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玄幻奇幻 - 傲世九重天在线阅读 - 第六百三十章 放烟花,送大礼

第六百三十章 放烟花,送大礼

        “接下来的计划……不会又是雷声大雨点小吧?”纪墨很是有些不信任:“你说你先前挣命似的安排了那么一大堆,活像是在这通道口守着的都是九品至尊一般……结果倒好,被哥儿几个三下五除二的上来了……白费了那么大的功夫。亏啊……”

        莫天机冷冷的哼了一声:“亏?我告诉你,能上来,就不错了。你以为,通道之内的那些尸体都是老百姓?你以为,通道口在我们上来之前就死的大部分人乃是任凭你一只手就能全打倒的?”

        他嗤了一声,说道:“那是有人在我们上来之前,替我们扫清了道路。而且这个人非常强大……此人到底是谁不得而知,但绝对是站在我们这一边的,那是确凿无疑!”

        “若是没有这个人先扫荡一遍……”莫天机冷笑起来:“我告诉你们,就那一关,就算我们全体拼命,再加上这一万斤炸药,都不一定能炸出一条路来!”

        纪墨缩缩脖子,不做声了。

        这段时间他也发现了,自己无疑成了莫天机的重点打击对象,只要自己一开口,那就是一顿疾风骤雨在等着自己。

        “不过天机算计的真是挺好的,算准了这条路紫薇照顶,有贵人相助,果然就真的有。”谢丹琼说了一句。

        罗克敌嘀嘀咕咕道:“棺材里不就两千斤炸药,哪来的一万斤?”

        莫天机森然道:“难道我策划每一次的底牌,你们都需要知道不成?你算老几?”

        罗克敌缩了头。

        这个神盘鬼算现在是上病了,先不惹他,免得触霉头。

        顾独行笑了起来:“老大临走的时候,给了我和天机三个戒指,装拿一些东西;这个你们都知道。现在需要拿的东西都在我手上一个戒指里……其他的两个戒指,都在天机手指头上带着……里面一点别的东西都没有,满满的全是炸药。天机说一万斤……但据我估计,绝对不止,两万斤应该是有的。”

        众人都是倒抽了一口冷气;看着莫天机的眼神,便如看着怪物一般。怪不得这货这一路上有事没事就摩挲那两个戒指,原来里面有两万斤炸药……这么一想,大家都是毛骨悚然:莫天机居然在谁也不知道的情况下,自己揣着两万斤炸药走在队伍里,这要是有个万一……大家岂不就轰的一声都上了天?

        纪墨和罗克敌看着莫天机的眼神都有些高山仰止。

        妈妈的,这两万斤炸药要是在我身上……我能不能做到跟莫天机一样的平静?

        这么一想,顿时心服口服。

        毕竟炸药这东西……可不听话的,什么时候碰撞的厉害了,自己轰的一声就炸了。

        “本次上天,天机预备了无数方案,最坏的方案,他并没有说。”顾独行淡淡道:“最坏的方案就是,大家打不过,只好逃,所以指定由我点燃棺材的炸药然后带你们逃走,天机断后,将两万斤炸药……一起引爆。无论如何,我们都能逃得出去,但天机自己……则未必会怎样。”

        大家想起临出发前,顾独行与莫天机的争执,顿时心中了然:原来,便是为了争夺这个。

        刹那间,众人心中都是涌起一股说不出的滋味。

        平常一直与莫天机不怎么对付的纪墨和罗克敌眼中露出愧色。

        “不说这个了。”莫天机笑道:“既然上来了,那就听我安排,这上三天,大好的磨刀石在等我们,不是为了上来闲聊的。”

        他抬起头,看着前方:“这里,就是兰家的领地,根据审讯,前方数百里,便是天兰城。所以……我们第一站,就是到那里去。天兰城,乃是兰家的大本营,在整个九重天,也是属于情报最快,传递最迅速的地方之一。所以,下一步,我们要分散行动,将整个九重天这段时间来的所有风吹草动的形势,所有有关情报,都收集过来。”

        “目标集中在兰家!”莫天机沉沉道:“上次审讯,你们也都听到了……兰家人,居然要对付九劫剑主的女人……既然他们知道了这个消息……那么,也就有了该死之道!”

        “大家随身要带着紫晶,若是有买卖消息的地方,立即买下来。节省时间!两天之后,我们就在……万里楼集合!到时候,根据所得的情报,确定我们下一步的行止。”

        “此次打探,不准从你们口中说出‘楚阳’这两个字。但却一定要从别人口中听到!”莫天机重重的道。

        “好!”

        “咱们六个人;傲邪云,你与纪墨一组;谢丹琼,你与罗克敌搭伙,我和顾独行,为第三组!即刻行动!”

        “炸药怎么办?难道你还揣着?”纪墨小心翼翼的问道。提到炸药两个字,他就有些头皮发炸。还记得与莫天机在中三天实验,只不过两百斤炸药,就把山炸塌了半边……如今,这位不要命的大哥手指头上就吊着两万斤……“棺材扔掉,炸药我再收起来。”莫天机微微一笑:“这可是好东西。不能浪费了。再说兰家距离咱们这么近……”

        他微笑着说这句话,但不知怎地,听到这句话之后,在场的兄弟五个人都是感觉到背上如同有一条毒蛇爬过。

        凉飕飕的…………这是一家酒馆。

        虽然小,却雅致。

        十张酒桌,八面来风;五湖酣醉,四海朋友!——这便是这酒馆的上下联。横批,也就是这酒馆的名字:来一醉!

        天兰城比这个酒馆大的,比这个酒馆豪华的,不下千百;但这‘来一醉酒馆’,却是公认天兰城的第一酒馆。只有十张桌子,每一天,只做二十桌的酒菜。想要在来一醉里来一醉,非提前预约不可。

        但今天,却有三个人没有预约,就进来了酒馆。

        而且进来就要单间。

        天知道,来一醉只有一个单间!每一天只开放两次。想要在来一醉单间里喝酒的,无不是大有身份。单纯有钱……你是进不了来一醉这个单间的。

        伙计一看这三位便是外客,上前解释道没有位置了,但那位丑的天愁地惨的家伙只是哼了一声,就直奔单间而去。

        一边走一边嚷嚷:“草!兰家都被老子烧了,如今来喝个酒居然还没房间,我他娘倒要瞧瞧,谁敢占着不让做,他奶奶滴活得不耐烦了吗?”

        下一刻,正在来一醉单间中喝酒的人就被赶了出来;额不,还有两个人在里面殷勤的收拾桌子,每个人脸上都高高的肿了起来。

        大家一看,祸事儿啊。这被赶出来的,居然是牛家的家主大人。众所周知,牛家,可是兰家附属家族之中的第一家族,一向都是很牛的。

        但这位牛家主肿着脸被赶出来,显然被打了耳光,而且还吃了苦头,居然没走,在一边等着伺候着。

        众人都是大跌眼镜。

        “我也不破坏你们来一醉的规矩;但大爷今天就想在这里来一醉。”那跋扈的声音响起:“这位姓牛的还是姓驴的……已经把房间让给我了,你们做一桌就行了。哎,姓牛的,把帐结了,滚吧!”

        众人都在猜测,这位牛家主肯定忍不下这口气。下一刻可能要出人命……但,让大家大跌眼镜的是……这位牛家主点头哈腰,如蒙大赦,拉住来一醉的掌柜叮嘱了两句,然后居然放下了十块紫晶,交代:一定要最好的菜!最好的酒!最好的厨师……然后才脸上冒着汗,落荒而走……这三人都是什么人啊?这么猛?

        顿时……大厅里吃饭的大家也有些噤若寒蝉,一会儿工夫就都结了帐走人了……因为从包间里传出来懒洋洋的一句话:“各位,吃饱了喝足了就走吧,我这可不是赶你们走,而是跟你们好好商量商量……当然,不愿意走的话,我就当着你们的面儿,谈一谈重要事情也行。我无所谓。”

        嗯,不是赶我们走。

        的确很客气。

        可问题是……哥几个禁得住您的客气么?听说……连兰家都烧了?

        对于谈昙的霸王手段,楚阳只有苦笑。这才几天不见,自己这个师弟,可是变了大样儿了。凡事,都只会用最最最干脆的方法解决……“酒!菜!”谈昙在吼:“快些!妈的这么慢!居然也好意思说是第一酒馆!”

        众所周知,来一醉的掌柜乃是一位大高手,混迹红尘游戏人生的,所以也能顶得住各方的压迫。一身厨艺出神入化,本身修为,也有至尊一品。向来不会阿谀奉承,也从来不给任何人面子。

        可说是一代奇人!

        但此刻,这位高手却是很识时务的亲自在厨房炒菜。而且眼中满是恐惧。

        清高……那也要分对象的。

        进来的这个丑八怪,明摆着乃是一个一言不合就能杀人的主儿。以自己的修为,被对方瞪了一眼居然连浑身血脉都凝滞了……若要是在这位面前装什么清高……咳,我还是炒菜吧……不多时酒菜上齐,谈昙随手一挥,道:“你们都出去歇会吧。”然后又一挥手,这个房间就被九品至尊神念完全包裹住。

        周围有几个高手本想打起精神偷听一下,但,一旦接触到这房间外围,顿时头脑中就好像被烧红了的锥子猛地扎了进去一般,接着就是大声惨叫着狂奔而去……“你怎么到了这里?”楚阳率先发问。憋了良久,此刻终于可以说几句话。

        谈昙叹口气:“你先别问我……我先问你几件事,第一,师父现在怎么样?”

        楚阳翻白眼:“师父师娘都在我那里……怎么,你翅膀硬了,居然敢先问我了?”

        谈昙嘻嘻的一笑:“第二个问题,你要是回答不好,我就拒绝回答你的一切问题!”

        楚阳的眼神危险起来,眼瞅着就要发飙。

        谢丹凤在一边笑。

        只见谈昙凝重的坐下,脸色沉重,将自己的头发用手指头往后拢了拢,一脸正色的看着楚阳……“我帅不帅?我是不是更帅了?”

        谢丹凤哈的一声笑了出来。

        因为这句话,不是谈昙说的,而是楚阳问的。

        楚御座很干脆的来了一个先发制人。

        谈昙怔住:“你……”

        楚阳很诚恳地看着他:“帅么?”接着突然一个震惊的神色:“真的帅了么?”然后便是欣喜若狂状:“哇卡!我真的帅了……”

        然后才一本正经的看着谈昙:“你别问了,我都替你问了,而且也替你反应了……满足了吧?”

        谈昙泄了气的皮球一般一屁股坐在椅子上,愤怒的控诉:“你,你太不厚道了!”

        楚阳哼了哼,握握拳头,顿时手指头骨节咔嚓咔嚓响:“师父曾经说过,他要陪师娘。师门的事情,我可以全权做主,遇见有什么不顺眼的,我这位递补而上的大弟子可以全权处置;他老人家说,其他弟子若是不听话,让我随便整,留口气就行。”

        其他弟子?除了楚阳和谈昙之外,孟超然哪里还有第三个弟子?

        楚阳说着,啪的一声,将一块牌子拍在桌上,翘起了二郎腿。

        正是孟超然的身份标识!

        谈昙顿时软了下来,哀求道:“楚阳,你不会吧?”

        楚阳皮笑肉不动的说道:“我对于对一位九品至尊执行家法,很感兴趣。再说了……楚阳……也是你叫的?大胆!给我趴下,撅起屁股来!”

        谈昙哀求道:“师兄……我最最亲爱的师兄……”说着做出一副哈巴狗的样子,就差屁股上装条尾巴了:“看在丹凤面上,你就饶恕了我吧……”

        谢丹凤哈哈笑起来,上气不接下气。

        楚阳斜着眼,考虑道:“这个……”

        谈昙凑了过来,抓住他一只胳膊,连连摇晃:“好不好嘛……”

        楚阳激灵灵的打了一个哆嗦:“好好好……别摇了,脊梁骨都酥了……怕了你。”

        谢丹凤在一边笑的不行;但心中却又感觉温暖之极。

        楚阳刻意的强势,谈昙刻意的扮小丑,都是为了告诉对方:

        我还是那个……在我们卑微的时候的、你的师兄。

        我还是那个……在我们渺小的时候的、你的师弟!

        这些,都是为了冲淡,谈昙意识中,那个魔王意识的觉醒所带来的影响。

        接下来,两个人都是一下子放松了下来,相视一笑,也并没有说什么,直接就开始了。

        “你怎么这么不小心?让兰家知道你的身份了?我这次本想灭了兰家的,你混不吝的出来插一杠子做什么?”谈昙很是不满的说道。

        楚阳心中一暖,道:“你多虑了;兰家知道九劫剑主的女人,但却并不知道,九劫剑主是谁。所以才会如此谨慎……要不然,我也早就不能站在这里……再说……以你现在的修为,想要干掉兰家,恐怕你还做不到。”

        谈昙一怔,终于笑了起来:“不错。是这样的。”

        兰家若是确定了九劫剑主身份,绝不会像现在这样平静。应该早就开始了行动……楚阳也绝不会现在这样轻松,或者,早就被擒杀了。

        以九大家族的力量,只是想要抹掉一个还没有强大起来的楚阳,的确是有无数机会的。

        但……他们不知道。

        而楚阳说的另一句话,谈昙也是无限承认。自从他看到兰不悔突然出现,他就知道,今日要灭兰家,绝不可能。只是一个兰不悔,就能让自己付出沉重代价,还不一定能赢,更何况,还有谢丹凤在身边跟着……“那么……下三天,你的女人是谁?”谈昙灵光一闪:“乌倩倩师姐?”

        楚阳干咳一声:“倩倩是……咳,不过兰家说的,是另一个。”

        谈昙怪叫一声,吹了声口哨。

        楚阳嗔怒的一瞪眼,谈昙一缩脖子,道:“那你怎么办?这……不是个办法啊。”

        楚阳沉沉道:“下三天已经有准备,而我这一次赶来,本想从此下去的,不过既然你在这里,我突然有一个想法,有没有这个可能……将这个知晓一些的兰家,拔掉它!或者说,拔掉……知道这件事的人。”

        “拔掉……”谈昙苦笑起来,道:“之前我是这么打算,而且,兰家一批派往下三天的人手,我已经在途中全部解决了。而且看守通道的人,我也解决了一大半。其中所有高手,都杀了……也是为了便利你的兄弟上来。虽然他们不一定会走这一条路……但我也只是尽心。”“不过说起毁掉兰家……兰家出来的那位老祖宗,绝对已经到了九品至尊中级……实力绝对在我之上!要不然,我也不会被你一拉便走。”

        “只要有这个人在……恐怕,毁灭兰家会很难。”谈昙说道。

        楚阳沉沉点头,道:“这段时间里……我们再看。”

        谈昙笑了:“那我就在这里陪着你寸步不离!你说打哪儿,我就打哪儿。”

        楚阳哼了一声:“你莫非还想要让我感谢你?”

        “不敢……”谈昙顿时苦起了脸:“大哥……您莫要冤枉我,我胆子小……”

        三人齐声大笑。

        当天晚上,三人就找了间客栈住了下来。

        同一天晚上。

        莫天机等人,也在万里楼整齐的聚在了一起。大家收集来的消息,都是集中汇总到了莫天机手中。

        血酬堂有完整的消息买卖,莫天机很干脆的买了一份;结合其他人收来的消息,等于是九重天所有大事,都在这里备了案。

        莫天机眉头紧锁,喃喃道:“非常不乐观……目前对老大威胁最大的,貌似就是兰家呢,咱们也只好利用一下厉家的名义……给兰家一份大礼?”

        兄弟五人一阵疑惑:“怎么?”

        莫天机淡淡一笑:“小行动,应该灭绝不了兰家。不过就是用这两万来斤炸药放个烟花,庆贺一下咱们兄弟终于上来了,不过……怎么放的最响,最好看……咱们来商量商量……”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