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玄幻奇幻 - 傲世九重天在线阅读 - 第六百九十四章 九劫战九品,峥嵘初露

第六百九十四章 九劫战九品,峥嵘初露

        萧晨雷有些悲剧。

        第一大震惊,他根本没有想到对方竟然有两个实力如此强悍的刀剑至尊!上来第一击,就被挫了锐气。

        第一波之后,对方一句话,又轻易的击中了他最在乎的事情,引起了他的怒火。

        紧接着上来的琼花绽放,又让他浑身出了一阵阵的冷汗,凉风一吹,顿时觉得浑身冰凉——他的衣服被琼花完全割裂,他能够清楚的感受到,那锋利的琼花从自己肌肤上划过的那种感觉。

        就像是在被凌迟!

        这种感觉刚刚升起,却又被龙凤之威联手合击,精神识海受到的打击真是无与伦比。

        若是换了在此之前任何一个时间,他都不会如此感受!但现在却是他连日在龙凤骨骸旁边使劲,那种铺天盖地的威压,几乎已经深入骨髓。

        如今,在龙凤骨骸之外,居然又清晰地有两股活生生的龙凤威能向着自己攻击!

        那一刻,萧晨雷亡魂皆冒,几乎神智错乱。

        难道那死了十万年的骨骸复活了不成?

        也正是这么一个错愕,傲邪云和芮不通的攻击,真真正正的让这位九品至尊受了伤!

        七八千年没有过受伤的感觉,如今这种感觉突然出现,那种滋味真是奇妙至极。

        便在这时,居然又出现了一头野狼一般的那种攻击……

        刚刚提气,要将这家伙毙于掌下,却又来了另外一道!而这道剑光,所带的毁灭之气,那种一往无回的绝杀之气,那种恐怖的意境,居然比先前数道攻击加起来还要恐怖!

        萧晨雷大吼一声,匆匆忙忙的调动全身修为,猛地迎击!

        罗克敌大呼小叫的一道剑光横空,决死一般向着萧晨雷冲来。

        萧晨雷有无数种办法,也有百分之一万的把握能将他一击杀死!但却不敢。

        因为这边自己若是那样做的话,右面那一道剑光定然会将自己身上戳一个透明的窟窿!纵然不会致命,但也是麻烦事。

        修为到了九品至尊这种地步,轻易不会受伤,但一旦受伤,就不是容易痊愈的!必将耗日长久才能恢复——这也是当初宁天涯受伤之后,需要那么长时间的真正原因。

        但在现在这种情况下,对方实力如此强劲,自己怎么能受伤?

        他大吼一声,一刀横斩罗克敌。

        但在他这么一个犹豫的时间里,罗克敌聪明绝顶,岂会原样攻击?已经在空中连续挥剑三十六次,三十六道剑光汇成一股,排山倒海一般凶猛劈下!

        当的一声大响,罗克敌口中鲜血狂喷,身子断线风筝一般飞了出去——以往说‘断线风筝一般’还不是那么形象,但这一次的罗二爷却是实在是太形象……

        他正在高速往前奔,突然迎头一撞,嗖的一声就倒飞回去,咻的一声,速度太快,居然连裤子也给扯脱了,总算他百忙中还知道用脚尖猛地一勾……

        于是乎,长满了毛的大腿露在外面,裤子长袍挂在脚尖,连个跟头也不翻一个,直直的往前飞……正是一只大风筝,绝对的惟妙惟肖!

        傲邪云与芮不通本来胸腹之间气血翻涌,难受之极,但这一刻也忍不住的露出笑容。

        那边,萧晨雷已经与楚阳狠狠的对撞在一起!

        就像是夜空中两颗对面飞行的流星,狠狠的碰撞在一起!

        九劫剑,屠尽天下又何妨!

        这一次,楚阳并没有任何的遮掩,用自己的全力,发出了这一招!最纯粹、最集中的一次!这一次,他并没有任何的掩饰身份的意思——今日这些萧家人,在楚阳眼中,已经是死人!无论如何,必杀!

        而这,也是月聆雪的意思。有这样的保证,楚阳并没有任何担忧!

        死人,是绝不会泄露秘密的。

        长剑辉煌的临身。

        在即将接触的那一刻,萧晨雷脑海中那久远的传说的记忆突然复苏,这一刻,正是气势如虹的他突然间猛的张大了眼睛,惊恐地叫道:“屠尽天下又何妨?!”

        楚阳唇角带着冰冷的微笑,脸上毫无表情,并不说话,猛扑过来!

        但萧晨雷的心却乱了!

        不仅乱了,而且恐惧!

        他现在终于明白,这接二连三的跟自己动手的,是什么人!

        竟然是一直在传说之中的九劫剑主,与他的九劫!

        难怪一个个都这么天才的吓人!难怪一个个都是如此的锐利……这样的年纪,九大家族之中的后辈子孙,最杰出的一个甚至还比不上这其中最弱的一个!

        九劫剑主果然就是九劫剑主,而九劫,也的确不愧为九劫!

        剑光若长虹,已到面前!

        萧晨雷喝道:“九劫剑主,难道我就怕了你不成?”

        楚阳眼中露出嘲讽的神色:你不怕,为何要说?

        萧晨雷几乎要狠狠打自己一个耳光子。这句话实在是说的底气全无,而且还清楚告诉敌人:自己已经怕了……

        长剑猛地幻化起一道光圈,一道光墙,对上楚阳这一剑。

        轰的一声响,萧晨雷心痛的发现,自己的剑刹那间四分五裂,成为碎铁片,他这柄剑,已经先后迎击了顾独行董无伤谢丹琼傲邪云芮不通罗克敌六人!

        这六人每个人手中的兵器都是神兵利器,它能够坚持到现在还没有断裂,已经算是难得之极,却也已经到了强弩之末。

        而在这时候,却又遇到了九劫剑主的九劫剑!

        遇到了剑中祖宗!

        哪有不立即分崩离析的可能?

        长剑碎,光幕即刻消失。剑光支离破碎,萧晨雷大吼一声,大刀全力劈落。

        滑稽的是,在长剑碎裂的那一刻,他心里还在这么想:妈的我真是傻了,面对九劫剑主与他的九劫剑,我居然还用兵器来应付,那不是给九劫剑送菜么?真是太不应该了。

        但一边这么想着,一边处于本能的又把刀挥了出去。

        挥出去的同时,他心里就在懊悔,我怎么又把刀送出去了……

        但当的一声响,本就伤痕累累的大刀也碎裂开来。楚阳剑势不变,长驱直入!嘴角已经有鲜血溢出。

        刚才两次接触,虽然萧晨雷毫无战意,但那庞大的九品至尊修为,依然将楚阳震得不轻。但他毫不在意,屠尽天下又何妨,才用了一半,余势未尽!

        萧晨雷大吼,双掌连续出击,顿时空中风起云涌,连续数十掌拍出,同时身子急退。

        他终于开始退!

        虽然有这样的那样的原因不下数十种,虽然是不管是身体、精神、意识、兵器、修为消耗……在这交战的时间里被连番打击,已经不足他平常修为的一半,而且在见到九劫剑主之后,已经战意全无……

        但,这一次毕竟是楚阳从出道以来,第一次让九品至尊在自己面前后退!

        这是一个历史性的时刻!

        九劫剑主,第一次迫退九品至尊!

        下面,无数人翘首以望,看着这场龙争虎斗,人人都是莫名其妙的感觉到了紧张,那种庞大的压力……

        两个人面对面,萧晨雷飞退,楚阳驾驭剑光,连人带剑,进攻!

        掌风呼呼,楚阳嘴角鲜血越溢越多,身上骨头,也有多处断裂,但他抿着嘴,目光冷锐而坚定!

        似乎这一剑若不能在九品至尊身上撅出一个透明窟窿,决不罢休一般!

        一个进,一个退,速度迥异!

        萧晨雷大吼声中,楚阳的九劫剑终于临身!

        萧晨雷感受着剑光的森森寒气,终于避无可避,终于起来拼命之心。

        在此之前,若是有人说这一战他居然会拼命,那么连他自己都会嗤之以鼻;但现在,却是货真价实的拼命!

        他双臂一张,身上纵横交错的突然从每一个位置,每一个部位,甚至连头发上,都发出来纵横交错的剑气。

        全力进攻!

        楚阳哈哈一笑,道:“那一龙一凤,我要了!你有什么意见?”然后他的身子就被击飞了出去!

        但在被击飞之前,一剑也狠狠的刺入了萧晨雷右肩!入肉只得三分,便被一股磅礴的大力顶住,再也不能前进!

        鲜血在长空飞溅,楚阳带着大笑一路流星般飞退,没有人知道在这一刻之间,他已经服用了两颗不完全版九重丹!

        从顾独行出手,一直到楚阳后退,这个过程说来漫长,但其实一共也就是眨眨眼的时间。

        九劫兄弟,连同剑主在内,人人都遭遇了生死危机!

        九品至尊,岂是易于?

        这一战的凶险,超乎了任何人的想象!

        只有楚阳自己知道,自己在这短暂到了极点的战斗之中,实在是等于已经死了两次!

        但,却完成了一次历史性的事件;让高高在上成为九重天神话的九品至尊,在自己兄弟面前,后退!

        而且受伤!

        纵然这位九品至尊只是九品初级,远远比不上月聆雪风雨柔那种巅峰高手,甚至是判若云泥的差距,但,毕竟也是九品至尊!

        这一战,就证明楚阳与他的兄弟们,已经具备了向着九重天巅峰进军的资格!

        萧晨雷郁闷之极的飞退,右肩上的刺痛感觉让他愤怒之极!

        伤口虽然小,却也流血了。而且,剑上附着的剑气瞬间爆炸,顺着经脉流动,让他的右肩已经不能自如活动。

        眼看就要退回,突然间身边空气一阵氤氲,一柄剑突然从虚空之中闪现,墨泪儿恰在此刻出手。

        红光一闪,如梦如幻,星梦轻舞刀赫然出现!

        莫轻舞,一刀斩来!

        正是那萧晨雷最难受的时刻!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