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玄幻奇幻 - 傲世九重天在线阅读 - 第七百二十三章 此去西北战轻柔

第七百二十三章 此去西北战轻柔

        “当年,进入了黑血丛林,老夫一路横冲直撞,只要有人阻拦,就是一掌拍飞,想起那种感觉,在威风凛凛杀气腾腾之余,现在想想又有些傻帽,暴发户一般的令人反感……”

        古一鼓叹了口气。

        楚阳等人心中嘀咕。

        的确是这样子,你这暴发户三个字,还真没说错你自己。

        “但我只要黑血玫瑰,而黑血玫瑰忌见血腥,所以我也并未大开杀戒,但没想到就是这样,才让我保住了一条性命……”

        “深入黑血丛林三千七百里,一路很顺利,我终于看到了我需要的黑血玫瑰,正要上前采下来,突然间听到一个声音对我说道:‘你想要这个?’”

        古一鼓现在虽然极力的让自己的声音沉稳浑厚,但却依然带有公鸭子一般的声音,这个故事讲的很轻松,但让楚阳等人一班听众听得极为费力。

        不是听不懂,而是这种声音实在是让人有中毒的感觉。

        “当时老夫一路无敌的过去,正是志得意满,听见问话就口气很硬的说道:‘老夫想要什么就要什么!怎么,你有意见?’就是这一句话,让老夫顿时陷入了无底深渊!”

        “一句话刚刚说完,突然就莫名其妙的挨了一记耳光,被揍出去七八十丈。”

        “老夫周遭突袭,勃然大怒,翻身动手,却吃到了平生之中最大的一次苦头,遭遇了一生最惨的一次败仗!短短的十五招,老夫只有前五招进攻,然后就一直防守,没有任何进攻的机会,而且防守还防不住,那个时候就感觉自己像是沙袋一般的被揍过来揍过去……”

        “当时真不敢相信这人世间居然还有这等高手!”

        “那对我出手的人一边打我一边说道:黑血丛林是我的,你说我有没有意见?你来偷我的东西,居然还问我有没有意见,我现在告诉你,只要你被我揍一顿不死,我就没意见。一边说,我的脸上就连续地挨了数以百计的耳光子……”

        古一鼓一边说,楚阳一边心中暗笑。

        果然是紫邪情的风格。

        也不知道那位大姐到底是为什么,对于打人耳光实在是热衷的很。

        听着古一鼓的诉说,楚御座甚至感觉自己的脸上也疼了起来,忍不住用手摸了摸脸。

        古一鼓满脸悲剧的说道:“就在老夫即将被打死的时候,顾不得脸面,大吼一声:我在黑血丛林没杀过人啊……就是这句话,耳光停了。”

        “然后那人就说道:没杀人?我问问。”

        “然后就发出了什么信息,半晌之后,突然又一巴掌打在老夫脸上,说:伤人也不行!”古一鼓无限悲催的对楚阳说道:“你这位大哥,忒霸道了……”

        古一鼓并不知道紫邪情乃是女性,楚阳自然不会告诉他真相。唯独听了他这句话之后,楚阳忍不住一阵无语。

        霸道?奶奶滴……她真正霸道的时候,你还没见呢……“然后他就一巴掌打在我的头上,我就感觉颈椎突然间被无限缩短,脖子无限加粗,然后脊椎无限缩短,腰椎无限缩短……两条腿,也被打萎缩了一半,最后感到连脑袋也被搓了两下,用手一摸,成了四方的……”

        说到这里,包括楚阳在内,十一个人同时感到一阵恶寒……想象一下当时的情景,就是浑身的颤栗了一下。

        古一鼓欲哭无泪的道:“当时我就想着能逃出来,但逃出来之后毒伤还是没有驱除啊,于是就说:前辈我真的很需要黑血玫瑰……那人听了之后,说,那好吧,我送你一朵玫瑰,老夫正在心里高兴,额头上就被点了一指头……喏,就是这。”

        古一鼓指着自己的额头:“这一指头把我的星星点没了,留下了一朵终生不灭的玫瑰……”

        楚阳等人凝目看去,顿时啧啧称奇。

        这位古一鼓大高手的额头上的那点暗红,仔细一看的话,果然是一朵含苞欲放的玫瑰……“最后,那位也终于善心大发,勒索了我三件天材地宝,然后给了我一朵黑血玫瑰……”古一鼓很悲愤:“那三件天材地宝的价值,足足是黑血玫瑰的九倍……若不是为了解毒……”

        楚阳缓缓点头,看了看九劫空间里那三件天材地宝,还在自己药田里迎风摇曳。

        一株玄冰莲,一株寒雪藕,一株赤魂草。

        他当然不会说什么,只是点了点头,唏嘘的说道:“原来如此……咳,我那位大……哥,做事情的确是有点点霸道……不过他还是很讲道理的。”

        这句话,让古一鼓狠狠的鼓出了眼珠子。

        连顾独行等人眼睛也鼓了一鼓。

        这样的事情,居然还……很讲道理……

        古一鼓吸了一口气,鼓着眼珠子说道:“原本老夫虽然年纪不小,但身长体长,却也算是一表人才……现在……”

        悲催的看了看自己四四方方的身子,一声叹:“现在猪都比我漂亮……”

        楚阳的嘴角古怪的抽了抽,几乎爆笑出口。

        其他人也是死死地闭着嘴,竭力控制自己。

        看来这位古一鼓……还是很有自知之明的嘛。

        猪都比他漂亮……

        “而且,作为释放我的代价,我还给予了一个承诺。”古一鼓笑得挺惨,又像是自嘲:“只要见到这个令牌,若是持有令牌的人对我发布命令,我需要无偿的无条件的,为他做一件事!”

        古一鼓苦涩的道:“这件事……包括让我自己……死!”

        莫天机等人一下子瞪圆了眼珠子!

        看着楚阳。

        这句话代表了什么,大家都很明白。现在令牌在楚阳手中,也就是说,只要楚阳说:你死吧!那么……古一鼓就会立即自杀!

        楚阳手中的这面令牌,竟然可以轻易的左右一个九品巅峰至尊的生死!

        这是什么样的威力?

        古一鼓涩然道:“而这个承诺的存在,便是我最大的心魔……”

        楚阳松了一口气,从心里微笑了一下:“古老,对于您的坦诚,小弟无限佩服!”

        是的,楚阳很清楚这件事。

        这片黑血令牌,乃是紫邪情在九重天的信物!

        普天之下,只有不到十个人知道这面令牌的存在,但这十个人,每一个,都是九品巅峰的至尊!其中还包括了晨风和流云。而现在晨风流云不在这片大陆,也就是说,这片大陆上还有八个人!

        这八个人之中,其中有三个人的精血,在这面黑血令牌之上。当时紫邪情就曾经说过,楚阳拿着这面令牌,只要能见到这三个人,就可以要求他们给予自己最大的帮助!

        黑血丛林中人不能出来,这三个人,却是在外界的。

        这才是紫邪情留给楚阳的最大财富!

        只可惜,这样的三个人,直到今天楚阳才见到了一个!

        古一鼓看着楚阳,楚阳也在看着古一鼓。

        良久,两人都没有说话。

        但彼此却知道,这个承诺,必然将在两人之间完成。

        “我不愿意这样的挟天子以令诸侯。这会让我很没有成就感。”楚阳淡淡的笑了笑,说道:“但既然有这样的一个约定,我今天也为古老将这个心愿了掉。”

        古一鼓深深吸了一口气,道:“你说!”、

        “我只想请古老为我传个口信,给你们的圣王;就说我与兄弟们已经相聚,此去西北战轻柔!”

        楚阳微微笑着,轻声说道。

        “为圣王传消息……”古一鼓皱皱眉,道:“你不必照顾我的,我可以帮你一件大忙!无论任何事。”

        在他看来,楚阳这个要求实在是太轻了。轻的他自己都不好意思。

        传口信……就算楚阳不说,楚阳的消息他也是一定一定要传回去的,因为那是圣王的吩咐。

        “不必,古老能将我这句话原封不动的带给我师弟,我已经感激不尽!”楚阳微笑说道。

        古一鼓皱着眉头,有些惭愧的答应下来:“好!”

        要求已经有了。

        楚阳拿出黑血令牌,只见上面腾腾的冒起一阵雾气。

        古一鼓顿时感觉心中一阵轻松。上面的精血,已经被释放了一半。只要自己将消息传出去,就会全部消散。

        所以古一鼓干脆现在就开始了传讯,拿出一面奇特的镜子,一手灌输元力进去,镜子顿时慢慢的光芒万丈,古一鼓右手一挥,食指上顿时出现了一个血口子,用自己的鲜血在镜子上写道:“古一鼓禀报圣王:楚圣王已经经过此地,他让我转告您:他已经与兄弟们相聚,此去西北战轻柔!”

        写完,又让楚阳确认了一遍。便一掌击在镜子上,一声轰鸣之后,血渍消失不见。

        消息已经传了出去。

        黑血令牌上再度一股青烟袅袅,古一鼓长长的松了一口气。

        两万年来的最大的心事,今日终于了结。

        接下来,古一鼓对楚阳更加亲切了。在他看来,楚阳这纯粹是帮了自己一个大忙,为自己解开了心魔困扰。

        而且是如此轻松地举手之劳。那就是故意的成全自己的。

        别人投之以桃李,古一鼓自然要报之以琼瑶!

        只是,就算是杀了古一鼓的头,他也不会想到,楚阳的这一次传讯,绝不是什么普通的传讯!而是一次调动!

        若是只要求古一鼓做一件事的话,劳动的只是古一鼓本人,而这个‘口信’传到谈昙耳朵里,调动的却是整个三星圣族!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