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玄幻奇幻 - 傲世九重天在线阅读 - 第六百一十二章 第六节剑的气息

第六百一十二章 第六节剑的气息

        头顶上的阴霾夜幕,似乎被一张大手缓缓揭起,露出青天面目,而脚下大地,也缓缓的染上了霞光……但楚阳却赫然发现,自己身处的所在,却是截然不同。

        头顶天空已经被照亮,脚下大地也已经光辉遍地,一览无余。但唯独就是自己所在的这座山的范围内,自己身子所在的放眼数十丈之内,还是夜幕深沉!

        似乎与这天、与这地,都不在一个空间里!

        天地已经同光,此处居然还是黑夜!

        楚阳的呼吸急促了起来。

        紫气东来处,明月出关山;天地同光时,凄凄夜色寒!

        这四句话的诗句所描绘的景色,终于清晰的出现在楚阳面前!

        绝对没有任何错误,这就是浪一郎所说的地方!

        紫晶密集之处,福缘深厚之地!

        一切的一切,全部吻合!

        楚阳的两手有些颤抖,但两只眼睛依然冷锐的注视着这一切!他有一种清晰的预感:谜底,即将出现!

        终于,在太阳整个的升起地平线的那一刻!

        一道紫光,从东方天际射来;一道清辉,从西方明月而来。

        清辉刚刚在天际出现,明月就落下了山头,再也看不到了。

        但这一缕清辉,依然执着的穿进了这一片氤氲夜雾之中。

        与此同时,紫光也霸道的穿透进来。

        清辉与紫光,在楚阳身前五丈之处交汇!便在两道光芒猛然碰撞的那一刹那,交汇处一下子亮起,原本的一片虚无消失不见,周围山石缓缓浮现,闪失中,露出一条通道来。

        楚阳深吸一口气,身子羽毛一般飘起,落在了这个交汇点,缓缓往前两步,进入了这一条神奇的通道!

        那两道光芒指引着楚阳走了一个拐弯之后,蓦然消失。

        然后楚阳就发现,自己已经是面对正南。漫天夜雾,消失不见。周围一切,纤毫毕现。自己面前,笔直的一个通道,通往一个黑黝黝的洞口。

        剑灵兴奋地叫了起来:“我感觉到了!感觉到了第六截九劫剑的气息!”

        丹田中,九劫剑前五截同时嗡鸣颤动起来。

        剑罡,猛烈地在九劫剑身上游动起来。

        洞口处,一抹隐隐的紫色,就要喷薄而出!

        楚阳已经闻到了紫晶矿的气息!是的,这个洞里面,就是浓郁到了不可相信的,紫晶气息!

        这里,定然是一个超级紫晶矿!或者,根本不是紫晶矿,而是……整个的紫晶!纯粹的紫晶!

        紫晶之中,蕴藏着九劫剑锐利的气息!

        似乎要斩破这宝塔山,飞了出来!

        剑灵催促着:“进去啊!进去就是第六节九劫剑了!”

        楚阳在洞口停下了脚步。

        他能感受到剑灵的迫切,也能感受到九劫剑的渴望。但他现在却停下了脚步!

        我若是现在进去,那么,我就能够得到第六截九劫剑。

        我若是得到第六截九劫剑,九重天上中下三天将恢复通行。

        兰家的人,必然会派人前去铁云查看。

        那么,是我回去的快?还是兰家下去的快?

        我能得到九劫剑,必然会耗费一些功夫,或者半天,一天,甚至三天,都有可能。

        但兰家本就在大陆南边,那边,本来就有前往下三天的通道!

        他们一天之内,就能到铁云。

        我需要从这里消化了第六截九劫剑,然后突破夜家的封锁包围,星夜兼程赶赴通道,进入通道回到下三天,赶赴铁云!

        我来得及吗?

        如此一算,楚阳觉得,自己比兰家,最少要晚三天的时间!

        但,这种时候,不要说三天时间,哪怕是一天,一个时辰……甚至是只晚了眨眨眼的时间,都将造成终生难以弥补的憾事!

        虽然已经提升了铁补天的实力,而且也已经安排下了一个风其凉,但楚阳清楚的知道,这点力量,根本不足以对抗兰家!

        楚阳拧着眉头,停了下来。在触手可及的九劫剑第六节的边上洞口,停了下来。

        还有我的兄弟!

        都在中三天,难保没有有心人查出我们之间的关系,只要有一点点怀疑,他们就完了。

        楚阳皱着眉,向上看了看,传音道:“宁老,你能听得到么?”

        稍顷,宁天涯的声音传来:“什么事?”

        “可否请您到我这里来一下。”楚阳传音道。

        稍顷,宁天涯顺着楚阳的声音凌空而落,随即,就发出一声惊叹:“这是怎么回事?”

        他顺声而落,却落在了一片虚空里,但在看到楚阳的这一刻,却又眼前一片明亮,一切恢复正常。

        “天地之奇而已,无法解释。”楚阳简略的说道。

        “什么事?“宁天涯自然也知道,在这宝塔山上,有着许许多多的事情,以道理根本解释不通,也不再纠结,道:“这么急,难道天要塌了?”

        楚阳哈哈一笑,道:“不错,对我来说,正是天要塌了。”

        宁天涯一怔:“哦?”

        “宁老,你来看这个洞口。”楚阳伸手一指。

        “嗯,以前的确没发现过。”宁天涯点点头,随即一惊:“难道这就是夜醉得到天魔传承的那个洞?”

        “不是!”楚阳严肃地说道:“这里,将是我要得到传承。”

        宁天涯也不笨,惊呼一声:“你是说,这里面有九劫剑?”

        楚阳苦笑:“不仅有九劫剑,而且,还是至关重要的一截。第六节,这一节,我只要得到了,立即就能导致九重天全部通行……”

        宁天涯的脸色沉重下来:“原来如此!”

        “但这一次通行,我却很担心。”楚阳道:“我有兄弟在中三天,有红颜在下三天。而兰家,似乎已经确定了九劫剑主的身份……虽然还不能肯定就是我。但却知道了,下三天的皇帝陛下,就是九劫剑主的女人。”

        宁天涯悚然:“你怎地如此不小心?”

        楚阳苦笑,那个时候,谁会想到会有如今的事情发生?那个时候,也只是送给铁补天一个保命的东西而已……谁能想到影响居然是如此巨大?

        “所以兰家一早就安排了几位至尊,连同兰家大公子兰若在铁云等着。”楚阳说道:“不过我上一次下去了一趟,将这些人群全部干掉了!”

        宁天涯瞪大了眼睛:“全部干掉了……他们下去无非就是想要成为九劫之一,保持万年荣耀……而你全干掉了……”

        “是的,全干掉了。”楚阳摊摊手:“所以这一次通道开启,兰家势必在第一时间里下去铁云。”

        他沉声道:“我担心那边的安全!”

        宁天涯终于明白:“你是说,你想要我过去保护他们?或者说,阻止兰家?”

        楚阳道:“若是宁老愿意,我当然希望,你亲身前去!”他重重的说道:“保护!”

        宁天涯长长的叹了一口气:“自从在中三天极北荒原遇到了你小子,老夫就从来没有舒服过……如今,居然沦为你的打手……还要奔波九重天那么遥远……”

        “我本想先去看看徒弟的。”宁天涯说道。

        随即突然怔住了。

        楚阳却没注意,道:“其实,我也很不好意思。不过宁老这次若是帮忙,晚辈定然感激不已……”

        “谁稀罕你的感激!”宁天涯看样子本来要答应的,居然突然间狰狞了起来:“我不去!”

        楚阳傻了眼。

        这老货这是怎么回事?

        宁天涯气咻咻的道:“我这才反应过来,那天你一个劲的说你内疚,原来就是说的我的徒弟!你有了我的徒弟,你居然还想着三妻四妾!?”

        楚阳晕了。

        这都几天了?敢情这老货当时就没反应过来?

        这不对呀……宁天涯额头上青筋直冒,暴跳如雷:“当时只记得雪大人的嘱托,一新的开解于你……却没有想到,你居然如此禽兽,在打着我那可怜的徒儿的主意!”

        “你前世太刚,所以乌倩倩予你以柔。你前世太直,所以,铁补天予你以智。你前世无情,所以今生莫轻舞补你以情。”

        楚阳背诵了一段出来,道:“宁老,您老不会是神经有毛病吧……这段话,难道不是你跟我说的么?”

        宁天涯怒道:“那是雪大人说的!我只是复述而已……咳,我也只最近才知道这些狗屁倒灶的事情……”

        同时,宁天涯心里也在奇怪。

        复述雪泪寒的话对楚阳一生的开解的时候,宁天涯发现自己居然没有任何的情绪上的波动。

        甚至当时,那整个的一段时间里,都是情绪很平静。

        居然根本没有意识到,故事里面的那个莫轻舞,就是自己最疼爱的唯一的弟子。

        一直到现在,听到楚阳旧事重提,才猛然醒悟。

        楚阳深深叹了口气:“我深深的钦佩您老的反应能力,这都过去多少时间了……”

        宁天涯同样无语。对于此事,他也是稀里糊涂,只是怒道:“你居然要我去保护小舞的情敌……”

        楚阳翻白眼:“难道你不觉得……你在无理取闹?”

        宁天涯重重的哼了一声,心中依然不舒服,道:“若是我走了,你怎么办?下面夜家这些小崽子,可都是对着你来的!”

        楚阳皱眉:“你临走的时候清洗一下费不了多少功夫吧?我又不让你杀光?你可以全部打残成不能动,一会儿我自己下去杀就可以了……”

        楚御座是打算拉长工拉到底了。

        如此天下第一打手,真是不用白不用!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