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玄幻奇幻 - 傲世九重天在线阅读 - 第六百七十七章 你是小舞,还是轻舞?

第六百七十七章 你是小舞,还是轻舞?

        无边的灵气,海潮一般四面分散,所有前来朝拜的鸟儿,在这一刻只感觉长途奔袭的疲惫一扫而空,个个精神饱满,连羽毛也更加鲜亮了不少……包括楚阳等人这几只‘特殊的鸟’,也顿时神清气爽。

        一声轻鸣响起,已经站起身收功的董无伤墨泪儿莫轻舞三人愕然看去,只见芮不通脸红脖子粗,正在拼命的抑制着什么。

        在他的额头上,肉皮下,慢慢的有点点鼓起。

        瞬间就像是独角兽一般,鼓出来一块。

        芮不通嘴里在痛苦的呻吟着,眼神有些绝望。

        董无伤三人大吃一惊,浑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芮不通强行启动涅槃的后果终于在这时候爆发,体内的凤凰血脉都集中了起来,冲上了头部。若是不能抑制回去,那么,这点凤凰血脉就会以真灵的形式,突破他的天灵盖,破空飞去。

        而芮不通,也将陷入真正地形神俱灭!

        董无伤来不及思考,一个飘身过去,伸手抵住了芮不通后心,精纯的元气汹涌冲进芮不通身体。

        芮不通明显是力有未逮的样子,既然如此,那就是需要力量!

        董无伤无比直观的脑袋,在这一刻起到了举足轻重的作用。换做一般人,肯定不会这样冒失,但稍微一耽搁,芮不通就完了。

        唯独董无伤,连想都不想,就冲了上去。

        两人合力,终于芮不通轻松了一些,那个血红色的肉包也停止了增长,但随着时间流逝,又开始一点点往外鼓。

        墨泪儿和莫轻舞同时上前,一人将手搭在左肩,一人将手搭在右肩。

        四个人的力量,与芮不通体内的神秘力量开始斗争。

        但,凤凰真灵的力量乃是何等巨大,三个时辰之后,慢慢的四个人都有些压制不住了。

        便在这时候,一声清啸,楚阳率先赶到,一见这种情况,想也不想的就将手伸了出去,搭上了董无伤的后心。

        随即,顾独行莫天机等人纷纷依法施为。

        九劫剑主合九劫之力,同时汇聚,合成了一股莫名强大的洪流!

        尤其是傲邪云的加入,傲邪云这一刻只感觉到自己的血脉贲张,似乎自己都能听到鲜血在自己的身体中‘飕飕’有声的那样奔腾流淌。

        就像是一条幼小的金龙,在身体里面穿梭。

        手心中,奔腾的真元,向着芮不通体内疯狂涌入!

        芮不通脸上的表情终于轻松了一些。他感觉到,那凤凰真灵血脉,在缓缓地向着自己的体内退却。

        终于,突然间,一声龙吟响起,一声凤鸣紧接着嘹亮响起。

        一道金龙的虚影,突然从傲邪云身上一透而出,翱翔晴空,无尽的王者威严变这么突然间弥漫在天地之间!

        一道凤凰的影子,从芮不通身上猛地冲出来,转眼间就翱翔九霄之上!

        天空中,一龙一凤,同时展现!

        刹那间,方圆数千里,不论人畜,不管飞禽还是走兽,同时噤若寒蝉!

        在这一刻,兄弟几人同时感觉到,芮不通身体内那股强大的对抗力量突然消失,随即更是如同涓涓溪水,反哺了回来,一时间众人身体中都是暖洋洋的,说不出的舒适。

        刚刚的极度输出非但没有损耗,反而每个人都是前进了一大步!

        半空中,金龙虚影夭矫腾飞,十分活泼,但凤凰的虚影却稍稍有些郁郁不乐的样子,良久,金龙突然隐去。

        凤凰仰天长鸣,突然振翼飞起,这一刻,整个夜空突然流光溢彩,似乎是数以亿多的烟花同时绽放。

        一只长长的尾巴,威武漂亮的大鸟振翅而飞,跃起在半空,同时还有不同种类的鸟儿紧随其后,飞了起来。

        各种类型的鸟儿每一种都只是出现一只,在空中缓缓的形成阵型,竟然是以活的鸟儿,足足九千九百九十九只不同的鸟儿按照不同的羽毛色泽,无中生有的组成了一只硕大的凤凰!

        地面!

        数以亿计的鸟儿们同时垂下了头。

        凤凰虚影似乎是极为满意,缓缓点头,一股精纯的能量,再度汹涌而出。灌输在这些鸟儿的身上,然后凤凰在半空飞了一圈,绕着芮不通转了三圈。

        竟然十分人性化的叹了一口气,一口紫色的气息喷出来,灌入芮不通的身体,振翼飞起,这一次,再也没有回头。

        终于在九天之上,再一次的散做充斥了整个苍穹天幕的华彩!

        所有鸟儿整齐的抬头挺胸,发出最大力量的鸣叫!

        在这一刻,天摇地动!

        每一头鸟儿,都是一副心满意足的神色。

        一人得之凤族血,十人分之又如何?天佑凤凰长生殿,不死不灭是传说。

        一声叹息渺茫的响起。

        似乎在疑问,似乎在郁闷,似乎在惆怅,似乎在可惜,还似乎……是在慨叹。

        但不管如何,凤凰族的传统,从芮不通第一次彻底觉醒,就已经是改变了!

        凤凰族不管是涅槃天火,还是凤凰秘技,向来都是一个人独享;成就无边大道。

        但芮不通却从一开始,就是与自己的兄弟们分享的。

        第一次是,第二次,也是!

        是福是祸,就连芮不通体内的凤凰真灵也不知道……芮不通终于睁开了眼睛,第一件事就是紧张的看了看自己的手,看了看自己的脚,看了看自己的身体,紧接着就是一声欢呼:“哇哈哈……我的手没有变成爪子!我的脚没有变成爪子!我的身体没有长羽毛!我还是一个人,不是一只鸟哇哈哈哈……”

        这货刚才在涅槃之中,已经有了变身凤凰的觉悟:毕竟那无数的虚影都是从他意识之中出来,自然是早以为自己变身了。

        正在极度忐忑,此刻一见自己居然仍然是‘人’,这一刻的惊喜,真是无以复加!

        兄弟们几个人围着芮不通又笑又跳。

        罗克敌和纪墨冲上去,一个按住他的头,另一个就是照小肚子掏了一拳,芮不通一声大叫,已经被放翻在地。

        罗克敌欢呼一声,一屁股就坐了上去。

        随即众兄弟就开始前赴后继的叠罗汉。

        芮不通大声惨叫:“饶命……饶命啊老大们……我日你们怎么来了……我靠,这是谁!这是谁!他妈的屁股好臭……”

        却是罗克敌被一头拉肚子的鸟儿拉了一身还未来得及清洗,如今所有味道,都被芮不通这位‘鸟中之王’享受了一大半……那边在笑闹,周围的鸟儿已经开始散去。

        莫轻舞早在第一时间就脱身出来,然后静静的站在一棵树下,微笑着看着这边。

        她的笑容里,带着一丝忐忑,带着一丝不安。

        还有浓浓的渴望。

        她强作镇静,但却控制不住自己。

        楚阳和莫天机同时感到了奇怪;按说,莫轻舞见到了楚阳,一向都是飞身而上,纵体入怀,百般撒娇,万般委屈一般的寻找呵护和宠溺……怎么这一次,却是完全不一样了?

        楚阳看着莫轻舞静静的纤柔的站在树下,就那么看着自己的样子,突然间心中有一种无比的熟悉的感觉!

        这,就像是前世,自己每一次离开她的时候,她就这样子站在树下相送。

        不管是神韵表情还是情感,几乎都是完全吻合的……楚阳心中突然间泛起了滔天巨浪。

        若是莫轻舞还是原本的天真可爱的样子,楚阳早就飞身上去抱住爱怜一番,但现在在这样的熟悉的目光注视之下,楚阳一时间竟然心中胆怯,不敢上前。

        似乎,站在自己面前的,就是前世那个自己千般亏负、万般歉疚、生死不离、致死无悔的莫轻舞,而不是……今生的这个粉嫩的小萝莉。

        莫天机率先反应过来,奇怪地看了楚阳一眼,在诧异楚阳这一刻的反应,但随即就被重新见到妹妹的巨大惊喜震撼了操纵了心灵,满心欢喜的冲上去:“小舞!小妹!”

        张手就要抱住她。

        莫轻舞眼中泛起泪花,小脸变得通红,但却有些瑟缩的往后退了一步。

        莫天机张着双手,突然就这么顿住。

        脸色也有些发僵。

        妹妹脸上那带着不确定,还有几分疏离、几分敌意的眼神,突然间刺痛了他。

        为什么会这样子??

        “小舞……”莫天机有些心痛的问道:“你怎么了?”

        莫轻舞有些陌生又有些渴望的看着他,道:“是……二哥??”

        这一刻,莫轻舞突然将现实与梦境混合了起来。

        不知道为什么,莫轻舞就是有一种感觉:梦中的事情,是真的!

        但分明自己的人生不是这样子……这种现实与梦境的矛盾,在此刻见到楚阳和莫天机的时候,冲突到了极致!

        思海中,一片混沌;然后良久才想起来,在那一次去极北荒原的路上,二哥曾经跟自己解释过当初的事情。

        迷惘的眸子慢慢的恢复清明,是的,二哥是爱护自己的,梦中,似乎自己并没有给他解释的机会吧?

        莫天机使劲点头:“是二哥啊,是二哥啊;你怎么……你怎么了?”

        一向睿智的莫天机,这一刻,急的鼻子尖上都冒了汗,叫道:“楚阳,你过来你看看……小舞怎么了?”

        楚阳缓步而来,这一刻,他感觉到自己心中的激动。

        每走出一步,就感觉心中的那种感觉更清晰了一步。突然间心潮澎湃,脸色都红了。终于到了莫轻舞身前,迎着这双黑白分明的眼睛,看去。

        四目相对。

        莫轻舞的眼神分明有一丝闪躲、委屈……楚阳轻声的,小心地问道:“是小舞?还是轻舞?”

        他的声音很轻,轻的就像是唯恐惊扰了一个梦……但他声音中蕴藏的那足以翻江倒海的深情,却是连莫天机都能清清楚楚的听了出来………………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