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玄幻奇幻 - 傲世九重天在线阅读 - 第七百三十四章 君不断肠我断肠!

第七百三十四章 君不断肠我断肠!

        莫天机淡淡一笑,悠然道:“当年惆怅,今日轻柔;两代智囊,对决天机。”

        楚阳呵呵一笑:“天机不可测。”

        莫天机轻轻点头,眼中爆发出强烈的战意,道:“是!天机不可测、不可败、不可捉摸,天机亘古从未真正被人参透过!”

        楚阳哈哈大笑:“我相信,你能赢!”

        莫天机目光认真:“不,是我们能赢!”

        “一样的。”楚阳沉吟着说道:“天机,不过……天机虽然无法被人完全参透,但有时候,也会有参悟天机成功的事情出现啊。”

        莫天机点点头,道:“所以……天机纵然神秘,却也不是不可战胜;天机若不动,也就是敌人的靶子;所以天机是需要不断变化的。”

        楚阳彻底的放下心来。

        莫天机这番话说得很认真!认真到了一种近乎于以心血说话的地步;可见他是真的在不断地充实自己,而且,对敌人没有一星半点的小觑。

        楚阳知道,第五惆怅与第五轻柔两代智者为了一件事筹谋的事情,让莫天机彻彻底底的重视起来,而且,开始小心翼翼如履薄冰!

        先前只是智者之间的强弱争战,但现在却是生死相见的仇敌!

        这种状态下的莫天机,据楚阳所知,起码在智计算计阴谋诡计等方面,近乎无敌!

        楚阳立即对剑灵发出了消息,召他回来,然后众人就准备启程了。

        谢丹琼委顿在地上,有些哀怨的看着楚阳:“老大,以后审讯犯人这种事,能不能找别人?”

        楚阳拍拍他的肩膀,说道:“你干的很好!现在兄弟们中,就缺一个这样的人才,好好干,我相信你,会成为九重天的第一酷吏的。”

        谢丹琼一张俊脸顿时焉了的茄子一般垮了下来。

        “那两个人死了吧?”楚阳问道。

        谢丹琼吸了一口气,道:“是。”

        “那就好!我们走!”一行人闪电一般射向西北。

        原地,四面雪墙围成的简易临时审讯室,默然矗立。

        ……在楚阳等人离开之后不久,心急如焚的两个白衣人终于赶了回来,远远看到这边崩塌了的山峰,那种天崩地裂一般的景象,两人心中七上八下,充满了担心。

        两人身形如电,先登上了左面山峰,放眼看去,视线所及,毫无痕迹,根本没有人迹。

        放出神念搜索,也是毫无动静。

        似乎在这天地之间,就只剩下了孤孤单单的两个人。

        两人搜遍了山峰左右,均无所见。

        两人心中惊慌,忍不住放声大呼:“老三!老四!”

        荒原寂寂,两人的声音远远传了出去,群山万壑之间不断轰鸣回应,轰轰不绝。

        在这等地方,又是干的秘密勾当,本不应该如此大动静的叫唤,但现在两人心中那一股不详的意味越来越浓,慢慢的压得似乎要喘不过气来,心中已经是惊慌担忧之极!

        那里还顾得了那么多?

        似乎有自己最珍视的东西,正在慢慢的离去,终至悄然无声……两人一边喊,一边寻找,到后来越来越是惶惶然,发疯一般的满山飞奔,一掌一掌的出去,将地上刚刚下落的雪花一层层的振起,查看底下。

        一路终于下山而来……终于……“老大,这里有战斗痕迹!”另一个白衣蒙面人一掌发出,积雪猛地飞起,顿时看到战斗的痕迹,那凌乱的步伐,那点点的血迹。

        那刀光剑气切割出的一点点痕迹……两人大吃一惊,急忙连续动作,将这里整片地域都掀了出来,将雪崩覆盖上的石头雪层统统一片片的兜起。

        终于,为首白衣蒙面人突然浑身一颤,愣在了那里。

        另一人转头看去,只见地上静静地出现了一截手臂!

        手指微微蜷曲,已经冻得僵硬,在冻得几乎透明,白霜密布的拇指上,有一个紫色的扳指!

        “老三!”白衣蒙面人老大疯了一般砰的扑倒在地,一把将那截手臂抱在怀里,眼泪滴滴流落,将蒙面巾都浸湿了。

        在这样酷寒的天气里,眼泪流出来,居然随即升腾起一阵雾气,袅袅升腾。

        “这是老三的扳指!这是三弟的手臂!”另一个白衣蒙面人身体如被雷击,仰天悲啸:“三弟……三弟!你在哪里?!这是谁干的!”

        两人几乎疯狂。

        随即一阵竭力的搜索,将整个战场都掀了起来,然后就陆陆续续的发现了散落的血肉,手指,手臂,断腿……一块一块收起来,两人的身体颤抖的也越来越是厉害,几乎站立不住。

        这些,都是自己兄弟的血肉!如今,都被人砍了下来,我的兄弟在哪里?

        两人两眼通红,直勾勾的搜寻,发狂一般四处寻找。

        “谁干的!畜生,站出来!”

        “三弟!老四……你们在哪?!”

        终于,两人两眼一阵发直,在前方稠密的大雪中,发现了那四面围在一起的雪墙。静静的矗立,一动不动。

        虽然只是四面雪墙,但两人却明显的感觉到,里面明显的死亡气息。

        两人四只眼睛直勾勾地看着,这一刻,竟然不敢上前,似乎在那四面雪墙中,有无数的厉鬼恶魔!

        两人身子颤抖着,嘴唇哆嗦着,一步步走过去。

        一脚深一脚浅,堂堂八品至尊,这一刻,居然似乎虚弱到了不能动用元力一般。

        终于到了跟前,两人闭了闭眼睛,咬着牙,一步踏入!

        颤抖的手,依然能发出掌力,一掌出,积雪轻盈地飞起,就像是死去的灵魂在凌乱的无力的飞舞。

        两具惨不忍睹的尸体,出现在两人面前。

        四肢不全,脸上满是一种不堪忍受的极致痛楚,但四只眼睛,依然大大的睁着,看着飘雪的苍穹,无神的瞳孔中,凝固着至极的羞辱,和恨不得立即死去的那种渴望!

        “三弟!四弟!”

        两人的身子抽走了所有骨头一般瘫软下来,噗地一声跪在地上,哇的一声就喷出来漫天鲜血。

        跪爬着,颤抖的接近兄弟的身体,解开自己的怀抱,将自己兄弟已经冰凉的身体一下子紧紧的搂在怀里,再也舍不得放手!

        企图用自己的体温来为兄弟驱走那僵直的寒冷,但,他们的兄弟却再也感受不到了……“谁干的!谁敢的啊啊啊……”两人仰天嘶吼,锥心泣血的大叫:“谁干的啊……谁杀了我兄弟!……”

        这一声叫喊,凝聚了八品至尊毕生修为,声音如同霹雳一般在半空炸响……收到了两人温热体温的侵袭,两具本已僵冷的尸体突然间口鼻中汨汨的留下一缕鲜血,鲜红夺目。

        两人跪在地上,紧紧抱着自己的尸体,仰天惨嚎……“六千年的相聚!六千年的兄弟啊……”

        ……远远的西北。

        莫天机等人也听到了风雪中隐隐传来的惨嚎;一时间,众人都有些默然。

        莫天机回头静静地看了看,低声问道:“你是不是觉得很残忍?是不是觉得,有些不忍?甚至,有些愧疚?”

        他问的,是谢丹琼。

        在听到这声音的时候,明显看到谢丹琼的身子颤抖了一下。

        “是。”谢丹琼吸了口气:“杀人,我杀过很多,但这一次……听到这样惨厉的呼号,突然感到了他们之间的兄弟真情……”

        莫天机冷冷的说道:“若是你不杀他,让他杀了你,这里的所有兄弟都会为了你如此哭嚎的,而且我敢保证比这个要激烈……”

        谢丹琼浑身一震。

        莫天机冷酷到底:“死去的这两人,已经活了数千年的岁月,快意江湖,纵横天下……这一生,不知道他们曾经让多少人如此哭号?”

        “江湖人,江湖死!”楚阳叹了口气:“丹琼,这就是江湖……敌人有亲人,我们也有兄弟!敌人的兄弟不难受,就轮到我们的亲人难受……”

        谢丹琼长长吸气,重重点头:“我明白!我只是心里有些感慨,沉重。”

        楚阳轻声道:“江湖本是断肠地,君不断肠我断肠!”

        众人回转身子,沉默前行。

        楚阳将莫轻舞搂在了怀里,董无伤挽住了墨泪儿,一行人急速的消失在风雪之中……联盟大营!

        萧诤言终于回来了。

        他是抱着石启书回来的。

        在看到这一幕的时候,众位至尊几乎是瞪破了自己的眼睛!

        石启书死了?

        第五轻柔得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浑身颤抖了一下,正端起的茶水泼洒出来了一大半。一时间,震惊莫名。

        不是说好了不杀人的么?为什么还将石启书杀死了?

        石家的队伍,顿时就全部疯了!

        整个营地,一片混乱。

        “四个人!四个白衣蒙面人!”萧诤言嘴角挂着鲜血,目光狰狞狂暴:“他们说,是厉家的人!使用的,也是厉家的武功;但老夫总觉得不对劲!”

        “我已经牢牢记住了他们的身形,眼光,声音,只要让我再见到他们,我就能立即认出来!”

        萧诤言仰天嘶吼:“此仇不报,我萧诤言天打雷劈,不得好死,死后堕入地狱,永世不得超生!”

        一听说是四个白衣蒙面人,第五轻柔心中顿时猛地一跳!

        果然是他们!

        为什么?事情前后都规定的很死,可以伤,不可以杀,为什么还是杀了?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