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玄幻奇幻 - 傲世九重天在线阅读 - 第七百二十二章 楚圣王

第七百二十二章 楚圣王

        楚阳摸了摸鼻子,点了点头,心中莫名的有一种奇怪的感觉。谈昙不仅说了自己,居然还给自己也加上了一个‘圣王’的名头。

        楚御座心中很是有些欣慰,这个师弟,毕竟还是不会让自己失望的。看着古一鼓刹那间就缓和下来的气势,楚阳也彻底的放了心:三星圣族的王,在三星圣族的威势,威望,权力,谈昙可以说是一点也没丢啊。

        不愧是我的师弟!楚阳有些得意洋洋。

        “楚圣王……”古一鼓很有些不好意思,挠了挠方方正正的脑袋:“王上曾经吩咐过,楚圣王身份尊崇浩然,乃是王上一生最看重的人,圣族中人若见之,如见王上!若是楚圣王到来,务必要我好生接待,并且将楚圣王的行踪消息,立即报告上去。没想到今日当面相见,还是冒犯了楚圣王法驾。”

        楚阳点点头,和善地笑道:“无妨,古老前辈太客气了。”谈昙果然是为自己做了不少工作呢……楚阳有些安慰,颇有一种‘老怀大慰’那种感觉,但,随着,楚阳心中升起一股怪异。刚才还没发觉,但现在听起来,‘楚圣王’这个名头怎么越来越觉得不对劲呢?

        谈昙叫做圣王没关系,只是这个名头在自己头上怎么就这么奇怪呢?

        楚阳想了好久,才终于想了起来,刹那间脸色黑如锅底。

        楚圣王?畜生王?

        楚阳有一种吐血的冲动!

        “楚圣王?”古一鼓有些纳闷,怎么这家伙脸色一瞬间就变得这么难看?不由问道:“你怎么了?”

        “没怎么!”楚阳压下心头那股想要即刻冲到三星圣族将谈昙大卸八块的冲动,重重的喘了口气。

        两个人说了一番话,两边剑拔弩张的气氛顿时缓解了下来。

        除了对面的古一鼓之外,其他所有人,包括顾独行和董无伤,都是长长的出了一口气!

        这段短短时间的对峙,人人都感觉似乎是过了一年那么漫长。

        这口气一松下来,顾独行和董无伤顿时浑身汗水呼呼的往外冒,止都止不住。浑身竟然有一种脱力的感觉。

        他们两个战力最强,但受到的压力也最大!

        战斗状态还可以支撑,但心神一下子松懈,却与大战一场并没有任何两样!

        顾独行与董无伤对望一眼,都是心中骇然!

        得知不是外人,古一鼓的脸色好看了许多,甚至亲切了起来:“楚圣王,请和你的朋友进来坐坐如何?老朽有事情要请教……当然,楚圣王想必也有事情要吩咐……”

        楚阳微笑道:“求之不得。”

        古一鼓哈哈一笑,肃手待客。

        楚阳与莫天机等人,都跟着古一鼓走了过去。

        在一片大山石后面,居然还是一个大院子。里面空空荡荡。

        古一鼓抱歉地笑笑,就去泡茶。

        纪墨诧异地问道:“这位……古老前辈,这里居然没有几个下人伺候?”

        众人都觉得诧异,以古一鼓这种人,又是在这里‘做生意’,难道居然是个光杆司令?连泡茶也需要自己亲自动手?

        古一鼓笑了笑,道:“当然……莫要说几个,乃是一个也没有!老朽的身份敏感,多一个人,就多一份泄露的危险,如何敢冒险?”

        莫天机脱口赞道:“老前辈的谨慎,让晚辈们佩服之极!”

        莫天机这是说的心里话,当你实力很弱的时候谨慎行事,任何人都不会说什么,只是觉得应该;但,若是到了古一鼓这等天下有数的高手这种地步,还如此谨慎,就让人觉得难得了。

        因为普天之下,现在能伤害古一鼓的人,已经是屈指可数。但古一鼓依然保持了如此谨慎,就让莫天机觉得……难能可贵。

        古一鼓笑了:“江湖越老,胆子越小,而且,我是圣族唯一一个在外面的人,可说是所有的联系中枢,我若是出了事……圣族怎么办?”

        他苦笑了一声:“再说……在你们眼中,我的修为可说是挺高的,不过,在这片大陆上,却依然有人可以用一根手指头就能将我轻易地碾死……老夫岂敢不小心?”

        众兄弟瞠目结舌:“以你这种九品至尊巅峰的修为,居然有人一根手指头就能……”

        顿时觉得这简直就是个神话。

        古一鼓苦笑,指了指楚阳:“那个人,他认识!”

        顿时好几道目光灼灼的看着楚阳。

        楚阳干咳一声,心中暗笑,知道他说的乃是紫邪情,但却不说破,道:“确有其人。”

        顾独行等人眼中露出骇然的神色。

        兄弟几人中,唯有董无伤墨泪儿和芮不通莫轻舞没有觉得意外。因为他们早已经见过紫邪情,也明白紫邪情的实力,自然知道古一鼓现在所说的,绝对是货真价实的大实话。

        茶水已经泡好,古一鼓显然也是个懒货,没有用茶壶,而是每人一个足足能装一斤水的大茶杯,里面都泡了足足半杯茶叶。

        “楚圣王……有件事请教。”古一鼓端起茶杯。

        “咳咳……古老叫我楚阳,或者楚兄弟,都行,千万别叫我楚圣王,我心里别扭。”楚阳急忙推辞。

        “这有什么别扭?”古一鼓顿时惊诧,这个名字可是最尊贵的称呼啊。

        突然——“噗……哈哈哈哈哈……”纪墨一口茶叶喷在了罗克敌脸上,随即捂着肚子哈哈大笑。

        显然,这货已经参透了这名字里面的奥妙。

        “草!”罗克敌猝不及防,顿时中招,满脸茶香,站起来手忙脚乱的擦拭,恨不得将纪墨揪出去暴打一顿。

        众兄弟都是莫名其妙的看着纪墨,不明白这货为何就这么突然的爆发了……楚阳用可以杀人的目光看着纪墨,用一种很危险的口气说道:“你做什么?”

        “我什么也没听到……”接触到楚阳那种足可以将人粉身碎骨的目光,纪墨顿时举手投降。但随即实在忍不住心中笑意,又捂着肚子在椅子上抽了过去。

        随即,莫天机似乎想到什么,正喝着茶水突然也是‘噗’的呛了一口,连声咳嗽。

        还未说话,楚阳杀人的目光又转过来。

        莫天机吭哧吭哧的呛了几口,终于忍了下来。

        楚阳憋住一肚子气,转过脸,咬着牙和颜悦色的道:“古老有什么事情要问我?”

        古一鼓眨巴了几下眼睛,问道:“当初那位大人……可还……”

        楚阳点点头:“嗯,他现在还好好的。”

        古一鼓长出了一口气,连声道:“那就好那就好。”随即小心翼翼问道:“楚兄弟你跟他……”楚阳淡淡一笑:“承蒙那位大人不弃,我们同辈论交。”

        “同辈论交?”古一鼓的远远的眼珠子几乎瞪了出来。

        楚阳淡淡的,矜持的点了点头,随手将紫邪情的令牌取了出来,放在桌上,元力一催,顿时一股浩然的威压出现。

        这股浩然的威压似乎是感觉到这里还有位强者,居然直接向着古一鼓冲了过去。

        古一鼓惊叫一声,身子往后一仰,啪的一声,坚硬的古松木椅子被他一屁股坐地粉碎,噗地一声,屁股结结实实的坐在地上,将地上坐出来了一个方方正正的大坑,慌乱的道:“快……快收起来……”

        这位古一鼓可说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当初的教训刻骨铭心,也让他真正明白,哪怕自己再修炼十万年,也绝对不会是那个人的对手。

        此刻一见紫邪情的令牌出现,顿时就打消了所有怀疑,诚惶诚恐起来。

        楚阳笑了笑,将令牌收了起来。

        他之所以不说真话有所隐瞒,之所以要拿出令牌,便是要取得现在这样的效果。若是眼前这位古一鼓知道紫邪情已经不在这个世界,那么,他究竟会怎么反应,是谁都猜不出来的。

        楚阳不敢冒那个险。

        毕竟眼前这人若是真的翻脸无情,那么自己十一个人究竟会有几个能活着……还在未定之天。

        不如这样,一个震慑,一切搞定!

        这位古一鼓在见过这面令牌之后,就算给个天做胆,也绝不会再敢放肆。

        “嗯,没事了。”楚阳收起令牌,有些好奇的说道:“不知道古前辈是如何与我那……那位大哥结识的?”

        这么一问,古一鼓脸上的表情顿时又像哭又像笑,精彩万端。

        良久之后,才落寞的说道:“这件事,说来丢人……”

        心中想丢人不丢人的,反正他们有这重关系早晚会知道,自己现在遮遮掩掩反而显得不大气。

        苦笑一声说道:“当年,我受几位前辈委托,数位长老耗尽生命力,让我冲破封锁,从三星圣族囚禁地来到人世间……”

        “数千年修炼后,已经是当世高手!游走江湖,放眼天下,几乎无敌手,越来越是自负自满……终于有一日,与执法供奉交手,中了绝情灭魂掌……此伤,也唯有黑血玫瑰才能治,我便即刻深入黑血丛林,寻找黑血玫瑰……”

        随着他的诉说,当年往事,在楚阳面前徐徐展开。

        楚阳眼神有些怔忡,似乎又看到了紫邪情那白衣飘飘睥睨天下的英姿,忍不住心中轻轻叹了口气。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