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玄幻奇幻 - 傲世九重天在线阅读 - 第六百三十八章 尔,可悔?

第六百三十八章 尔,可悔?

        顾独行对莫天机的过度小心有些不以为然,道:“多虑了。在我看来,九大家族虽然强大,但也未必如何。所谓万年积累,也不过是个笑话。”

        他冷冷的笑了笑,道:“高手当然是不少,不过……按照目前情形看来,只是我们欠缺一些时间而已……起码,对你的计谋,他们就没有识破。”

        莫天机脸色沉了下来,眼中露出真正的忧虑。

        他强撑着支起自己身子,郑重的对顾独行说道:“顾老二,你这种思想,很危险!你乃是咱们兄弟之中至关重要的人,你若是也如此轻敌……后果将会不堪设想!”

        顾独行冷锐道:“当初,在下三天,老大一人一剑,万里绝尘!中三天,我们也是从微末起步,逐渐壮大!上三天……我们已经成功走出第一步!”

        “万年传承,已经毁于一旦!”

        莫天机截口道:“你可知为何如此轻易?”

        顾独行淡淡道:“九劫剑主万年一出,这一节,各大家族都是知道的。不应该没有准备,但事到临头,还是如此不堪。你让我如何高看他们一眼?”

        莫天机沉重地叹了口气,眼睛沉沉的看着头顶,良久,道:“独行,我跟你说说九大家族……你的思想,我先给你扭过来再说,否则,你如此下去,迟早有一天会做出轻率决定,将兄弟们全部送进死地!”

        顾独行冷冷道:“你说。”

        外面的兰不悔本想要出手,但一听到莫天机这么说,忍不住就停了下来。

        从这两个人的谈话之中可以听得出来,这两个人,一个恐怕就是九劫之中的智囊;而另一个,则属于剑锋剑刃吧?锐气十足霸气十足。

        兰不悔可以不在乎任何人的看法,甚至九劫剑主的看法他也不会在乎;但,九劫之中的智囊对九大家族的看法和评价,却是他不得不听、不得不在乎的!

        历代九劫之中的智囊,无论哪一个,都是可以赤手空拳崩天地,从无到有转乾坤的人物!

        这些智囊们,不管哪一个,若是用之王朝争霸,底定江山……都会屈才!

        真正地天纵奇才!

        如今,兰家虽灭,但,下三天还有人手,还有三十多至尊存活,还有派往西北的族人,其中还有六七十位至尊!

        这样的力量,就算是没有了大本营,也是随时都能够东山再起的!

        莫天机的点评,尤其在这种时刻,至关重要。

        ……莫天机沉默了一下,道:“咱们到这里,多长时间了?”

        顾独行道:“已经半夜了,现在已经是凌晨,窗外天色已经开始发亮。”

        莫天机沉默了下来,突然笑道:“前辈既然已经前来,何苦站在外面?风霜露重,岂不辛苦?还请进来一叙,如何?至于恩怨仇恨,不妨谈过之后,再做定处。”

        顾独行悚然起身,按剑而立:难道敌人真的追来了?这不可能吧……以我的遁迹修为,就算是楚阳,也未必能够跟的上我吧……外面的兰不悔也是吃了一惊:他发现了我?他怎么可能发现我?以他的微末修为,现在还受了重伤,怎么会发现我?

        难道是诈我?

        兰不悔心中立即肯定:绝对是诈!

        沉住气,不动。我现在与乾坤万里融为一体,哪怕你出来当面都不可能看到我,怎么可能感应出来?

        这点,兰不悔心中有绝对的把握。

        莫天机听了听,有些无语的摇头一笑,道:“看来前辈是不给面子……呵呵,怕我耍诈吧?”

        他静静的道:“前辈到来的时候,无声无息,风不住鸟不惊,的确是神不知过不觉。我也无法发觉,不过前辈应该知道,有一种感觉,叫做警兆。”

        兰不悔心中一震。

        是的,的确有这种感觉,经常会在毫无觉察的时候心中突然悸动一下,那时,便是有不好的事情正要发生或者正在发生或者有危险已经来临或者正在来临。

        这是不错的。

        “还有一种秘术,叫做天机!”莫天机淡淡道:“所以我敢肯定,现在你就在外面。”

        他有些轻轻的嘲讽,说道:“若是前辈执意不敢出来,那就当做是晚辈诈人失败好了。既然已经存在,出现与否,也不重要了。”

        顾独行一直紧紧的看着门口,唯恐漏过了什么,但却还是没有半点发现。

        但莫天机说的胸有成竹,把握十足。神态中更是隐隐有讥诮之意。

        就在莫天机刚刚说完的时候,就看到门前蓝袍一闪,一个蓝衣人悄然出现。

        站在松林映照的院子里,神情萧索,落寞,虽然存身在这里,但给人的感觉却又像是不属于这个世界一样。

        正是兰不悔。

        兰不悔叹息一声,道:“果然不愧是九劫智囊,的确是英雄出少年!”

        在他出现的那一刻,顾独行浑身一震。

        终于明白莫天机不是无的放矢;也不是过度小心。

        莫天机的眼中也掠过一丝阴翳。

        兰不悔目光一闪,突然跺脚长叹:“原来我终究是上了当,你根本没有发现我!”

        莫天机淡淡笑道:“前辈猜得不错,我的确是在使诈。”

        兰不悔道:“若是我不出来你会如何?”

        莫天机轻轻摇头:“你只要在,就一定会出来。你不出来,就证明你不在这里。那我会立即与他离开这里,远走高飞。”

        兰不悔仰首向天,沉默了一下,道:“不错,你先说了九大家族的根本弱点,却又在最关键的时刻停住,勾起我的强烈兴趣;然后在这种时候突然地开始使诈。若是我在,必然会出来的……哪怕明知道你使诈,也会出来的。”

        “所以这个当,我是非上不可的。”兰不悔淡淡道:“因为我心已经有所求!”

        “正是如此!”莫天机撑起身子,去掉伪装,坐了起来。他轻声道:“可惜……只是晚了一步。若是我告诉独行离开这里的时候,我们立即离开……前辈你也只有扑空……”

        兰不悔颔首道:“我来的时候,你正说到了不可小觑九大家族,的确没有听到你说要离开的话……那时候若走,纵然我能追上,恐怕也要大费手脚。”

        莫天机沉默了一下,淡淡道:“我若再次要走,你不会追上的。”

        兰不悔沉默了许久,终于叹息一声:“不错……你若是折回去,我是追不上的。那时候我根本不会往回走……”

        顾独行的腰间剑突然猛地震颤了一下!

        他虽然仍然如同标枪一般站立,如同出鞘神锋锐不可当,但他的眼中却露出痛苦之色。

        原来,天机说的是对的。

        他什么都安排好了;我只需要完全照着做,纵然有险,也会化险为夷!但就因为我的心中的自大和一点对天机谨慎的不满,却迟延了拿了一丁点时间。

        眼前这高手,只听到了不可小觑九大家族……在那之前,莫天机说了离开,自己想了一想,还反驳了几句话。

        就是那么一点点时间,却能够决定生死!

        顾独行轻轻出口气,难怪的。那段时间虽然短,但自己抱着莫天机,却足足能够出去十几里地!甚至,几十里!

        敌人怎么追得到?

        如今,却是悔之晚矣。

        莫天机微笑,脸色平静恬淡,道:“若是晚辈猜得不错……前辈想必就是兰家始祖?”

        兰不悔眼中露出奇光:“不错!好眼力!”

        莫天机微笑:“惊天爆炸之后,能够迅速镇定追到这里的人……兰家恐怕也不多吧?”

        兰不悔承认:“是不多。”

        莫天机沉默了一下,用一种怅然的口气说道:“既然是兰家始祖,那么,便是上一届九劫之子?”

        以莫天机的年龄,对一万岁的兰不悔说出这句话,的确是有些不大合适。

        但现在莫天机说出来,三个人却都觉得理所当然!

        因为……兰不悔的父亲,便是上一届九劫之一!

        而现在他面前的两人,却是现任九劫之二!

        兰不悔目中露出乳慕之色,沉声,恭敬地说道:“是,家父兰听雪。”

        这一刻,兰不悔表现出来绝对的尊敬。

        不是尊敬这两个少年,而是尊敬‘九劫’这两个字!

        因为,他的父亲,曾经是……九劫!

        莫天机沉默了一下,轻声道:“若是我幸能不死,那么,我的儿子也会成立新的九大家族……成为主宰家族的始祖!”

        兰不悔尊敬的道:“是的!”

        莫天机摇头叹笑:“敢问名讳?”

        兰不悔道:“兰不悔!”

        “不悔……”莫天机出神的想了想,赞道:“好名字!想必令尊在为你取名的时候,想的便是让他自己的儿子,一生莫做憾事,一生不要后悔!”

        “不!”兰不悔眼中露出奇光,慢慢的说道:“家父取这个名字给我,说的却是他自己的一生……家父一生,喋血江湖千百战,无数艰难困苦险死还生;但,他生平作为,从未后悔!为他身为九劫,从未后悔!为他与他的兄弟,从未后悔!”

        “家父最后一次离开家的时候,曾经专门找我谈话,说道:吾今生不悔,尔亦应不悔!”兰不悔轻声说道。

        他眼前,似乎又出现父亲那威武的身影。声音也变得亲切柔和,充满了回忆。

        莫天机静了一下,突然问道:“那你这一生,可做到了不悔?!”

        兰不悔身子猛地震颤了一下,猛然抬头。

        莫天机微笑:“兰家一万载,你……可有悔?”

        兰不悔瞪着眼睛看着面前这个比自己小了足足一万岁的青年,一时间竟然有些张口结舌。

        只觉得背上汗珠涔涔而下?

        不悔吗?

        焉能不悔!!!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