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玄幻奇幻 - 傲世九重天在线阅读 - 第七百零二章 我宰了你好不好?

第七百零二章 我宰了你好不好?

        矿洞内,一片无语。

        突然,五位七品至尊与一位八品至尊同时转头看着萧晨雷,目光复杂,然后,就同时直挺挺的跪了下去。

        萧晨雷浑身一震:“干什么?快起来!”

        “老祖宗!”六人跪着不动,那位八品至尊抬起头来,有些艰难道:“今日在白杨谷一战,已经事不可为!龙凤之骨……我们萧家,看来也只有放弃!”

        萧晨雷仰脸向天,一声长叹。

        这一节,自己何尝不知?今日,实在是已经一败涂地!对方一环扣一环的毒辣手段,也是直到现在,他才全盘想通。

        对方,分明一开始就打着将自己这些人逼进矿洞,然后一举坑杀的打断!

        对方先出现,就亮出了九劫的身份,吸引自己恶战一场;一来作为震慑,引起自己重视,二来,也是麻痹自己。

        然后就开始从外而内不断袭击,不断袭杀。

        用那种卑鄙手段激起自己的怒火,让自己这些人拼了命也要报复,却又让自己等人无法可施,唯一的办法就是以逸待劳,躲在龙凤之骨前面。

        但,这样却就是成功的进入了对方最毒辣的圈套!

        在这种接近密封的地方,施毒!

        从一开始,就被对方牵着鼻子走!始终,没有摆脱过哪怕一刻。

        如今,若是自己还想要保全龙凤尸骨,那么,就只有连自己也死在这里这一条路。萧晨雷现在无限的相信:对方虽然实力远远不如自己,但只要自己不走,迟早会死在对方手里!

        这一点,无可置疑!

        “老祖宗,我们这些人都已经几千岁了。”那位八品至尊淡淡的笑了笑,生死关头,反而一片洒脱:“这几千年里,该享受的,我们都享受了一个遍。不该享受的,也都享受了,每一个人手下都是血债累累,每个人都是不下百万条人命握在手上。”

        “我们也曾经行侠仗义,也曾经横行霸道;也曾经一怒屠城,也曾经灭人家族,更曾经强抢美女,绝人子嗣……”

        “我们好事干过,坏事干得更多。今日,是我们偿还的时候,也值了!”

        “财富,我们都曾经巧取豪夺,每人都富可敌国,美色,每个人也都最少享受了数千数万美女……人生至此,了无遗憾。”

        “所以对于今天的结果,我们早有准备!江湖就是如此,出来混,迟早要还的!”

        “今日之战,我们几个已经中了毒,唯一的希望,就在老祖宗身上!”那位八品至尊跪在地上,沉声道:“但这个江野还没有死。在他身上……或许还存有我们萧氏家族的希望,只要将他的秘密逼问出来,得到那传说中的宝物,比龙凤之骨,也毫不逊色!”

        萧晨雷深深吸气,说不出一句话。

        “我们几个人反正是死定了,此番出去,拼死阻挡住他们几个人,老祖宗尽全力,将这个江野带出去,还请不要停留,不要抱着为我们报仇的念头,即刻返回家族!那样我们几个人纵然身死,也可含笑九泉,毕竟有了些价值。”

        这位八品至尊笑了笑:“不算白死。”

        随即,为了打消萧晨雷最后的顾虑,这位八品至尊说道:“老祖宗有九品罡气护体,并没有中毒,这一点……我们看得出来。只恨子孙们没用……不能修炼出九品罡气……”

        萧晨雷身子簌簌颤抖起来,眼圈都红了。

        那位八品至尊眼圈也红了起来,其他几位七品至尊,跪在地上,身子在簌簌颤抖,但脸上依然是一片决然坚定的神色。

        说完话,这位八品至尊一头狠狠磕在地上,随即就猛地站起身,大踏步往外走去,喝道:“跟我出去!纵然要死,也要死得声势大一些……最后不要让敌人知道老祖宗已经走了!”

        另外五人一声应诺,同时站起,向外走去。

        脚步一开始有些颤抖,但越走越是坚定,走出三步,已经是义无反顾!

        萧晨雷神情迟疑了一下,随即就转成了坚决。

        他也是狠辣果决之人,知道这几个高手已经中毒,纵然不出去搏杀,也已经绝对活不了了;像现在的决定,正是最好的决定。

        他一低头,两滴老泪落在地上,随即就猛地起身,向纪墨走来。

        纪墨躺在那里,浑身不能动,惊慌道:“前辈……前辈,发生了什么事?”

        萧晨雷静静地站在他的身前,听着身后的六个萧家高手衣袂飘风,已经飓风一般的冲出了矿坑,但却是头也不回,只是森冷的眼神看着纪墨。

        良久,喃喃道:“江野;希望你那些话,不是谎言!”

        纪墨惶恐的说道:“老祖宗这是什么话,晚辈岂敢……”

        萧晨雷眼中森冷的光芒在闪烁,低沉而压抑:“我问你……所有人都中了无影之毒,你,为何没有中毒?”

        纪墨冤枉之极,大呼道:“老前辈……晚辈经过那紫晶圣晶之魂改造之后,本就是万毒不侵的身体啊……”

        萧晨雷眼睛一凝,注目看着他。

        纪墨坦荡的眼神好不避让的与他对视,举起右手发誓,情真意切:“若不是晚辈受了伤,此刻早已经冲了出去,与兄弟们一起战斗,同生共死!此言天地可鉴,若有一字语言,甘愿天打五雷轰,永世不得好死!”

        纪墨这句话,委实是出自肺腑!

        但,他话中的‘兄弟’却非是‘萧家兄弟’。

        可是这一节,萧晨雷又如何知晓?

        见他这么说,情真意切,不由得眼神微微缓和,淡淡道:“你能有这番心意,也算难得。”

        随即眼神一凝:“你的右手已经能动了?”

        纪墨哭笑不得:“老前辈……晚辈的右手是唯一受伤最轻的……当天就能动啊……”

        萧晨雷仔细一想,果然如此,不由神色一松,道:“江野,老夫希望你那紫晶圣晶之魂……真的存在!”

        纪墨庄严的道:“前辈放心,晚辈自知家破人亡,用家人的名义来担保已经不足以取信,但晚辈愿意以自己的人格担保!绝对没有一个字的假话!”

        若是罗克敌或者芮不通等人听到纪墨这句‘以自己的人格担保’,保险会一口唾沫喷到他脸上:你丫天天没一句实话,还有个鸟上的人格?居然还敢以你自己的人格担保?谁信了你的话,绝对是傻逼!

        但……

        萧晨雷哪里知道这等事?更加不会知道眼前这位情真意切的‘江野’乃是何等巨大的一个滑头,一生之中说过的实话实在是屈指可数。

        闻言很安慰的点点头:“好!”

        上前一步,将纪墨的身子一下子抄了起来,夹在肋下。

        纪墨一声惨叫,几乎痛得闭过气去,浑身冷汗直冒:“前辈……轻……轻轻……轻点儿啊……”

        却是身上的断骨被这一抱彻底的好几处错了位。

        萧晨雷眼中闪一闪,终于彻底放心,道:“莫要说话,我带你冲出去!”

        却也给纪墨换了一个比较舒服的位置,扛在了肩头上,虽然依然比较难受,但比起刚才夹着,已经是优待了许多许多……

        纪墨像是疼得手脚无处放了一般,一声压抑的惨叫,一只右手就摸在了他自己的屁股上,低声呻吟:“我的妈……差点儿疼得我将五谷杂粮挤出来……真悬!”

        萧晨雷冷哼一声,听着外面从一片寂静,变成了激烈的战斗的声音,两脚一个用力,突然间拔身而起,如箭离弦,向着洞窟之外冲了出去。

        对于洞窟之内注定了失之交臂的龙凤之骨,竟然是连看也没有多看一眼。

        可谓是拿得起,放的下。

        ……

        外面,六位至尊疯狂一般的冲出来,随即就是一片地毯式轰炸,但打击一番之后,却发现什么都没打到,更加的怒发欲狂,大喝:“无胆鼠辈,有种的现身出来。”

        四周寂寂。

        六人持续的破口大骂。

        但始终没有人应声,六个人感受着身体内的毒素越来越是发展壮大,逐渐的有压抑不住的趋势,慢慢狂暴起来,六人同心合力,索性就向着往东的方向,一路声势惊天飞沙走石的杀了过去!

        不顾那有没有人,反正六个人都是用了自己的全力,逢山开山,遇树毁树,一路声势浩大的冲了出去。

        莫天机眉头一皱。

        道:“可有发现萧晨雷?”

        众兄弟同时说道:“没有发现。”

        莫天机眉头一紧,道:“罗克敌,战斗开骂!”

        罗克敌应声而出,大声骂道:“兀那六个小兔崽子,爷爷在这里,你们他妈的瞎了么??奶奶地,刚给你们吃了药居然治不好你们的蠢!”

        这句话真是火上浇油。

        六个人本就抱着‘杀一个够本,杀两个赚了’的念头在攻击,闻言顿时勃然大怒,转身杀来。

        罗克敌纵身飞掠,一边骂道:“嗷呜……你们这边帮孙子要是能杀得了爷爷……”

        一边说一边飞奔。

        旁边谢丹琼等人纷纷闪现,喝道:“杀了这几个杂碎!”

        六位萧家至尊更加红了眼睛,一言不发咬牙赶来。一个个眼珠子都红了,命都不要了,要是还杀不了人,那可就忒亏了。

        见到六人冲来,罗克敌等人等他们追到跟前,发一声喊,消失不见。

        六人红了眼睛搜索。

        便在这时,嗖的一声响,一道人影如同流星惊天,从矿洞里直直飞了出来,正眼也不看一眼战局,直直往东飞遁!

        正是萧晨雷!

        数里之外,月聆雪眉毛猛地一轩,喃喃道:“终于轮到我出手了么?”

        萧晨雷速度快极,楚阳等人根本来不及阻拦;萧晨雷已经凌空蹈虚的到了千丈高空之外。

        便在这时,他扛在肩上的纪墨一声呻吟,道:“前辈……我好难受……貌似是……”

        萧晨雷一惊,问道:“怎么了?”心道这最后的一点翻本的本钱千万别再出了事,低头看去。

        却觉得心窝一凉,一口短剑,狠狠地撅进了他的心窝!直插进他的心脏!

        纪墨在他肩头,对他仰起的头眨眨眼笑了笑:“我宰了你好不好?!”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