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玄幻奇幻 - 傲世九重天在线阅读 - 第六百三十七章 顺藤摸瓜

第六百三十七章 顺藤摸瓜

        谢丹凤终于站起来,伸伸胳膊踢踢腿,随即就兴奋起来;一把就抱住了谈昙,又笑又跳:“谈昙你真是太好了,我的修为飕飕的蹦了七八级……”

        谈昙笑歪了嘴,拍着胸脯:“没事,包在我身上;你要再想提升,也只是小事儿……”

        谢丹凤欢呼一声,夫妻二人腻歪在一起。

        楚阳一脸黑线的坐在一边,突然心里有些不是滋味。

        这全是我的资源好不好?怎么就全成了谈昙的功劳了?而且这货居然还恬不知耻的大包大揽……你那有这等好东西?

        忍不住道:“我说……丹凤啊……这事儿貌似跟谈昙也没啥关系……”

        谢丹凤一转头:“咳咳……我说楚师兄……你可是我大伯,我是你弟妹……要是我也抱你一下,亲你一口……你受的了吗你?”

        谈昙猛点头,鄙视道:“哪有你这样当长辈的?居然连弟妹的便宜你也想占……真是世风日下人心不古。”

        楚阳头晕目眩,张口结舌说不出话来:谁让你抱一下……亲一口了?

        再说了……我啥时候想要占弟妹的便宜了?这不是黑天的冤枉么?

        我这不是……看着这夫妻二人毫不避讳的就抱在一起缠缠绵绵,楚阳一脸的黑线:这到底是谁世风日下人心不古?

        “说话要有良心!”楚阳无力的申诉。

        “给自己的兄弟媳妇一点好处,还不是你这当大伯哥的应该的?亏你还斤斤计较,居然还想要人情……”谈昙撇着嘴说道:“没见过你这样儿的!”

        楚阳一手抚额……默默无语。

        好吧,我败了……就听见谢丹凤一声欢呼:“谈昙你撇着嘴的样子好帅!”

        “真的真的真的?”谈昙顿时兴高采烈,兴致盎然:“怎么帅?”

        “反正就是帅!”

        “那我还得多撇撇嘴……但又不能向着老婆撇嘴……鄙视谁也不能鄙视老婆呀……”谈昙很惆怅,眼珠一转突然发现了目标,顿时滔滔不绝。

        “没见过你这样儿的哼……”

        “你真是小气又吝啬,还当师兄呢……”

        “简直是让我不惜的说你……哼……”

        ……楚阳忍无可忍,一步上前,左手亮出来孟超然的令牌一晃,右手就一拳砸了上去:“我让你帅!我让你帅个够!我以师父的名义命令你……撤去护身元气!!”

        这一顿揍真是过瘾……谈昙被勒令不准反抗,不准用元气护身,几乎就是几拳的功夫就变成了猪头,眼泪直流:“你太残忍了……”

        便在这时,突然脚下猛地震动了一下。

        三人同时惊愕:怎么回事?

        随即一阵强烈的震动从脚下传来,三人猝不及防之下,都是一屁股坐在地上,呆呆怔怔。

        随即一声爆响沛然传来,三人同时有一种耳膜翁的一声往外鼓的感觉,所处的地方就山摇地动一般猛的摇晃起来,客栈的房子大幅度的向东边倒过去,又倒回来往西边倒过去,三人骨碌碌的被甩到东边,又被甩到西边,这才惊魂初定,稳住身子在房间正中央。

        谈昙愣愣的说道:“地震了?”

        话音未落,轰的一声客栈塌了下来。

        这一刻,充分现出来楚阳与谈昙乃是一师传承。

        只见两人同时说了一句话!

        “谈昙你顶住!我掩护你!”

        “楚阳你顶住!我掩护你!”

        一片混乱中,谈昙将谢丹凤往自己怀里一拽,一俯身遮住老婆,嘿的一声运起神功,顿时塌下来的客栈顶部就又被整体的崩飞了出去……随即师兄弟二人就飞了出去。

        脚下大地还在震颤,连街道上的地面也在炒豆子一样的蹦。漫天烟尘中,突然飞起来了漫天的苹果,却是一个街边摆摊的,苹果都弹了起来。

        谈昙一手抄住一个,咬了一口:“味道还不错。”

        就塞到了谢丹凤手里。

        “发生么什么事?”两人都是在一瞬间镇定了下来。

        谈昙抱着谢丹凤,楚阳紧随在后,三人冲天而起,到了高空。放眼看去,只见天兰城一片大乱,城中超过二分之一的房子都已经塌了下来。

        自己三人住的这客栈乃是最偏僻的,这里受波及并不是很大,周围的房子摇晃了几下就停了下来,偏偏这客栈塌了。

        对于此事,三人都是很有些无语。

        “为什么别的都没有塌,偏偏我们住的地方塌了?”谈昙在这等时刻,居然在纠结这个问题。

        谢丹凤白了他一眼,缩在他怀里,道:“这还难猜?别的房子又不是客栈。”

        “客栈怎了么?”谈昙大奇,随即恍悟:“原来如此。”

        楚阳虚心的道:“什么原因?”他当然知道,这客栈乃是年久失修了,再说客栈的建筑构造与民宅根本不同……但却想要听听谈昙的高论。

        “客栈人很杂。住的人多……”谈昙胸有成竹的解释:“天天都有人办那事儿,摇来晃去,这根基早松了……一震之下,不塌才怪!”

        楚阳瞠目结舌!还有这么奇葩的理由?

        谢丹凤嘤咛一声将脸缩在谈昙怀中,羞得不敢抬头,一只手在谈昙身上拧啊拧啊拧……谈昙就在空中浑身哆嗦着,吸着冷气,呲牙咧嘴:“现在这世道,说句实话就犯罪啊……”

        下面震动稍息,楚阳实在不想跟这货单独呆在一起,再这样下去,非被他弄出内伤来不可。道:“咱们过去看看。”

        当先飞走。

        谈昙两口子紧随而去。

        一路疾驰,来到中心爆炸地点一看,兄弟二人目瞪口呆。

        “这……好像是兰家的地方……”谈昙张大了嘴:“可是现在……兰家那去了?”

        楚阳看着面前一片残碎,一个大坑,一片一马平川……还有那大大的裂缝,咂着嘴道:“应该是上去了……”

        谈昙郑重点头:“看这样子是上去了……可是是谁让他们这么上去的?这人真是好大手笔!好家伙,一下子搞了半个城……我都有些佩服了。”

        楚阳眉头紧皱,他也在想这个问题,但心中隐约已经有数。

        应该……是兄弟们上来了吧?

        记得自己有一次见到莫天机神神秘秘的在实验烟花什么的,说是要搞搞配方,弄一件利器……前后连接起来,顿时就有些心中有数:这,极有可能是莫天机搞出来的……只是,动静这么大,兄弟们有没有事?

        刹那间楚阳就是担心起来。

        便在这时,头顶上烟雾弥漫中传来一个声音:“收拾残局,等待!”

        然后神念中就感觉一个人从高空离去。

        楚阳与谈昙对望了一眼,谈昙传音说道:“这个人,就是兰家老祖宗兰不悔!最低也是九品至尊中级以上修为……”

        楚阳沉沉点头,目光闪烁。

        ……莫天机躺在床上,一副猎户打扮,头上还被裹了块青布,包住头;顾独行在外面劈柴。

        从这里看去,两人就是很纯粹的两个猎户兄弟。

        莫天机心中盘算着:在这里,应该能够躲过去,一般人,也不会追踪到这里。但若是万一追了过来……谢丹琼等人目前正在城中潜伏。

        没有自己的命令,应该不会出来,傲邪云老成持重,掣肘着纪墨和罗克敌两个活宝,绝对出不了事,所以那边可以放心。

        目前来说,最大的危机就是自己和顾独行了。

        莫天机脑筋急速的转动着,良久,叹了口气:“终于明白了什么叫做一步错,步步错。只是因为错估了炸药威力,导致自己受了伤,自己受了伤,就导致了走不远,只能在这里暂时落脚。”

        但在这里暂时落脚,虽然是早有准备,却是危险性大增。

        若是按照原本计划,自己两人现在早就回到了一片乱局的天兰城骚乱中,随便一转也就没了影子。

        但被震飞得太远,想要绕回去,只能是更加引人注意。只好错有错着的来到这里……“独行。”莫天机叫道。

        顾独行应声而进:“什么事?”

        “这里恐怕是不保险……”莫天机道:“除非没有人追过来,而且你的行踪,我们也是绝对有把握不会被追踪。但凡事总有万一,一旦有人追过来,就一定是绝世高手,利用一种你我所不能理解的方法追了过来……若是真有那样的敌人,你我无法力敌。”

        顾独行沉着脸嗯了一声。

        “所以这里反而不可久留。”莫天机深思着:“我们还是尽早离开为好,若是离开的话,就往来路走……进入兰家的废墟之中,从哪里趁乱回去,这是目前来说,最安全的一段路。若是没有这一次到这里的路程,直接进兰家当然是天大风险,但经过此事之后,那里反而最安全!”

        顾独行轻轻皱眉:“天机,我觉得你有些太过于未雨绸缪了……你现在的样子,也不适合移动……暂时在这里,就已经很安全。就算有人找来,也有着伪装身份掩护。”

        “我不是盲目的未雨绸缪……只怕现在离开都太晚。”莫天机忧虑道:“若使用一种你我所不了解的方式找过来,恐怕身份掩饰只能是个笑话……”

        他顿了顿,道:“独行,千万莫要小瞧了九大家族。九大家族能够在乱世之中成家立业传承万年,其中惊采绝艳之辈,绝对的多得很!”

        “目前,他们只是腐朽了……所以看起来很好对付。而且九大家族本身的存在,对他们本身就是一种强大的掣肘。但一旦从万年荣耀之中清醒过来,恢复了以往的铁血江湖手段风格,这九大家族,每一个都将是强大的敌人。”

        “所以我们必须在他们清醒之前,以雷霆手段,一举完全摧毁!不给他们反应的机会,才是王道!”

        就在莫天机说话的时候,外面,一道蓝色身影已经无声无息的飘近;矗立在木屋的窗子外面。

        脸色奇异。

        正是兰不悔!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