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玄幻奇幻 - 傲世九重天在线阅读 - 第六百八十八章 纪墨心魔

第六百八十八章 纪墨心魔

        楚阳沉吟着:“若是我是萧家的人,我会将计就计,在矿坑里,龙凤爪子之前,布下天罗地网。当然,外面也需要加强戒备,用严密戒备来麻痹敌人,让他们进入陷阱,实施绝杀!”

        莫天机笑了笑:“是的。所以,我们要放慢速度过去,一来,给独行和纪墨这两个先行留出时间探查,其二便是先让萧家的人布置陷阱……再给他们一天一晚上的紧张时间,第三天晚上,制造些动静,让他们知道我们已经赶去,已经要落入陷阱,然后在他们猜测我们要行动的那个时间点上,直接摧毁萧家大营!”

        楚阳目光一亮:“妙计!”

        莫天机阴险的一笑:“这个计策,就全指望那内奸是否尽职尽责啦……”

        楚阳无声地笑起来。

        魏氏恨自己入骨,不尽职尽责,才是最大的怪事!

        ……纪墨和顾独行一路前行。

        纪墨这一路上被顾独行收拾的极为听话,让他干什么就干什么,饶是如此,他自己数着还是被揍了八遍。

        “没用的东西!丢了我的脸!”顾二哥如此说。

        “我不怪你在我新婚之夜恶作剧;也不为了别人打你;我就是打你的不争气!”

        “连芮不通都五品至尊了,你才二品!而且才中级!”顾独行很怒。

        纪墨耷拉着脑袋,一脸羞惭。

        顾独行有资格这么说;因为,就算芮不通是五品,而顾独行只是三品;但顾独行却是在众目睽睽之下将芮不通虐了!

        若是换做纪墨上去……恐怕也就是半个呼吸吧……顾独行虽然打骂纪墨,但在这兄弟几个之中,他却是最亲近纪墨的。

        这连番打骂,也是恨铁不成钢到了极点。

        纪墨苦笑:“二哥,你也看出来了,我也觉得,我和小狼,在兄弟们之间,还是低了些。”他深深地叹了口气:“说起资质,我们俩本就是有些差的。”

        “如今,老大和二哥为剑中至尊,董无伤乃是刀中至尊;莫天机神机妙算;芮不通凤凰血脉,傲邪云龙族血脉;谢丹琼虽然不是什么特殊血脉,但那琼花一出,就连你和董无伤也不能不谨慎。甚至,还要退避三舍。”

        “就剩下我和小狼了……”纪墨有些落寞:“我俩资质本就不高;也不是特殊血脉,更没有出类拔萃的专长……”

        “顾二哥你也知道,前段时间,小狼为了练功,竟然将自己浑身血肉割得鲜血淋淋;甚至,练功练到晕厥。”

        “小弟我,也是恨不得将自己每一根骨头都抽出来练功……但,天赋啊!天赋啊!”纪墨仰天长叹:“我们两个……我知道他,他也知道我……都已经半年没睡觉了……”

        “如此拼死拼活,却也只能勉强跟上兄弟们的尾巴,然后借助老大的力量突破……”

        纪墨垂头丧气,用一种罕见的沉重口气说道:“二哥,大家一起修炼,你们前进了一丈,我只能挪动两尺……大家都想休息了,我和小狼偷偷起来,两个人换着按摩一下放松放松,接着就开始……所有时间,所有精力……罗克敌因为此事,都不操心终身大事了……但还是跟不上。有时候,我真想死……”

        话音未落,屁股上就狠狠挨了一脚,传来顾独行的怒骂:“你想死?好啊……想死就快些,我看着你死!别磨磨唧唧的!”

        纪墨抿着嘴,眼中竟然有泪光闪动,良久,他突然一下子扑倒在地,放声痛哭。

        顾独行眼中有泪光闪动,但却抿住嘴,控制着自己不去劝慰。

        这时候的劝慰,只能让人更加软弱。

        男儿心路,最艰难的那一段,只能自己走过去!

        纪墨哭得很伤心,很压抑。

        少年英才,天资颖悟;可说是纪墨已经是世间所有少年的偶像。年仅二十一,已经是至尊两品,身居九劫!

        这样的修为,不管是站在那里,都是众人崇拜的对象。

        但,唯独在他自己的兄弟们之间,不成!

        与自己的兄弟相比,还是很弱!

        纪墨也是心高气傲的人,怎能忍受!

        一直压抑到现在,他已经承受不住!(这种滋味不知道大家会不会理解,打个比方,就像是上学,一个人在普通中学,一直是尖子;但终于考上了重点高中,却发现到处都是天才,几乎每个人都比自己强……这是一种折磨。特意说一嘴,当时的我,就是这样子,若战胜不了自己,真的是一种摧残。而当时我没战胜自己,哎,罗嗦了,本章我会补充两百字。)“我没用,我就感觉自己在兄弟们之间只能作为一个小丑的作用存在了……”纪墨放声大哭。

        顾独行冷面黑衣,站在他身前,看着他大哭,一动不动。

        良久,纪墨哭声渐低。“哭够了没有?”顾独行冷冷问道。

        纪墨抹着眼泪。抽噎着:“老子才不想哭呢!”

        “也知道丢人?”顾独行冷笑。

        “他么的,要不你试试?”纪墨勃然大怒。

        顾独行哼了一声,慢慢道:“我们走的时候,老大在我耳朵边上说了几句话。是要我转告你的。”

        “什么话?”纪墨恐慌起来。

        “老大说……只要你哭了,就让我告诉你,像现在,你果然哭了。”顾独行冷硬的嘴角露出一丝笑:“没用的东西!”

        纪墨呼吸急促起来:“快说,老大说什么?”

        “老大说……只要你能挺过去,听过自己的心魔,还能继续进步……那么,你应该知道,在真正的蜕变为强者的时候,有一个至尊六品的仙凡之隔!”顾独行咧咧嘴:“你知道,什么是仙凡之隔么?”

        纪墨浑身颤抖起来,嘴唇都哆嗦。

        “跨越那道界限的时候,每个人都有一个改变自己的机会!”顾独行一笑:“我们是不可能再改变了,但你和小狼可以;也只有你们两个人才可以!因为……你们有模版,而我们没有。”

        “但要把握住那个机会,却必须提前知道,做好心理准备,而且,顶住所有的压力,走到哪里才成!你若是到不了,那就是谁也帮不了你了。”

        纪墨浑身筛糠一般颤抖起来:“当真?”

        “千真万确!”顾独行嘿嘿一笑:“你可曾经听过老大说假话?”

        “没有!”纪墨肯定的道,随即一张脸都兴奋的涨红了,紧紧握起拳头:“我一定会超越仙凡之隔的!”

        随即才不满的道:“我说顾老二,你真不够意思,这么个好消息,居然一直瞒了我一路。”

        顾独行挑挑眉毛:“老大让我这么做的,要不你回去找他算账!”

        纪墨浑身都轻松了起来,只觉自己的人生充满了希望,嘿嘿一笑,道:“你他么以为我傻!”

        顾独行大笑。

        至尊六品仙凡之隔,自然是没有这种根骨蜕变的;但楚阳却打定了主意,一定要在那个时候,让纪墨和罗克敌完成根骨蜕变!

        否则,自己这两个兄弟迟早会被兄弟们的优秀压垮的。这一节,楚阳看得清清楚楚,莫天机心里明白,纪墨和罗克敌自己也是心中有数。

        所以,楚阳已经做了万全准备。

        而楚阳所说的这件事情,连顾独行也不知道。

        而楚阳也不打算让任何人知道。

        就算是蜕变之后,也不打算让他们知道。只让纪墨两人知道此乃是他们自己努力的成果……顾独行笑了笑,道:“我只负责和你说,至于你那位难兄难弟罗克敌……就交给你了。”

        纪墨兴奋地犯了个跟头,咬牙切齿:“我一定会让那家伙欲仙欲死的……老子今天都哭了……妈的,他不哭不闹的就想知道?做梦去吧!哇哈哈哈……”

        纪墨的严重,闪着兴奋的恶意,显然已经在憧憬怎么收拾罗克敌了……顾独行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白杨谷。

        顾名思义,一片片冲天而起挺拔直立的白杨,平均都有五六人合抱那么粗,就像一个个巨人,站立在整片山谷,数百里之内,没有一颗杂树。

        在对面,却是茂密的梧桐,也是挺拔直立,每一棵的直径,甚至比白杨还要粗很多。梧桐树上,一个又一个那种天然树叶形成的黑色的鸟窝几乎连成一片。

        古老相传:栽下梧桐树,引得凤凰来。

        而这梧桐树上出现的树木自身生长而成的鸟窝,就叫做:凤凰窝!(这个传说大家应该不陌生吧。)现在,顾独行和纪墨就是静悄悄的趴在一个硕大的‘凤凰窝’里。

        从他们的位置看出去,五六里之外,便是巨大的矿山!

        此刻正有人在进进出出。

        而传说中的龙凤呈祥之地,就是在这里。

        “你有感觉么??”纪墨悄声传音。“没有。”顾独行淡淡的道:“我只感觉到,这里高手如云,防卫严密,而且……有一种隐晦的能量,似乎……被撩拨着;若是估计不错,应该是龙凤之力。从这一点来说,那龙凤尸骸,应该还在。”

        纪墨吸了一口气:“我想下去瞧瞧。”

        “不行!”顾独行吓了一跳:“太冒险了!这里高手如云,我下去恐怕也只有送死……莫要冲动!”

        纪墨转过头,认真的道:“正因为如此,我才要下去,我总感觉这里是个巨大的陷阱……而且是专门为了我们兄弟布置的陷阱!我们作为先行前来,若是不打听清楚,兄弟们来的时候,恐怕会吃大亏。”

        顾独行沉吟下,道:“既然如此,我下去,你等在这里。”

        “不是我小瞧你,你是比我能打,但在这一套上,你顾独行跟在我屁股后面,我放个屁你都闻不到臭!”纪墨不屑的道:“再说了,万一我被抓了……你在外面不管做什么都比我快……才更方便。若是你被抓了,那我说不定还真无计可施……”

        顾独行沉默的想了想,终于缓缓道:“小心!”

        纪墨挑挑眉毛:“废话!我可还等着仙凡之隔呢。”

        然后伸过头来,在顾独行耳朵边上嘀嘀咕咕的说了一番。顾独行瞪大了眼睛:“这……这也行??”

        纪墨信心满满:“放心,此刻我就是莫天机附身了……这计谋,绝对的天衣无缝!”

        顾独行瞠然无语。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