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玄幻奇幻 - 傲世九重天在线阅读 - 第六百一十三章 悲催的夜沉沉

第六百一十三章 悲催的夜沉沉

        宁天涯满怀郁闷的长啸一声,闪身飞了出去。

        只听见一路长啸声越来越是郁闷,越来越是高亢,一路狂飙下山!

        他是一刻也不想再呆在楚阳身边了。

        看到这货的嘴脸就想踹一拳。

        ……夜醉满脸杀气,在队伍前面走来走去。连续守候了五六天了,楚阳还没有从上面下来。夜醉心里越来越怒。

        “有没有什么发现?”夜醉大声问着从另一个方向正飞身赶来的一位夜家高手。

        “没有!”

        “我已经将东南西北全部打探了一遍,在这六天里面,绝对没有任何一个那样子的人经过!我可以保证!”

        “他一定还在这山上!”

        夜醉哼了一声:“还在这山上就好……这一次,我无论如何,也要杀了他!”

        想起自己回到家族追击诸葛魂的时候,却发现诸葛魂居然一路疾行,已经快要出了夜家领地。追之不及。

        夜醉就是一阵郁闷。

        想不到诸葛魂如此当机立断,拿得起放的下,一击不中,立即就是全身而退,远扬万里。

        诸葛家的人抓不到,兰家的人自然也追不到。

        唯一能让他出这口气的,就只剩下了楚阳。

        所以这几天里,夜醉陆续的将自己能够调动的力量全部集中在了这里,不惜一切代价,也要杀死楚阳!

        若不是赶赴西北的人已经走得太远,他甚至想要将那些高手,也截留了下来参与这一场围剿!

        为的就是杀死楚阳!现在,楚阳在他心中的重要性,列为第一必杀!远远的在九劫剑主之上!

        目前,集中在宝塔山下的夜家高手,数量已经达到了恐怖的地步。夜醉咬着牙,心中像是有一团火在烧……

        不杀楚阳,睡难安寝,食不下咽!

        无意中吐露了最大秘密,已经是夜醉挥之不去的梦魇,无论如何,也要杀死楚阳才能放心。

        他怕,怕某日一觉醒来,突然间有人指着自己说:他,就是域外天魔!

        他,才是真正的域外天魔!

        他为什么能这么快就到了剑中至尊四品?乃是天魔**!域外天魔之功!

        不信,一战一看便知……若如此,才真正是夜醉的噩梦。

        甚至,在这几天里,他睡觉都会梦见自己被整个天下追杀!坠落悬崖,却是永远都不到底,那种坠落的恐怖感觉,让夜醉浑身发抖,接着就从梦中惊醒,浑身冷汗。

        “给我全力盯着!哪怕就算是一只蚊子,也不准飞出宝塔山!”夜醉狰狞大吼:“无论如何,也要将域外天魔楚阳消灭在这里!碎尸万段!”

        “从任何人那里出了纰漏,自己提头谢罪!全家除斩,三族尽诛!”

        “现在,所有人都把眼睛给我瞪起来!”

        ……夜醉在叫着,眼中不知不觉中,已经布满了黑气;但,眼前的夜家族人都是在低着头,不敢抬头。

        感受着大公子身上的凛然杀气,以及那狂暴到了几乎要毁灭一切的怒意,谁敢抬头反驳什么。

        便在这时,一声长啸,突然从宝塔山上响起!

        “他下来了!”夜醉大喜,狂叫一声。

        所有人整齐抬头,杀气弥漫!就是这小子,让我们这么多人都在这里挨训。你总算下来了,哥几个不虐死你,还真对不住这几天的辛苦和憋气!

        但下一刻众人就变成了惊愕,随即就变成了惊骇!

        长啸声刚起时,应该在山顶。

        但这一刻,已经到了山腰,啸声越来越是雄壮,似乎在这一刻之间,整个天地之间所有生灵全部整齐的仰天大呼!

        轰隆隆的化作了九天狂雷,金雷震震的狂劈而下!

        轰隆隆……啸声还在继续,但四周群山万壑之间,已经是尘土飞扬,冲天而起!

        一啸之威,万里震荡!

        大地震颤之中,众人纷纷站立不住,有得东倒西歪,有几个修为低的,已经被震的坐倒在地。却还在随着大地的震颤而一次次的弹起。

        夜醉眼中露出极端恐惧的神色,连声说道:“这人是谁?这人是谁?”

        夜家族人都是头晕脑胀,此刻哪里有空回答他的问题。

        有几个当初曾经在夜家大院参与过围攻舞绝城,此刻,本能的感觉到了不妙:“难道……这一次夜醉公子,又踢到了一次铁板?怎么……这次的铁板看这声势,比上一次的铁板还要严重……”

        啸声已经到了头顶,四周方圆千里,尘土弥天而起,汇聚成了一朵巨大的蘑菇云,翻腾着向着青天滚滚而上。

        啸声中,突然间噗噗噗的声音连续响起。

        夜醉在站立不稳之中,骇然看到自己布置在宝塔山各个路口的高手们一个个下饺子一般不断地落在自己面前!

        慢慢的堆成了一堆。

        啸声落,一个灰衣人背负双手,缓缓落下。落在十几个人面前,带着些怒意,淡淡问道:“就是你们,打搅了老夫清修?该当何罪?”

        夜醉吃了一惊,急忙解释:“前辈息怒,我们乃是……”

        “闭嘴!”灰衣人霸道的一喝:“夜家的人?”竟然不听夜醉的任何解释。

        夜醉连连点头,心中恐惧到了极点,盼望着这人能够看在也是家族的面子上,做事不要太绝!

        “哼!我说谁有那么大的胆子,居然是夜家的!”灰衣人哼了一声,两手连连闪动,四周仅剩的十几个人被他抓小鸡一样抓了起来,扔在了人堆上。最后一巴掌,啪的一声抽在夜醉脸上,夜醉顿时被抽的一脚离地,一脚脚尖支着地面,陀螺一般猛的旋转了七八十圈。眼前金星乱冒……“小魔崽子!”灰衣人哼了一声,低声骂道。

        夜醉顿时浑身冰凉,头脑中一片混沌:他知道了,他也知道了我的秘密!是了,我在山上诉说……以这人的修为,怎么能听不到?

        夜家一百多位圣级以上高手,被这么堆放在一起,每一个都是口吐鲜血,失去了战力。

        每个人都是到现在耳朵里还是嗡嗡作响,有些人耳朵里甚至已经开始往外流出鲜血。

        夜醉诚惶诚恐,低下头去。眼中闪过一丝极限的恶毒。

        哼,等我天魔**到手大成,我就一只手捏死你……灰衣人哼了一声,突然扬声喝道:“夜沉沉!到宝塔山来!”

        声音悠悠的传了出去,不疾不徐,不愠不火。

        数百里外的夜家大院,突然间响起来一声霹雳一般的大喝:“夜沉沉!到宝塔山来!”

        噗噗噗……夜家的几道围墙,本就在上一次被舞绝城震得七零八落,这一次,直接轰然倒塌。

        正在静室清修的夜沉沉悚然惊醒:“发生了什么事?”

        “不知。”

        “是谁叫我去宝塔山?”

        “这……”

        夜沉沉当机立断,飞身而出;他清晰地感觉到,大吼的这个人,修为远在自己之上。既然这样叫自己去宝塔山,必有道理。

        人影一闪,夜沉沉出现在房顶,下一刻又是一闪,已经消失在晨光之中。

        ……宝塔山前,宁天涯负手而立,背后是浑身哆嗦的夜醉,与被堆成一堆的夜家高手,夜醉被宁天涯一巴掌打的体内魔气全数被封住,此刻,真正地手无缚鸡之力。

        不久。

        远方飒然声音响起,就像是飓风掠过了山林一样的声音,让人很难相信,这居然是一个人在飞掠发出来的声音。

        一道身影如同天际流星,猛然泄落,身子轻轻一个摇晃,已经消除了那快速行走的恐怖惯性,站在了当地,一眼看到场中情形,不由脸色一变。

        “宁老,原来是您老人家在此。”夜沉沉岂能不认识天下第一高手宁天涯?一见到居然是他,心中顿时腾腾打鼓。

        上次乃是招惹了舞绝城,难道这一次又招惹了宁天涯?

        这么一想,夜沉沉顿时就有些牙疼。

        看眼前这情况,还真有可能是这样子?

        “咳……我说小夜,你怎么回事?”宁天涯先发制人,来了个恶人先告状,先占住理儿:“你怎么能这样呢?我在宝塔山修练一会儿……你居然指使你的子子孙孙前来捣乱!你是何居心?”

        夜沉沉的脸色顿时就黑了:这帮混蛋出来闹事,居然还打着我的旗号?

        “你怎么回事?!”宁天涯怒道:“看我好欺负不成?”

        夜沉沉苦笑,你要是好欺负,那么,整个天下还真没有不好欺负的人了……无奈说道:“宁老息怒,这件事待我查一查!其中定有误会。”

        宁天涯怒哼一声:“什么误会?事实就是,我在山上修炼,你的子孙却在山下又是大骂,又是大吼……这简直是让我不可置信,夜沉沉,你们夜家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没有家教?”

        夜沉沉满脸羞愧。

        也是气的,也是臊的。

        我容易嘛我?我都一万多岁的人了,也算是德高望重了。如今,在一个月之内,被人像是训儿子一般训了两顿。

        第一顿还好说,那是舞绝城被招惹进了家里。不知者不为怪;但在那之后,自己可是下了严令的,不允许再惹是生非!

        如今,半个月还没到,就又被宁天涯揪了过来,狠狠一顿训斥……我招谁惹谁了我?

        夜沉沉简直是被自己这些子孙气疯了,浑身哆嗦,手脚冰凉!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