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玄幻奇幻 - 傲世九重天在线阅读 - 第七百三十五章 人间第五

第七百三十五章 人间第五

        第五轻柔皱着眉头,在安抚了萧诤言一番之后,压下了石家人激烈的情绪,然后召集各位领队的至尊商议了一下,确定了对策,就心事重重的走到了自己的帐篷里,眉头紧蹙。

        在别人眼中,只一位第五轻柔乃是为了石启书和萧诤言遭遇的袭击而发愁,但谁也不知道,他心中在想的,却是完全相对立的问题。

        第五轻柔心中的疑团在扩大。

        他们口口声声说是帮我,但,对于我的决定却是根本不屑一顾,完全不执行。

        在如此需要高手的时候,居然悍然斩杀自己人的一位八品至尊!

        这,代表着什么?

        第五轻柔眼神温润,坐着一动也不动。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从他的神色里面,甚至看不出什么失落和愤怒。

        一如平时,平静如水。

        夜已深。

        第五轻柔还在静静的端坐。

        他似乎在等待什么,他相信,那四个人,一定会来!

        空气中一阵氤氲,两个人影出现在第五轻柔面前,都是衣衫褴褛,浑身狼狈,两眼通红,带着至极的悲痛与愤怒。

        第五轻柔却像是没有看到,只是很平和的说道:“你们回来了?”

        为首白衣蒙面人深深吸气,让自己的声音平静:“是,我们回来了,事情出现了意外变故。石启书死了。”

        第五轻柔淡淡的哦了一声,道:“死了……”

        竟然就此不说话了。

        似乎这件事很是稀松平常。

        为首白衣蒙面人等了好久,等着第五轻柔问原因,但第五轻柔偏偏不问。

        “你为何不问我原因?”白衣蒙面人眼神如刀:“事先的约定是不能杀人,但现在却杀了人,你不奇怪?你不愤怒?”

        第五轻柔淡淡的道:“死一个人而已,这世上,天天都在死人,若是说不该死,每个人在别人的眼中,都有不该死的理由……但理由有什么用?死了就是死了。”

        第五轻柔嘲讽的说道:“就算是九品巅峰至尊,死了也只是一块臭肉!这,很奇怪么?”

        两个白衣蒙面人同时呼吸急促,死死的看着第五轻柔,握起了拳头,嘶哑的说道:“不仅石启书死了……我们兄弟四人一起出去,只回来了我们两个!”

        他紧紧的攥着拳,声音如同喷血一样的悲惨:“我三弟四弟,也死了!”

        第五轻柔眉梢微微挑了挑,道:“哦,原来如此。”声音表情,依然平静。

        白衣蒙面人呼呼地喘着气,突然一伸手,揪住了第五轻柔的衣襟,狠狠摇晃,低声闷吼:“我兄弟死了!死了两个!是为了给你办事,你可不可以不要这样子死人脸?你难道没什么话要说?”

        第五轻柔不出声,眼睛冷漠地看着握着自己衣领的手,缓缓抬头,看着白衣蒙面人的眼睛,眼神平静深邃冷漠。

        还是一言不发。

        但,白衣蒙面人在第五轻柔眼神注视之下,不由自主的感觉到了一阵心悸,无力的放开了手。

        第五轻柔若无其事的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缓缓坐了下来,道:“这世上死的人多了,他们只是对你们重要,与我何干?”

        两个白衣人同时皱眉,狠狠看着他。

        第五轻柔淡淡一笑:“莫非你兄弟死了……他们的尸体比别人的要好看一些么?你们在这里闹,石家人也在闹。”

        他冷笑一声,突然用手打着节拍,曼声长吟:“人生无处不江湖,一入江湖怎能出;尸骨堆起豪杰山,鲜血铺就英雄路;少年子弟江湖死,何因能愤匹夫怒?昔年笑傲风云者,如今早在鸟兽腹!”

        “诸君征战数千载,脚下多少英雄骨?设若敌亲同愤怒,汝有几命供报复?”

        “你们杀了数千年的人,难道你们就不该死?难受什么?悲痛什么?”

        第五轻柔冷笑:“任务未完成且做错,本就是死罪!若在我帐下为将,早被我斩首示众,如今,你二人居然来找我要说法?”

        两人咻咻喘气,死死地看着第五轻柔。

        第五轻柔洒然道:“你们都是高手,帮我,我用不起;还请离开这里,慢走不送!”

        第五轻柔并不是因为生气,他的确是升起了一些断绝合作的念头。

        因为从这样的合作之中,第五轻柔根本看不到第五家族的希望:你把人都给我得罪完了!纵然我能够重振第五家族,纵然能够收服这里大多数人,但,我的证据却是由你们掌握在手里。

        你们一个暴露,整个第五家族就是死无葬身之地!

        如此一来,我第五轻柔岂不就成了你们的傀儡?

        若是这些人完全按照他的吩咐去做,只伤而不杀,第五轻柔还可能继续下去,而且那样一来,他会将局面弄得更加倚重他,完全的同仇敌忾,塑造如山压力,将人全部掌握在手里。

        但,石启书死了。

        计划完全报废!

        现在仅剩的只是报仇这个念头,第五轻柔根本无法利用这股暴虐的情绪。

        尤其,还有死里逃生的萧诤言一力主持;而且,石启书与兰墨封不同,兰家是没了,兰墨封是孤臣,无路可走;但石家这些队伍身后,却还有一个庞大的家族在支撑!

        他们不会走投无路!

        当然,第五轻柔还有别的打算:若是他们只想利用自己,那么,今日之后想必就会死心了;而这几天发生的事,自己陷入不深,就算被爆出来,自己也大可以死不认账抽身而退。

        但,若是对方真的是要帮助第五家族,那么……今天之后,那真正地主事者就该现身了。

        两个白衣人顿时傻了眼。

        若是自己两人现在回去,铁定的会被法尊扒皮抽筋。

        两人虽然又是悲痛又是愤怒,但却对第五轻柔毫无办法;放低了身段良久,第五轻柔一言不发,眉宇之间,冷意森森。

        两人无可奈何,只好离去。

        看着两人消失,第五轻柔轻轻叹了口气,摇了摇头。

        ……已是三更!

        但外面的大雪还在不停的下;自从第五轻柔来到这里,这里的雪,似乎是一天都没有停过。

        事实上,西北这片地方,自古到今一年到头不下雪的日子,貌似还不超过两个月。

        第五轻柔等到这个时候,终于呼出一口气,不知道是放心还是遗憾,便要盘膝运功休息。

        便在此时,突然一个声音说道:“你赶走他们,太鲁莽!”第五轻柔不惊反喜,淡淡道:“你终于肯出现了么?”

        那声音道:“你在找我?”

        第五轻柔默然片刻,道:“给我理由!否则,我绝不会合作!我第五轻柔宁可苟且偷生徐图后计,但却绝不会做傀儡!”

        那人沉默了一下,道:“你是第五家族嫡系,你可认得此物?”

        说着,啪的一声在第五轻柔面前桌子上凭空出现了一块玉牌,一滴鲜血嗖的飞来,滴在玉牌上,玉牌就在灯光前亮起,发出晶莹的光芒,光晕中,缓缓显出来一行字。

        人间第一,茫茫长天,。

        人间第二,苍苍厚土。

        人间第三,风云水火。

        人间第四,神魔为主。

        我为第五,人间第五!

        第五轻柔浑身一震,眼中第一次变了颜色,这是第五家族的传承命牌!一向是第五家族的至高宝物,唯有第五家族嫡系的神魂血脉才能开启,自从家族被灭,便不知去向。

        如今,却在这里出现。

        而这一滴血居然能开启命牌幻象,绝对是第五家族嫡系!

        这块命牌,将天地神魔与自然风云列为天下前四;唯独将第五家族列为第五,实际上也就是说:我们虽然姓第五,但,实际上乃是天下第一!

        第五轻柔站起身,整了整衣衫,向着命牌恭恭敬敬拜了三拜,站起身来,道:“敢问前辈乃是……”

        那声音有些怅然,说道:“我是第五!如今,你还要拒绝我的帮助吗?”

        ……另一边,楚阳等人一夜急行军,已经到了当初浪一郎战死的那里。在这里稍事休息,楚阳向天拜祭一番,不由得又想起了魏无颜,眼神黯然了许久。

        莫天机道:“楚阳,我们就在这里,分头行动。”

        “分头行动?”楚阳愕然。

        “是;我们并分三路。”

        “第一路,我带着傲邪云和芮不通,前往厉家!”莫天机沉稳说道:“而你带着董无伤,轻舞,还有泪儿,在外面配合我。”

        “第三路,顾独行带着纪墨,罗克敌,谢丹琼;伺机而动,自主行动。独行要记住,别的时候都不允许出手,唯独在两家大战的时候,出手!一击即退!”

        “每一次征战,都是一样!”

        “我们两路,倒是没什么问题。但是你们三人进入厉家,岂不是……太过冒险?”楚阳问道。

        莫天机微微一笑:“绝对不会有半点风险……而现在厉家太弱,若是缺少了筹谋者,只要第五轻柔真正展开攻势,恐怕短时间内就会被消耗完了……所以我必须要去!这一场大战,也是我们在争取时间!”

        “这一次借力,是非借不可的。”莫天机淡淡道:“你要留意的是,兰家,萧家,石家的动静。我会不断的给你制造机会。”

        楚阳点了点头,道:“好!”

        每人又发放了一枚不完全版九重丹,带在身上以备不时之需。

        莫天机温文尔雅的微笑:“我这一去,若是厉家不到山穷水尽的时候……莫要跟我联系!我有把握将此地数千名至尊,最少有一半,化为白骨!”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