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玄幻奇幻 - 傲世九重天在线阅读 - 第六百五十二章 本源

第六百五十二章 本源

        宁天涯见到小家伙的时候,小家伙正在忙碌。

        只见他看着面前一个黑白相间的悬挂起来球球,大人一般的沉思着。

        只见他穿着开裆裤,摆出一副特豪放的姿态,弯腰坐马,目不斜视。

        面前,那个黑白相间的球球在悬挂着,荡悠着。

        胯下,也有小小一坨在悬挂着,荡悠着。

        虽然小家伙脸色很颜色,但这种情形,却实在是让看到的人严肃不起来。

        宁天涯虽然心头有些纠结,却也忍不住想笑,忍住,在小家伙面前走过去……“咳,小王八蛋……”宁天涯气不打一处来。自己从他面前走来走去好几次这货居然视而不见。

        “嘘~~~”小家伙竖起一根手指头。示意他不要说话。

        宁天涯顿时滞住。

        小家伙伸手不容置疑的往旁边一指,喝道:“一边站着,莫要做声。”

        宁天涯瞪了瞪眼,只觉得眼眶就要暴跳。

        突然间噗地一声,宁天涯顿时屏住呼吸,脸色怪异。

        小家伙叹了口气:“为什么年龄小就必须天天放屁?这种味道虽然自己闻着并不是很难闻,但有外人在的时候,终究还是很丢脸的。”

        宁天涯的脸色顿时更奇怪了,就像是活活的吞了一个屁。

        说实在的,刚才那个屁虽然臭了些,但宁天涯还忍得住,但这句话,却实在是让宁至尊有些不堪忍受……“你在干什么?”宁天涯只好认真的问道。

        小家伙一脸的深沉。“你看。”

        宁天涯顺着看去,茫然摇头:“嗯?”

        “你看……”小家伙神神叨叨的说道:“这是不是……很形象?”

        宁天涯皱起眉,尽力的从大道方面去思考,却发现……哪里来的形象?

        于是乎疑惑的摇了摇头。

        小家伙很不满地看着他:“你看,这是不是很像一个球?”

        宁天涯猛地咽了一口唾沫。

        然后狂猛的翻了一下白烟。

        像一个球?我现在最想做的事就是将你这小子像一个球那样的踢出去!

        那他么的本来就是一个球!!

        “这是一个球!”小家伙吹弹得破的脸上,粉嫩嫩的一掐一包水,却做出来一幅深沉的姿态道:“但,这是一个世界!”

        “世界?”宁天涯眼睛一直。

        “上面有黑也有白。”小家伙淡淡道:“正如人生,有白天,也有黑夜,有生,也有死,如这乾坤,有天,也有地,有阴也有阳!”

        “哦?”宁天涯不由得看着这面前悬挂的黑白相间的球球,用心的观察起来。

        这上面,的确是黑白相间,只有黑与白两色,如同两个奇形的大鱼,还长着一只眼睛。

        “但归根到底,生与死,阴与阳,天与地,黑与白,乾与坤,都在同一个球球上!”小家伙童稚的声音轻轻说道。

        宁天涯突然如被雷击。

        这句话,在一般人听来,或者会觉得:没啥了不起,本来就是这样子。这句话很平常!

        但宁天涯则不同。

        因为他已经半超脱了生死,此刻再听到这样的一句话,却是被这句话完全的吸引了心神。

        生与死,阴与阳,天与地,都在这里!

        或者在这里,死了也在这里,不管活着死去,都不会脱离这个范畴!

        这,说明的是什么?

        宁天涯突然感觉有些恍惚起来。

        一般人的恍惚,或者是神思不属,但宁天涯的恍惚,到了这种境界,却一般都会是顿悟的前兆。

        下一刻,宁天涯就感觉自己进入了一个奇妙的境界之中。

        铁杨凝神看着宁天涯陷入了那种混沌的境界之中,眼中有着奇怪的光彩。

        良久,喃喃地说了一句:“这个世界的人,不只是因为太贫瘠,还是因为资质太好?而另一个世界……满大街都是至高理论,却只能当做启蒙课本……除了读书识字,别的什么都想不到。”

        他沉沉的叹了口气,喃喃道:“前辈们数千年心血,传承下来,又岂是仅仅只是为了让你认字?”

        “天对地,雨对风,大陆对长空……难道就只是单独的对偶?”

        “天地玄黄,宇宙洪荒……难道只是小学生才能读,大人却避而远之的启蒙读物?”

        “宝藏一旦如同砖石一般显露于外,也就不显得其珍贵……可叹。”

        ……宁天涯似乎是做了一个梦。

        梦见自己从生到死一个轮回;生于斯,长于斯,死于斯。

        始终都在一个奇怪的圆圈里。活着的事情全部记得,死后的事情也有清晰记忆。一时间,忍不住将生死作比较,却是感觉百无聊赖,深深叹一口气。

        随着叹这一口气,整个人就清醒过来。

        面前,一个穿着开裆裤的小屁孩正在睁着黑白分明的眼睛看着自己。

        宁天涯的眼睛与这不含任何杂质的一对眼睛接触,突然感到了惭愧。

        自己这一生,经历过太多的污浊,如今再次看到这么一双纯净的眼睛……“你资质不错。”小家伙叹息一声,瞪着宁天涯的眼睛说道:“刚才进阶了吧?”

        “没……”宁天涯有些脸红;被一个一岁多的小家伙说自己‘资质不错’……,咳,对于几万岁的宁天涯来说,实在是有些感觉奇妙。

        若是真的进阶了,还没什么,但问题是……自己没进阶啊。

        这就有些说不过去了。

        “没进阶?”小家伙眼睛一凸,似乎也是大出预料之外:“你分明有所得,居然没有进阶?连风其凉那太监在刚听到的时候也进了一阶呢……”

        宁天涯悲催的几乎要撞墙:我他么堂堂第一高手,在这小子眼中,还不如一个太监!

        吐血的道:“风其凉什么修为?老夫什么修为?打个比方,风其凉进阶只需要一粒米,老夫进阶,却需要一块田!你这……”

        说到这里,突然闭了嘴。

        妈的,我跟一个一岁多的娃儿说这些做什么?

        “说的也是。”小娃儿深沉的点头,裤裆里小**随着点头也一晃一晃,深沉的道:“你的修为,也算是快入门了……”

        宁天涯猛地闭住嘴,太阳穴一鼓一鼓,似乎全身的血液,都要涌到头顶上来。

        我快入门了……你丫知不知道,你眼中这个‘快要入门’的人,乃是目前九重天世界的第一高手?!

        “你爹真是楚阳么?”宁天涯吐血的问道。

        小家伙鄙夷的翻了翻白眼:“你以为别人有资格么?”

        宁天涯再次狂晕。

        “本太子文成武德,仁义英明,将来君临天下,泽被苍生,千秋万载,一统江湖!”太子爷郑重的说道:“除了我爹,谁配有我这样的儿子?”

        宁天涯咳嗽两声,忍住喷血的**,道:“窗子打开没?”

        小家伙神神叨叨的说道:“本太子从来不走窗子,一向光明正大,只走正门!”

        …………良久之后……宁天涯突发奇想:“你不会是某位大能转世?”

        小家伙鄙夷的看了他一眼,道:“你有没有看到一?”

        “一?”宁天涯愣了愣。

        “就是那棵树!”小家伙淡淡的道:“那棵树,便是世界,那水池,便是黄泉,那区域,便是阴曹;那桥,便是人鬼通道。”

        “人,本是什么都不是的一粒尘埃,随着黄泉之水涌动,进入人鬼通道,往生为人,踏上世界第一层,才具有意识,开始挣扎。”

        “不管爬到第几层,只凭自身的力量,永远无法挣脱了天!所以,无论什么层次,到最后,都只有陨灭……陨灭后,再入黄泉,不管你生前多高,但,那时候都只会被轮回之水轮回到你最初的状态……也就是说,无意识的尘埃,才能周而复始!”

        “所以……所谓大能转世,在这样严谨的天地法则之下,与一般婴儿,一般无二!他们……那里有我这等天才?”

        宁天涯眉头大皱:“但这种事情,绝非仅有!”

        “那是因为……外力作用,才能保留一点真灵!”小家伙不屑的说道:“但,用外力保存真灵,终究不是自己本能,所以……将来成就,也是有限!”

        不等宁天涯说话,小家伙诡异的一笑:“这世界,也有百万年;历代强者,可有哪一位乃是大能转世攀上最高峰?”

        宁天涯愣住!

        大能转世重生的事情,宁天涯在去往九重天阙的时候,曾经听说过,也确定真有。但……距自己所知,貌似九重天阙几位站在巅峰的君主,真的没有这种人!

        “本性本心……才是最强大的武器!本人本身,才是最坚固的度世宝筏!”小家伙不屑一顾:“借助外力,或器力,或药力……都不能!灵器何来?人制造!灵药何来?人合成!天地何来?人开拓!借助外力,把本身都抛却了……如何能到巅峰!”

        宁天涯悚然动容。

        虚心的问道:“敢问太子,你利用那棵树修炼的,是什么功夫?”

        小家伙微笑:“那,便是本源功。利用天地之间,一切本源,取其精华,去其糟粕,成大道,立本源!”

        宁天涯若有所悟。

        “若是那棵树,乃是世界,那么,树依然很小。”小家伙高深莫测的说道:“身在水中,看这棵树,便是世界,但在当时你的位置,世界之外,还有广阔天空……”

        宁天涯突然想起,那棵树,在御花园中水池中,也只有那么一点点,而外面,还有整个皇宫,还有下三天万里江山,还有中三天、上三天、九重天阙!

        那么……九重天阙在这宇宙中,是不是也如同这棵树一般渺小?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