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玄幻奇幻 - 傲世九重天在线阅读 - 第六百一十四章 九劫剑,剑柄

第六百一十四章 九劫剑,剑柄

        “看来夜家,是真的到了大力整顿一下的时候了!”夜沉沉心中暗暗的下了决心。

        “统统让他们滚蛋!我说,小夜,若是我修炼的时候再听到这般声音……可不要怪我不给你留面子了。”宁天涯老气横秋的道。

        “是!”夜沉沉憋屈的说道,狠狠转头,压抑着怒喝:“还不给我滚了回去!回家后再跟你们算账!”

        不止是算账了,夜沉沉这一刻活吞了这几个人的心都有了!

        心中无限憋屈:我都这么大岁数了!你们能不能!能不能……不要让我这么丢脸啊啊啊……上前,重重的一人拍了一掌,让这些家伙恢复了些行动能力,随即夜沉沉就一脚踢在了夜醉屁股上:“滚!再敢来到宝塔山下,我就废了你!”

        夜醉带着人,狼狈而逃。

        “宁老,多谢手下留情,若是没有别的事情,我就回家了。”夜沉沉拱拱手。心中已经下定了主意。

        几乎是从九千年以前,自己就不再插手家务事;如今,看来真的有必要清理清理了。

        这个夜家,这个样子的家族,已经让自己都感觉到陌生了……“慢点,我还要提醒你一件事。”宁天涯沉沉的看着他,目光阴冷:“小夜,你这个重重孙子……这位夜氏家族的第一继承人……你没有感觉到很异常?”

        夜沉沉丈二和尚摸不到头脑:“异常?”

        宁天涯沉沉道:“他练得,是魔功!”

        “魔功?什么魔……”夜沉沉有些迷惘的喃喃一句,突然脸色大变:“宁老,你是说……”

        宁天涯淡淡点头:“就是你猜的那个!你自己回去验证就是……看在你父亲的份上,我提点你这一次。”

        夜沉沉浑身刹那间就被冷汗完全浸湿,一揖到底,诚心诚意的,还带着些后怕的说道:“多谢宁老!”

        不能不谢。

        若是宁天涯不是将这件事告诉他而是告诉别人……夜沉沉可以肯定,一个月之内,夜家就将从大陆上彻底除名!

        魔功!

        这可是比九劫剑主的威胁大得多了。

        一般人不知道魔功,但到了至尊七八品之上,已经有资格参与机密的人岂能不知道?执法者之中……法尊等人能不知道?

        夜沉沉一脸沉重,飞身而去。

        宁天涯也松了一口气。

        夜家人绝对不敢再到宝塔山来,夜沉沉也会将夜醉看的死死的,楚阳这边,应该没什么问题了。那么,接下来,自己就准备去下三天吧……回头看了一眼,宁天涯喃喃道:“九劫第六……已经快了啊……楚阳,你莫要亏待了我的徒弟……”

        身子一晃,突然间就消失得无影无踪。

        ……楚阳已经进入了洞中。

        这个洞口,从外面看很浅,似乎一眼就能看到尽头。

        但走进去之后,却会发现这个洞乃是出乎预料的漫长。竟然似乎是永远走不到尽头一般。

        进入十几丈,楚阳一愣,见到有一个拐弯,拐弯处,有一块玉佩,压着一张纸。

        ‘xx年xx月xx日,误入此洞。心灰意冷之下,唯有遁世而已。爱人受难,己身蒙冤,有心杀贼,无力回天!悲夫!罢罢罢,便在这洞中,了此残生吧。’

        楚阳虽然不认识这笔迹,但看到这些话,也明白了过来:这,想必就是浪一郎初次进入这个山洞的时候留下的。

        不知为何竟没有拿走,而是一直的留在这里。

        楚阳转念一想:若是自己是浪一郎的话,恐怕也不会拿走的。留在这里,就当是一个见证,提醒自己的努力方向……叹息一声,楚阳一用力,玉佩与这张纸同时化为粉碎:“你的恩仇都已了了,那么,就消除了这份执念吧……”

        继续往里走,紫晶的气息越来越浓。足足一个时辰之后……拐过最后一个弯,楚阳突然震惊了!

        突然闪亮的紫晶颜色,让他的眼睛几乎受伤;触目所及,完完全全,就是一个紫晶的世界。

        这里面整整的一个巨大的山洞,全部是由一大块完整的紫晶所组成!

        满洞中紫光耀眼生辉。

        这,还只是紫晶洞的洞口!

        在洞口往里两丈许,可以清晰的看到有一个痕迹,似乎是有人长年累月的在这里动作,地上的紫晶,已经有些变得光滑。

        想必,浪一郎修炼紫晶手,就在这里。

        九劫剑在颤动着,催促着楚阳往里走。

        楚阳举步往里,走近数十丈之后,就感觉到,前面似乎有一道什么屏障,阻止人进去。一团紫色的光华,氤氲闪烁,凝成了实质,从这里封住了洞口。

        楚阳走上前去,伸手一推,却觉得自己的手似乎是陷入了一片粘稠。一股力量猛地往外涌来,楚阳运起全身力量,依然被这粘稠的力量猛的推了出去。

        一退十丈!

        这里,果然不是普通人能够进去的。

        被逼退,楚阳却是不惊反喜。一扬手,一柄小小的剑在他的手心缓缓成型,一声清亮的剑吟蓦然发出。

        九劫剑,已经在手!

        真实形态的九劫剑。

        楚阳缓步上前,九劫剑剑尖缓缓刺入了这一片粘稠,整个剑身,突然间闪亮了起来。

        似乎有一丝丝缕缕的莫名的东西进入了剑身,而从九劫剑上,也有丝丝缕缕的东西涌出来,进入了这片迷雾。

        就好像是好久不见的两个老朋友见了面,在亲切的互相打招呼。

        “你吃了么?”

        “我吃了,你吃了么?”

        “我也吃了。”

        “那太好了,咱们都吃了……”

        至少,现在的楚阳就有这样的一种怪异的感觉。

        然后,就是这样子的打完招呼之后……那团半透明的莫名紫雾,突然消失了。就像是原本紧闭的门,在经历了两句无比扯淡无比没有营养的客套之后,突然打开:请进!

        楚阳都感到了一股强烈的荒谬。

        九劫剑已经在往前飞去;楚阳紧紧的跟在后面。

        进入之后,楚阳蓦然发现,在这里的洞壁,变成了紫晶之心。一颗一颗紫晶之心密密麻麻的并排着,镶嵌在一起,成为一个整体,构成一个山洞……楚阳惊叹不已,一步步往前走,走出去数十丈之后,就变成了一整片紫晶玉髓!

        紫晶玉髓足足有数十丈的一个整体,延伸进去了里面。

        再往前走,不出预料的果然是紫晶之魂。

        剑灵依然在前面兴高采烈的带路。

        楚阳心中有一种荒谬的感觉:难道这里,也会有圣晶和神晶?

        但,九劫剑就在紫晶之魂的根部停了下来。

        楚阳缓步走过去,只见在洞内深处,有一朵奇特的花朵。完全是由紫晶之气组成的一朵花,但在花蕊上,却是静静的托着一件东西。

        一截剑柄!

        这一截剑柄静静的躺在花蕊中,一动不动,但一股掌握一切的气势,却是悠然散发。

        很沉着,很镇定的散发出去。

        九劫剑前五节一起兴奋地颤动起来,剑罡脱出剑体,在空中兴奋地穿来穿去。

        意识空间之中。

        剑灵有些诧异的说道:“原来这一次,九劫剑第六节,乃是剑柄!”

        楚阳沉声道:“看来,是的。”

        心中却在想起了九劫剑总纲上的话。

        九劫剑,剑柄。整把剑手握部分;乃是操控整把剑所有攻击的来源。

        九劫剑剑柄,分阴阳两面,乾坤双性!

        楚阳看去,只见这节剑柄看起来虽然是同一个颜色,但一面有些发亮,另一面,却有些发暗。

        当然,若是掌握在手中,那就什么都看不出来了。

        前五截剑同时鼓噪起来,剑柄缓缓从那朵雾化的花朵上面升了起来,动作慢悠悠的,却给人一种无比的沉着、很是胸有成竹的那种感觉。

        下一刻,剑尖,剑刃,剑锋,剑格,剑舌同时扑了上去!

        咔咔咔咔咔!

        各归其位!

        一阵眼花缭乱的闪亮之后,在楚阳的眼前,出现了一柄近乎于完整的剑!在楚阳看来,这柄剑,已经是完整。

        若非要说缺什么,那就是,还缺一个剑墩。

        也就是剑柄头,又称剑首。

        除此之外,基本已经完美无缺。楚阳忍不住心中疑惑:九劫剑,应该有九节,那么,还有两节是什么呢?

        一柄近乎完整的剑,在楚阳面前重新闪现。

        发出亲近之意。

        楚阳微微一笑,伸出手去。剑柄似乎犹豫了一下,然后才谨慎的落在了他的手掌心。

        剑罡呼啸而来,缠绕其上。

        剑柄带着些许试探,些许谨慎,在楚阳的手心里颤动了一下。

        楚阳露出一个温暖的微笑,敞开了自己的心灵,九劫剑前五截在鼓励着,或者等待着,期待着……下一刻,剑柄发出很细微的一声震动。

        然后九劫剑发出‘锵’的一声响,原本存在着的一节与另一节之间的细微裂痕全部的消失不见!

        整把剑清亮如水,沉稳如山。剑身闪亮,似有风云动。

        楚阳的心里,蓦然间突然觉得踏实了一些。是的,就是踏实。很有依靠,很有安全感的那种感觉。

        于此同时,他的脑海中一阵模糊,一阵颤栗,无意识之中,就进入了九劫空间。

        却见现在的九劫空间,比起刚才,何止大了十倍百倍!处处紫气弥漫,一片空阔处,剑灵持剑而舞,划出一道道玄奥的痕迹。

        正是属于九劫剑第六节的剑招!

        “生杀大权我掌握,五指合拢天欲堕;九劫九散风云聚,九重天外血如墨!”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