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玄幻奇幻 - 傲世九重天在线阅读 - 第七百二十六章 天机轻柔,第一战

第七百二十六章 天机轻柔,第一战

        尤其是董无伤等后四人,更是大大咧咧加上惫懒。难怪莫天机经常说:天天为这几个货操心,迟早本军师会未老先衰。敌人折磨不了我,这几个魂淡也能累死我……休息了一会,众人就提出了告辞。

        古一鼓并不挽留,送出门外。

        “一路顺风!”古一鼓向着远去的十一个人挥手。

        “放心,我们很快就会见面的!”楚阳招招手,十一人眨眼间就消失在雪山顶上。

        古一鼓挠挠头,喃喃自语:“你们要去的地方,老夫又不去,怎么很快见面?”

        ……一片大雪之中。

        八大家族的营地,在沉默的矗立。

        第五轻柔站在帐篷口,看着天空中纷飞的雪花,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萧诤言和石启书已经去了两天了……还没有回来。

        第五轻柔并不担心他们俩,但却在盼望着一个人:楚阳!楚阳不来,那边给予的压力太小,根本不能形成对抗。

        “时间已经过去了这么久,这么好的搅乱天下的时机,你这位九劫剑主不会不抓住啊……可是怎么还没动静呢?”第五轻柔心中在想着。

        随即思绪一转,就回到了那神秘人身上:“到底是谁……在利用这件事?怎么这么像是……真的在帮我?”

        站立良久,第五轻柔一动不动。

        他却不知道,就在刚才,在营地右侧数百丈的地方,有十来条人影清风一样的飘了过去,飘进了西北!

        第五轻柔翘首盼望的九劫剑主,其实……已经来了!

        在楚阳的带领,莫天机的策划之下,是一个人如同一支尖锐的利箭,直插西北雪原深处!

        他们当然注意到了八大家族的营地,但现在却不是他们发威的时候……而且,对方的在这里的实力雄厚,莫天机根本没打算硬碰。

        莫天机的真正打算是:不暴露身份,尽量利用厉家的力量,与八大家族打消耗战!

        消耗的高手力量越多越好!

        现在,事情到了这等地步,连楚阳也猜不出莫天机肚子里打得什么主意。

        天空中的雪花又稠又密。

        楚阳发现,上一次自己到来的时候,清空的那些地方,翻起的那些山脉,此刻早已经又是一片银装素裹。

        楚阳记忆犹新的一个地方,试着翻了一下雪层,居然已经又有了七八丈的厚度……可见这段时间里,老天爷也没闲着,可着劲儿的下雪呢……十一个人都是一身白衣,在楚阳的坚持下,莫轻舞的红衣服,也成了如雪白衣。

        小小的风狐依然在莫轻舞口袋中沉睡,但,屁股上已经又长出来了一小小尾巴。

        楚阳惊叹不已,这小家伙真不知道吃了多少好东西,居然打算一觉直接睡到巅峰不成?

        经过三次歇息,已经到了两千里的纵深处。

        此刻距离厉家的大本营虽然已经足够遥远,但莫天机依然谨慎了起来,让大家都是贴着地皮飞掠,务必不能留下任何痕迹。

        正在疾掠中,突然听到前方似乎隐隐传来一声响亮。在这等冰天雪地里,居然有人在交战?

        最前方的楚阳将手一挥,十一人整齐的伏在了雪面。

        声音越来越是急骤,而且在向着这边移动。

        兵器交击的声音!

        还有人在狂怒的喝骂,隐隐听到在说:“你们是什么人?谁?厉家的?”

        随即就是阴恻恻的笑声。

        风声突然猛地变大,但众人都知道,这不是风变大了,而是在交手的人距离这里越来越近了,他们交手带起的风声,掺合到了这天地之威里,让风力倍增!

        莫天机皱起眉头,想了一下,与楚阳交换了一个眼色。楚阳缓缓点了点头。

        两人心中明白,在这里既然有交手战斗的,那就必然是八大家族的人与厉家的人,最多还有执法者。

        无论哪一边,对自己等人来说,都是敌人,但也都是机会!

        楚阳转头。

        莫天机两手伸出来,向着两边指了指。

        楚阳,顾独行,莫轻舞,纪墨,罗克敌五个人无声无息的到了左边,随即白雪翻卷,将五人身体埋在雪下。

        莫天机、董无伤、傲邪云、谢丹琼、芮不通、墨泪儿六人则在右边原地没动。

        中间空出来四五十丈的道路。

        呼的一声响,一条白影急如闪电般奔过来,在他身边,还有一条白影,只不过身上已经是鲜血淋漓。

        在他们身后左右,各有两条人影凌空飞扑,其中一人一边飞落,一边阴笑:“萧诤言,既然到我们这里来了,难道还想走么?留下来好好玩玩吧!”

        前方那瘦长的人影正是萧家萧诤言,闻言怒道:“你果然是厉家的!”

        那条白衣人影一声长笑,厉声道:“废话!”

        凌空下击。

        萧诤言一闪,旁边的石启书赶到,两人一声呼啸,并不接战,全力往回冲!

        半空中的大手呼的一声,将空气拍出来一道裂纹,似乎发出一种玻璃断裂的那种声音,四面八方延伸,出现一个黑洞。

        但萧诤言和石启书已经冲了出去。

        两位八品至尊联手,虽然对方乃是四位八品至尊,打是打不过的,但逃走却没有问题。

        但楚阳岂能让这两人逃走?

        他们走了,好戏到那里看去?

        意念一动,剑灵呼的一声从九劫空间里冲了出去,无形无影的阻挡在两人突围之路前方。

        两人刚刚冲出二十丈,突然前面一股杀气猛然升腾,两人大吃一惊,来不及躲闪,那股杀气已经扑面而来,冥冥中似乎有一双手。

        左手按在了萧诤言额头,右手按在了石启书肩膀,一用力。

        两人大叫一声,身子一个踉跄,同时大叫:“有鬼!”一时间魂不附体。

        剑灵用虚体出击,虽然敌人并不能伤害他,但他自己也不能对他们造成伤害,但用来阻扰,却是已经足够了。

        就是这一个阻挠,后面的四个白衣人已经一个飞身泄落,挡在了萧诤言两人面前,连声冷笑:“萧诤言,石启书,你们走不了了!”

        石启书眼睛兀自惊恐的看着前方,嘴唇都有些哆嗦的发白:“有……有鬼?”

        “鬼个鸟!”为首白衣蒙面人一挥手:“做了他们!”

        四个人一起出手!

        萧诤言和石启书两人心神不宁,顿时落在下风。

        两人刚才分明感觉到一只冰凉的手摸到了自己额头上,而且上面的力量清晰可感,现在睁眼看却什么都没有,顿时就慌了。

        又身处激烈战斗中,凝定不了心神,顿时就陷入了全面挨打的地步。

        但那四个白衣人也是心中焦躁,疯狂骂娘。

        他们本就不想真的杀死萧诤言和石启书,只是对他们不断的施加压力如此而已,现在可倒好,这两个魂淡竟然不跑了,而且傻愣愣魂不守舍……这他娘不是找死么?

        你们找死不要紧,可是也别破坏我们的计划呀。

        那边,楚阳和莫天机在传音。

        “什么打算?”这是楚阳。

        “要不要将这两人留在这里?”莫天机的声音:“这两个人,一个叫萧诤言,一个叫石启书,都是九大家族之中重要人物。若是留下,对我们以后的计划会有帮助。”

        楚阳沉吟:“可是我没看明白……但有一点是确定的,这四个人绝对不是厉家的!厉家的人我基本都见过……尤其是高手。”

        莫天机沉默了一下,似乎被楚阳的话震惊了一下,然后才说道:“不是厉家的?但却冒充厉家来阻击?”

        “是的。”楚阳皱着眉。

        莫天机道:“那么,他们是什么目的……或者说,什么打算?难道……难道是第五轻柔那边的?”

        楚阳纳闷道:“问题就在这里,第五轻柔那边根本没有这样的高手!”

        莫天机顿时皱起了眉头。

        这个情况,一进入他的耳朵里,顿时就感觉到了不对劲!

        莫天机想了想,缓缓道:“第五轻柔的实力……有没有这样的高手……你能确定么?”

        楚阳一怔:“无法确定!”

        莫天机眼神精光闪烁,缓缓道:“虽然无法确定,但我知道这里面,一定有第五轻柔的影子!所以我决定,这此偶遇,就是我和第五轻柔的第一战!”

        “第一战!”楚阳心中一动。

        这么快,这么早……就要来了么?

        楚阳凝目战圈,道:“天机,你看出来了没有?这四个人……根本没有施展杀招!虽然杀气很浓……但……我却有一种感觉,他们并不想要这两个人的命!”

        莫天机道:“不错,所以,这件事情是第五轻柔借题发挥的可能性最大。”

        不管楚阳怎么说,但现在莫天机就是认准了第五轻柔!

        “施加压力?”楚阳喃喃自语。

        莫天机声音突然急促起来:“不管怎么说,这件事我们要捣乱一次。这四个人不想让这两个人死……这是肯定的,但……我们却不能让他们如愿!”

        楚阳道:“怎么说?咱们横插一手,将这两人留下?”

        莫天机眼光一闪,断然道:“死一个!回去一个……那是最好的局面!”

        楚阳眼睛一亮:“妙计!”

        场中的战斗已经接近白热化,萧诤言和石启书迅速调整了心情,虽然心中依然在疑神疑鬼,但却不敢再分心了。

        但劣势已成,两人使尽浑身解数,竟然无法扭转。

        便在这时,一边的莫天机沉沉传音:“动!”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