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玄幻奇幻 - 傲世九重天在线阅读 - 第七百零三章 死的心服口服

第七百零三章 死的心服口服

        纪墨出手如电,在萧晨雷转头的瞬间,短剑用了所有的力量,狠狠地在这么近的距离,插进了萧晨雷的心脏!

        剑尖上的剑气瞬间就在萧晨雷心脏正中间炸开!将他的五脏六腑统统摧毁成一团浆糊!

        用力之大,剑尖透过萧晨雷的胸口贯背而出的时候,甚至将纪墨自己的大腿都刺出了血,几乎将他自己与萧晨雷串在了一起!

        完全的突如其来,完全的猝不及防!

        “我宰了你,好不好?!”

        萧晨雷这一刻真如是被天雷劈中!

        只感觉自己悲剧到了无法无天,天昏地暗的地步!

        看着胸口闪亮的剑锋只露出来最后一小截,感受着胸口内那种冰凉的触感与至极的疼痛,感觉到短剑从自己前胸插进去,从后背透出来,居然愣了一下!

        真的是愣了一下。

        他做梦也没有想到,属于自己的致命一击,居然是在这里!

        哪怕是萧家仅剩下的几位至尊之中出了内奸对付自己,都不会让他这么意外!

        这个江野,前一刻还是混身骨骼尽断,这一刻居然就能要了九品至尊的命?

        他完全搞不明白,这家伙,是什么时候恢复了身体,是什么时候手中居然有了剑!这……这是为什么?

        纪墨一句话出口,就有些后悔。

        因为他不应该说这一句话的。

        这一句话,实在不该!而且是错误到了极点。他应该刺出这一剑之后,立即翻身逃走,越远越好,躲避这位九品至尊即将到来的濒死反扑!

        纪墨自己心中清清楚楚的知道:说这一句话的时间,极有可能导致这位九品至尊的反扑将自己一起拽下地狱!

        而且对方完全做得到!

        甚至,就算是他接着逃走,也未必逃得出对方的一击!

        这些,纪墨是清清楚楚的知道,所有后果,他都明白,甚至在他出手之前,都决定了要这么做:一击出手,立即远遁!

        但,人就是这么奇怪,他虽然知道这一切,虽然决定好了,但一击成功的那一刻,却不可遏制的要说完这句话再走!

        这是一种很奇怪的心理。

        纪墨这一刻的成就感无与伦比!他迫切的要有一个人分享他的喜悦和成就,所以他根本控制不住自己的得瑟!

        说完这句话,纪墨立即弹身而起,嗖的一声,就到了十丈之外,一个翻身,拼命地逃走!

        惶惶似丧家之犬,茫茫如漏网之鱼。

        一边逃一边狂骂自己:贱!你就是贱!贱的没边儿了……你说你接着逃走还逃不出去,居然还要得瑟……真是后悔死了……他一个翻腾,一个翻滚,一个筋斗,一个……随即他就发现,自己动不了了。

        不知何时,萧晨雷已经来到他身后,一只手,按住了他的肩膀,两人一起停在了半空中。

        随即,纪墨就感觉自己就如同陀螺一般转了一下,瞬间就脸朝后,对上了萧晨雷毫无表情的脸!

        这一刻,纪墨欲哭无泪。

        得瑟大了。

        萧晨雷胸口,那柄短剑还在插着。

        萧晨雷脸上露出奇怪的表情,低下头看了看胸口的短剑,抬起头,眼神平静深邃的看着纪墨,下颌白须微微抖动,轻声问道:“你……怎么做到的?”

        纪墨只觉得在对方一只手下,自己身上就像是压上了一座大山,一动也不能动,张着嘴,惊恐道:“啊?”

        萧晨雷皱起眉头,似乎在考虑一个深沉的学术性问题,而不是他自己的生死。

        “我是问你,你何时恢复的?你怎么恢复的?你是什么人?”萧晨雷眉毛皱着,百思不得其解。

        “我……我在你刚刚将我扛上肩头的时候,服的药。”纪墨心中惊魂一定,慢慢的镇定下来,眼前局势已经恶劣到家,居然激发了他一股无法无天的精神。

        一种不知死活而又极度惫懒的劲头冲上来,居然让他立即镇定!

        说话也不结巴了,眼神也不躲闪了,身子不再颤抖了,心里不再害怕了,居然理直气壮了起来。

        抬起头盯着萧晨雷的眼睛,道:“事到如今,你也想死个明白是不是?”

        萧晨雷萧索的说道:“废话!老夫纵横一生,便是一败也难得,今日竟然莫名其妙的被你一个蝼蚁一般的人物一剑刺杀,斩破了元神,崩毁了神魂!老夫若是不搞个清楚明白,岂能安心瞑目!”

        纪墨哈哈一笑,道:“你想死个明白,老子也想死个痛快的!索性就与你说道说道!”

        萧晨雷看到他浑然不惧的样子,倒是眼中升起一丝赞赏,道:“你虽然实力如同蝼蚁,但你也算是个好汉子,死在你手里,也不枉!你说,我洗耳恭听。”

        纪墨冷笑一声,指着自己鼻子说道:“老子是蝼蚁?你见过我这么帅的蝼蚁么?他么的!好让你小子死个明白;老子我名字就叫纪墨!乃是当今九劫之一,家族嫡系兄弟排行老二,九劫兄弟排行第三,上下九重天,有哪一个见了我不是尊称一声纪三爷?或者是……纪二爷?我这么巨大的人物,在你眼中,居然是蝼蚁?你必须更正这个说法!否则,老子还不说了呢。”

        萧晨雷眼中神光不动,不喜不怒:“原来是九劫之中的纪三爷。”这句话,说的很是沉重。

        纪墨哎的答应了一声,洋洋得意的说道:“知道是三爷便好,三爷看在你马上就要死的份上,替你指点一下迷津。”

        萧晨雷淡淡道:“如此,还请三爷明言。”

        纪墨顿时得瑟了起来,道:“事情是这么回事……”

        两人在说话,四周打斗声也此起彼伏,那几位萧家至尊虽然修为高强,但却中了剧毒,而且是先天之毒和无影之毒,不运功还持续扩散难逃一死,更何况剧烈运功战斗?修为可说已经是百不存一。

        更何况是在莫天机的从容指挥之下,九劫兄弟很快就将几人杀死,来到了这里。

        看着纪墨就掌握在萧晨雷手中,大家都是大吃一惊。

        萧晨雷修为绝世,又是撑着最后一口气,将他自己与纪墨钉在了半空,这样的环境,可说是根本无法施救!

        而且来不及有任何动作,萧晨雷就能在任何人先赶到之前,一把扭断纪墨的脖子!

        楚阳与莫天机同时做出手势,让兄弟们不要惊呼出声,以免惊动了萧晨雷,让他一时冲动下,直接杀了纪墨。

        然后,莫天机和楚阳迅速的站在了一处,两人眼神中,都是相同的意思:怎么办?

        在这等时候,越发看出来两人的不同。

        楚阳眼中,乃是十万分的焦急与关切,还有一种极处的心痛;而莫天机眼中,却是三分关切,七分冷静。

        “唯有等!”莫天机沉沉的低声传音。

        “我们的机会,只有一个。那就是纪墨完全说完了之后,解开了萧晨雷的心结的那个时候,而且希望不在我们身上,在月聆雪手上!只要月聆雪能抓住那个机会,纪墨就有一定的几率没事!若是抓不住……”

        莫天机的声音里,有着淡淡的失落。

        楚阳心中一抽。

        现在,谁知道月聆雪在哪里?若是不在这里……后果简直不堪设想。

        在这一刻,楚阳与莫天机心中同时升起一个念头:若是……自己兄弟几人,能够拥有月聆雪那样的实力……何至于如此?

        高空中,萧晨雷根本看也不看地上的楚阳等人,只是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纪墨的嘴唇,听着他说出的每一个字。

        他的胸前背后被短剑完全贯穿,五脏六腑已经稀烂,但,竟然诡异的一滴血也没有流出来。

        站在空中,依然稳若大山!

        “原来这是苦肉计!”萧晨雷嘴唇微动,轻轻叹了口气。

        他在没有受伤的时候,表现的有些暴躁,也有些冷漠;但现在自知濒死,却是真正表现出来一代九品至尊的沉稳风度。

        “当然。”纪墨昂然道:“我们势力不如你,若是不用计策,难道要找你送死不成?”

        萧晨雷竟然微微一笑,道:“那么我已经知道,你的药便是九重丹,只是,我很好奇,你的九重丹是藏在了哪里?”

        纪墨一怔,瞠目结舌,脸上露出一丝难堪,怒道:“你已经知道了,还废话什么?快些杀了三爷!”

        萧晨雷却不动手,只是在他身上上上下下的观看,区区一个活人身上藏着一颗九重丹自己居然没有发现?

        这事儿,忒怪!

        看到了纪墨胯下,突然眉毛一皱,似乎想到了什么,竟然猛地呛了一下那般咳嗽一声,眼中露出揶揄和恍然大悟的神色,道:“难道……你是藏在了?”

        纪墨狂怒的道:“我告诉你!快些杀了老子!”

        萧晨雷突然哈哈大笑,再也不控制自己伤势,鲜血不断从他口中流出,胸口创伤前后一起飙血,他却不管不顾,笑的几乎要死的说道:“原来你是藏在了屁眼里……妙计妙计!九劫中人,果然不同凡响!老朽佩服,能够将九重丹藏在那里,而且需要的时候居然还能抠出来吃掉……只是这份勇气,老夫就中计中的心甘情愿!死也死得心服口服!”

        “因为若换做是老夫,那是死也咽不下去的!”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