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玄幻奇幻 - 傲世九重天在线阅读 - 第七百零一章 致命之毒!

第七百零一章 致命之毒!

        芮不通倒抽一口气,道:“如此说来,他们岂不就只有等死?”

        “那也未必。”莫天机微笑:“若是我,或者第五轻柔甚至是诸葛家族那几个杰出之士在里面,我们依然有办法化解。”

        “而且是有好几种办法可以避免……但,却都不是目前的他们能够想得到的。所以,对于现在里面的人来说,这计策,无解!只能以修为硬抗——而且那是在发觉中毒之后!”

        他淡淡的一笑,道:“当然……里面的九品至尊萧晨雷……想必是死不了的,而且究竟对他管不管用,还在两可之间。所以我们万万不能大意……”

        此刻楚阳已经将所有存货都放了出去,轻巧无声的回来,微笑:“等吧。”

        莫天机呵呵一笑:“咱们有的是耐心。”

        众人相视一笑。

        楚阳脸上带着奇怪的神色,淡淡道:“我们从兰家出来一直到这里,已经是一个多月过去了……这段时间里,不知道第五轻柔会有多么着急。”

        莫天机脸色也奇怪了起来,忍住笑说道:“想必……第五轻柔会很辛苦。就算换做我自己,也会很辛苦……辛苦之极!”

        “恐怕不只是辛苦,还很郁闷,还很纳闷,还很是忐忑和进退两难吧……”楚阳捧腹大笑。莫天机也终于忍不住脸上笑开了花。

        一边,顾独行这位剑中至尊没有这两位阴谋家那样的弯弯肠子,瞪着眼睛茫然不知所以,浑然不知到,这两个一个比一个阴险的家伙在笑什么?

        另一边,罗克敌口若悬河,骂的正是兴高采烈。

        里面的反击也依然是一如既往的激烈。

        在这一刻,至尊之间的比斗,居然成了泼妇骂街的行为。

        洞内。

        纪墨急的嘴张舌摇唇开合,恨不得自己也参与进去,太可惜了!如此精彩的骂战,自己居然没有能够参与,让罗克敌这个二货独占鳌头,出尽了风头,实在是……太郁闷了。

        若是老子我出去,怎么着也能给萧家人多添几个狗大姨啊……

        萧晨雷盘旋坐在龙凤之骨前面,皱眉沉思。

        在他面前,巨大的金龙尸骨,与巨大的彩凤尸骨,就这么静静的站立。纠缠在一起。四面八方的泥土石块已经清除干净。

        但,唯独脚下的不能动。

        似乎这一龙一凤已经与这整个大地连在了一起,想要搬动,必须连整个九重天世界都搬起来才行。

        一种奇特的气机,让萧晨雷这位九品至尊也是无法挪动龙凤尸骨一丝一毫!而且,用尽全力,也无法毁坏!

        这让萧晨雷郁闷到了极点。

        耳边听着无休无止的骂声,萧晨雷充耳不闻。

        为今之计,唯有与对方耗下去。

        看谁先沉不住气。或者自己冲出去,或者对方冲进来。

        但萧晨雷很有自信:这算什么?自己都经常一个闭关几十年的……这帮小家伙还妄想用时间战术?

        简直是不要太天真。

        时间一分一分的过去。

        对方依然没有冲进来,里面的众人也没有着急。

        这里多安全啊……

        眼看着已经是下午,突然,有一位正在狂骂的九品圣级高手突然身子晃了晃,喃喃道:“奇怪,怎么头脑有些晕?”

        旁边一人道:“想必是用力过多,大喊过甚,导致头脑缺氧了。”

        那位圣级高手皱皱眉,抚着额头,道:“有些不对劲……两条腿也软了……眼睛也花了,坏……了……舌头也……”

        随即,还没说完,咕咚一声跌倒在地!

        身子抽了抽,右腿有气无力地在地上蹬了蹬,然后两眼一瞪,气绝身亡。

        他身边那位一品至尊瞪大了眼睛:“吓!这是怎么回事儿?怎么说着说着就……”

        伸手一摸,顿时跳了起来,一对眼珠子直接蹦出了眼眶:“我操!怎么死了?”

        他自己却没有注意,这一瞪眼,一对眼珠子可不是‘好像蹦出了眼眶’,而是直接就是实实在在的‘蹦出了眼眶’!

        就这么在眼眶上吊着。

        而他本人居然还没有察觉,转身大呼小叫:“你们看你们看……这混蛋竟然莫名其妙的就死了……”

        然后大家一起回头,一眼看到他的样子,顿时整齐的倒抽了一口冷气。

        “你你……”另一位至尊指着他:“你你……你的眼睛……”

        这位至尊兀自不可置信的狂呼:“我哪里知道是怎么回事……他刚才还跟我好好的说话……”

        一句话说到这里,突然恐惧的张大了嘴,嘶声道:“谁在跟我说话?我怎么看不到了?”

        说着这一句话,他的舌头也突然的不动了。

        然后呆怔怔的站着,一会,一屁股坐了下去,一低头,脑袋突然骨碌碌的从颈腔上滚落下来,竟然里面的脖颈骨头已经腐烂。

        众位萧家至尊顿时一阵骚乱。

        “这是怎么回事?”一位五品至尊压抑不住心中的恐惧,大声道:“都不要慌!他妈的,怎么回事儿?就算是死了……也不能烂的这么快啊……我操他妈的……”

        “就是就是……这事儿……难道这里有鬼?”

        “鬼你个头啊……少吓唬人!”

        “我……我也觉得不得劲儿了……”

        终于,惊恐慌乱到达了极致,大家一声喊,四散而去,有的刚一动就倒在地上,有的跑出两步两条腿突然间痉挛了,随即就扑倒在地……

        只不过盏茶时间,已经有四五十人纷纷倒地,气绝身亡。

        这样的现象,让刚刚端起一杯茶的萧晨雷一口茶水呛在了喉咙里,从鼻孔中呛了出来,呆若木鸡。

        他突然想起来一件很荒诞的事情:自己小时候出去玩,看到有人在打土胚盖房子,土抷打好之后,需要在地上一排排的竖着晒干,然后自己走过去,在最后面的土抷上轻轻踢一脚,就看到一整排的倒下去……

        然后才突然的惊叫起来:“无影之毒!无形之毒!快闭住呼吸!”

        但,就是这一会儿工夫,又是一百人倒了下去。

        萧晨雷闭住呼吸,大袖一挥,一股飓风猛地发出,猛的旋转,将地上的尸体连同整个空间的空气一起用内力卷住卷了出去……

        这些尸体……谁知道这毒会不会从这些尸体上再蔓延出来?然后才惊怒交加的破口大骂:“卑鄙无耻的小人!有种的来跟爷爷正面决战,老是搞这些下流手段,也不怕污了九劫的名声!”

        尸体猛地扔出去,萧晨雷身边,居然就只剩下了二十几位五品至尊,十几位六品至尊,五六位七品至尊,一位八品至尊!

        其他的人,竟然……全部死于非命!

        就算剩余的这些人,也是一脸恐惧,不断地运功查看自己,不断地看着对方有没有中毒……

        太可怕了!

        这种毒,居然能够在无声无息之间毁灭包含至尊在内的一百多位高手?

        惶恐之间,突然有一位六品至尊叫起来:“你们……你们……”

        就看到那二十几位五品至尊脸上纷纷露出来诡异的表情,慢慢的眼珠从眼眶里鼓出来……

        这下子,众人可是真的吓哭了。

        功力高深如五品至尊也不能幸免?

        一声绝望的吼声,一位五品至尊悲愤叫道:“反正是死定了!大家冲出去,找他们自爆了吧!”说话间,拔身而起。

        二十多位五品至尊同时应和,纷纷拔身而起,但却就在半空中,又坠落下来,摔在地上的时候,已经变成了一滩肉泥。

        先跳起来的那位五品至尊,却是就在众人上空就突然爆炸开来,化作漫天的碎肉,下雨一般扑簌簌的落下来……

        众人包括萧晨雷在内,都是面如土色。

        每个人几乎都听到了自己心跳的声音。

        然后,萧晨雷惊恐地发现,连那十几位六品至尊……也发生了这种中毒的症状……

        一时间,不由得心胆俱裂!

        ……

        外面,楚阳等人正在严密观察,突然就听见一声厉啸,随即就是一股龙卷风从矿洞中冲了出来,裹着那么多的人体,天女散花一般的远远地四散落下来……

        居然全部是尸体!

        “毒已经奏效了!”芮不通眼睛最尖,道:“这些足足有一百多人的尸体……看来这实力已经消耗得差不多了……”

        莫天机皱皱眉,道:“稍安勿躁!只要他们不出来,我们绝对不能进去。”

        楚阳深深吸了一口气,道:“不错,此刻若是正面交锋……对方每一个都会拼命的……”

        莫天机手一挥,道:“先隐蔽!不要给他们任何攻击目标!”

        众人刷的一声消失得无影无踪。

        刚刚消失,就听见矿洞里传来悲愤的吼叫,和爆炸的声音。

        ……

        矿洞里,看着地上的六品至尊的尸体,萧晨雷浑身冰凉!

        这种毒,如此恐怖!

        身边,就只有五位七品至尊,与一位八品至尊!

        此外,就只剩下一个躺着不能动弹的纪墨,不知是死是活。

        七个人不约而同的都将全身修为全部调动起来,气贯全身。也就是一直到了现在,除了萧晨雷之外,其余六人也纷纷发觉,有一股致命的毒素,在自己身体里以飞快的速度蔓延!

        不可遏制!

        目前,也只能用一口性命攸关的先天元气撑住,但也只能稍稍减缓速度,并不能够逼出来。

        七个人面面相觑,脸上都露出惨然神色。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