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玄幻奇幻 - 傲世九重天在线阅读 - 第六百六十八章 莫轻舞,梦与现实

第六百六十八章 莫轻舞,梦与现实

        上三天,东南,平沙岭!

        楚家!

        时间拉回数月之前。

        ……董无伤和芮不通等人都一直在勤奋的练功。自从护送寒潇然等人回到楚家,这两人的练功热情一天比一天高涨。

        在外面闯荡了这一次之后,两人都意识到一点:九重天高手如云,自己现在的修为,渣都不是!

        所以这兄弟二人充分发挥了拼命三郎的精神,每一天都是找个空阔地方打个天昏地暗。墨泪儿和莫轻舞两人对抗。

        偶尔,两人也与董无伤两人过招。

        芮不通变身成了不屈不挠的打不死的小强,每天被董无伤揍得死去活来,但每一天却又不知死活的挑衅。

        偶尔,两人若是有了新的领悟,便联手壮着胆子去挑战月聆雪。

        月聆雪每一次都是毫不留情的将两人一顿爆揍!

        平沙岭外来的江湖势力越来越少……也越来越平静。

        这里,死的人已经太多,不是每个江湖人都不怕死的……墨泪儿一直陪着莫轻舞,但,在一段时间里,墨泪儿发现一个奇怪的现象。那就是,莫轻舞似乎性格在一天天的发生变化。

        莫轻舞在这一段时间里很奇怪。

        已经是接近十四岁的少女,身材逐渐长开,高挑个子,如风摆柳;逐渐的开始散发那种属于绝世美人的盖世风华!

        虽然同为女人,但墨泪儿有时候看着莫轻舞的眼神,也会有一些迷醉。

        墨泪儿本身便是美女,在此之前,她并不以为在这个世间,还有任何女人能够得到自己的赞赏,或者是心服。

        但此刻面对刚刚萌芽状态的莫轻舞的风姿,却是由衷地感到自愧不如。

        所以墨泪儿关注莫轻舞也就越来越多,她想找出来莫轻舞那里比自己强,但越找,越是觉得自己不如,越找,反而越是欣赏……现在的莫轻舞,堪称完美!

        那种青涩,似乎在逐渐的远去,取而代之的,并非是少女的温婉,反而是一种灵气逼人的仙灵之气,给人一种感觉,似乎……这样的女子,根本不应该存在于红尘人世!

        她应该在九天之上,轻歌曼舞!

        从骨子里,从灵魂中从一举一动一颦一笑之中,散发出的沉静的优雅、足以让任何人,不论男女,在第一眼看到她的时候,就是自惭形秽。

        莫轻舞的变化,不止是在这方面。在对人的态度上,也有些变化。

        原本,她见到楚飞凌和杨若兰就是缠过去,尤其是杨若兰,莫轻舞小嘴儿甜甜的,围着她转,唯恐未来的婆婆不喜欢自己这个未来的儿媳妇儿……但是现在,见到杨若兰,莫轻舞却是忸怩了起来,脸上红红的就想逃。

        对莫轻舞的变化,杨若兰笑不合口,说道:“小丫头长大了,居然知道害臊了……”

        但墨泪儿却隐隐感觉到,貌似……没有这么简单的。

        而且莫轻舞越来越是有些些沉默寡言了起来。有些习惯动作,也在不知不觉的发生改变……被逼入,以前她在沉思的时候,会喜欢采用这种姿势:蹲坐在石阶上,两只手一左一右的托住自己的腮,眼珠子一动不动凝固了一般。

        但现在,她却会一只手放在腿上,一只手轻轻托住鬓边,眼帘下垂,视线乃是看着地上。

        以前她高兴的时候,或者遇到好笑的事情,会张开嘴毫无顾忌的哈哈大笑,但现在,却是嘴角一弯,露出一个微笑。

        但纵然是发自内心的微笑,在墨泪儿看来,也有一种近乎于温柔凄婉的味道……这是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样的变化,或者唯有莫轻舞自己知道。

        小丫头心里也很惶惑;对自己的变化,也有一种无所适从的这种感觉。

        莫轻舞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就开始连番的做一种怪梦。她很害怕,也很不解。为什么,我会做一个这样的梦?

        而且,一次比一次要真实,一次比一次要全面,一次比一次,距离要近……直到最近这一次,让莫轻舞感到了害怕……在梦中,自己一点一点的长大,然后受了伤,然后天资被废,然后家族的冷漠……然后,受尽了欺凌……甚至,自己被废的时候,最疼爱自己的二哥恰逢要出远门,自己含泪的看着他,希望自己的二哥能够帮助自己,拉自己一把;但,二哥却叹了口气,将头偏了过去。

        当时,浑身冰凉。

        莫轻舞清晰的记得,自己的人生于梦中是一样的,唯一不同的地方在于:梦中在这时候没有楚阳,而真实的人生,却是自己拿着星梦轻舞刀,而家族,将自己的刀也抢了过去……当然,与梦中一样的是:现实中,二哥在面对自己的求救的时候,也是叹了口气,偏过了头……或者就是这件事,我对二哥很不满意,很寒心……莫轻舞自己对自己说。

        然后,自己终于在长大之后,那是充满了灰暗的几年。

        突然有一个家族向莫氏家族求婚。

        想要迎娶自己。

        而那个人,是自己极端厌恶的人,而且是一个无人不知的花花公子……莫轻舞怎么甘心嫁给这样的人?于是莫轻舞选择了向二哥求援。

        当时二哥在沧澜战区,自己的信送出去之后,一直没有回音传来;然后,一直跟在二哥身边的那个女人回来了,她告诉自己:死了那条心吧,二爷忙得很,哪有时间管你的事?

        那个女人,在今生的现实中是大哥的女人,派在二哥身边的,却被二哥控制了。

        但在梦中,她带来的那个消息,却让自己万念俱灰,从此对自己的家族再也没有半点挂念……娘亲也在哀求自己嫁过去……于是莫轻舞在万念俱灰之下,选择了逃避。当时,梦中的自己选择了逃出家门,找了一个并不远的地方躲着……心想:若是家族会着急,若是父亲会伤心,会难过的话,那么,宁可委屈自己为家族拉盟友,也嫁过去算了。

        但是,没有。

        父亲没有着急,在自己失踪了之后,只是草草的找了一番,两天之后,就与那家人说,自己失踪了,然后从家族之中又选了一个女子嫁了过去……从此对自己竟然不闻不问。

        自己从那时候就对家族彻底寒心!

        于是,从那时候开始,浪迹天涯。

        终于有一天,自己浪迹天涯,在一片紫竹林之中,发现了一个孤独的剑客;他的名字叫,楚阳!

        这位孤独的剑客,与今生的楚阳哥哥重名呢;在梦中,莫轻舞甚至有这样的感觉。而且,长得也一样……两个都是孤独的人,就像是两匹在沙漠上孤独了一辈子的孤狼,遇到了一起。

        莫轻舞突然有一种同病相怜的感觉;每一次看到这个孤独的人,似乎自己的心中就有了一种安慰……于是就越来越觉得这个人很可怜,就想安慰他……然后,两人分开后,还时不时的挂念:他现在,是否与我一样无依无靠?

        终于又一次……自己到最先喜欢的紫竹林中的时候,又一次遇到了他。

        当时,他好像是怀念着什么;很脆弱……于是自己顺口安慰了两句。

        但,他当时抬起头来的时候,眼神中透露出来的绝望和一闪而过的那一点点的温柔,却如闪电一般击中了自己的心。

        自己告诉了他自己的名字。两人变得熟捻起来。

        然后,或者是想要安慰他,或者是别的原因,自己说:“不要难受了……要不,我给你跳一支舞?”

        “我娘说,女儿一生莫轻舞,当心一舞一生苦……”

        但那时候,自己却想要为他而舞。哪怕一舞一生苦……在自己红衣飘起的那一刻,自己清晰的看到了这人眼中的欣赏、温柔、与一种溺爱!

        就是这种溺爱,在那一个刹那间,征服了自己。

        这人是一个剑客,他信奉的是:无情剑客!有情不能到巅峰!所以一开始就说:“我不能害了你……我只是要练剑!请你离开!”

        但自己却很执着……认定了,纵然你不要我,可我……愿意用我这一生的孤独,去温暖你那同样的孤独。

        所以自己说:“我愿意让你用我来练剑!哪怕你把我的情碾碎……若是能从这里得到你想要的剑道精髓……我愿意!”

        两个孤独的人在一起,就不再是孤独。

        我付出……并非是为了你接受我,或者伤害我……我只是想要为你付出……我也愿意被你伤害……于是一步步的纠缠着,一次次的分分合合,那个无情的人,却一步步的占据了自己心中所有的位置……但,他始终忘不了,为他的师父报仇,为他的师弟报仇,为他的师门报仇……他背负着滔天血仇……自己甚至能够感觉到,每时每刻,他心中的苦都能浓的化成汁……自己有一种感觉,若是他如此折磨自己下去,迟早有一天,他会崩溃的……他睡觉都抱着他的剑,每一天没事的时候,他的眼睛就在看着他的剑,如此专注。剑,是他所有的希望。报仇的希望!

        自己很好奇:难道,对男人来说,一把冰冷的剑,竟然比一个美女还要好看吗?

        到底是我好看?还是剑好看?

        他经常做着梦就从梦中惊醒,大喊一声:“我要杀了你们!”

        每次那种时候,自己就用胳膊紧紧的抱住他,直到他安静下来……每次那种时候,自己总是心痛得流泪……为了这个男人………………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