着肚皮,有一种要将眼泪笑出来的趋势。

        良久,才抹着眼角说道:“这么对你说吧……从天下大势来看……记得数年前,法尊曾经统计过一次九重天人口。现在,九重天所有人口大约是三百五十亿!其中,两百七十多亿,乃是女人。”

        楚阳愕然:“啊?”

        “荒野抛尸,江湖仇杀,大型战乱,都是以男人为主!平均我们眨眨眼的时间,这个九重天就会有数万男人死去!死在刀剑之下!”

        “这种情况,中三天和上三天还差一些,以下三天为最!”

        “请问楚公子,如果这八十亿男人,每个人都只找一个老婆,都像你这种想法……那么,剩下的一百五十亿女人怎么办?统统打光棍么?”

        楚阳苦恼的道:“这是两回事!”

        “好吧,不从天下大势来说,就从男人的心理来说,男人,就是这样子!这是男人的通病。同时喜欢几个人,实在很正常。”

        宁天涯说道:“不过,就你自己来说的话,那又是另外的说法了。姑且不论。”

        他笑了笑,道:“男人的心,不能分割。但却可以做到,遇着一个在一起的时候,全心全意的对她好……与另一个在一起,也是全心全意……”

        “不不不……我做不到!”楚阳摇着头。

        他是真做不到。

        楚阳实施过,跟铁补天在一起,曾经努力的让自己不去想莫轻舞,但却总会有时间蓦然的就想起来,然后心口就像是针扎了一下那样的疼。

        “哈哈哈……”宁天涯这一次是真的将眼泪笑了出来,泪花飞溅。

        “好吧,我不逗你了……我也跟你说实话……”宁天涯捧着肚子,极为辛苦的说道。

        楚阳有些哀怨、有些愤愤的看了他一眼,克制着拳头发痒的感觉——实在想要在这老货狂笑的脸上狂揍一拳。

        “亏了你还扯出一个前世姻缘……”宁天涯依旧辛苦的笑着:“雪大人前些天下来,先来找过我,然后又说去截住你。”

        楚阳刹时间愣住,愣愣的看着他,完全呆住。

        雪大人?雪泪寒?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