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玄幻奇幻 - 傲世九重天在线阅读 - 第七百零九章 九劫第七!

第七百零九章 九劫第七!

        飘渺天晶被剑灵直接安排进了生灵之泉。刹那间,生灵之泉之中泉水涌动,原本的乳白色,与刚刚增添的飘渺天晶的乳白色瞬间融合在了一起。

        转化成一种晶莹剔透的乳白。

        这种颜色,就像是万载空青灵乳的那种颜色,但却更加的纯粹。

        虽然是乳白,并不透明,但却奇异的硬生生给人一种透明而没有任何杂质的感觉!

        一股隐隐的香味,飘散在生灵之泉泉面上,让人一闻,就是通体舒畅!

        如今,只要有精灵的生命种子,就可以立即产生古往今来精灵族都不敢梦想的……比生命之泉更胜一筹的天地至宝!

        而这个生命之种,楚阳却早已经把握满满:因为,那东西就在蔚公子的手中!

        而蔚公子,还是楚阳的朋友!

        这直接可以说是已经拿到了手里!

        飘渺天晶和邪幻玉晶拿到手里,楚阳就感觉到脚底地面之下,一股威猛的气息猛地升腾起来。

        这股气息,不同于九劫剑的锋锐杀气,却自有一种厚重凝实的感觉。

        甚至还有一种……憨厚老实的意味。

        楚阳被这种感觉惊了一下,这,定然就是九劫剑第七截了。只是,这斩断九重天的九劫剑之中,居然还有一位这样的货色?

        随即就见到脚下的石地翻翻滚滚的分开两边,一个圆油油的东西冒了上来。

        楚阳忍不住就是眼睛往外一鼓。

        自己获得了六节九劫剑了,在此之前,还真没见过有那一截是自己冒出来的。

        但眼前这位,却实实在在的自己从下面拱了上来。

        这可真是……这个圆油油的东西一出来,顿时引起了九劫剑的感应,刹那间,一声剑鸣清脆响亮,刷刷刷刷刷刷……剑尖剑锋剑刃剑格剑舌剑柄,六截同时鱼贯而出,剑罡呼啸如龙,在上方兴奋地盘旋。

        而六截剑早已经与那自己冒出来的家伙欢快的玩闹在一起!

        一个个飞来飞去,在那家伙上空来回的盘旋,剑吟阵阵。

        似乎,在以它们自己的语言说着什么?

        那家伙却是有些木讷,有些笨拙的样子,就像是一个不善言辞的老实人,突然间被一帮伶牙俐齿的美女围上了那样子,应付了这个,就得罪了那个,吭哧吭哧半天也放不出一个屁。

        楚阳心中一动,将这家伙抄在手中。

        这个椭圆就老老实实的呆在他的掌心,似乎在忐忑的接受他的检阅,极为老实憨厚。

        一股信息涌进楚阳的脑海中,楚阳才猛地明白过来,咂咂嘴,丫的,老子差点被一截剑给骗了。

        这个看起来无比的憨厚老实古拙木讷的家伙,居然就是剑墩!

        九劫剑介绍。

        剑墩:剑柄头,又称为:剑首!上有圆孔,可穿系剑穗。主要攻击:磕、碰、砸。攻击形式,如同人之手肘。不锋利,但力道却是最大!而且,在全剑起到平衡作用。

        在所有剑法招式之中,能够用到剑墩的,寥寥无几;但一旦用到,却必然是雷霆万钧的致命一击!

        剑墩,平常隐藏在剑身最后,不显山不露水,没有尖锐的剑尖,也没有锋利的剑刃,只是很朴实,很沉默的维持着整把剑的平衡;而且,以最后的缀尾姿态,将兄弟们全部串连在一起。

        但只要有需要,它就会出其不意的出击!

        而且,只要他一击,就是绝杀!

        相比较来说,这才是一个真正的杀手的样子!

        他并不一定一击之后立即远扬,但却是实实在在的,一击必杀!

        楚阳握着剑墩,自己的意识,却在与它静静的交流。这才发现,这货虽然闷骚一些,但是实在在也是木讷老实。

        对于楚阳的欢迎,欣喜,和抚慰。

        这家伙只是唯唯诺诺的接受,甚至还有些慌里慌张的那种情绪……楚阳哑然一笑,随手将剑墩扔在空中,喝道:“九劫剑!合!”

        一声剑鸣,剑柄率先飞起,与剑墩连在一起,剑舌第二个飞起,尖端从剑柄里深入,与剑墩连在一起。

        剑格铿锵一声,两边护佑而上。

        剑锋铮然飞起,锵的一声就位,剑刃刷的一下飞上,寒光凛凛,最后,剑尖以凌厉的速度,直接接上!

        轰的一声,一股隐隐的气流从九劫剑身上升腾而起,起码从外观上来看,整把剑,已经完整!

        整把剑,横在半空,凛凛生威。纵然是静止不动,也让楚阳感到了精气神完整的九劫剑那种睥睨天地的气概!

        楚阳从心中升起一种明悟:或者,现在的九劫剑,才是完整的战斗形态!

        也是完美的状态。

        因为,现在,长剑所需的各个硬件,都已经配齐。

        现在的九劫剑,才是刚刚出炉的九劫剑,原本的配置!

        至于剑穗和剑魂,都不可能在那个时候有。

        剑穗不可能是铸剑的时候就配置上,剑魂更加不可能在一柄刚刚出炉的剑身上出现!

        所以,现在的九劫剑绝对不是威力最强大的,但却一定是最纯粹的!

        楚阳缓缓伸出手,九劫剑发出欢快的剑鸣,慢慢的落下,就像是有人轻轻的拿着,放到了楚阳的手中。

        在楚阳握住剑柄的那一刻,空中盘旋的剑罡才终于落下,附在了九劫剑上,发出呜呜的声音,似乎是在委屈。

        因为刚才它被排斥在外了。

        纯粹的九劫剑形成的时候,除了剑穗和剑魂,再也没有任何东西能在上面停留,就算是本身衍化而出的剑罡,也不行!

        因为若要有剑罡,就必须要有人来使用,有人来修炼,才能形成。

        但这个……却不属于剑身的部分。

        楚阳轻轻吐了口气。

        九劫剑第七节,终于到手。同时他心中也有些疑惑,九劫剑,据雪泪寒所说,那位大能就只交给他八个小铁片。

        而剑穗,想必是连着剑首的那个一点点最小的铁片再加上一些装饰了……但,既然是八个,何来九劫之说?剑魂,毕竟是无形无影的……要寻找,需要到哪里去寻找?

        “剑灵,历代九劫剑主寻找九劫剑的时候,都找到了剑魂吗?”楚阳在九劫空间中低声问道。

        剑灵本来满脸的欣悦,听到楚阳说这句话,突然怔了一下,背转身,淡淡的说道:“是的,历代九劫剑主,都找到过剑魂!”

        说这句话的时候,他的脸上的表情很奇怪。

        似哭似笑,又似是心酸苦涩。

        但他背对着楚阳,楚阳却看不到他此刻的表情。

        皱着眉头,楚阳喃喃自语:“那可真怪了……前八节,至不济也还都是实物,寻找的话,是可以找到的,但,剑魂……却是如何寻找?”

        剑灵似乎笑了笑,低声道:“等你找到了第八节,你就会知道要去哪里才能找到剑魂了。”

        楚阳默默地点了点头。

        剑灵振奋了一下精神,道:“现在,是九劫剑第七节的剑法,你仔细看着,我在这里为你演练一遍!”

        楚阳顿时将剑魂的事情丢到了一边,瞪大了眼睛。

        剑灵飘身而出,手持九劫剑,肃穆而立。

        他此刻的身体,看上去已经百分百完全是实体,此刻抱剑一立,顿时一股渊渟岳峙的雄浑气息弥散而出。

        一股苍凉的剑意,慢慢的升起,逐渐的转为厚重,浩荡!

        下一刻,剑灵一剑前挺,却画了一个弧,大旋身,猛转,剑首刷的一声从他手臂之下倒窜而回,他的手捏住了剑尖,果然,是用剑首攻击!

        但这一击的诡异却是让楚阳看了头皮都有些发麻。

        “大拙无锋天欲沉!”

        “这是剑墩第一招的名字,剑墩看上去朴实无华,无刃无锋;但,若是真的发挥全部的力量,可让青天沉!”

        剑灵换换解释,随即又是一招发出。

        “无刃无寒剑意森!”

        “这是第二招,剑首剑尖皆含而不出,似乎是守势;但这一招所能够发出的剑意,却是九劫剑所有剑法之中最强的一招!”

        剑灵缓缓舞动:“看,第三招!生死方晓剑首厉!”

        “这一招是说,所有人都看轻了剑首的威力,但,一开始看轻它的人,却终生都不会有重新认识的机会,因为他剑墩出手的时候,已经是一个死人!”

        楚阳聚精会神的看着,缓缓点头。

        自己猜得没错,剑墩,才是九劫剑之中隐藏最深的杀手!

        “第四招,沧桑才知沉默魂!”

        “剑墩向来不显山露水,一直沉默;但古人有句话:沉默是金!而在武道、天道之道路上,更加如此。沉默的人,一般心性都很坚韧!而且,沉默的人,更加让敌人摸不清虚实,须知,言多必失!”

        剑灵说道:“所以,唯有世间沧桑变化之后,才能知道沉默二字的真正含义。但,一样是晚了。”

        剑灵的声音有些讥诮。

        楚阳咀嚼着这一番话,居然满口余香。

        这四招剑法,恰如是为人处事的道理。

        但,楚阳真没有想到,这样主杀戮的剑招,居然会蕴含这样的道理……似乎是有些讽刺了……而且,剑墩看似沉默古拙,但,剑墩的四招剑法,居然全是那种阴险毒辣的杀招!

        每一招,都让楚阳这位九劫剑主看到都会汗毛直属的恐怖!更不要说敌人……楚阳喃喃自语着四句剑招,然后闭上眼睛,拔剑起舞!瞬间,就沉醉其中……“大拙无锋天欲沉,无刃无寒剑意森;生死方晓剑首厉,沧桑才知沉默魂!”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