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玄幻奇幻 - 傲世九重天在线阅读 - 第六百五十九章 欲擒故纵之第五轻柔

第六百五十九章 欲擒故纵之第五轻柔

        八大家族,执法者,和执法者血酬等组成的超级豪华队伍的领队至尊们,陷入了狂乱之中。

        兰家覆灭!

        这个消息,就像是重磅炸弹,猛然楔进了人群。引起了强烈震动!

        最初的惊慌之后,就变成了戒惧。

        兰家,可是有兰家老祖宗兰不悔坐镇的;兰不悔的修为,在九大家族老祖宗之中,不算是拔尖的,大约排名也在六七名之后。

        但,那也是一位实打实的九品至尊啊!

        咋就这么轻易地被灭了门?

        九劫剑主现在的实力,竟然已经有这么恐怖了么?

        既然能够灭绝兰家,那么,对付其他的家族……会是如何?

        想到这里,所有人都是背上出了一身冷汗。

        在此之前,,九劫剑主主宰九重天,只是一个久远的传说,毕竟,已经过去了一万年了。

        但现在,却切切实实的感到了,这个预言就是一个架在脖上的钢刀!

        人人都感到了那森森的凉意。

        震惊之后,陷入了一片寂静。

        唯有粗重的喘息声音,在此起彼伏。

        众人一时间有些迷惘,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却发现,自己这些人之中,还真没有一个可以‘一锤定音’的主儿。

        人就是这样子,在遇到一件极为重大的事情,自己根本拿不定主意的时候,很多人都会下意识地找一个比自己地位高的人征求意见。

        这个人,可以是自己的父亲,哥哥,上司,比自己年长的人,比自己身份地位重要的人……但,若是当周围全是跟自己差不多的人的时候,无意识之中就会有这样一种心态:我都不懂,他知道个屁!

        如今,就是这样的一个情况。

        八大家族之中,来的人全是八品至尊巅峰领队,每个人本来就对另外的其他人不服不忿,更不要说什么征求什么意见?

        于是,众位至尊相对看了一眼之后,不约而同的翻着白眼‘哼’了一声,又将目光转了过去。

        一时间,居然无人说话。

        而执法者之中,倒是有几位九品至尊,但,法尊指定的总指挥却是第五轻柔。

        在这里,他们显然不能发表意见。

        气氛僵滞。

        很显然,纵然他们再不服气,再看不起,但目前这里能够拿出一个主意的,具备这个资格的,而且完全具备这个智慧的,就只有一个人!

        第五轻柔!

        所有人都在控制着自己,尽量的不去看第五轻柔。

        虽然现在需要他的意见和分析,但大家都是八品至尊啊,以前排挤的人家那么狠,现在又想用到人家……脸面上下不来啊。

        再说了,咱们不求你,你就不说了不成?你可是在这位置上的。

        一片寂静之中,第五轻柔淡淡的说道:“事情,大致就是这么一个事情,如今大家都知道了,也没有其他事情……散了吧。明天,还有一场恶战。轻柔在这里,谨祝各位旗开得胜。”

        说着,第五轻柔淡然地站了起来,道:“诸位,关于出战事宜,我已经给诸位封了锦囊。届时,用于不用,全凭诸位自己拿主意了。天色不早,大家也都歇了吧。”

        说着,就要从首位上走下去。

        众位至尊霎时间有些怔忡:这货是故作姿态,还是……装糊涂?

        就这么一想的功夫,第五轻柔已经走下去,向众人颔首微笑示意,脚步轻松,已经快要走出帐篷了。

        他走得不疾不徐,但绝对没有任何停下来的迹象。

        眼看第五轻柔已经走了出去,萧诤言终于忍不住开口:“第五总指挥,还请留步。”

        第五轻柔皱皱眉,不情愿的停下,道:“萧前辈,有何指教?”

        萧诤言吭哧吭哧的喘了几口气,一把将身边的陈剑龙拎了起来:“你说!”

        陈剑龙脸红脖子粗:“是你出口的怎么成了我说?”

        第五轻柔又皱了皱眉,干脆回身,道:“我知道诸位现在在想什么,不过,现在是九大家族的事情,在下不便……所以,在下先行告退,大家可以继续商量。”

        这句话说得明明白白,说完,拱拱手,毫不留恋的转身就走。

        先前还算是没说明白,大家还能够装聋作哑;但这一次,却是明白了。众人轰的一声站了起来,齐声挽留。

        门口的夜逍遥更是一把拉住了第五轻柔的衣袖,道:“第五总指挥何必在意?目前大家在一起,那就是一家人,同荣同辱,祸福与共。”

        第五轻柔摇头苦笑,道:“诸位武力强大,至尊层出不穷,随便一人,也有移山填海的力量……根本不用什么筹谋算计,分析,只管冲过去,九劫剑主也就束手就擒了……”

        夜逍遥脸色尴尬:“哪里有这么简单……”

        萧诤言搓着手:“这个……这个……不能相提并论。”

        陈剑龙干笑:“其实这个什么那啥也不是那啥……总而言之就是很……很那个很那个的……呵呵呵呵……”

        大家都知道第五轻柔这是要借题发挥了,人人脸上都有些讪讪的不好意思。

        当日言语,言犹在耳。

        智谋无用,筹谋无用,只有武力有用。怎么现在一个个的却跟在人家屁股后面黏糊起来了?

        夜逍遥转身,恨铁不成钢的对众位至尊骂道:“都是你们这帮老货,这么大的岁数了,一点数也没有!这段时间里,你说说你们都是干了些什么事!还不过来向第五总指挥道歉?”

        一句话顿时展开了争吵。

        “怎么是我们?夜逍遥你有没有良心?分明是你自己领的头!”萧诤言怒喝。

        “对对,你不光是夜逍遥,你萧诤言也是罪魁祸首!我们陈家自从来到这里,就坚决拥护第五总指挥的任何决策,都是你们两个挑拨……”

        “你陈家最不是东西,记得那天我还说你们,怎么着也要听总指挥的,怎么样?”石启书吹着胡子,愤慨道:“瞧你们这帮老东西将总指挥气的……”

        顿时一阵争吵。

        除了兰家兰墨封一直黑着脸坐在一边之外,其他人都开始互相攻伐。

        这些人自然都是人精,活跃气氛的老手,三言两语之间,就将之前的尴尬消除无踪。但,除了一个人。

        兰墨封!

        兰墨封心中却是如同油煎一般,越来越难受了。

        自始至终,没有人跟他说一句话。

        这倒不是说从现在开始兰墨封就被排除了,但大家都知道兰墨封现在一定是五内俱焚,当然不会去自讨没趣。

        甚至连平常与兰家有恩怨的,也尽量的不去刺激他。

        但越是如此,越是会让此刻本来就天昏地暗的兰墨封有一种‘已经被忽视’、‘已经不具备资格’、‘已经被排斥’这样的感觉产生!

        家族刚刚传来噩耗,这些人就立即不将我放在眼里了。

        兰墨封心中,一股‘没了娘的孩子’这样的感觉油然而生。

        说不定下一刻,这些家伙就会狼一样冲过来将我兰家这仅有的一点实力瓜分干净……第五轻柔一脸无奈的微笑,看着这帮老家伙在互相揭疮疤。

        要的就是这种效果,每说一句错误,就越证明第五轻柔的一次英明正确……这些人争辩着,互相叫骂着,突然发现了一件可怕的事实:若是从一开始就听第五轻柔的,自己先前损失的那些人手,竟然完全可以避免损失!

        尤其是陈家陈剑龙。

        自己家族在途中就损失了三四十人,连陈天星也身受重伤,如今,自己又将本不应该损失的人手又损失了这么多……众人脸色都慢慢的变了。

        无形之中,第五轻柔的那种‘运筹帷幄神机妙算算无遗策’的形象,居然就这么慢慢的树立起来。

        第五轻柔冷眼旁观着,无奈的笑着,眼睛看向兰墨封的时候,轻轻闪动了一下,道:“既然如此,若是诸位前辈不怪轻柔冒失……目前的局势,我便来说一说如何?”

        “还请第五总指挥上座!”夜逍遥严肃的一伸手。

        其他众人也都是神情变得正经严肃起来。

        第五轻柔无奈的摇头笑了笑,迈步走向自己的位置。

        现在,才真正的有了一种‘大权在握的雏形’那种感觉!自己为了这一刻,整整的筹谋了一个月,才终于找到机会。

        但现在的情况,还不够!

        远远不够!

        所以,接下来,才是真正开始从心理上征服这些至尊高手。

        第五轻柔要做到一点:等这些人走投无路的无助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可以依赖的人,就是他第五轻柔!

        第五轻柔坐下之后,并没有立即开始,而是带着和煦的微笑说道:“兰前辈。轻柔接下来的话,牵扯举例,可能会有些冒犯……还请前辈不要在意。”

        兰墨封心丧若死,道:“第五总指挥尽管说无妨。”

        第五轻柔点点头,道:“还请前辈坐过来一些,以后的日子里,前辈的复仇,也将在这一次议论里面,慢慢的理出头绪。前辈可以随时询问与我。”

        兰墨封死灰般的眼睛里露出一丝感激,重重的抱拳说道:“第五总指挥言重了!兰墨封只有感激!”

        说完,就走过来,坐在第五轻柔下首。

        心中猛地涌起来一股热流,这种感觉,让他几乎落泪。家破人亡的时候,得到的第五轻柔这一刻的敬重和尊敬,足以让他铭记终生!

        第五轻柔的话不多,但却足以让在场这所有家族之间,重新抬起头,挺起脊梁!

        让他即将塌陷的自尊,重新树立起来!

        只此一桩,已经是足够!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