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玄幻奇幻 - 傲世九重天在线阅读 - 第六百六十四章 风云起,天欲倾

第六百六十四章 风云起,天欲倾

        厉雄图顿时晕了。

        这是什么意思?

        一方面把自己赶走,赶进那不毛之地,陷入孤立无援九死一生的绝境之中;但另一方面,却是将无数的资料都给了自己。

        甚至,包括厉春波自己的毕生心血!

        这等于是将自己看成了他的衣钵传人一般厚待!

        这……到底是怎么了?

        厉春波目中露出一股苍凉的萧瑟:“厉雄图,走吧。这里,不是你的家!”

        厉雄图缓缓站了起来,雄伟的身子脊梁慢慢的挺直,一字一字道:“还请老祖宗将戒指收回去!雄图……愧不敢收!”

        厉春波背对着他站着,似乎早就猜到了厉雄图会这么说,他没有说话,只是疲倦地闭上了眼睛。

        厉雄图说道:“老祖宗,我厉雄图只是一个小辈,一来,并不值得您如此另眼相看。二来……我厉雄图,也不是贪生怕死之人!”

        他停止了脊梁,目光如电:“当初,我的家族在中三天亡命湖一战,损失殆尽!所有亲属家眷,死伤一空!但……我并没有想过报复!”

        “这就是江湖!双方乃是在最公平的情况下战斗,我们战败了,这就是我们应该的。都死于战场,而不是被阴谋诡计坑杀,这也是我家族的命!我不怨天尤人!”

        “我也不仇恨我的对手;或者将来狭路相逢,能杀的时候我绝不会留情,但那样的杀死他们,却并不是因为我要复仇!”

        “相信这一点,老祖宗您能够理解。”厉雄图昂然道:“江湖恩怨江湖了!”

        厉春波缓缓点头,淡淡道:“我完全理解!”

        厉雄图道:“当日之后,我厉雄图一无所有吗,被带进上三天,却得到了家族无微不至的照顾!而且,享用着家族最好的资源来修炼,这份恩情,天高地厚!我厉雄图永生永世也不会忘记这般大恩!”

        厉春波脸色扭曲了一下;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天高地厚之恩?永远都不会忘记?

        厉春波听到这句话的时候,突然间感到了无穷无尽的悲哀,与无穷无尽的讽刺!

        不是对厉雄图的傻,而是对自己家族的‘精明’!

        “如今,厉家乃是生死关头,八大家族压顶而来!眼看就是覆灭之灾;我厉雄图既然受家族天高地厚之恩,怎么能够在这等时候弃之而去?”

        厉雄图慷慨激昂的说道:“我不走!我要留下来,与家族一起战斗!”

        厉春波背负双手,只觉得心中一阵悲凉,一阵冰凉。

        他摇了摇头,道:“既然你做出了决定,那便由得你。不过老夫送出去的东西,也从来不会收回的!”

        厉雄图沉默了一下,道:“老祖宗,难道你也认为,厉家大难,无可挽回?”

        厉春波终于缓缓转身,眼神中带着无比的复杂和沧桑悲凉,看着厉雄图,沉重道:“不错!厉家已经走到了末路!”

        厉雄图浑身一震,道:“既然如此,那么老祖宗带人突围,重建家族,岂不是更有把握?老祖宗一身通天彻地神功,在这世间几无敌手,若是存心想要走,就算联军高手如云,又有谁能够阻拦老祖宗的脚步?”

        厉春波定定的看了厉雄图半晌,眼中的欣赏神色越来越浓,终于摇头苦笑,一挥手,身下出现了一个凳子,居然缓缓坐了下来,道:“既如此,我便与你说说话。”

        厉春波的修为,根本不需要坐,站一年也站得住。

        但他却表现出了这等亲善,那是完全认可了厉雄图的一种表现。

        但厉雄图神经大条,根本没意识到厉春波这一坐代表什么。

        在他身后,梦欢欢无奈的犯了一个白眼,对心上人的迟钝表示了严重的无可奈何。

        “老夫一手创立家族,距今,已经有一万年!”厉春波微笑道:“到了我这等岁数,我这等地为,你以为,我还会像是丧家之犬一样,去江湖之中挣扎求生,在夹缝中奋力求存?”

        “老夫已经丢不起那个人!”厉春波淡淡一笑:“此其一!”

        厉雄图皱皱眉,想了一会,终于明白,道:“雄图明白老祖宗的心情。”

        厉春波颔首微笑,道:“还有一点……厉家崛起,老夫功不可没,但厉家堕落到现在,老夫同样罪无可恕!”

        “还有……”厉春波闭上眼睛,轻轻吐气:“……九劫生,九族灭;九族罪,九劫消。”

        “这是一个轮回!也是九劫家族的代价。九劫创立太平世,九劫后人搅乱太平世,那么,新的九劫,覆灭旧的,乃是天道循环,报应不爽!”

        “我就算逃出去,也逃不脱这个轮回!既然如此,我为何要逃?”

        “我们厉家这些年中,种种罪孽,可说都是因为我而起,我不应劫,谁来应劫?我不应劫,地府之中万年来厉家制造的数千万冤魂……如何能安息?”

        “我……只能与家族同朽!因为,我是厉春波,厉家始祖!”

        厉春波轻轻一笑:“也唯有我死,才能够抹去这一切痕迹……”他摇摇头:“这些,你不懂,起码……现在你还不能领悟到!”

        厉雄图似懂非懂,只感觉如在云里雾里,只是稀里糊涂的点了点头。

        他的确不懂,只感觉好深奥的样子。

        “你……不是厉家人!”厉春波拍拍厉雄图的肩膀:“好自为之,将来……若是有那么一点……你的心伤了,你的……还请你……想一想今天的我……”

        厉雄图似懂非懂的点点头,想要说什么,但厉春波阻止了他,然后厉春波似乎是含有深意的笑了笑,身形一闪,消失在厉雄图面前。

        长夜中,只留下他一声长长的叹息。

        ……厉春波便如腾云驾雾,从厉雄图的小院一闪而出,腾空直上数百丈,负手站立空中,看着脚下这片倾注了一生心血的土地,深深地叹气,只觉得胸口憋闷,几乎要有一种流泪的冲动。

        终于快要结束了!

        而且,自己所做的最后的努力,显然也失败了。

        厉雄图并不走!

        他不走,厉春波的所有心思,就全部化作乌有。

        厉春波并不能肯定厉雄图是否就是九劫,但他却能够发现,在厉雄图身上,有一种迥然有异于厉家人的特质。

        这种特质,不管是在言谈中,还是气质上,或者是日常行事;都给人一种‘他与厉家人乃是两个世界的人’那样的感觉。

        尤其今日,厉雄图拒绝就这么离开,更是让人心神震动!

        但厉春波知道,厉雄图的这种情义,对厉无波厉绝厉拔天等人绝对毫无触动,他们只会认为厉雄图傻帽!

        其他的比如感动感激欣赏钦服或者惺惺相惜……绝对没有!

        厉春波清楚厉无波的任何打算,也知道,就算是厉家最后时刻,厉雄图与厉绝厉拔天一同逃走的时候,厉雄图也绝对是受伤最重的一个……而且,厉绝和厉拔天在一定的时刻,一定会对厉雄图下手!

        从而揭露所有真相!

        到那时候,厉雄图绝对会心寒若死!

        到那时候,厉家才算是真正地完蛋了。

        若是现在他自己走,或者将来会念着现在的情分……厉家还有一丝转机。但他不走,却会真正的将厉家打入万丈深渊!

        厉家到那时候,才会从九重天大陆血脉灭绝,彻底除名!

        就算是最终厉雄图能活着,但……他也绝不会承认,自己的这个‘厉’,与厉家有什么关系。

        厉家香烟从此断绝!

        但是现在,厉春波毫无办法!

        明知道事情所有走向,但他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事情就这么按照命运安排好的道路这么一般步步推进……直到万劫不复!

        厉春波根本不会怀疑厉雄图会被厉绝或者厉拔天杀死!因为,这,绝对不可能。

        九劫不死!

        若厉雄图是九劫,那么,他绝对不会死。厉无波的打算,只是一个天大的笑话,自寻死路自取灭亡的蠢货!

        若厉雄图不是九劫,那么厉雄图也是天地之间一位头角峥嵘的英雄人物!

        这段时间里,厉雄图的付出,厉雄图的努力,从中三天到上三天的所有离奇遭遇,都证明了:厉雄图不可能轻易的死:苍天既然给了厉雄图这么多的机遇,怎么会让厉雄图轻易的死了?

        以厉春波一万多年的阅历来看,凡是这样被苍天特别眷顾的人,没有一个人会轻易死掉!

        这是一个定律!

        所以悲剧的只能是厉家!而不会是厉雄图!

        ……厉雄图看着手中古朴的戒指,不由得挠了挠头,道:“欢欢,你说,怎么这么奇怪??”

        梦欢欢抿嘴一笑,柔声道:“老祖宗既然给了你,你就收着便是;总归不会是坏事。不过,老祖宗是独自一人前来给你,表示他并不想让其他人知道这件事,所以,你还是不要显露人前了。自己知道便好!”

        厉雄图顿时醒悟:“对,对,多亏你提醒。”

        两人相视而笑。

        ……夜已深,但大路上,几道身影如同闪电一般在飞驰。向着西北!

        楚阳,莫天机,顾独行,纪墨,罗克敌,傲邪云,谢丹琼!

        这一路上,用楚阳的庞大资源支撑着,兄弟们几个开始极限的练功兼赶路。一个个的修为都是在飞快的增长。

        熟悉的方式,极限的痛苦,让兄弟们都勾起了当初去中三天极北荒原的回忆,人人心中都是感到一阵温暖。

        “此去西北;或者会是我们与九大家族第一次正面冲撞……”莫天机迎着越往北越是寒冷的北风,眼神中满是冷静的幽深:“也是我与那位第五轻柔第一次的交锋了。”

        楚阳微微一笑:“心中有什么感觉?”

        莫天机平平静静的一笑,道:“天翻地覆,便从西北真正展开了。”

        “不错!”楚阳呵呵一笑,看着前方深沉夜幕,淡淡道:“风云起,天欲倾!”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