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玄幻奇幻 - 傲世九重天在线阅读 - 第六百四十二章 一对傻子

第六百四十二章 一对傻子

        兰不悔全部精神贯注的回头,空间为之一颤。

        但一回头,背后空空如也。顿时知道上当!

        这一刻兰不悔心中的感觉简直是难以形容。

        就算老夫是傻子,你也不能用同样的手段在眨眨眼的时间里连续骗我两次啊。

        暴怒之下立即转身,就见到莫天机与顾独行化作了两道流星闪电,一左一右的飞了出去。

        木屋墙壁已经无声无息的裂开,半个身子已经破壁而出!

        大喝一声:“留下来!”两手同时抓了出去。

        空中空气猛地一阵氤氲震荡,随即突然形成两个大手,狠狠地抓了出去!

        大手形成的那一刻,莫天机两人也终于哗啦一声冲了出去!

        似乎早就料到了兰不悔的动作。

        莫天机身子在撞破墙壁的时候大喝一声:“兰不悔!令尊九劫,如今尔要杀九劫,岂不等同弑父?”

        兰不悔的身子猛地颤动了一下。

        两只大手在空中突然顿住了一下。

        哗的一声,莫天机两人已经到了木屋之外十丈!

        “我父亲乃是我父亲,如今的九劫,却是我的仇敌!”兰不悔低吼一声,似乎在说服自己,两只大手再度出击!

        这一次,不是抓,而是拍!

        在经过这一句话缓冲时间之后,抓,已经抓不回来。只能重创!

        而且这一击,有可能直接拍死!

        兰不悔心中有些遗憾,没有让莫天机将话全部说完。但他自己也清楚,莫天机既然选择在这样的时候逃走,那也就是说,他根本没打算过将真正的话告诉自己!

        他只是将自己的战略打算说了个大概,让顾独行记住,今日而已。

        所以,也无所谓了。

        两掌拍出,空中发出一阵撕裂的声音,一阵阵白烟升起,两道掌风炮弹一般发了出去!

        顾独行一边跑,心中一边想。

        今日之事,全是我的疏忽,才导致天机也身陷险境。如今,终于有了逃命机会,而且是兵分两路,只要挡过一击,两人之中,总有一人能够逃脱!

        若是我此刻回身冲回去,缠住兰不悔,关键时刻自爆,天机就能生还!

        而且我此番回去,天机已经走远,未必能知道我为他而死。心中也不会有负担!

        想到这里,他即将冲入密林的身体突然一顿。

        本是利箭离弦一般往前冲,现在却成了在空中稍微顿住,随即,两只脚在一颗大树上猛的一跺,身子滴溜溜转了方向,狂飙一般往回冲回来!

        剑光璀璨!顾独行嘴唇下抿,目光冷静而狂热!

        天机,我不会让你死!我的错,代价我来付!

        ……莫天机一边往外冲,心中一边想:我话还没说完,所以我还有筹码;而顾独行没有,所以,这一次好不容易找到机会,一定要让顾独行走。

        我此刻回去,完全有把握将兰不悔牵制住!实在不行,我自爆起来,也能阻挡兰不悔一刻!那样独行逃生的把握就会大大的增加了。

        一念到此,莫天机前冲到一棵大树前面,脚尖在树身上一勾,身子借势绕着这颗大树一个旋转,竟然陀螺一般转了回来,速度未减,掉头向来路冲了回去。

        我回去,顾老二那家伙肯定不知道,这样,纵然他心中有个疙瘩,但有楚阳在,迟早也会解开。

        当然,最重要的是:顾老二可以活着回去!

        只此一点,就足够!

        莫天机的身子疾风一般往回冲了回来!

        ……兰不悔的掌风,就因为两人的回转,从衔尾追击,竟然变成了迎头痛击!

        莫天机从顾独行的手里拿不完全版九重丹的时候,无声无息的就用指甲剖开了一半,另一半,留在了顾独行手中。

        否则,以莫天机的算计,他早就知道顾独行手里面只有一颗不完全版九重丹了,何必要多此一问?

        那完全是说给兰不悔听的!

        便是要他知道:只有这一颗了,而且我已经吃了。

        而且兰不悔果然没有疑心。

        那时候莫天机就制定了逃亡计划:正常情况下,纵然是发生意外,自己两人也逃不出九品至尊的手掌心的。唯一的变数,便是这半颗九重丹!

        只要顾独行在逃亡时含在嘴里,拼着硬接一下,立即消化药力。顾独行有百分之九十以上的把握可以逃走!

        而且,若是两头都不能兼顾的话,兰不悔的选择百分之一万的乃是追击莫天机!

        若是莫天机主动回来,那么,顾独行逃生的把握,就成了百分之一万!

        万无一失!

        莫天机算准了一切细节,一切都在他计划之下进行;但却万万的没有想到,顾独行居然会回转!

        两人的选择都很傻。

        傻到了让人真的想要逮住他们痛揍一顿才能出气的地步。

        但……唯独是这种傻,却是人世间最珍贵的东西。世上几人能做到?

        (若是你,或者我,是否能做到在那种时候冲回去呢?若是你我能够在这人世间有这样的一个在这种时候冲回来的兄弟,你是否要珍惜!)……砰!

        砰砰!

        莫天机的剑,顾独行的剑,同一时间里与兰不悔的掌风遭遇!

        两人都是闷哼一声,身子翻翻滚滚的后退,口中都是狂喷出一口鲜血;正面的冲撞,绝对伤害更重,两人都是完全失去了行动的能力。

        但下一刻,两人都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突然都愣怔怔的站了起来,不可置信的看着对面方向。

        轰的一声,木屋化为漫天碎屑。

        兰不悔腾身而起,冲上高空,然后就发现了一左一右呆若木鸡的两个人,一时间也是大奇!

        怎么这俩人都没走?

        莫天机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突然间愤怒的跳了起来,向着顾独行冲过去:“你这个混蛋!你怎么不走?你你你……你要气死我了……混蛋!顾老二!你简直是混账之极!现在是你他妈的讲义气的时候嘛?!”

        顾独行红着眼,大怒道:“那你怎么不走?你分明已经走出那么远了,你怎么不走?你回来做什么?谁让你回来的?你不是很有智谋吗?你就他妈的这么的有智谋?能逃命你不逃?!”

        莫天机无语的、无力的看着顾独行。

        顾独行无力的、心痛的看着莫天机。

        两个人都是浑身颤抖着,四只眼睛,如同斗鸡一般狠狠的相互瞪视。

        良久,两人的目光都柔和下来,突然同时一跤坐倒在地,呵呵而笑。

        “今日死,死的值了。”顾独行呛咳一声,吐出一口血来。

        莫天机微笑:“很值!”

        长声一叹:“可是你应该走的,消息传不出去,兄弟们危险。”

        顾独行呛咳着,嘿嘿一笑:“记得老大曾经说过一句话:当一切都不能兼顾的时候,我只顾眼前!”

        莫天机呵呵一笑:“既如此,咱们兄弟便携手黄泉了。”

        兰不悔一直静静地站在一边,看着他们;眼中有羡慕,有嫉妒,也有感动!

        以他的阅历,自然一眼就能看出来,这两个人为什么冲出去了之后又拼命地往回冲。

        他们是在用自己的命,换取对方的一线生机!

        自己生命中,一万年里,看多了尔虞我诈,看多了对面亲亲热热转身就掏家伙;看多了见利忘义,看多了人情冷暖世态炎凉狼心狗肺忘恩负义……但如面前这两人这般,却还是第一次见到。

        这样的兄弟,我一生都没有一个!与这两个濒死的人相比,我是何等的贫瘠!他们足足有**个,我一个都没有!

        在这种时候,兰不悔却突然想起来了自己的父亲。

        想起来自己的父亲临走的时候那句话:我一生,俱不后悔!

        突然明白了这句话之中真正的意思。

        怪不得世人传说:九劫之情,惊天动地。

        “我很感动,可我还是非杀你们不可!”兰不悔叹息一声,有些敬重的说道。

        莫天机苦笑一声:“见到这家伙居然回来了,我也是万念俱灰,也没想过要活着。”

        顾独行嘟囔道:“你还不是一样的回来了……”

        刚才两人面对兰不悔,虽然处在绝对的弱势,但却身体无损,功力尚在;还有一搏之力,也就是说还有一线希望,但现在,却是真真正正的如同待宰羔羊。完全没有半点希望!

        纵然莫天机智慧再如海如天,在这样的情况下,也只有一筹莫展!

        “莫天机,看来你余下的话,是不打算跟我说了。”兰不悔尊敬的问道。

        莫天机洒脱的一笑:“现在,恐怕我说你也不愿意听了。”

        兰不悔眼神中露出微笑:“不错,纵然你说,我越不想听了。面对如此的兄弟感情,若是其中一个在一瞬间突然变成了软骨头,连我自己都会崩溃的。”

        莫天机哈哈一笑:“既然如此,就来个痛快的。放心,你的话,我若是有幸能够见到你父亲,我会转告他的!”

        兰不悔沉沉点头,认真的道:“多谢你!”

        说着,他长长叹了一口气,声音里竟然有些惆怅:“两位,一路顺风!”

        莫天机哈哈一笑,顾独行嘿嘿一乐。

        竟然都是全不放在心上!

        兰不悔长啸一声,喝道:“兰家兰不悔,今日斩杀九劫之二于荒郊野外!苍天后土,铭记此刻!明月清风,为君祭魂!”

        说完,竖掌如刀,猛地劈落下来!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