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玄幻奇幻 - 傲世九重天在线阅读 - 第六百九十八章 斩尽杀绝

第六百九十八章 斩尽杀绝

        董无伤身子还在往下落,但雷轰电闪的一刀已经劈在马脸至尊手掌上!

        恍如是一道焦雷骤然轰在了蚂蚱身上!

        细碎的、清脆的碎裂声音刹那间就是响成一团。

        马脸至尊惨叫跌退,两条手臂从手掌到肩膀已经不知道变成了多少节。

        董无伤一刀劈落,漠无表情的纵身直掠,长刀一挥,长驱直入,一脚踩在这位马脸至尊脑袋上,一个用力,身子嗖的出去,已经进入了人群!

        董无伤本想将这家伙的脑袋一脚直接踩爆的;但,不得不说六品至尊的**就是强大,脑袋就是坚硬,一脚踩下去,居然只是发出咔嚓一声骨节错位的声音,居然没有当场爆裂。

        董二爷心中有些奇怪,妈的,老子一脚没踩爆咩?咋回事?

        若不是牢记着莫天机的叮嘱,只准出一招,董二爷真想回去再踩一脚。不信就踩不爆……不过这一脚意义非凡!

        马脸惨叫着,被一脚将颈椎几乎踩断,歪在一边;强猛的力量推着他就这么歪着头往前冲。

        迎面而来的是傲邪云金龙一般的剑光,剑光一闪,刷的一声,他的左臂连同肩膀不翼而飞;傲邪云一冲而过,丝毫不作停留!

        惨叫声杀猪般刚刚要冲出喉咙,剑光又是一闪,罗二爷“嗷呜”一声,兴高采烈地冲过来!

        刷!

        马脸至尊的右手臂连同右肩膀掉落,罗二爷一见这家伙已经没有危险,顺便一脚踢在裤裆里,随即就嗷呜一声大叫,张牙舞爪的扑进了人群!

        谢丹琼收拾不住,琼花第一波绽放,就在马脸至尊眼前,在一片愤恨惶恐绝望的眼神中,刷刷刷,两条腿飕飕的一条往北飞,一条往南奔,前胸碰的一声炸开一个大洞。

        谢丹琼俊眉一皱,喃喃说一声晦气,嗖的一声无影无踪。

        然后这位马脸至尊的身体才开始解体,缓缓的四分五裂!

        莫轻舞擎着星梦轻舞刀刚刚冲过来,就见到这位至尊大人的身体突然诡异的在自己面前裂开了……从脑袋到身体,缓缓的各自为政的分开。

        小丫头吓得大叫一声,嗖的一声转头一个弯绕了过去,全力飞奔冲进了人群。

        随即墨泪儿狂猛冲来,恰巧马脸至尊的身体正好完整分开,少年黑魔大人莫名其妙的就从一个人的身体中‘钻’了过去!

        钻过去之后,墨大小姐莫名其妙的还回头看了一眼。

        真是诡异,一见到姑奶奶过来,这个人自动解体让路了……让路,自己还真是见过不少,但这么让的彻底的,还真是头一个……墨泪儿直直的冲了过去!

        莫天机依然没有参加战斗,依然在看。

        然后,他就发现了一个有趣的事实,而且,很不解。

        那就是……自始至终,都是兄弟们在出手,甚至自己的妹妹莫轻舞,也有出手。

        但,自始至终,墨泪儿是游离在这个团体之外的!

        隐隐中的气息,她只是与董无伤密不可分的在一起,而与其他人,则是始终游离,或者说,是那股难以捉摸的气息,自然而然的将她排斥在外的。

        但让莫天机不解的是,自己的妹妹莫轻舞,却在其中;无论在任何时候,她的气息,都是紧紧的围绕着最中间的楚阳!

        这是一种极其玄妙的感觉!

        莫天机一边查看着天空星云,一边在心中计算着,一边推测着,皱着眉,背着的双手中,九枚金灿灿的铜钱在不断地有生命一般的旋转着。

        在这血色的夜空里,在这残酷的厮杀中,他的神智却是前所未有的清明起来。

        似乎那迷乱的天机,在这一刻突然间有了清晰的脉络。

        他的重点,始终放在两个人身上,楚阳、莫轻舞。

        然后莫天机骇然发现,这两个人的气息,简直是一模一样密不可分!

        始终,以楚阳为主导,莫轻舞无条件的跟随。

        这让莫天机有一种感觉:若是楚阳去种地,莫轻舞定然会去浇水;若是楚阳在烧水,那么莫轻舞定然会是在炒菜。

        如果楚阳当皇帝,莫轻舞定然是皇后!若是楚阳去当强盗,那么莫轻舞定然会去拦路抢劫!若是楚阳去要饭,那么跟在后面拿着打狗棍的,一定是莫轻舞!

        若是楚阳去杀人,莫轻舞定然就会去拿刀!

        这种感觉,让莫天机欣慰而安心之余,又有些不寒而栗!

        这是多么契合的生命,才能够出现这样的一种情况?

        莫天机深沉的思索:难道,这就是所谓的天定夫妻?但,楚阳却分明又有别的女人……难道……这就是冥冥中的缘分?

        楚阳现在与莫轻舞的契合,与董无伤与墨泪儿两人基本完全一样,唯一的差别就是,莫轻舞在这一个整体的气氛之中,而墨泪儿不在!

        难道我妹妹……也是九劫之一?或者,只是因为楚阳乃是剑主的关系?

        莫天机很快为自己的无稽的想法哑然一笑:众所周知,九劫之中无同姓!此其一。其二,九劫之中无女人!

        所以,莫轻舞显然不是。

        莫天机双手一合,九枚金灿灿的铜钱瞬间消失。心中暗叹一口气,无怪乎当初的萧风云能够以区区君级修为,就能够在上三天创出一番家业!

        那是因为,这掌握天下神功,纵然是智慧家族的测控天机,也无法相比的!

        因为它能直接接触天机运行!

        这样的条件,让他从一开始,不管面对谁,都是提前有了准备。

        正如此刻自己的灵光一闪。

        只可惜萧风云最终还是功亏一篑,那是因为……第一他的武力还是太低,第二,他的掌握天下神功,根本没有练到真正高深的地步!

        那边,剑光呼啸,刀光纵横,大家都是牢牢记着‘只准出手一次’的规定,各自都将这一次发挥到了巅峰水平,一片鬼哭神嚎之中,众兄弟从正面进入人群,然后从后面或者侧面穿出来,头也不回的各走各路,一转眼就是无影无踪!

        突然而来,突然而去,聚散如风。

        这个时候,高空战斗之后的残肢断臂,还没有落到地面!

        稍顷之后,才听到啪啪啪的声音,终于掉落到了地面上,发出撞击声!

        萧家众位至尊破口大骂起来。

        三十八人的至尊队伍,经过此一番突如其来的雷霆闪电一般的打击之后,就只剩下了十七人,死了一大半!

        除了队伍最前方的马脸乃是高阶至尊被乱刀乱剑砍没了之外,其他的队伍中间的五品至尊四品至尊都是毫发无伤,唯独三品以下的至尊死的干干净净,一个也没留下!

        这帮家伙,真会欺软怕硬!

        若不是出其不意,自己这些人可以完虐九劫剑主和他的九劫!但……现在晕头转向的回过神来,就只看到了星河耿耿,明月在天……清风呜咽,树叶婆娑……来时三十八人,半路就损失了二十一个,片刻之前还在互相谈话,眨眼之间就是幽明殊途。

        众人心中都有些凄凄惶惶。

        沉默着,还是按照原本任务,去杨家旧址看了看,确定是一根活着的人毛也没有剩下,这才又往回赶。

        ……众兄弟浑身杀气腾腾的穿过,头也不回,直接在原定地点集合,除了罗克敌和傲邪云受了点伤之外,其他人基本完整无损。

        董无伤的肩膀青了一大块,不过这点伤对于董二爷来说,简直是如同挠痒痒;任凭墨泪儿心痛的给他抹药,董二爷面不改色心不跳,居然还一个劲儿的说:“这有啥?二爷我从小到大受得最轻的伤,也比这个重!蚊子咬一口,还青一块呢。”

        气的墨泪儿就想咬他一口。

        罗克敌羡慕的道:“哎,董四哥就是牛逼,就是威猛绝伦啊。居然将我们名震中三天的黑魔,变成了绕指柔的董四嫂……”

        芮不通撇撇嘴,道:“你懂个屁,等你这位绕指柔的董四嫂发飚的时候,你就会发现你这位威猛绝伦的董四哥,立即就变成了小绵羊,恨不得挂上尾巴咩咩叫。”

        众人大笑。

        莫天机笑了笑,道:“现在不是说笑的时候,我问你们,还有没有把握使用出来刚才的那样的一击?”

        “绝对没问题!”大家一起说道。

        “那就好!马上开始今晚上我们第三次袭击!”莫天机纵身在前:“跟我来,第三次伏击!”

        ……前去查看杨家旧址,接应留守人员的三十八位至尊,一战之后,剩下了十七位,一路往回走,一路咒骂不绝。

        对方的狠辣无耻,让大家痛恨不已。

        但对方来去如风,一触即走的攻击方式,却也着实让人头痛。

        大家在悲愤悲痛的同时,也有些庆幸:幸亏……刚才那一拨恐怖的袭击,没有落在我的身上。要是对方的目标是我,恐怕现在……想起下饺子一般从高空跌落的人体,大家都是不寒而栗……这一路,有些沉默。大家都提高了警惕,若是对方再如法炮制一次……该如何是好?

        所以一路小心翼翼,但一路上却没有半点动静,风平浪静,直到远远地看到了紫晶矿,大家才松了一口气。

        又往前走了一段,已经是紫晶矿的范围,甚至不用修为也已经可以看到紫晶矿的灯火,大家才彻底放心。

        这一放心,登时如同虚脱一般;不得不说,大家都很害怕的。

        纷纷自嘲的笑一笑,轻松地往里掠去。

        便在这时,突然间一阵恐怖的杀机从前方升起,数道剑光流星般闪现,闪电般飞来!

        一个森冷的声音道:“斩尽杀绝!”

        轰然一声,这里就变成了地狱!

        莫天机的第三次袭击,在敌人最最没有防备,最最没有准备的时候,发动!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