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玄幻奇幻 - 傲世九重天在线阅读 - 第六百四十章 危机时,筹谋中

第六百四十章 危机时,筹谋中

        兰不悔淡然一笑,说道:“既如此,先拜托你一件事……若是到了下面,见到了我的父亲。跟他老人家带个好。”

        他眼中露出乳慕的神色,轻声道:“他老人家在我弱冠之年,就离开家,一去不回……我很想他,很想他。”

        他道:“同为九劫中人,若是你死后有灵,想必会见到他老人家的。”

        莫天机淡淡笑道:“我只怕,我跟他说了之后,他会对你非常失望。那可就非常不美。”

        兰不悔淡淡道:“若是他老人家能因此前来我梦中一训,那么我纵然杀尽天下人又有何妨?”

        他看着莫天机,突然问道:“你有父亲么?你父亲还健在么?”

        莫天机一怔,眼中突然有些怀念。

        父亲,莫天机的父亲莫星辰,也算是一个人物;但莫天机在此之前,却并未觉得如何,而且,对自己父亲的很多做法,都不满意。

        莫星辰有些势利,有些市侩,说到风骨气节,更是没有多少。

        莫天机对自己的父亲的感觉,既不是敬畏,也不是尊敬,更不是轻视,总之是很复杂。尤其是长大成人之后,随着自己的智慧阅历慢慢的增加,也就更加的……但此刻想起来,却只想到了父亲在自己孩童时对自己的照料,呵护,想起那个在自己儿时将自己举在肩头却被自己尿一脖子的那个中年汉子,却不由嘴角露出一丝微笑,道:“我比你幸福。”

        兰不悔嘿嘿一笑:“你有父亲,哪里知道一个自幼失去了亲爹的孩子的痛苦!”

        莫天机沉吟着道:“若今日我果真身死,便为你捎去你的思念!”

        “多谢!”兰不悔颔首一笑:“为了表示我的谢意,今日,我请你喝茶。”

        说着随手往外一招,空中的灵气突然翻滚涌动,须臾间就凭空形成了一个茶壶,三个茶杯。他从怀中取出茶叶,却是最最平常的绿叶茶,放入茶壶。再次灵气化水,注入壶中,稍顷,壶中便沸腾起来。

        “我对这些行当,并不在意,茶好与否,酒是否美,从不在意,也从不讲究。”兰不悔一边忙碌,一边说道:“所以,怠慢了……”

        莫天机微笑:“的确是有些怠慢。不过,便原谅你这一次。”

        兰不悔摇头失笑,道:“你我年岁,相差着一万年,但现在,我对你却是当做平辈,甚至,半个长辈。”

        莫天机沉吟了一下,说道:“我明白。”

        兰不悔道:“多谢你的明白。所以一会对你们下手,我会温柔一些。”

        莫天机微笑:“多谢。”

        兰不悔呵呵大笑,茶水已经滚开,丝丝缕缕的茶香溢满空间,他端起茶壶,为两人斟茶。热气茶香袅袅升起,在三人面前形成薄薄的雾气,似乎遮住了三个人的脸,遮住了三个人的眼。

        “独行,为了避免兰前辈的疑虑,你便打横作陪吧。若是咱俩并肩而坐,恐怕兰前辈真的害怕我们会逃走。”

        莫天机说道。

        顾独行默不作声,就在一边坐了下来。

        兰不悔心中正有此意,若是九劫之二坐在一起,那么,的确是有无数种手段或者方式来传递消息,商量什么。那种小伎俩,就算自己这位九品至尊,也未必能发觉的。

        如今两人分开坐,正合心意。嘴上却道:“过虑了。”

        莫天机微微一笑。

        现在三人的位置乃是,莫天机居主位,背北向南,面对房门。兰不悔坐在他正对面,背对房门。顾独行坐在东面,面向正西。居于两人中间。

        三人面前,便是桌子。

        兰不悔想了好久,这个位置,自己乃是最有利的;就算背后有敌人,自己也完全可以反应,而对方两人若要逃走,势必不能经过门口。但要是破墙而出,且不说自己给不给这个机会,就算他们这样做,做到了,破墙而出的时候,也会有一丝丝丝丝的阻碍感觉。

        但自己足够在那样短暂的时间里反应三次!

        于是兰不悔放下心来。

        “九大家族,非常强大!”莫天机这一次不等兰不悔催促,就主动说了起来,他的声音沉缓,带着一种慑人的威力,便在此刻,他的姿态,依然是……江山在手,天下在心。

        似乎他这是与亲友指点江山,与兄弟纵论英雄;并非是生死顷刻!

        “九大家族传承万年,每一代,都有惊采绝艳之辈出世!所以,越来越是强大。”

        “能够传承亿万年的家族,不管是底蕴,武力,还是智慧,都是非同小可。若不然,没有九劫剑主,也早已覆灭在别人手里。所以对于这样的家族,无论如何的小心谨慎,都是不过分的。”

        “就算是九大家族之中一个小小的管事,一个小小的执事……只要是正职,便不可小觑。没有相应的能力,是绝对坐不上那个位置的。”

        莫天机娓娓道来。

        兰不悔神情一怔,转头看了顾独行一眼,若有所思。随即摇头淡笑,并不阻止莫天机的说话。

        顾独行心如刀绞,却是坐直了身体,一字不漏的聆听。

        他知道,莫天机到了这种地步,这些话,他并非是说给兰不悔听的,而是说给自己听的。它是将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了自己能逃出去这一渺茫的设想上。

        若是莫天机今日身死,那么,这便是他作为九劫最后的规划!

        “九大家族之中,越是往后,越是有一种奇特的现象,那就是越是年轻一辈,看起来修为进境,总要比老一辈快。同样的资质,但,老一辈到达皇座,可能需要三十五岁,但年轻一辈,或者只需要二十五岁。”

        “所以给人一种错觉:所谓的前辈,其实并不如何惊人,年轻一辈,却是强爷胜祖!但这种说法,却乃是大错特错。”

        “像兰不悔前辈这样子,应该是实打实的岁月消磨!”

        “但后辈子孙不同,所谓前人栽树,后人乘凉。第一代有了基础,第二代就能快些,到了第二代又有了积累,第三代便会更快……然后随着一代比一代更快,更强,所有的资源也就越来越多,前辈们穷极一生之力只能钻研出一条心的通道,但后辈子孙却一点力也不用直接可以通行。所以后辈子孙,修炼也就更加的快速……这是一个循环!”

        “所以九大家族之中,藏龙卧虎,实在不知道有多少高手……”

        “而九大家族环境使然,所以,纵然是九大家族之中一些不怎么成器的,在长年累月耳熏目染之下,遇到事情也会自然而然的采用最正确、或者最符合家族利益的做法。与一些饱学多智之辈的选择一样。这是先天的优势。”

        “正如皇帝的儿子从小就学着帝王心术,准备做皇帝,但别人家的孩子却只想着金榜题名之后去为别人做奴才!”

        “学得文武艺,卖于帝王家。”

        “这是条件,也是规矩,更是传承!这样的传承,慢慢的形成了习俗,慢慢的形成了定律,慢慢的深入人心,让所有人潜移默化!……才是真正可怕的。”

        兰不悔与顾独行两人同时点头。

        莫天机说的极有道理。

        兰不悔嗟叹不已:“不错……皇帝的儿子从小就学着帝王心术,准备做皇帝,但别人家的孩子却只想着金榜题名之后去为别人做奴才!这句话,真心的经典之极!”

        莫天机道:“是的,这便是身份了。说起身份,连普通人家与官宦子弟的教育都是不一样的,看似平等,实则早有偏移……所以这是身份,也是世态,更是世道!”

        “所以这世上,所谓公平,其实只是两个字,而已!”

        “哈哈哈……公平就只是两个字而已。这句话,值得浮一大白!”兰不悔大笑:“世上自古到今,何时有过真正的公平?”

        莫天机讥诮的说道:“所以我们想要在这上三天立足,需要千辛万苦的打上来,而九大家族,却可以从出生就在这里为所欲为……”

        兰不悔大笑。

        顾独行脸色沉重。

        接下来,莫天机对九大家族开始逐一分析,在他分析之中,顾独行的脸色也越来越是沉重。莫天机还没有真正的完全了解九大家族,所以,他的所有分析、推理,都是建立在大方向上。

        并未从细节处一一阐述。

        但就是这样的大方向论说,也让顾独行心中凛然。

        甚至产生一种感觉:九大家族的可怕,绝对是在莫天机的分析之上的。

        “……便如兰家,表面看来,咱们目前已经摧毁了兰家的大本营。但实际上来说,这一次对与兰家虽然伤筋动骨,却绝对不是一蹶不振!”

        莫天机带着一种居高临下的指点江山的口气,道:“兰家必然有高层人士存活下来,而且,兰家人一波去了下三天,一波镇守九重天通道,还有一波前往西北,更有一波散于江湖。”

        “所以,兰家这一次只是损失了根本,失去了一些直系血脉,并不能影响存亡。随时可以东山再起。这便是兰不悔前辈非要听听我的分析的原因之所在,因为他不想重蹈覆辙。”

        “同样的,这也给了我拖延时间的理由。”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