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玄幻奇幻 - 傲世九重天在线阅读 - 第六百四十五章 为什么?

第六百四十五章 为什么?

        兰不悔双手如同兰花绽放,正是兰氏一族拼命绝招:兰花飞过秋天去!

        片片掌影,化作了片片缤纷的兰花,如同空谷幽兰,在无可奈何地凋零。

        阵阵狂风夹杂着杀气,向着谈昙迎面而来!

        精纯的力量,甚至带动的整个空间都成了黑洞!

        力量到处,空间一片片的碎裂!割裂成黑洞,就像是一张张的纸被烧成了灰烬然后轻轻一触碎裂开来那样子,让人以肉眼居然清晰可见!

        九品至尊的拼命一击,威力直可说是惊天动地!

        但谈昙的三道光芒却无视所有的掌影,无视了所有的力量,就像狂风吹过稀疏的树林那样子,从兰不悔密密麻麻的掌影掌风之中穿了过去。

        三光合一!天下无敌!

        光的力量,根本就不是这样无形的元气能够遮挡住的!正如天与地之间有无数的元气,但太阳依然能够直接照到地面上一样!

        但兰不悔既然明知道对面的是谁,依然用出这等拼命的招数,自然不是为了抵挡对方的三星**。

        而是为了摧毁对方的**!

        你的力量可以化作光一样的东西传过来,但你的**总也不可能真的是金刚不会吧?也不会是一片虚无吧?

        这才是兰不悔说出来‘同归于尽’的真正用意!

        在对方三光合一的那一刹那,兰不悔就知道自己已经是在劫难逃。

        眼前这位魔王,分明还未完全觉醒,要不然,根本不会分成三个步骤来施展三星**,直接呼吸间就能形成了。

        若是在他说出‘金阳腾’这三个字的时候,自己立即豁命进攻的话,情况绝对不至于恶化到如今这等地步!

        但等到他三星合一的时候,哪怕是宁天涯来,也只有饮恨当场的份儿!

        因为……用一人之力,引动日月星的力量通过**再爆发出来,这直接就不是属于这个世界可以抗衡的力量!

        所以,兰不悔最后的希望就是:你先打死我,然后我再打死你!

        同归于尽!

        谈昙的三星**穿过轰轰劲流,猛地没入兰不悔体内!

        但同时,兰不悔的劲道狂流,也到了谈昙面前。

        谈昙大叫一声,身子猛地转动,在空中所有的黑雾聚拢过来,随着他陀螺一般转动,瞬间形成了一道上通天下彻地的龙卷风!

        用一圈又一圈的转动,来消磨兰不悔的拼命力量!

        正如兰不悔所猜测,谈昙现在虽然能够运用秘法刺激血脉加速灵魂觉醒发动三星**,但他的**现在依然是九品至尊中级巅峰。

        面对同阶位的兰不悔的拼命,他绝对做不到轻描淡写的化解!

        下一刻,轰的一声巨响!

        谈昙带着缭绕的黑雾断线风筝一般从空中落下来,口中哇哇的喷出鲜血。

        楚阳边在这一刻拔身而起,迎上高空,一把抱住谈昙身体,在抱住他的那一刻,狂猛的力量投过谈昙的身体猛地击打在楚阳身上,楚阳早有准备,知道九品至尊濒死一击哪怕是经过现在谈昙的化解之后,也不是自己能接的下来的,嘴里早已含了一颗不完全版九重丹。

        狂猛的力量冲来,楚阳脸色一白,哇的喷出一口鲜血。

        九重丹的力量还未来得及化开,谈昙身上又一道劲气冲来,师兄弟两人翻翻滚滚的落下地,顾独行和莫天机同时跃起,随即两人手臂便如触电般一震,四个人一起摔倒在地。

        “他妈的……”谈昙被摔得七荤八素,张口就是大骂一句。

        楚阳放下心来,只感觉胸口如同又一颗炸弹在自己胸膛里炸开,那种难受,又喷了两口血,这才感觉到胸口舒服了一些,九重丹的力量开始化开……高空上,兰不悔一动不动,凌空矗立!

        他的眼神一直一眨不眨的看着谈昙,看着谈昙化作旋风,从天空摔落,被接住……眼中露出浓重的失望的神色,一缕苦笑的意味,浮上他的嘴角。

        在他对面,一道疯狂的飓风席卷而去,沿途所至,对面三百里山峦,竟然直挺挺的犁出来一条大路!

        几座山甚至被那股击空的力量猛地拔起,在空中跟头连天的往后翻滚!声势浩大,天翻地覆一般!

        兄弟四人委顿在地上,看着高空的兰不悔。

        楚阳提起了全部的精气神,万一兰不悔还有追击的力量,那么剑灵将立即掌管身体。

        谈昙咳着,说道:“没事……他现在已经等于是死了!”

        高空中,兰不悔一袭蓝袍随风飘动,他微微一笑,微微摇了摇头,轻声笑道:“万年岁月,终究难逃今天一死。”

        他转了转头,看着地上的莫天机,叹了口气,说道:“你说我兰家倒行逆施,你说我兰家丧尽天良……但你可否知道,九大家族之中,虽然名义上排名最弱的乃是石家,但实际上,却是我兰家!”

        “我是没有什么作为,但……那种摧残别人身体攫取别人灵魂练功的事情,在兰家我是严格禁止的……等你到了别的家族……你会发现,天兰城其实是……天堂!”

        “你曾问我,今生可悔?”

        “我现在告诉你……我后悔!但……若是一切再从头,我……还会将自己做过的事情,重新做一遍。或者还会后悔,但……有些事,不得不做。”

        “虽然那样做,对不住黎民苍生……但是,莫天机……你要知道,像我们这种人,在一步步走到高处的时候,能够考虑到黎民苍生的时候,已经基本没有了。”

        “这是无情的,也是无奈的。若你有那一天,你会知道我的感觉,我的心情!”

        “正如你所说,这世上本就没有什么公平。”

        “正如今天,谁跟我……讲过什么公平?呵呵……”

        “我自己的父亲,我自己去寻找了。”

        兰不悔仰脸向天,眼中突然滴落两滴晶莹的泪水,喃喃道:“父亲……您临走之前,摸了摸我的头……我多希望……我多希望……能再感触一下您的手……当日温暖,我到现在铭记!”

        “我好想你!”

        兰不悔突然疯狂的仰天大吼:“纵然我能活百万岁千万岁,我也不愿意做一个没爹没娘的孩子!你知道我宁愿将这一万年的岁月,只换回一天您和我在一起的日子么?!”

        “您是九劫,您的光荣千秋万世!”

        “可我是你的儿子,为何就只能等着万年后被人消灭!”

        “为什么?!!”

        凄厉的声音震撼了晴空,一片呼声中,兰不悔身上突然从里向外射出千万道阳光月光星光,他的伟岸的身体,便在这突然爆发出的三星光芒中,消散的无影无踪。

        似乎从来就没有出现过!

        远方的震动已经平息。

        周围一片寂静。

        良久良久,四人都没有说话。

        “您是九劫,您的光荣千秋万世!”

        “可我是你的儿子,为何就只能等着万年后被人消灭!”

        “为什么?!!”

        兰不悔的声音,似乎还在众人耳边回荡。

        为什么?

        莫天机深深一叹,道:“兰不悔并不是罪大恶极,他纵容之罪,也的确是罪无可赦。不过,就其本人来说,还算是一个好汉子。”

        顾独行吸了一口气,点头道:“此人,可惜!”

        莫天机有些惆怅,道:“但他今天,却是势必得死!不死不行!”

        顾独行点头。

        楚阳神情有些委顿,震伤还未痊愈,道:“敌人中,也有好汉子,独行,就如同我们中三天遇到的屠千豪,厉雄图……那一个不是铁骨铮铮?但,各自有各自的立场,一战难免。生死胜败,本是寻常事,不必放在心上。若是惺惺相惜的敌人就不能杀……那这世界可就纯洁的多了。”

        顾独行和莫天机哑然失笑。

        谈昙摆摆手:“你们谈你们的,我刚才用力有些大……貌似拉伤了肌肉……恢复一下就好。”

        谢丹凤早已从隐蔽处跑了过来,凑在谈昙身边,嘘寒问暖。

        楚阳莫天机三人识趣的不做电灯泡,走向一边。

        “老大你啥时候来的?”莫天机眯着眼睛问道:“怎么这么巧?”

        “能不巧?”楚阳翻了翻白眼:“在兰不悔刚到你们窗口下面的时候,我和谈昙就也来到了。一直等在外面呢。听着你们絮絮叨叨絮絮叨叨的说了几乎一上午……”

        莫天机与顾独行相对无言:“你那时候就来了……怎么……”

        楚阳哼了一声,说道:“不让你们感觉到疼痛,怎么能让你们记住教训!”

        莫天机与顾独行脸上都是有些尴尬。

        顾独行嗫嚅了一下,道:“这事儿,全怪我!天机计划是好好的,但我就是一时间有些不服气,然后有些不满,导致了差点儿万劫不复!是我的错!”

        楚阳点点头:“你自己知道便好。兄弟们之间若是互相不满意,不服气,那可是覆灭的根源所在。终究有一天会变成大事故。这一次,乃是有我和谈昙及时赶来,但……你能保证你们每一次都有这样的运气吗?”

        两人惭愧的低下头。

        “还有……”楚阳加重了口气:“关于‘九劫不死’这句话,最好从你们心里忘掉!若是一直记着这句话,纵然你们不相信,却也会潜移默化你们的思想,让你们无形中变得大意,那样……就完蛋了!”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