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玄幻奇幻 - 傲世九重天在线阅读 - 第七百一十七章 谁在推波助澜

第七百一十七章 谁在推波助澜

        第五轻柔脸上并没有什么得意,而是有些沉重。

        “现在的实力,与楚阳的九劫兄弟相比,还差了一大截。”第五轻柔背着手,在帐篷里缓缓踱步,心中暗暗思忖:“还需要继续的施加压力……兰墨封虽然暂时倒向我这边,但毕竟是情势所迫,为了自保。严格来说,还不算是自己的力量……”

        “只不过剩下的人想要分化、慑服或者很容易,但想要收服,却是近乎不可能。”第五轻柔沉吟着,踱着步子。

        空气中一阵氤氲,一道黑影蓦然出现在帐篷里,静静的站在第五轻柔身后。

        第五轻柔神色不变,似乎没有发觉,依然在踱着步子,口中却是轻声问道:“敢问阁下为何帮我?”

        他的口气,似乎早已发现了黑影的到来,很平常很平淡。而且是直入主题,绝对没有什么‘你来了?’之类的废话。

        黑影目中闪烁出奇光,沉声道:“你能发现我的到来?”

        第五轻柔并不说话,只是淡淡摇头。只是从这一句话,他就推测出这人的智商,并不是很高。

        因为他最应该问的是:‘你如何能察觉我的到来?’而不是‘你能发现我的到来?’

        一个是单纯疑问,一个是有目的的疑问。

        两句话听起来差不多,但实际上却是大相径庭。

        “空气变了!”第五轻柔淡淡道。

        “你还是隐瞒了实力吧?”黑衣人淡淡道:“以你的年龄,以你的经历,并不能达到这么高的修为……你怎么做到的?”

        第五轻柔摇头,道:“请问是谁让你帮我?”

        两句话一说,第五轻柔就知道了这个黑衣人并不是主导者。

        主导者若是这种智商,那么第五轻柔宁可放弃既得利益,也不会与他合作。

        狼一般的敌人好对付,猪一般的盟友却是真正要命的。

        在几天前黑衣人找到第五轻柔提出来刺杀计划的时候,第五轻柔就在疑惑。今日,刺杀计划已经奏效,他终于将心头疑问问了出来。

        “帮你总有原因的!”黑衣人淡淡道:“区区一个兰墨封,加上兰家的残余势力,实力还是太弱。”

        第五轻柔点头。

        “有人要我问你,你在等待谁?”黑衣人问道。

        第五轻柔淡淡道:“既然这个人让你问我在等待谁,那么他已经知道我在等待谁。”

        黑衣人有一种挠头的冲动,但却忍住。问出来至关重要的一句话:“你知道他们的身份?”

        第五轻柔讥诮的一笑:“我若知道……会如此?”

        黑衣人不由自主地点点头,是的,若真的知道他们的身份,那么早已经天下太平了。

        “我们是为了你的第五家族!你不必对我们抱有戒心。”黑衣人按照吩咐,说出来这一句话。

        第五轻柔淡淡道:“我从来不会怀疑我的盟友。只要他不要太过于神秘莫测。”

        黑衣人沉默,有一种怒气在酝酿。

        但终究没有发作:“明日阻击萧家石家那两个人!我来知会你一声。”

        第五轻柔点头,丝毫不出意外的说道:“莫要杀死了他们!”

        “那是当然。”黑衣人嘿嘿一笑,身子一旋,消失得无影无踪。

        第五轻柔姿势不变,静静地站着。

        良久,才摇了摇头。

        他的心头,有无数的疑问,但却一个也没有说出来。

        但他只是最起码的保持了不信任的态度。

        因为,对方太神秘,对与第五轻柔这种人来说,神秘,就意味着危险。第五轻柔永远不会将自己的计划真正告诉自己不知道底细的人。

        不要对你们怀有戒心?那怎么可能!

        “主事者是谁?”

        “他与第五家族有什么关系?”

        “或者是利用我?”

        “利用我是为什么?”

        “若不是利用我,这么帮我是为什么?”

        “我有什么可供利用的?”

        “会不会是执法者?”

        “会不会是厉家?”

        “或者楚阳那边的人在故作玄虚?”“这件事表面看来是我第五家族得益,但,到得后来,真正地得益者会是谁?就算第五家族得益,那么会不会有什么严重的后果?”

        这些,都是第五轻柔的问题。

        但,他现在只埋在了心里,连喃喃自语都没有。

        “宁可做毫无权势的自由人,也不要做权势滔天的傀儡!”第五轻柔眼神一厉:“不管你是谁,不管你有什么目的,我迟早会查个水落石出的!想要将我第五轻柔一直蒙在鼓里……这天下间,有谁能做到?”

        ……黑暗中。

        一袭黑袍矗立山顶,看着面前千万里的白雪冰山,一动不动。

        衣袂飘风声音响起。

        一道黑影如电而来。

        “怎么样?”黑袍人问道。

        “他很谨慎。也很小心……但有些过度的小心了。”黑衣人恭敬地说道。

        “他若不小心……第五家族早完了!”黑袍人皱皱眉头,叹息一声。

        听着黑衣人将这一行的经过说了一遍,淡淡道:“他既然心中有数,那么,就全盘配合他的计划!虽然启动的有些仓促,却是……再也不能等了……”

        “是。”

        “纵然他心中有所保留,也是我们过于神秘所致。这一节,不必顾虑。”

        “是!”

        “我在先前约定的地方,坐观大局。若非有重要事情,莫要找我。”黑袍人负手说道。

        “是!”

        “我不在的时间里,你们全盘听从第五轻柔的指挥就是!”黑袍人叮嘱一句:“见他如见我!”

        见他如见我!……这句话有些重。

        黑衣人当然知道眼前人有什么样的滔天权势,一听见这句话,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黑衣人浑身冷汗涔涔,俯首在地:“是!谨遵大人谕令!”

        黑袍人阴森一笑,飘然而起,消失在夜雾之中。

        黑衣人缓缓站起,直觉的一片迷惘,喃喃自语道:“这是怎么回事?这第五家的小子有什么惊天动地的地方,居然值得主上如此青睐?我怎么没看出来……难道……他跟大人有什么……”

        话音未落,远远地嗖的一声,他的脸上已经重重的挨了一记耳光,一道声音从极远的地方直接钻进他的耳朵,冷厉之极:“你在找死!”

        黑衣人汗流浃背,扑的跪下,噗噗连连磕头。

        “哼!”

        一声冷哼之后,黑衣人如同胸口被铁锤击中,猛地喷出一口鲜血,委顿在地;却也终于放了心。

        “再有一次,自己自爆吧!”

        随着一声厉斥,天地之间,再也没有别的声音。

        黑衣人一头磕在地上:“是!”

        几乎晕厥过去。自爆!若是再有一次,居然就是形神俱灭的下场?

        ……在这片天地间,另一个地方。

        依然是群山耸立,依然是千里冰封万里雪飘苍穷大地一片银装素裹!

        “乐儿,怎么样?”一身黑衣的舞绝城负手而立,脸上满是溺爱的看着自己的徒儿。

        对于这个弟子,舞绝城满意之极!

        练功的进境,悟性,那真是天下无出其右!

        尤其对于毒功的修炼,更加是一日千里!加上楚阳留下的那些逆天的资源相助,短短的时间里,已经即将突破至尊!

        楚乐儿身上的雾气缓缓回收,回笼进她娇小的身体,沉默了一下,说道:“师父……咱们师门这毒功,若不是施毒秘术和手法所致的话,咱们的天毒神功,倒像是正统的功夫,修炼起来,弟子有一种光明正大的感觉!”

        舞绝城眼中有笑意:“哦?”

        楚乐儿粉嫩的小脸上有些迷惘:“毒功,在任何人看来都是不登大雅之堂,有些阴森森的味道才是,但竟然是以这么光明正大的功夫催动的,弟子是有些理解不来。:”

        舞绝城呵呵笑了起来:“丫头,你有这种想法倒也正常;这片天地,历来便是如此教育,无可厚非。不过,对于真正的武道天道来说,这种说法,却是错误的!”

        楚乐儿道:“错误?”

        “功无善恶,人有正邪!”舞绝城淡淡的说道:“这句话,你一定要牢牢的记住!若有不明白的地方,万一以后若是师傅不在,就问你大哥!你大哥对这一句话理解的格外的深刻。”

        “是。”楚乐儿脸上发出了光。只要有人夸将楚阳,楚乐儿就会高兴。

        “当然,这句话也是相对的来说。”舞绝城说道:“听说有些异族的功法,大异于我们人类……他们的功法,自燃与我们不一样的,不过,为师并没有见过……”

        “你以后若是见到……尽管杀无赦!”

        “是!”

        舞绝城眼睛看着虚空,沉沉道:“我问你,练武乃是为何?”

        楚乐儿不假思索地道:“这个,我听大哥说过,练武,强大,乃是为了守护!守护自己在乎的人,守护自己在乎的事。守护做人的底线,守护自己的责任!”

        “伪君子!”舞绝城撇撇嘴,毫不留情的说道:“你大哥真让我恶心!”

        楚乐儿顿时鼓起了嘴:“师父,你这句话真难听!你要向我道歉!”

        舞绝城很干脆的道:“对不住,为师说错话了。”

        舞绝城的道歉很熟练,张口便来,熟极而流。除了缺乏诚意,别的真没什么毛病。

        可以猜得出来,这一路上,毒医大人已经是不是第一次的对自己的徒弟如此道歉了。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