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玄幻奇幻 - 傲世九重天在线阅读 - 第六百八十章 疑团,大事!

第六百八十章 疑团,大事!

        纵然是修为高强如月聆雪,也被楚阳的大手笔震撼了。

        看在摆在面前的紫晶之魂,月聆雪只觉得口中有些干涩,愣了一会才反应过来,随即就恢复了一贯的潇洒。让风雨柔收了起来,笑道:“你小子,不会是单纯的见面礼吧?”

        楚阳微微笑了笑:“说是感谢,也无不可。毕竟,若不是两位前辈在这里,楚家恐怕已经被人灭了千百次!一直存留至今,两位前辈功不可没!”

        楚阳说的乃是大实话。

        若不是风月和舞绝城在这里,以楚阳在外面的胡作非为来看,楚家,早就没了。

        自然,若不是这三尊大神被自己安排在这里,楚阳在外面也不敢那么放肆!毕竟,有后顾之忧与没有,差别是太大了。

        舞绝城离开之后,整个楚家,就被风月保护着。

        万无一失。

        月聆雪轻轻道:“我们虽然不能直接参加九劫平定天下的战争……不过,为你看好家,还能做得到的。”

        他的微笑中,有锋锐的剑意闪烁:“当然,到了最后一步的时候,我们……也都不会坐视!相信那边,也不会坐视。”

        楚阳完全明白他的意思……

        最后一步,便是最终决战!

        届时,将对上九大家族所有的至高无上的高手与执法者数万年的积累!

        那一战,才是真真正正的一战定山河!一战定九天!

        月聆雪笑了起来:“若是因为这些,我倒是汗颜了。我们只是两个赖在这里等候治病的病人而已。”

        三人同时大笑。

        “今日前来,还有一件事情,希望前辈为我解惑。”楚阳说道。

        月聆雪似乎猜到了他要说什么,道:“说。”

        “内奸!”楚阳轻声道。

        月聆雪有趣的笑了起来:“为何想到来找我?”

        楚阳呵呵一笑:“楚家建族时间并不算短,但家族之中,却并没有超级高手存在,更不要说普及……所以,纵然有内奸,也都是停留在原来的手段……”

        “这些人,做梦也不会想到,九品至尊到底有如何的可怕!”楚阳微笑:“有一位九品至尊在这里,只要不是闭关状态,那么,方圆千里绝不会有任何的风吹草动能够瞒得过的。”

        他眯着眼睛笑了笑:“而前辈的秉性正直,知恩图报;自然更加留意楚家的所有动静……则在这样的情况下,内奸想要瞒得过前辈,乃是痴人说梦!”

        月聆雪笑了。

        楚阳说的一点也没有错。

        月聆雪对于楚阳,一直有些感激,更何况,夫妻二人的最大心愿,就靠着楚阳了,怎么能对楚家不上心?

        在这样的情况下,若是发现不了内奸的行动,那才是咄咄怪事!

        “不过……那人的身份,很尴尬。”月聆雪笑了笑。

        楚阳眉头皱了皱。

        “是你二叔的遗孀。”月聆雪目中寒光一闪,道:“若是别的人,我早已当场料理了……不过,既然是她,我这个外人,倒是不方便出手。”

        楚阳眉头紧紧的皱了起来。

        楚飞龙的遗孀,魏氏!

        月聆雪淡淡道:“除了在董无伤出发前,我提醒了一句之外,别的,我并没有做什么。”他的眼中有着精光一闪:“九劫之遭遇,乃是定然会发生的磨练……我插手,不好。”

        楚阳苦笑。

        又是一个被‘九劫不死论’影响的人,而且,这人居然还是月聆雪……“不经风雨,怎么成长……”月聆雪轻声说道:“一生风雨,长起来的是大树;一生腥风血雨,成长起来的,才是强者。”

        楚阳点头。

        “若有时间,我想见见你的九个兄弟。”月聆雪微笑道。

        ……楚阳告辞了风月,一路回转。

        他的脑海中,在激烈的翻腾。

        魏氏乃是楚飞龙的原配,并且为楚飞龙生了三个儿子。

        楚飞龙死了,魏氏当时悲痛晕厥,但在以后,却并未做什么。

        内奸竟然是她?

        楚阳突然想起来,有一次四叔楚飞烟的叹息:“其实你二叔原本是很好很好的,我们兄弟四人,也一直很团结,但,自从你二叔遇到了你二婶,就……变了。”

        “尤其是成亲之后,你二叔的很多作为,让人很是看不明白……”

        “魏氏乃是当初你二叔闯荡江湖,在外面认识的……”

        “而你二叔真正的让大家看不明白,也正是从那一次开始。”

        “以后就越来越变本加厉了。”

        “至于你的事情……不好说。”

        当时楚飞烟说的很含糊,而且做这些内容,乃是当时从整整一晚上的谈话之中,楚阳摘出来的。

        当时并没有感觉到什么。

        但,此刻魏氏乃是内奸的事情暴露,楚阳才发现,当时的楚飞烟,跟自己透露了多么重要的信息。

        ……“魏氏??”楚雄成脸上变了颜色:“你确定!?”

        “是月聆雪前辈神识一直注视着楚家,发现的!”楚阳道:“在这段时间里,魏氏出门数次,有两次,在平沙岭之外放飞了信鸽。最后一次,则是与人在平沙岭茶馆中密谈了一次。”

        “随后就发生了这一次袭击!”楚阳肯定的道:“所以,魏氏乃是奸细……这一点断无疑虑。只是值得思考的是,若是奸细,魏氏乃是哪一边的人?”

        听到这件事乃是月聆雪确定,楚老爷子顿时没了言语。

        对于月聆雪的判断若是还不相信,那么,这天下再没有值得老爷子信任的人了。

        “这还用猜!”老爷子吹胡子瞪眼睛:“截击乃是萧家主使,魏氏当然是萧家的人。”

        “未必!”楚阳缓缓摇头:“当时,楚飞龙勾结的人,却是夜家。而且,一直都是……并未见到他与萧家有任何的往来!”

        “为何楚飞龙一死,魏氏不联系夜家,反而先联系萧家?”楚阳沉声道:“这……乃是一大疑点!”

        听他这么说,楚老爷子也变了脸色。

        一来,提到楚飞龙,老爷子毕竟还是有些伤心;第二,同时有两个主宰家族虎视眈眈,这份压力却也是惊天动地的。

        “这件事,你打算怎么处理?”楚老爷子问道。

        “我正在想。”楚阳道:“不过,关于结果……还要看爷爷的意思。”

        楚老爷子犹豫了一下,站了起来,负手踱步,良久,才终于道:“若是她……不知悔改……那么……那么……”

        “那么就让他们夫妻团聚吧!”老爷子说完了这句话,就是拂袖而去。

        但楚阳从最后一句话的低沉口气,还是听了出来:老爷子伤心了。

        二儿子成了叛徒,死得惨不堪言。两个孙子也跟着死了……如今,连儿子的遗孀……也要……若是真的全没了,那么,在这世上留存的,就只剩下了一个小孙子楚腾云!

        小小年纪,丧父丧母丧兄,而且全是死在自家人手里……真不知道这个十二三岁的小孩子如何能撑得过去?会不会因此怨恨如狂,走上他爹楚飞龙的老路?

        楚飞凌和杨若兰也有些傻眼。

        楚阳心事重重的出来,就去找莫天机。这等错综复杂的事情,交给这货,绝对是相得益彰。

        但在半路上,就遇到了杨爆!

        杨老爷子已经特意在这里等了好久,特意来找楚阳的。

        “你天天毛毛躁躁的忙什么?神出鬼没的不见影子,来来来,跟我来,老夫跟你说件事!”杨老爷子拽着楚阳的衣领就走。

        “呃……您老慢点,我快喘不上气儿了……”楚阳纳闷儿了,老爷子找自己啥事儿?还准备明天专门上门拜访,没想到直接被找上门来了。

        将楚阳生拖活拽的拉进了一间房间,杨奶奶正在里面恭候,见到楚阳到来,先是心肝宝贝的夸奖一番,才轮到杨老爷子说正事。

        杨老爷子很神秘很慎重的问道:“你现在什么修为了?”

        楚阳揉揉鼻子:“貌似是至尊三品……”

        做梦也没想到自己的外甥居然已经是至尊修为,杨老爷子顿时呆住了;良久,才一拍手,胡子一翘:“妈的!真强!你姥姥的真快!”

        楚阳满头黑线。

        杨老爷子背后,一根拐棍雷霆万钧的砸了下去,杨老太太一拐棍将老爷子砸翻在地,怒骂道:“你姥姥的!你敢骂老身!”

        杨老爷子哎哟一声,从地上爬起来,若无其事的拍了拍灰尘,怒道:“我跟外孙说正事儿,你莫要打岔!”

        杨老夫人哼了一声,道:“说正事就不要骂人!再敢指桑骂槐,老身就要你知道知道,老身的厉害!”

        杨老爷子咧了咧嘴,不敢反驳,转头对楚阳道:“你奶奶的!”

        楚阳一头一脸的黑线,没见过这样的。骂了我姥姥,又骂我奶奶……我咋了我……然后老爷子才开始说正事:“也差不多了,关键时刻也可以请风月两位前辈帮帮忙啥的……再说也拖不得了。”

        “怎么?”楚阳问道。

        “你可还记得我跟你说过的白杨谷紫晶矿的事情?”杨老爷子问道,随即道:“没听过也不要紧,我现在跟你说也不迟。”

        楚阳:%%¥¥……杨老爷子深吸一口气,道:“当时发现,只以为是一个小小的紫晶矿,所以,大家也都没放在心上……但是直到去年之前,突然间从里面挖出来了一件东西……然后老夫就立即感到了不妙!若真是如此,那么这地方可不是区区杨家能够占住的。”

        “什么东西?”楚阳莫名的感到心跳有些加速,似乎有一件惊天动地的事情,就要在自己面前揭露真相。

        这种感觉,让楚阳自己都有些莫名其妙!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