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玄幻奇幻 - 傲世九重天在线阅读 - 第六百四十九章 推出去斩了!

第六百四十九章 推出去斩了!

        宁天涯不明其意,一直在看着。

        似乎感觉到其中有什么意境,但却一时说不清楚。

        而且,以宁天涯的见识,竟然不认识水池之中那一棵小树,叫做什么树!连那些小小的珍珠,也不认识那究竟是什么东西。

        能够从水里就这么脱颖而出,变成珍珠的样子,而且,其中似乎还混杂着一些别的什么。

        这些东西,宁天涯都是从所未见!

        这个小屁孩,从哪里搞来的这么古怪的东西?

        只见这粉妆玉琢的小孩子此刻居然一脸的郑重,光着屁股坐在水中,脸色庄严肃穆,胖胖的还带着肉坑的小手上做出来一个个奇怪的手势,然后眼花缭乱的收在肚脐眼上。

        一股莫明的能量,就这么从他小小的身体里面涌出来,进入水中,然后水波涌动,一波一波雪白的浪花打上桥梁,又再次出现一颗颗滚圆的小小珍珠,被浪花催动,往树上攀登。

        第一层……第二层,第三层……宁天涯终于数的清清楚楚,这颗树的树叶,共有九十九层。越往上,树叶越少,最上面,只有一片树叶。

        现在,很多的珍珠都在往上走,但却有大多数,都停留在一二层,厚厚的堆积。

        宁天涯发现,并不是按照先来后到的规矩,而是,先涌上第一层的珍珠,有一些也会逐渐的升上第二层第三层……而后来出现的珍珠,也有很多进入了第一层……慢慢的,珍珠跳动,六十层上,出现了第一粒珍珠。

        这一粒珍珠上来之路,是如此的艰难,一路的翻滚冲撞,一路的跋山涉水……宁天涯竟然看得呆了。

        他的心中突然涌起来一个念头:这些珍珠里面,有没有能够上到九十九层的?

        此刻,第一二层的珍珠,已经开始落下去,从树叶上滴落,进入水中。

        一进入水中之后,珍珠立即溶解,化作了清澈的水流,然后水流回溯,又到了那去路之前,被翻滚的浪花冲上去,再次形成珍珠,再次滚滚向前……周而复始……那小小的人儿,就在浪花翻卷中,那珍珠不断出现又不断消失的过程中,认真的坐着,似乎在练功……而宁天涯,却突然间有了一种明悟,或者一种清晰的认识。这种认识,让他自己激灵灵的打了一个寒颤。

        然后他就陷入了一种奇怪的境界之中。

        他终于认识到,这棵树,岂不就等同于一个世界?这九十九层树叶,岂不就等于是人的各个等级?

        而那些从无到有又消失然后周而复始的出现的小小珍珠,岂不就等于是人?

        而这下面的水池,难道就是轮回大河?

        而那座桥,就是往生桥吗?

        一个人,从轮回大河中化为混沌,然后化作最纯净的灵魂,进入往生桥,开始新的人生,新的轮回……进入这个世界的时候,每一个人都是在第一层,然后随着挣扎奋斗,有人就到了第二层,然后就到了第三层……每个人都在挣扎,有些人,挣扎一生,都是在最底层,所以他们最后也从最底层跌落,化为乌有。

        而一些强者,就到了第三层第五层……甚至第十层……但他们的生命终有尽时,而一旦到了某种限制,他们不能攀登上一层的话,也会摔落进轮回大河,并无不同。

        只有一些特别执着的人,在不断的攀登,不断地超越,一层又一层……但,终点在哪里?在这九十九层吗?

        宁天涯屏息静气的看着,现在,随着水流的持续冲击,珍珠越来越多,逐渐的到达了一定的数量,不再增加,每一时间里,有无数的珍珠从树上摔落粉碎,也有无数的珍珠涌进这棵树,跳跃着往前滚动。

        进入与出去,基本持平。

        维持了相当的平稳。

        上层的珍珠逐渐的在增加,虽然每增加一颗是如此的艰难,但终究是在缓慢的增加着……六十层慢慢的有了五六个,随即,其中一颗蓦然一跳,上了六十一层。

        宁天涯心中就是一跳。

        似乎自己从至尊八品,一下子跳上了至尊九品的那种感觉。

        还有一颗珍珠也在随着水流往前跳,但却一跳一个空,从六十层摔了下去,摔进了水池,化为齑粉。

        宁天涯突然有一种悲凉的感觉。

        掉下去的这一颗珍珠,宁天涯亲眼看着它从最底层一步步的艰难跳跃,一步步升到六十层,那是步步灾难,但却在这里,掉了下去。

        水流仍在继续,珍珠依然在翻滚。

        每一层之中,都有倾轧积压,宛如人世间的种种争斗,有的在借力使力,有的在移花接木,有的在左右碰撞,有的在上下逢迎,有的踩着别的跳了起来……总而言之,都在尽力的为自己争取机会,都在尽力的为自己博取前途,都在尽力的为自己争取多停留的时间……终于,六十三层……六十五层……七十层,都有珍珠跳了上去。

        珍珠到哪里,水流也就跟着冲击到哪里。

        只要有第一个上去了新的一层,那么后面的就会接二连三的跳跃上去……越往上,珍珠越少。

        终于,到了九十层……这一层的珍珠,似乎到了一个瓶颈,越来越多的珍珠上来,却没有能够上到九十一层的,于是,在这高高在上的九十层上,这些珍珠又开始倾轧,互相争斗,互相碰撞……然后又有无数的珍珠从高高的九十层摔落……良久良久,这九十层竟然变得如同第一层那般,然后才又开始了新的跳跃……九十一,九十二……一路到了九十八层,又开始了聚集,争斗,努力,拼搏……然后,终于有珍珠,突然跳跃上了九十九层。

        九十九层,只有一片树叶,只能容留一粒珍珠。

        新的珍珠跳上来,却被原本的珍珠砸落下去,又有新的,又被砸落……但这始终在上面的这一个,虽然只有他自己,但却也是在跳跃着,向着无尽虚空跳跃,似乎还在探索,这上面还有没有新的一层?

        于是,终于有一刻,这一颗珍珠猛的高高跃起,却没有落回树叶上,而是偏离了方向,从九十九层摔落。

        摔落进了水池。

        这一刻,宁天涯的心中简直是重重的一震!

        原来,到了九十九层,也会摔落!

        下面再继续着这个过程,终于,小家伙似乎是收功了,一脸的疲惫的将手放了下去;重重的喘了一口气。

        珍珠骤然全部摔落水池消失,浪花平静了下去,那座奇怪的桥,也消失不见。

        水池中这棵小树,也恢复了原本的不起眼的样子。

        小家伙吐了一口气,光着屁股走上岸,小**摇晃着直点头,他有些顾影自怜的看了一会,道:“哎,终于又是一个周天……忒难了……”

        宁天涯心中一跳。

        果然是在练功!

        这是什么功夫?

        这种神功,竟然是以一个世界为雏形的这样练功?让练功的人游离于世界之外?或者整个世界,都在练功人的掌控之中?

        这么一想,宁天涯突然有些毛骨悚然。

        就这么冷眼旁观着众生浮浮沉沉,自己练功?

        那……小屁孩儿穿上了开裆裤,摇摇摆摆的离开了。

        那棵树,居然留在了水池里?

        宁天涯顿时有些心动。

        以自己的见识,这片大陆上什么花草树木不认识?但惟独没见过这样的树,定然非同小可!

        当然,宁天涯还不至于贪图一个小娃娃的东西,只是想要研究研究罢了。

        眼见四周无人,宁天涯如同一缕青烟飘下花树来,下一刻,已经来到了水池边上。

        歪着头,看着这棵奇怪的小树,现在就这么静静地站在水池之中,一动不动,每一片叶子,都成了针形,如同松树一般。

        若不是刚才亲眼所见,实在不能相信这棵树居然会有那样的变化!

        宁天涯一招手,那棵树就自动的到了水池边上。

        宁天涯伸出手,轻轻地抚了抚树叶,并没有发现任何异常;于是乎就想要扯下一片树叶来看看,一用力,却觉得手指头尖上钻心的一痛。

        忍不住大惊失色!

        以自己现在的修为,休要说是树叶,就算是削铁如泥的神兵利器,至尊全力来砍,也未必能够砍得破自己的肉皮!

        如今,居然被这一片小小的树叶扎破了?

        而且是在自己运起神功的时候!

        这简直是匪夷所思!

        宁天涯正在吃惊,随即更加匪夷所思的事情就发生了:宁天涯发现自己一动也不能动了!

        此事说来可笑:一位九品至尊巅峰,已经足够资格上到九重天阙的人,被下三天的一棵树扎了,然后全身麻痹,连眨眨眼睛也做不到了……噗!

        宁至尊很悲催的一屁股坐在了地上。瞪着眼睛不明所以有有些啼笑皆非的摆出了一个比较滑稽的姿势,一动也不动了。

        “有贼!”一个童稚的声音叫道:“在偷我的树!”

        正是刚才那个小正太的声音!

        刷刷刷……一道身影第一时间飞过来,速度极快,一个怪异的嗓子恭敬地说道:“太子爷安好……奴婢这就将这胆大包天的家伙处理了……”

        宁天涯心中一阵悲催。

        随即,又有人到来,只听远远的有人前来,所有人一齐跪下:“陛下!”

        然后那怪异的太监嗓子就开始禀报,将这件事情说了一遍,一道明黄身影踱了两步,似乎在观察宁天涯,随即威严的声音淡淡的响起:“小小毛贼……推出去,斩了吧!”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