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玄幻奇幻 - 傲世九重天在线阅读 - 第六百八十六章 兵器成型

第六百八十六章 兵器成型

        剑灵将赞美之词,毫不吝啬的用在凤凰身上;滔滔不绝的说了半柱香,居然还没赞美完……“……总而言之,凤凰的高贵仁慈宽恕正直,导致了他与龙族的对立,所以,在凤凰所在的地方,为了克制龙族的邪恶,自然而然的,会有可以净化世间,消除幻毒的天晶灵泉存在!”

        剑灵的大大的喘了一口气:“所以,在龙凤呈祥的地方,有邪幻玉晶,邪灵幻泉,就必定也有飘渺天晶,与天晶灵泉存在!”

        “所以这一次,你若能得到第七节九劫剑,便可将九大奇药之二,同时揽入怀中!”

        楚阳晕了一下,越发肯定;剑灵绝对与龙凤两族有关!

        要不然,绝不会如此激动!

        与此同时,楚阳就感觉自己被天上掉下来的一块大馅饼砸中了!这个巨大的惊喜,让他头晕目眩了一下。

        九大奇药,一次两块!

        还附带有两大奇异泉水。

        还附带有九劫剑!

        还附带有龙凤遗骨!

        这不是天上掉下来的大馅饼,是什么?

        当然这个大馅饼还要吃下去才算是自己的。

        “天晶灵泉,若是与现在的生灵泉水中和,便会成为‘圣灵泉水’;比生灵泉水,更进一步。有了这一步缓冲,当你要来精灵种子的时候,催化生命之泉,生命之泉的品质,可在瞬间达到最完美的地步,甚至,超出!”

        剑灵说道:“到那时候,便是你手中握有一桩举世之间,独一无二的奇宝!”

        楚阳两眼放光,道:“这么说……这龙凤呈祥之地,居然这么好……”

        剑灵道:“这才是真正龙凤之地,却并非呈祥……而是世道毁灭时,龙凤两族族长无奈联手,对抗那折叠九重天的大能的时候,失败在此地!所以才会有……这等奇异。”

        剑灵道:“与一条巨龙死在一起,当真是一头凤凰最不能忍受的事情!”

        楚阳为之哑然。

        “邪恶的巨龙!跟凤凰死在一起,简直是玷污了凤凰!”剑灵恨恨地道。

        “额,对了。不说这个我还想不起来。”剑灵说道:“说起邪恶,你看你的九劫兄弟,傲邪云是龙族;怎样?从名字就看出来不行,名字里面就带着一个‘邪’;而芮不通则不然,直接说自己不通,多谦虚!谦虚才是最大美德!”

        楚阳想要晕过去。

        这……还能这样解释?

        这名字也不是自己取的吧?再说了……接触这么长时间了,我怎么就没看出来半点芮不通的谦虚?

        我就只看到这家伙飞扬跋扈了。

        而且傲邪云虽然名字里面有个邪字,但却一点也不邪啊,除了有点吝啬……但这种吝啬却是相对的,对于自己的兄弟,却是绝不吝啬的。

        剑灵这话,分明是些失之偏颇。

        在楚阳与剑灵谈话的时候,莫天机等人早已来到,而且聚齐。

        在他们眼中,楚阳乃是低着头,似乎陷入了一种悠久的沉思之中,所以谁也不敢打搅,都静静地在一边等着。

        “老大这是在做什么?”纪墨小声嘀咕……

        “应该是想事情。”芮不通神气活现;这其实不能怪他,现在芮不通满心中充满了得瑟的意思。

        原本哥在兄弟们之间,就是垫底的;如今摇身一变,变成了修为最高的。连顾独行,也不如自己的修为高了……这怎么能让芮不通不狂喜?

        若不是楚阳召集大家来有事情,恐怕芮不通早就提出挑战了,甚至,他连口号都想好了:顾老二,来来来,让我教训教训你,把你打成软老二!……傲邪云道:“是不是在想别的事情?老大惆怅了?”

        芮不通嘿嘿一笑:“老大在想,为什么谢丹琼是兔子,傲邪云咋不是呢?”这货自从得知了当时的情况后,兔子兔子不离嘴,简直已经成了战争贩子。一路而来已经与谢丹琼打了好几场,这一次更加变本加厉,居然连傲邪云也捎带上了。

        而且,不知为什么,一说出这句话贬低傲邪云,芮不通突然觉得心中很爽,有一种‘翻身农奴把歌唱’那种感觉,似乎是拨开云雾看青天。

        忒爽了!

        那是从心灵到精神然后再反馈到**的那种极度的痛快!

        在这样的心思下,芮不通又加了一句:“说不定傲邪云早就是兔子了……当初他和梦落曾经在一起那么长时间,众所周知,梦落是个变态……说不定傲邪云早就被……”

        傲邪云毛了!

        顿时就爆发了!

        立即就冲了上去,芮不通等的便是这一刻,大叫一声:“看我揍兔子!”一个筋斗翻了出去,霎时间就是砰砰乓乓的打成一团。

        傲邪云现在只不过三品至尊初级,芮不通却已经是五品至尊,绝对的实力压制之下,傲邪云只不过片刻之间,就被打倒在地。

        等到楚阳睁开眼睛,傲公子已经变成了猪头。

        楚阳一睁眼,才发现自己身边惊天动地,转头一看,不由得对剑灵的话又信了几分:这不就在自己身边,一龙一凤就打得跟一窝猪似的?

        事实胜于雄辩啊。

        不过这东西,可只是剑灵的一面之词,而且多有偏袒,究竟如何,还要看了龙凤呈祥之地之后,再作打算。

        傲邪云一瘸一拐上前,一把抱住楚阳,欲哭无泪的说道:“老大……你要为我做主啊……我也要到至尊五品啊……”

        楚阳木然以对,险些双泪长流:“邪云啊,不仅仅是你啊,老大我……也想到至尊五品啊……”

        “哈哈哈……”几个人捧腹大笑。

        “都先别闹,都把兵器拿出来,说说自己的要求。”楚阳沉声道:“大战在即,先将这方面硬件搞定。”

        第一个当然是顾独行。

        手一翻,黑龙剑在手:“老大,我也不需要更锋利,只要更坚韧一些,让我的黑龙不要轻易的受伤害,长短宽厚都不用变,剑身再重一些也可,最好是二十三四斤,就足够了。”

        楚阳凝目黑龙剑,只见这柄剑周身光芒闪烁,一股欣喜和感恩的情绪,似乎在淡淡的弥漫。

        顾独行第一要求不是杀敌,而是照顾自己的剑。这让已经初具灵性的黑龙剑自然而然的起了反应,一股欣慰欣喜,那种士为知己者死的情绪,一时间充满。

        顾独行自己也没有想到,自己现在的一个要求,却让自己的神兵,与自己彻底融合!

        顾独行感应不到,但楚阳与剑灵现在结合在一起的神识,却能够完整的感应。

        剑灵叹息一声:“又是一柄真正的神兵,在今日现世了!”

        作为剑灵,他当然知道,黑龙剑此刻的波动代表了什么。

        剑有灵,便有心,有心,便有魂,有魂,则需要归属,依附!

        而黑龙剑这柄不知道经过了多少代主人的上古神兵,此刻也终于真正的完全彻底的认可了顾独行!

        从这一刻开始,整个世间,,只有顾独行一人能够使用黑龙剑!

        说句不吉利的话便是:若有一天顾独行身死,那么这柄黑龙剑也必在同一时间爆碎!

        这便是真正的灵剑!

        第二个,是纪墨:“我也要把我的剑坚固一下,重量最好不变,若是能够更加锋利几十倍当然最佳……”

        楚阳白了他一眼,道:“放下剑,滚一边等着。”

        纪墨根本不理会他的不礼貌,将长剑放下,兴头头的就去了一边,一声叹息:“傲波好久没虐待我了……”

        居然十分怀念虐待的样子……众兄弟统一的无语。

        董无伤上前:“我的墨刀……最近分量有些轻了。最好再重些;再坚固一些。”

        楚阳眉梢挑了挑,其他人也是一脸的匪夷所思:五百七十斤,你还嫌轻了?

        “你想要多重??”楚阳问道。

        “一千五百斤……应该最合适。当然,若是到了**品至尊的话,若是就这么大小,能够有三千斤,那就最美了。”董无伤昂然道。

        众兄弟齐齐震翻!

        三千斤!

        这货,还真不是一般的敢说。

        楚阳很痛快地答应:“好,原样不变,一千五百斤,我给你做到!”

        董无伤大喜:“多谢老大!”

        接下来,罗克敌的要求也是一柄剑,傲邪云也要了一柄剑。

        芮不通则是要求:“我不需要质量增加,还是要原本那种,中间有点缺陷的短剑,再给我搞个千八百的,也行。”

        傲邪云狠狠道:“你要这么多做什么?他么的插在屁股上当做凤凰尾巴么?”

        楚阳等人哈哈大笑。

        傲邪云这句话,实在是神来之笔!

        谢丹琼自然还是打造琼花,而且琼花公子提出来了一个要求:“可不可以给我打造不同颜色的,不同重量的,那样的……十套八套的?”

        楚阳满口答应。

        莫天机道:“丹琼的琼花出其不意为最好,建议你还是配一把剑,掩人耳目;而且,剑还不能太次。”

        谢丹琼深觉有理,一个劲的夸赞莫天机不愧是一代阴人,果然毒辣。

        最后自然是莫天机:“我要把扇子再精化一番;最好再给我弄一把上好的紫玉箫,可以当做兵器的;再要一把剑,要求就是锋利,越锋利越好,还要轻,连一两也没有最好……最后,还要两柄袖中剑,两柄靴底刃,一柄腰间软剑,再要个背心反弹刃,要两个胸前触发剑……”

        一连串的要求,众兄弟佩服得五体投地:阴人就是阴人!我不及也!

        ……推荐一本新书:,仙侠作品,大家有兴趣的可以去看看。

        ……有人说我侮辱了龙……哦……我只好无语。在这里说句:你真无理取闹!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