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玄幻奇幻 - 傲世九重天在线阅读 - 第六百九十五章 轻舞一刀,九劫练兵!

第六百九十五章 轻舞一刀,九劫练兵!

        墨泪儿在出招之前,娇叱一声:“看剑!”

        这一声大喝,说句实在话,墨泪儿并不明白是什么原因。而且她本身也是极为不情愿的。

        我本来就是偷袭,却要在出招之前大喝一声提醒敌人防备?这是什么道理??

        但在出手之前,莫天机三番五次的叮嘱:出招之前,一定要隐身在最完美的状态,但出招的时候,却一定要大喝一声!

        这句话,莫天机翻来复去的叮嘱了七八遍!

        到后来墨泪儿都烦了,终于答应之后,莫天机居然还又喋喋不休的叮嘱了一遍。

        几乎让墨泪儿在极度不解的基础上差点儿暴走。

        所以在出招之前,墨泪儿不情不愿的大喝一声。

        这一声大喝,真正是出了大事!

        她本身乃是在完全的隐身状态之中,而且这样的隐身状态,根本不能瞒得过萧晨雷的感知!

        他明明白白的知道,还有两个敌人在暗中埋伏!

        他也一直在等待着这两次埋伏,纵然已经受伤,已经后退,但他一直在高度警觉着。

        但萧晨雷做梦也没有想到,会有这样的两次袭击!

        两个女人的袭击!

        这让萧晨雷彻底的失去了分寸,失去了判断能力。

        在先前,他已经确定,此乃是九劫剑主与他的九劫在袭击自己,抢夺龙凤之骨!这一个推断,自从楚阳出了那一招’屠尽天下又何妨‘,就已经完全证实!

        而自己从一开始遭受袭击一直到现在,正好是八个人!

        顾独行的剑,董无伤的刀,谢丹琼的暗器,傲邪云的龙威,芮不通的凤翔,罗克敌的剑,莫天机的智谋,楚阳这位剑主大人的一剑!

        正好是八个人!

        按照十万年的常规来说,九劫剑主只要出手,九劫只要联手,那就是十个人:九劫剑主与他的九劫!

        现在只有八个出手,自然而然,还有两个!

        所以萧晨雷自然而然的就在防备那两个。纵然莫轻舞与墨泪儿不出手,萧晨雷也会防备!纵然没有让他感觉到两人的埋伏,他也会十二万分的防备!

        众所周知,九劫合一,天下无敌!

        萧晨雷岂敢大意?

        但……墨泪儿出招之前,一声娇斥,却让萧晨雷彻底的迷乱了!

        十万年的惯例,十万年的深入人心:九劫绝对不可能有女人!

        这是九重天大陆所有人的共同认知!

        不管从哪一方面来说,九劫之中没有女人乃是定了的:若有女人,随后的九大家族如何论断?众所周知,女人总是要嫁人的,嫁人之后,就要随夫姓,有子孙,也是跟随丈夫的姓氏。

        女人如何传宗接代?

        既然已经出手了八个,那么剩下的两个自然是另外的两个九劫兄弟,那么,既然如此,怎么会出现一个女人?

        哦不!不是一个女人,而是两个女人!这是怎么回事??

        他全神戒备的时候,已经感觉到墨泪儿逼近;正在筹谋反击,却冷不丁听见一声女人的娇叱!

        “看剑!”

        萧晨雷立马就晕了!

        就是这一晕,让他的出手速度慢了那么一丁点的时间。

        墨泪儿一剑刺出,却见萧晨雷居然不闪不避,以为他要凭着至尊罡气防护,银牙一咬,毫不客气的一剑就刺入了萧晨雷的右肩!

        恰恰是楚阳刺入的位置!

        萧晨雷这一刻真是百哀齐至,旧创未消,又添新伤,直痛的大吼一声,反手一掌,将墨泪儿远远击飞,尚自在不可置信的大叫一声:“为什么?为什么居然是女人?!”、

        墨泪儿浑身几乎被一掌打碎,翻滚退后,剧痛之中,听到这一句话,也禁不住疑惑万端:为什么不能是女人?

        萧晨雷大叫声中,莫轻舞身法轻盈,一飘而来,星梦轻舞刀带着梦幻一般的光彩,狠狠砍下去!

        在这一刻,莫轻舞的神智却没有在战斗之中,而是莫名其妙的想起来了一句话。

        前世,自己与楚阳共同的好友雪泪寒写的一首诗。

        轻盈如梦梦亦飘,血海骨山舞妖娆;仗剑千里君莫问,生死相随到九霄!

        不由得神旌动摇,心魂欲醉,喃喃道:“仗剑千里君莫问,生死相随到九霄!”

        却没有注意,自己的刀在自己这一句喃喃轻语之中,变得更加的不可捉摸,似乎这一刀在一瞬间被赋予了灵魂,闪过萧晨雷的手掌迎击,一刀翩若惊鸿,刷的一声,砍在萧晨雷腰腿之间!

        萧晨雷仰天长嚎,鲜血在半空中如雨落下,他痛苦地浑身颤抖,脸上露出明显的恐惧的神色,愤怒惊惧的大吼一声:“为什么!!!”

        声音震撼长空!

        随即才又接上痛不欲生的一句话:“为什么又是一个女人!!!”

        惨嚎声中,他的身子流星一般坠落,陨石一般跌落尘埃,进入了紫晶矿洞!

        以他的修为,纵然是在重伤之后,纵然丝毫不作闪避,纵然莫轻舞和墨泪儿都拿着神兵利器,也不可能伤得了他。

        但就是这一刻的不解,让他在绝不可能受伤的时候,再次的受伤,重伤!

        莫轻舞一刀,几乎将他的右腿砍下来一半!

        这,本是绝对不应该发生的事情!

        半空中一个温文尔雅的声音道:“为什么是女人?这个问题真是可笑!难道你就这么看不起女人?难道女人就杀不得你!一齐动手,掀翻了这山!拿到龙凤之骨,立即撤退!”

        四面八方兄弟们一起答应:“掀翻了这山!龙凤之骨,是我们的!”

        “哈哈哈哈……龙凤之骨,是我们的!”

        八位至尊一起出手,突然间整个白杨谷山摇地动,似乎从地皮表面,整座山谷都要被掀了起来!

        萧晨雷此时轰然落地,肩膀上鲜血如注,腰胯间热血淋漓,一条腿几乎被砍了下来,却依旧大喝一声:“定住!顶住!”

        萧家所有至尊高手同时运转神功,将自己与身下高山大地融为一体,全力下压!

        九劫等人的力量轰然冲来,往上翻腾,但萧家至尊终究人多势众,刚才战斗没赶上,但此刻却是人人拼命!

        一声爆响!

        空中条条烟尘冲天而起,化作一块块蘑菇云!

        此刻,萧晨雷的叫声才猛烈传出:“想要龙凤之骨?休想!”

        轰的一声巨响,两股大力在地底完全接触,两边人手同时发出一声震撼的惨叫!两边同时有人受伤,震伤!

        但,毕竟萧家人多势众,生生的将白杨谷紫晶矿定在原位,不能移动!

        从这里来说,乃是九劫剑主与他的九劫落在下风,稍逊一筹!

        一片尘烟中,传来莫天机沉重优雅而又把握十足的声音。

        “稍安勿躁,暂且退走;三日之后,取龙凤之骨,斩萧贼之命;一月之内,踏平萧家,定鼎东南河山!”

        众兄弟嘶哑的齐声大笑:“既如此,且让这老不死多活三天!”

        漫天弥漫的烟尘中,隐约可见几条人影长笑而起,闪电一般一闪,就是无影无踪!

        尘埃落定时,已经是风平浪静。

        天地之间一片狼藉!

        唯有萧晨雷站在紫晶矿正中间,兀自百思不得其解的喃喃自语:“九劫之中,怎么会有女人?而且是两个女人?这,怎么可能?若是如此,万一九劫成功了,新的九大家族如何传宗接代?”

        周围萧家至尊面面相觑,没有任何人能够回答这个问题。

        是的,九劫之中,绝对不可能有女人的!这一节,九重天典籍之中说的清清楚楚。

        十万年来皆是如此,怎么可能破例?

        “这一节,乃是老祖宗走入了误区。”纪二爷很虚弱的咳嗽了几声,风一吹便倒那般的说道:“适才我一直在看着听着,侥幸各位好兄弟护着,才没受伤,但此刻我却要说一句话,若是老前辈执着于这个问题,可就真是上了他们的大当了!”

        他躺在担架上,却是央求别人将自己抬了出来。

        “此话怎讲?”萧晨雷不顾自己身上的伤口,皱眉转头问道。

        “刚才九劫连上剑主,只出手了八个!”纪墨井井有条的说道:“最后出手的那两个女人,便是利用九劫之中没有女人这个原因,创造了一次惊天意外,让老前辈受伤了……若不然,绝不可能做到!”

        “此言甚是有理。”萧晨雷皱眉,仔细思索,道:“的确如此,若是没有这等意外事件,我再不济,也能全身而退。”

        纪墨呵呵一笑,胸有成竹的说道:“所以,晚辈看来,这只是一个障眼法而已;让你们相信,疑惑,九劫之中出现了女人。”

        “但他们真正的威胁,却是九劫之中还未出手的那两人,那两人,才是重点!他们下次来袭,定然还是今天的原班人马,而那两人,依然不会动,只有在关键时刻,突然发动,才能够再一次制造出其不意的效果,一举夺取紫晶矿!”

        纪墨一副智多星的样子,淡淡一笑:“这等计策,呵呵呵……”

        萧晨雷恍然大悟:“你是说……”

        纪墨淡淡一笑:“刚才说话的那人,定然是九劫之中的智囊,但他却明明白白的说了三天之后……但他实在是没有理由这么坦白的……所以,我断定,绝对到不了第三天,他们就会卷土重来!”

        “有理!”萧晨雷目光一亮。

        “所以,萧老前辈此刻应该做的,乃是清除内奸。”纪墨忧患重重的说道:“据我猜测,他们绝对有内奸……”

        说到这里,便住了嘴。

        但在场的有哪一个是笨人?自然是闻弦歌而知雅意。同时想到:若是敌人没有重要内奸,怎么敢如此有把握?这么一点点实力,就来进攻萧家戒备如此森严的重地?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