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玄幻奇幻 - 傲世九重天在线阅读 - 第六百二十七章 讲不讲道理

第六百二十七章 讲不讲道理

        谈昙的突然发飙,就像在兰家大院里突然引爆了一个炸弹。

        一路进去,兰家人还根本没有反应过来,就见到自家的大门楼腾腾的冒起了火,火光冲天。噼噼啪啪的燃烧声音非常清晰的传来。

        一时间嗖嗖嗖各处人影都是疾飞而起,飞掠过来。

        “发生了什么事?”

        “谁这么大胆?”

        “混账!怎么回事?”

        “居然有人敢在我兰家撒野!”

        那边,谈昙已经兴冲冲的撂翻了十几个人,从大门口的方向一路杀了进来,所过之处,只见一个个人体滴溜溜的飞了起来,在空中不由自主的翻腾出一个个怪异的姿势。

        远远地就听到谈大爷在大吼:“兰家!欺人太甚!太欺负人了!这个天下,还有这等事?简直是没天理!兰家主事的,赶紧给老子出来一个,要不然,这事儿没完!”

        刚刚出来的兰家众位至尊简直是气歪了鼻子。

        你把兰家大门都点了,人员一路被你打翻了几十个,伤残无数,居然成了兰家不讲理了?

        说时迟,那时快。

        刷刷刷……几十道人影同时落了下来,围成一个圈,将正带着谢丹凤大踏步往里走的谈昙包围了起来。

        几乎是根本不打招呼的,一道道狂飙一般的劲气,就向着谈昙席卷过去!

        若是平常时候,这些人可能还会停下来问问,到底怎么回事儿。

        但现在,已经被人打上门来,连大门都点着了,就现在来说,已经是不可解的死仇了,还问什么?

        直接打,拳头上讲道理。抓住人,再说别的。

        谈昙大怒:“你们讲不讲理!”手下丝毫不停,砰砰砰几声,刚刚扑上来的七八位一品至尊就带着自己断掉的长剑飞了出去。

        鲜血狂喷,在空中划出七八道血色彩虹。

        这一次攻击,谈昙乃是半点也没留手,直接反震出去,七八个人,都是一击毙命!

        全场突然间安静了下来,唯有大火在熊熊燃烧。

        一击击毙七位至尊,虽然只是一品至尊,但这也太吓人了!最起码,三品至尊是做不到的。

        场中的兰家人一个个脸色同时沉重了起来。

        这个怪人是谁?

        怎么凭空的钻出来了这么一个人?

        有几个人飞身而起,这边既然安静下来,那么接下来就是谈判了;当务之急自然就成了救火。

        谈昙怒吼一声:“给我停下!老子放的火,谁让你灭了?”

        他并没有出手,但众人都是感觉的清清楚楚:随着这一句话出去,空中的整个空间分明扭曲了一下,凝实了一次。

        刹那间的实质,甚至能够反射天空的阳光!

        下一刻,砰地一声,正在飞掠之中的几位兰家高手突然间就像是石头一样落下地来!

        震气成钢!

        所有人的目光集体的凝固!

        这可是九品至尊高手的起手招牌。

        能够施展震气成钢这种惊世骇俗的绝学的,不到至尊九品修为,绝对无法使出来!

        这完全没有半点的取巧!

        而且,这个人使用这种传说之中的超级功夫,居然都没有大喘气的。很显然,并不费力。既然如此,那就不是那种刚刚达到九品至尊的……而是,中级?高级?或者……巅峰?

        想到这里,大家的腿肚子都在打转。

        这一次突然冒出来来找兰家麻烦的,竟然是一位九品至尊?想到这里,众人都是大大的震惊了,看着谈昙那张丑脸,顿时也觉得顺眼了许多。

        至尊九品高手啊……长相丑俊有什么关系?光凭着长的俊,也俊不死人啊。

        大门上的火越烧越旺,已经开始逐渐的向着两边的院墙延伸,但这一次,却绝对没有人去救火。

        在这个世界,九品至尊,那就是相当于半神!

        九品至尊说的话,在没有别的九品至尊制衡的情况下,谁敢违背?不要命了吗?

        谈昙倒背双手,大刺刺的在众人围绕之下迈着八字步,一步一步的绕圈子;那姿势,那眼神,活像是一头横行霸道的老虎,在巡视属于自己的山林!

        而他眼中看到的这一群,则全是一群猴子!

        “怎么还不动手啊?你们怎么不动手啦?”谈大爷鼻孔朝天,摇头尾巴晃的道:“怎么地?刚才你们不是挺威风的嘛?出来连句话也不说,直接就开干……”

        “我还以为你们多么地有种呢……结果,大失所望啊大失所望,所谓做人的志气,武者的风骨,骨气,那种不惧一切,勇往直前,视死如归,笑傲棺材的……啊!那啥勇气,都到哪里去啦呢?”

        兰家家主兰迎风堆起一张比哭还难看的笑脸,上前一步:“前辈……今日之事,恐怕是有些误会……”

        在兰家主想来,拥有这般修为的,当然都是前辈!纵然眼前这人看起来挺年轻,也是一样。谁不知道至尊能够永葆青春呀?

        “误会?”谈昙喘了口气,又叹了口气,说道:“你是水~~诶?报上你的名字,职位,身份……啊,我看看你够不够格跟我说话。”

        “晚辈兰迎风,目前乃是兰氏家族当代家主……”兰迎风闭了闭眼睛,咽下一口恶气,谦卑的说道。

        自己家族倒是有九品至尊高手……可那是老祖宗大人。而且,与面前这人相比,还不一定谁高谁低……那可是最后的底牌,能不动用,就不能动用。再说……就算想动用,也未必动用的了啊。

        谈昙淡淡的哦了一声,道:“你的意思是,要与我讲理?”

        兰迎风的笑容越发的发苦:“是,这个……”

        “刚才我刚进来的时候,你怎么不跟我讲理?”谈昙眼皮一翻,说道:“现在看到我比你们实力强,就要来跟我讲理了?嘿嘿……既然我比你们强,为啥要跟你讲道理?”

        众人顿时语塞。

        这句话,真的不好应对。

        我们比你强,当然不须要跟你讲道理;但等我们想讲道理的时候,你却比我们还强。

        一个声音很悠缓的传来,淡淡道:“这位阁下说的,虽然有些不中听,但却的确是这个世界的本质,有道理,值得为这句话,干上一杯。”

        “道理……其实,永远都不会存在。不管是在九重天的至尊武者,还是根本没有修为的普通人之间,都是强者为尊!在普通人之间,有钱有权,便是强者;他可以根本不与普通百姓讲道理,也可以践踏普通人所遵循的法规。虽然在我们眼中,这些人便如乌龟一样令人发噱,但,不得否认的是,这些乌龟,就是世俗人世的,道理!”

        “穷人偷盗一两银子,便可关进大牢,甚至致死;但,有权有势的人终生都在用一种方式偷盗,却无人管。就算有人管,也不过是走走过场……虽然大家都不平,但这样的事在九重天每时每刻都在发生,每时每刻都发生千件万件。”

        “武者之间,更加没有道理可讲!实力,便是道理!”

        “不讲道理……是强者特权,这没什么不好承认。”

        这个声音之中带着平和的笑意:“不过,现在我却想要与阁下你,讲一讲道理!”

        谈昙扭了扭脖子,淡淡道:“想要讲道理,是要现身才能讲的,装神弄鬼,讲不了道理。”

        “哈哈……不错。”随着一声朗笑,一个蓝衣飘飘的身影,突然出现在半空,一步一步的走下来,就像是空中有无形的阶梯,供他踩踏。

        这是一个看上去三四十岁的中年人,面白无须,风神如玉,气度闲雅,但,眉目之间,却是自然而然带着一股逼人的风采。

        “参见老祖宗!”兰家人在兰迎风的率领下,整齐的跪倒在地。

        此人,正是兰家创始人,兰不悔!

        “罢了,一边候着!我与这位阁下讲道理,你们要好好的听着!也好好的看着!”兰不悔淡淡的道:“要记住,以后,再有人直接踹破兰家大门的时候,你们要在第一时间,就要与人家好好地讲道理……否则,人家是不会跟你讲道理的!明白么?”

        “是!”兰迎风叹了口气。这件事,其实可以谈,对方刚进来的那一刻,乃是唯一的机会。

        但……当时大家却被冲昏了头脑,丝毫没有想过,人家若是没有点把握,没有几把刷子,怎么敢就这么闯进兰家闹事?

        或者想到过了,但大家却被万年荣耀蒙蔽了眼睛。以至于发展到现在骑虎难下。居然需要老祖宗亲自出面,收拾这个乱摊子。

        “阁下,我来与你讲道理,可否?”兰不悔慢慢下来,站在谈昙面前,微笑着说道。他的两道眉毛斜飞入鬓,两眼清亮而有神,纵然是温煦的笑着,也自有一股夺人的风采!

        谈昙怪异的一笑:“勉强,也算是够了。罢了,我便与你们讲讲道理。”

        兰不悔温和一笑:“多谢。”同时心中暗暗心惊:眼前这人的修为,自己居然看不透。看来,要小心应对。

        谈昙心中也是震了一下:眼前这人的修为,我看不清楚。不得不防!

        谈昙乃是启用了三星圣族秘法,兰不悔看不透。但,谈昙看不透兰不悔,却是实实在在的,兰不悔的修为比他高。

        “敢问阁下,此来为何?”兰不悔微笑问道。

        谈昙哼了一声,突然伸出一只手,指着自己的脸,说道:“你看,我帅不帅?”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