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玄幻奇幻 - 傲世九重天在线阅读 - 第七百一十三章 脱胎换骨

第七百一十三章 脱胎换骨

        就在纪墨与罗克敌再一次发动冲击的时候,楚阳闪电般拈起两颗水珠,从九劫空间里猛的拿了出来,一抖手。

        一滴水珠落在了纪墨口中,另一滴水珠,落在了罗克敌口中!

        楚阳清晰的看到,就在这短暂的时间里,从自己出手到两人口中,这颗水珠居然已经蒸发了三分之一!

        “怪不得剑灵说这东西万万不能拿出来!”楚阳有些后怕。只是这么电光石火的时间里,居然蒸发了这么多……若是真的就这么拿出来,岂不是一秒钟之内就什么都没有了?

        纪墨与罗克敌两个人都已经到了最后关头。

        若是这一次冲击再冲不过去,再强猛的冲力下,原本已经伤痕累累的经脉,势必在瞬间内分崩离析!

        但两人半点放弃的意思也没有!

        两个人都是有一种执拗的信念:“如此天赐良机!如此上天眷顾!若是不能突破过去改变资质,那么,就死在这里好了!”

        便在这时,他们已经模糊的感觉突然感到一阵清凉,随即就感觉那坚固的瓶颈突然出现了一道细细的裂缝……两人大喜,同时猛的冲击过去……轰的一声!

        两人的身体同时颤抖起来,七窍之中,同时喷出血丝!

        身体,身体的一些毛孔中,也都喷出来细细的血雾。

        但这一关,终究是冲过去了!

        随即,两个人都按照之前说的,心中想着改变,但却不知道怎么改变,就这么催运功力往前直冲。

        然后两人同时感到,一阵阵的清凉进入了身体,遍布全身的那一刻,突然间这些清凉就变成了无边烈火!将两人从上到下所有经脉一起吞噬!

        刹那间,五脏六腑也都受到了波及!

        两人同时发出一声声嘶力竭的惨叫,口中呼呼地狂喷出鲜血,就晕了过去!

        顾独行等人早已醒来,看到楚阳站在纪墨与罗克敌身边,正要说话,被楚阳竖起手指头阻止。

        突然见到两人如同要把浑身血液吐干净一般的狂吐血,都是吓了一跳。

        楚阳伸手拦住众人,低声道:“不要动!他们在脱胎换骨!”

        “哦……”顾独行等人顿时了解。他们也都看到了楚阳之前向两人口中扔进去一滴奇特的东西,均是明白了,两人的这一次脱胎换骨,与楚阳定然有很大的关系。

        楚阳声音严肃,压低了声音说道:“这一次脱胎换骨,乃是纪墨与罗克敌两人在突破至尊六品,跨越仙凡之隔的时候,自己的努力!是他们自己做到的!你们明白么?”

        “我希望,他们一辈子都不要知道这一滴水!”楚阳的声音很重!

        众兄弟齐齐点头,均是了解楚阳的良苦用心。

        自己努力达到的……这样的结果,足以让纪墨和罗克敌从今以后,自信心完全爆棚!尤其在修炼之上的自信,更加的超过任何一个人:我自己都能凭借努力脱胎换骨!我还有什么做不到的?

        在这样的心态下,两人的进步那是恐怖的!

        修炼修什么?主要是心态!心态不稳,走火入魔乃是轻而易举;但,有了如此强烈的自信,纪墨与罗克敌完全不必顾忌任何的问题!只管冲就是了。

        因为,我无敌!

        唯有董无伤有些迷茫,挠着头说道:“为啥呢?”

        刚刚说出来,就被墨泪儿掐住腰间软肉狠狠地转了一圈:“你这个猪头!闭嘴!”

        董无伤一声惨叫,恰如是沉闷的牛吼!

        却也不敢再说了,只见墨泪儿嘴唇开合,却是在传音解释。

        解释了良久,董无伤粗犷的脸上才露出恍然大悟的神色,一拍大腿说到:“原来如此……老大真是用心……”

        话音未落,墨泪儿气急败坏的伸手又是一拧:“你还说!”

        “嗷~~~~”董无伤猛地长嚎一声,疼得直吸冷气,浑身哆嗦。

        恰在此时,罗克敌醒来,迷迷瞪瞪的睁开眼睛:“董四哥?”

        董无伤忍住疼,露出一个笑脸:“咋?”

        罗克敌不满的道:“干啥抢我的买卖?”

        董无伤:……纪墨也醒了,醒来之后,就发现自己的不同,一种重生的感觉,充斥在心间,忍不住哈哈大笑:“他妈的他妈的狗大姨狗大姨……犀利啊不吐呜里呜嘎嘎嘿哩嘿……老子脱胎换骨了哇滴滴的得得滴咪咪骚骚骚……”

        却是激动得语无伦次,一把抱住罗克敌,两人抱在一起,一边笑一边叫,顿时‘狗大姨’‘嗷呜’之声音不绝响起。

        一边欢腾的笑着,一边眼泪刷刷的流。

        终于……拜托了桎梏!虽然还不知道效果如何,但,脱胎换骨却是已经一定的了,这一点,两人都感觉的出来……两人又笑又哭。让楚阳等人都是有些无法反应。

        本应该为两人高兴,为两人祝福,大家一起欢笑;但看到两人泪流满面,却又情不自禁的感到心中酸楚。

        人人都知道,纪墨和罗克敌在到达今天之前,心中有多么的压抑和痛苦…………纪墨和罗克敌良久才恢复了平静,转头看着兄弟们,禁不住又有些不好意思,但这两人的脸皮那是何等之厚,很快的就调整了心态,把眼泪一抹,纪墨嘻嘻笑道:“大家都突破了吧?”

        顾独行等人一起点头。罗克敌神气活现的挺胸:“我也突破了!”

        众人瞠然以对。

        “很惊讶是吧?”纪墨得意洋洋的在众人面前迈起了猫步,扭着屁股说道:“哥也突破了!咋地!就是突破了!咋地?突破了,咋地咋地?惊讶吧?意外吧?不可置信吧?感到匪夷所思吧?可是哥就是突破了哇哈哈哈哈……”

        “出去我请客!”罗克敌一声大吼,豪气干云:“想吃什么,就吃什么!哪怕你们想要吃龙肝凤胆,我也即刻的扒了傲邪云和芮不通他俩的皮……”

        众人一起低头。

        这俩货,分明是兴奋的不知道说啥了。你们俩才是六品初级,而傲邪云和芮不通可是中期了啊……果然。

        下一刻。

        傲邪云和芮不通一声怒吼就扑了上去。

        莫天机淡淡点头:“走,我们出去。”众兄弟很有默契的跟在楚阳和莫天机身后,鱼贯往外走去。

        头也不回!

        任凭背后有两个人在声嘶力竭的求饶求救,都恍如没有听见……月聆雪吓了一跳!

        他记得很清楚,楚阳等人进入这个矿洞的时候,实力乃是参差不齐的。有的五品,有的四品,有的三品,有的二品……但,此刻出来的这些……居然一色的六品!

        “嘶……”月聆雪倒抽了一口冷气,有些结巴的说道:“你们……都突破了?”

        “嗯哼!”楚阳点点头。

        “都是六品?”月聆雪只感觉自己的大脑在一阵阵的发晕,连最后出来的两个鼻青脸肿的人,居然也是至尊六品,不由得震惊道:“都跨越了仙凡之隔?”

        “嗯哼~~~”众兄弟一起点头。

        月聆雪呆了。

        他身为九品至尊,自然明白,这仙凡之隔是如何的难以跨越。有多少惊采绝艳的天才人物,一路飞快的修炼,但却在五六品之间卡住!终生不得寸进!

        就连自己与风雨柔,当年冲击仙凡之隔的时候,借助风月双心这样的强大功法,依然双修了三十年之久,才成功做出突破!

        当时已经算是快的了。

        但今天,他的世界观被完全颠覆:三十年突破算帮个屁?你看看眼前这十一个人!都是在半月之中,就突破了至尊六品!

        而且,不是从五品巅峰……有些甚至是从至尊一品开始的……比如莫轻舞。

        有些是从二品开始的,比如纪墨罗克敌莫天机。

        有些是从三品开始的,比如傲邪云谢丹琼……有些是从四品开始的,比如楚阳顾独行。

        有些是从五品开始的,比如董无伤芮不通墨泪儿……如今,齐刷刷的都到了六品!

        月聆雪顿时赶到了崩溃……而且,其中还有两三人到了六品巅峰、或者中期……一突破接着就到巅峰?

        这……月聆雪突然想到矿洞里去看看,妈的,这里面不会是有个神仙吧?用手指着谁谁就突破了?

        在月聆雪呆呆怔怔之中。

        “我们赶紧回去吧,时间紧迫,我们需要尽快的处理完毕这边的事情,然后转战西北!”楚阳说道。

        “不错。现在来说,那内奸已经毫无作用。”莫天机赞同的说道:“也的确应该清除了。”

        也唯有莫天机,在这种时候还想着内奸的事情。

        楚阳默默点头,内奸的事情,只要查出来,然后就交给家族处理吧。自己作为晚辈,这种斩尽杀绝的事情……实在是有些做不出来。

        众兄弟与月聆雪一起启程。

        楚阳与傲邪云芮不通留在最后,见到众人都已经去远,便运起神功,将整个矿洞所在的山脉,一把抓了起来,随即手掌一翻,落在地上。

        随即双手连动,轰轰之声不绝,附近的几座小山,被楚阳运过来,彻底的覆盖在上面。

        “愿下面,龙凤两位前辈,安息!希望从此之后,千秋万世,再也不会有人来打搅你们的安宁!”楚阳低下头,默默的说道。

        傲邪云与芮不通跪下磕头,三跪九叩首,向龙凤两位前辈表示谢意和告别。

        随即三人转身,向着去路追了上去。

        在转头的那一刻,楚阳身子一震。傲邪云问道:“老大,怎么了?”

        楚阳道:“没什么。”展开身形,三人急速而去。

        在那一刻,楚阳清晰地听到了一个声音,似乎从自己心底响起,缓缓道:“九劫剑,第八节,精灵之城!”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