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玄幻奇幻 - 傲世九重天在线阅读 - 第七百二十五章 八场败仗

第七百二十五章 八场败仗

        再厚的脸皮也不会将这事儿当成荣耀啊——被人狂揍一顿,封禁了神魂,搓圆搓扁之后,居然还当成荣耀到处吹嘘……古一鼓觉得自己还没这么神经病。

        以此类推,其他两人自然也不会这么二百五。

        但对楚阳说的这句话,他却又是无法反驳。

        因为事实的确如此。

        若不是绝顶高手,那人还真不会封禁神魂进来。

        “当时我大哥曾经说道,普天之下,够资格与他交手的人,只有十个人!而古老,则是其中的一个。而我大哥也只跟我解释了另外两个在这令牌上有名的人,但不知其他几位是什么人?”

        楚阳微笑道:“古老对天下英雄如数家珍,定然能够知道吧?”

        古一鼓皱起眉头,方方正正的脑袋八磅锤一般摆了摆,道:“这个,老夫还真的不知道有谁曾经与这个疯子交过手……”

        楚阳汗了一下:“那么,古老心目中,这个世界的高手都有谁?”

        古一鼓仰起头,两眼有些迷惘,似乎在思索,从记忆里翻找。

        莫天机耳朵动了动,眼色认真起来,这些,都不是普通人能够知道的绝顶资料。

        “我自从出来……吃过八次败仗!”古一鼓说道:“而我修为到九品巅峰之前不算……”

        这句话,顿时将楚阳等人震了一下。

        修为到九品巅峰之前不算……也就是说,在他到了九品至尊巅峰之后,先后居然被八个人打败过……这个事情,让楚阳等人冷汗涔涔:这天下,有这么多的高手么?

        “第一次,是我抢了一件宝贝……惹来了一个人,这个人把我揍了一顿,但那宝贝我已经卖了,那顿揍,挨得不轻,但最后那人知道了我的使命之后,也没有杀我,反而又送给我了百万紫晶……”

        古一鼓说道。

        楚阳一皱眉:“那人是谁?”

        “那个人……叫舞晨风……”古一鼓苦苦思索:“那是三万年前?还是多万年前来着……记忆真的不清楚了。”

        舞晨风!

        晨风至尊!

        楚阳身子震动了一下。

        “第二场败仗,是一个漂亮的女人,叫什么流云的……她很喜欢她的马,当时说好了是寄存,不卖,但给我的价钱比我卖马还高十几倍……但我终究还是忍不住,取了点精血吃了,想不到那女人回来后居然能看出来……狠狠的揍了我一顿……”古一鼓咧咧嘴:“打完我才知道,她是舞晨风的老婆!”

        楚阳一头黑线。

        这位古一鼓还真能惹事儿,晨风流云两位传说中的人物,一人揍了他一顿。

        莫天机突然插口:“不对!古老,据我所知,不管是两万年前还是三万年前,晨风与流云两位前辈已经不在这个世界了……”

        古一鼓大怒道:“别打岔!我焉能不知到他们是上去又回来的……当时据说是准备救他们的什么人……”

        这么一说,楚阳与莫天机顿时明白!

        原来当时舞绝城的获救,是晨风流云亲自回来过……“第三场败仗,是一个执法者,当时我穷了……族群已经断了一个月的供应,我就抢劫了一个执法者总部……然后执法者出来了一个老家伙……那一战,打了五天,我只败了一招……”古一鼓摇头,嗟叹:“哎,一招也是败了……”

        十个人嘴歪眼斜!

        我日啊……抢劫了执法者总部……真正的找死都没这么找的……看眼前这货居然还活着!这真是……“那个执法者现在还活着么?”楚阳急忙紧张地问了一句。

        古一鼓斜了斜眼,哼了哼,对于楚阳打断自己的回忆很不满,但看在‘楚圣王’的面子上,还是勉为其难的回答一句:“到了我们这种修为,想死都难!”

        楚阳咳嗽了两声,与莫天机交换了一个眼色。

        莫天机脸色沉重。

        那个人若是还活着,恐怕会是自己等人最恐怖的敌人。

        “第四场败仗……还是执法者里面的一个糟老头子!”古一鼓很气愤:“我在执法者手中,吃了三次败仗,每一次都是一招之耻!却他妈的换了三个人!操他们奶奶滴!”

        莫天机面如沉睡,手指头忍不住的转了转。

        三个人!

        三个人!

        楚阳也是一样的心情,这一刻,恨不得跟古一鼓同声狂骂一句:操他们奶奶滴!这么多!

        “第六场败仗,就败给了你大哥……”古一鼓悻悻的斜着眼,看着楚阳:“其实这第七场根本不算败仗,基本就是从头到尾的挨揍,没真正动手过。”

        “噗……”为了古老前辈的坦诚,楚阳很给面子的喷了他一口茶水。

        古一鼓哼一声,身子一震,一股雾气腾起,刚刚喷在他脸上的茶水就全部蒸发了。

        “不过败给你大哥之后,我的样子改了,执法者反而找不到我了……”古一鼓居然有些得意。

        楚阳等人这才明白:这货想必是抢劫了执法者总部之后,一直被执法者高手追捕,才连连的吃了三次大败仗。

        而紫邪情一巴掌将他从高瘦子打成了矮胖子,居然是成全了他,让执法者找不到了。这不得不说……世事真是奇妙啊。

        “至于第七场败仗,却是我自找的,也不算是败仗。若是我的元神不受禁锢,那家伙未必是我的对手。”古一鼓咧着嘴,大白牙闪亮:“听说冒出来一个第一高手,叫什么天涯,我就跑去跟他打了一场……这是七千年前的事情……当时我也真想不到我会败,咳,其实我也没败。就是被砍了两剑而已。”

        这句话,连一向耿直的顾独行和董无伤都听不下去了:“宁天涯砍了你两剑,那你砍他了没有?”

        古一鼓老脸一红,强词夺理道:“他比我小多了,算是小辈,我让着他。”

        十一个人除了窝在楚阳怀中的莫轻舞之外,其他人同时扭过头去,整齐的喷茶。

        “咳咳……古老真是高风亮节……”楚阳违心的夸奖一句。

        我一直以为我的脸皮厚,这老货的脸皮比我厚多了……古一鼓脸红脖子粗:“当时我的元神已经你大哥封禁,若是现在见到宁天涯,我定然能打得他满地找牙!怎么,你不信吗?”

        “我们信!”楚阳等人点头若鸡啄米;心想:我们信有个屁用?你不还是败了……“第八场败仗,我连出手的机会都没有,就被制住了。那个人……比你大哥要强大,强大得多!”古一鼓脸上露出心有余悸的神色:“而且就发生在大半年前……”

        大半年前……楚阳转念一想,问道:“那人是不是很是英俊潇洒,长得就像个书生?”

        古一鼓顿时跳了起来,一脸的震惊:“你怎么知道?”

        楚阳微微一笑,他怎么不知道?因为古一鼓吃的这场败仗,应该就是雪泪寒;而且,应该就在当时雪泪寒与自己见面之前……也就是楚阳问古一鼓:上次我来你没有收马……的那个时间里。

        以雪泪寒的修为,古一鼓若是能反应过来……那才是咄咄怪事!

        “咳,”楚阳咳嗽一声,干脆牛皮一路吹到底:“我当然知道,因为,那个人也是我大哥!”

        古一鼓呆住了,良久才惊叫一声:“我操……也是你大哥!”终于瞪着眼悲愤的叫起来:“我与你家有仇啊……”楚阳哈哈大笑:“现在不是化敌为友了么?”

        古一鼓长长叹了口气。

        楚阳也舒了一口气。

        自从紫邪情离开之后,为楚阳留下了不少的谜团,但今天,在这里终于解开了其中的一个!而且,楚阳也真正确定了,那时候紫邪情所说的‘十大高手之中’,最少有三个,是自己的敌人!

        古一鼓说了八个。

        其中,晨风至尊夫妇排除掉,宁天涯没有与紫邪情动过手排除掉,雪泪寒更加排除掉,就去了四个。

        紫邪情说的十个人,风月去掉还剩九个,古一鼓排除还剩八个,晨风流云排除掉,还剩六个;假设执法者之中那三个人都与紫邪情交过手的话……那么,十个的数字,还差三个人!

        那三人是谁?

        那是谁也不知道了。

        楚阳有些心事重重:自己是假设执法者那三人都与紫邪情动过手,若是那三人都没有与紫邪情动过手呢?

        这不是没有可能的事情!

        那样岂不是还有六个人查无下落?

        而这六个人,对于楚阳来说可都是巨大的心病:万一这六个人都是执法者呢?

        楚阳想的自己头晕脑胀。

        旁边,莫天机垂头沉思,傲邪云眉头紧皱,墨泪儿两眼忧虑,谢丹琼脸色沉重,顾独行剑眉紧紧的皱在了一起,他们都从这谈话之中,听出了不同寻常的东西。

        董无伤脸色坦然,八风不动;纪墨嘻嘻而笑,不放心上,罗克敌斜眼看天,根本不考虑,芮不通两腿荡来荡去,更加轻松如意。

        这几个是绝对不肯动脑子的。

        对董无伤来说,乃是不惧。面前一个王座,也是一刀,一个九品至尊,依然一刀。哪怕雪泪寒就在面前,只要为敌,就是一刀。至于胜负,董二爷向来不考虑。

        纪二爷与罗克敌则是:这不属于我们操心的范围,反正有操心的。他们怎么说,咱就怎么干。

        至于芮不通,就更简单了:大不了拼命就是!

        兄弟几人都是完全不同的心态。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