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玄幻奇幻 - 傲世九重天在线阅读 - 第六百二十五章 九劫登天

第六百二十五章 九劫登天

        “九劫剑主,是我师兄!”

        不要说兰家这位至尊听了之后怪异的震惊的表情;就连谈昙自己,也被这句话惊了一下。

        一直以来,那个正在觉醒中的魔王意识,都是认定了九劫剑主乃是他最大的敌人。但是现在,谈昙自己说出‘九劫剑主是我师兄’这句话的时候,却是如此的自然!

        就是如此!

        为什么呢?为什么会改变了呢?谈昙心中有些疑惑的自我审视着,一脸沉思。然后,在不知不觉之后,咔嚓一声,扭断了这位至尊的脖子。

        “明白了……”这位至尊吐出了胸中最后一口气。原来如此!

        不知道临死之前他的心情是怎么样的,这一点无法考证。

        但,心情的怪异,却是必然的。

        九劫剑主的师弟,就是三星圣族之王!

        而三星圣族,也在消失了数万年之后,最近开始越来越频繁的出现在人世……不知道对这个世界,会造成什么样的冲击?

        “谈昙,你怎么了?”见到谈昙的脸色的怪异,谢丹凤担心地问道。

        “没什么。”谈昙咧咧嘴,将那怪异的情绪驱出脑海,心道:这有什么?很奇怪么?楚阳本来就是我的师兄呀……难道他成了九劫剑主,就不是我的师兄了不成?

        既然如此,我为何还感到怪异呢?

        这么一想,顿时释然,刹那间又恢复了谈昙原本的没心没肺,突然一把抱住谢丹凤,在她脸上狠狠地亲了一口,谢丹凤顿时大羞,使劲推开了他。

        “这事儿有点古怪。楚阳向来是一个行事周密滴水不漏的人,从来都只有他阴别人,向来没有人能阴的了他。怎么这一次,却被兰家知道了这么重要的消息?”谈昙歪着头想了想,自言自语道:“兰家怎么知道的?这事儿有点怪……对楚阳挺不利啊……”

        谢丹凤眼珠一转:“你想去看看?”

        谈昙道:“那是一定要去看看的。不去蓝家搞清楚,我心里不得劲。准备杀几个人,放几把火,作为我回归上三天的庆祝烟花,你看如何。”

        谢丹凤兴冲冲地说道:“我跟你一起去,打架我最喜欢了。放火我来放!”

        谢丹凤向来就是天不怕地不怕的性子,未与谈昙相见,就是风风火火;现在在谈昙的娇宠纵容下,反而越来越是唯恐天下不乱。

        “咱们若是去了,怎么办才好?”谈昙道。

        “先闹事啊!”谢丹凤兴致勃勃的出主意:“你到了那里,先问:我帅不帅?当然会被人骂,然后你就可以大闹一场,闹大了,再找兰家家主要个说法,将兰家家主引出来……就好办了”

        “好办法!”谈昙两手一拍,眉飞色舞,突然一怔,脸色一僵,慢慢转头:“为什么要用我的脸去挑衅?你也觉得我不帅?”

        谢丹凤白了白眼:“你在别人眼里那么帅干嘛?在我眼里最帅就够了。在别人那里,你的脸,与你这句话,只当做战争导火索就行了。”

        “我的脸是战争导火索……”谈昙哀怨之极,冲冲大怒:“都怪兰家,居然让你想起了这么一个天理难容的主意儿……走!老子找他们算账去。”

        谢丹凤雀跃跟随,兴趣盎然。

        “可是你的修为有点低……”谈昙稍稍犹豫。

        “有你在嘛。”谢丹凤充满信赖。

        “那是,那是!”谈昙洋洋得意,连连点头。居然就这么不问了,而且还为之骄傲:我在老婆眼中就是这么的无所不能哈哈哈……不得不说,这一公一母实在是绝配。

        男人要去杀人放火,女人非但不阻止不担心,反而欢呼雀跃的出主意想办法,积极参与,踊跃执行……而女人修为并不算高,男人却也不担心,被夸了一句,居然立即信心爆棚,坚信自己就是泰山石敢当……夫妻二人一番粗拉拉的策划之后,就抱着游山逛水一般的急切快乐心情,兴冲冲的直奔兰家而去…………谈昙这一闹,宁天涯当然是不知道的。

        他也绝对想不到,兰家前来接应兰家大公子的人,已经尽数的死在了半路,这一趟,宁天涯注定了是白跑一次。而他现在还在急匆匆的赶路之中,心中还在想着:兰家人若是来了?我杀,还是不杀?杀,该怎么杀?…………中三天。

        蔚公子一身青衣,步履飘飘,潇洒之极的从竹林里漫步而出。

        身后,是一脸愁容的君麓麓。

        “非去不可么?”女人轻声问道。

        “嗯,九劫剑主关系到我族未来。我身为我族唯一在世的血脉,总要给老祖宗一个说法。而这一次,能不能帮上忙,或者,能不能找到机会,至关重要。要不然,将来也无法开口。”男人温暖开解“那……你一切保重。”女人似乎要说什么,但终究是化作了一句嘱咐。

        “放心。不管此事成与不成,我都会立即回来,与你厮守一生。”男人平常的冷傲杀意无影无踪,脸上只有恬淡的温柔:“兴旺族群,终于不如与你相伴一生……我会尽力,但若是实在是事不可行,我虽然遗憾,却也松口气。”

        他轻轻一笑:“花开花落幽谷里,谁言此生无憾事?但……我宁可让别的事,成为憾事,也不要让你和我……成为憾事。”

        女人眼中露出幸福的明亮色彩,低下头,柔声道:“我等你回来。”

        她低下头,看看自己的小腹,眼中满是温柔。

        男人轻轻搂了搂她的腰:“我去了。”

        “嗯。”

        蔚公子一声笑,青衣飘飘,凌空飞起,一闪,就在数十丈外。

        清越的声音遥遥传来:“八荒**君为尊,万水千山我是王!你放心,我已经尽得传承,血脉全开,纵然有人比我强大,但能杀死我的人,这世上还没有!你等我,我很快回来!”

        “我会等你……”君麓麓痴痴的看着远方:“有一件事你不知道,等你的,不只是我自己……还有,你的孩子……”

        “以你的脾气,我若是跟你说了,你定然就不会去了,一定会留下来陪我。但你错过了这次机会,却难免终生抱憾……我宁愿你闯荡之后失望,一无所有的回到我身边,也不愿意你为了我……留下一生遗憾……”

        ……顾独行看着兄弟们,大家都已经整装待发。

        唯有莫天机还一动不动,低着头,在沉思什么。

        他在从心里将自己的计划,仔仔细细的再过一遍。每一步,怎么走,会遇到什么情况,如何应对,可不可以。若是对方强硬,要如何;若是对方是某种脾气,要如何……我若是九大家族人,一万年的底蕴积累下来,我会有什么样的心态……而我这种心态,最怕的是什么……只是为了冲上上三天去这一段路,莫天机的心里,足足准备了数百个方案。

        现在,每一种方案,每一种可能,都在他心里流过一遍,只等他再次确定了,无论怎么发展,都是万无一失,才终于站起身来,点点头,淡然道:“现在开始乔装。用药,掩盖自身气息。然后,苛刻演习。谁暴露了破绽,就扮演尸体。”

        纪墨和罗克敌的脸色同时变成了苦瓜。

        顾独行忍住笑,严肃的开始安排。

        而莫天机开始拿出九枚金灿灿的铜钱,脸色肃穆的开始占卜;与此同时,掌握天下神功,立即启动。

        他要破开迷乱之雾,问讯天机。

        虽然计划已定,但那只是人类的智慧,却不是天机的运筹;所以,莫天机要在自己决定的脑袋瓜子之外,再结合天机指引,为自己等人创造最大的运气……再一次增强已经是百分之三百把握的进入上三天之计。

        对与莫天机来说,越是危险的事情,越要谋定而后动,越要把握足才行!百分之一百的把握……有点低……谁知道老天爷会给你出什么岔子?路上会出现什么意外?

        百分之三百……才会将这一切全排除……再高一些把握,才是真正的万无一失!

        所以莫天机的理想把握状态就是:百分之十万的……有把握!

        莫天机的谨慎到了什么地步,可以举一个这样的例子:以顾独行现在剑中至尊二品的修为,去杀一位皇级高手;莫天机甚至为他准备了药:万一你到时候心情受影响走火入魔不能动弹被对方占了便宜……所以这药,是凝定心神预防心魔的。

        当时顾独行的冷冰冰的棺材脸活活的被莫天机这种担心搞得完全全的扭曲了……当天晚上,兄弟几个人浩浩荡荡动身了。

        而莫天机精心的预测天机之后,无巧不巧的选的一条通道就是:兰家驻守的通道。

        因为卦象显示:从这里走,无灾无难,一路顺利,几乎未有阻碍,而且还是紫薇照顶,有贵人相助。

        在这样的卦象下,莫天机居然还皱眉,喃喃自语:几乎没有阻碍,那就还是有阻碍……有阻碍,就有意外,有意外,就有危险,有危险,就有可能前功尽弃,所以,依然不能有半点粗心,务必要精益求精,尤其纪墨罗克敌,关键时刻,不惜下哑药……兄弟们几个严阵以待,一路前行,一路上,每个人都在莫天机的强制之下,向他传音背诵莫天机亲自制定的《上天守则九十九条》……弟兄们都很想念楚阳,委实是……在莫天机的注视下和严格要求下,大家都活的忒累,人生乐趣全无……老大,快来拯救我们吧……天杀的莫天机甚至连我们吃喝拉撒和谈情说爱的时间都量化了,这不是人过的日子撒……只是冲上上三天的几步路,就是九十九条守则啊,还能想像别的么……………………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