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玄幻奇幻 - 傲世九重天在线阅读 - 第七百四十六章 巅峰对决

第七百四十六章 巅峰对决

        萧晨雨途径夜家领地。

        夜沉沉早已经在路途中相候;两个老朋友只隔了不到半月时间,就再次见面,但感觉却如同是变了一个世界那样的怪异。

        夜沉沉负手站在林荫古道,萧晨雨默默地做在马车里。

        两人默默的对视;良久,夜沉沉一言不发,身子一闪,倏忽消失。

        萧晨雨闭上眼睛,淡淡道:“走!”

        万年的老友路左相见,但却一句话也没有说!连传音也没有。

        就这么对望一会,彼此已经全部知道彼此。

        夜沉沉回转夜家,萧晨雨继续上路,一切平静。

        夜沉沉此来本是为了劝说萧晨雨回去,但一眼之下就感觉到了萧晨雨万死不回的决心,不管说什么,都已是多余。

        ……而这个时候,在西北漫天风雪之中,一场战斗正在展开。

        法尊站在雪崖绝顶,一袭黑袍迎风飘扬,满头黑发,中分而下,目光在沉思的平淡中带着些许凌厉。

        他能感受到背后那凌厉的气息距离自己越来越近。

        自从那日为了帮助第五轻柔稍稍的泄露了一些自己的神识之后,法尊就知道自己被人盯上了。而且他也知道此人是谁。

        舞绝城!

        法尊只有躲避!

        大功未竟。

        就算是同时对上风月夫妇,法尊有把握击败之;但,对上这个人,法尊没有丝毫把握。

        一追一躲,两人捉迷藏一般的已经过了将近一个月。

        但现在,法尊不躲了。

        这一个月里面,他利用对方那惊天的压力磨砺自己的神魂融合,消化体内的补天玉,现在已经到了圆融的地步!

        突破了最后一步!

        现在的法尊,等于是已经圆满,他不再害怕任何人!而且,在这种猛然的突破之后,他也迫不及待的想要证实一下自己的实力!

        而现在这个情况,舞绝城正是最好的人选!

        他负手而立,黑衣黑袍黑发,都在风雪中飒飒飞舞,直欲凌空飞去!

        漫天大雪纷纷看,又稠又密,但,却一片都沾不到他身上,靠近他的身体数丈之外,就被一股莫名的力量轻柔的弹起,远远飞散而开。

        他的神情虽然平淡,但身上气势凌霄,那是一种绝对的自信!

        天下任何人都不能拦阻于我的那种滔天自信!

        风雪骤然激烈了起来,一道白色人影突兀的出现在法尊面前二十丈的虚空中,这个人浑身如同与风雪融成了一体,负手站在虚空里,淡淡的看着法尊。

        两人都没有说话。

        只是静静的看着对方,嘴角上,都有一丝隐隐的微笑。

        百里之内的雪花,统统粉碎。

        良久,法尊轻轻一笑:“你来了?”

        随着这声说话,他的气势猛然收敛,然后身子轻如鸿毛一般往后飞退二十丈。

        他主动地为对方留出来一片地方。

        舞绝城并不往前,只是淡淡的笑了笑:“你不再逃?”

        法尊淡淡一笑:“为何要逃?”

        舞绝城身子呼的一声飘前,越过二十丈虚空,站足山崖:“为何?”

        舞绝城的问题,有些没头没脑,但法尊却明白他的意思,道:“为己。”

        舞绝城淡淡摇头,嘴角露出笑容,然后突然仰天哈哈长笑,道:“不错!不错!人不为己,天诛地灭!这个理由,当真是好极!”

        法尊并不说话,微笑以对。

        舞绝城负手说道:“这几天里,你的气息一直在稳步的变强;我能感觉得到;但我却不会打断你;直到如今,你终于功行圆满,我才出来,与你一见!”

        法尊淡淡道:“不会打断我?呵呵……那是因为,你不敢。你怕,你怕你突然打断我的变强,是因为害怕我的变强,那样便会在你心中中下心魔;纵然你能杀我,你也不敢。”

        舞绝城颔首:“不错;杀你事小,心魔事大!”

        法尊呵呵长笑:“所以你只能等到现在。”

        舞绝城负手微笑,八风不动:“任何时候,对我来说都是一样。杀你,不需要做准备!”

        法尊轻笑:“未必。难道,你就没有别的问题要问我?”

        舞绝城轻轻颔首:“是,我有别的问题要问你。当初,你身负重伤,你如何会在这么短的时间里恢复,并且更胜从前?”

        法尊呵呵一笑:“你也知道,我并不是东方霸道!”

        “你曾说过,你是楼文龙!”舞绝城眼神有些讥诮:“但,传言之中的楼文龙……义薄云天,乃是一个一诺千金,从来都不会玩弄阴谋诡计的铁铮铮的汉子!但你不是。”

        法尊微笑。

        “那你到底是谁?”舞绝城问道。

        法尊摇头失笑:“我先回答你的问题……我当初重伤,东方霸道留给我的这幅身体,几乎完全被摧毁,五脏几乎全碎!”

        “而且,我这么多年手机的生机,尽数的化作乌有,而我这么多年一直靠着掠夺生机,来消灭压制东方霸道的残魂!”

        “但我的身体虽然重创,到了生机全无,但东方霸道的残魂却在他的**死亡的那一刻,也终于真正消失!”

        “这便是我的机会!我本必死,但我却发现,身体死了,我没死!我这才明白,这具身体,如今才彻彻底底成了无主之物……所以我立即发动力量,屠杀了药谷那些人,劫来了补天玉。而你也知道,补天玉对于神魂消散的人有用,也就是说对死人有用,而我就以这具身体的残魂的消散和死亡,化解了补天玉的一部分轮回力,将剩余部分,转化成苍天生机!”

        “用苍天生机,来对这身体进行再造,但那些补天玉不够,所以我又屠了药谷,将所有补天玉,全部用来转化,修炼。”

        “直到如今,这幅身体已经完全被我改造成先天之体,而且是,生机之体!因祸得福之下,东方霸道的神魂也彻底消散,这具身体,现在就算是一根头发,也是我的!与东方霸道已经毫无关系。”

        “而我的神功,也因此而大成!”

        法尊有些难过的道:“当年兄弟们的灵魂能量,也终于被我炼化,成为自己的力量。所以我现在的实力,已经是完胜宁天涯!”

        舞绝城眼中露出怒意:“你兄弟的灵魂能量……你居然炼化了你兄弟的灵魂能量!那可是你的兄弟!”

        “兄弟的,也是灵魂能量,能量就是能量,不分兄弟与夫妻!”法尊冷漠的说道:“更何况,那个敌人的强大,让我根本无法抗衡……我不想办法,难道等死不成!”

        “卑鄙无耻!”舞绝城缓缓的说出来四个字:“你,不配为九劫中人!”

        “哈哈哈……九劫中人,哈哈哈……这可真是放他娘的狗臭屁!”法尊猖狂的仰天大笑:“舞绝城,你以为九劫算什么?这个名头又代表着什么狗屁?我不配?哈哈哈哈……我去他妈的九劫中人!是九劫中人不配有我!”

        舞绝城眼神中怒火熊熊燃烧起来,咬着牙,一字一字的道:“狼心狗肺,猪狗不如的东西!当年,若不是你的那些兄弟,你死了多少次?如今,你居然说出这种话!”

        法尊哈哈大笑,笑的酣畅淋漓,连眼泪也笑了出来,弯下了腰,捧着肚子,笑的直喘气:“舞绝城……你为何不说,当年若是没有我,他们都早已经死了多少次?”

        舞绝城深深吸了一口气,突然间一股惊天的杀机猛然展现!

        话说到这种地步,他已经一个字也不想再说!他现在只想将这个侮辱了自己最重视,最珍藏的东西的人,毁灭掉!

        撕碎掉!

        我平生最珍视的,就是兄弟情谊;当年的兄弟,每一个人在我心中都还活生生的活着,他们为我做过的任何一件事,我都记在心里!

        任何一个人的相貌身材生活习惯家庭状况个人嗜好包括口头禅包括有一些说过的话,现在历历在目!

        这是我的珍宝!

        也是我的支柱!

        我的兄弟。

        如今,你侮辱了九劫中人的感情;侮辱了九劫兄弟的情谊!纵然你侮辱的人与我毫无关系,但他们之间的兄弟情义与我最看重的,是一样的!

        叛徒没资格侮辱这种感情!

        这些话,都在舞绝城心中,他一个字都没说出来;他感觉若是说出口,听到对方的耳朵里,会是对这番话的侮辱!

        一股凌然气势,浩浩荡荡的产生,带着崩颓青天一般的狂怒的压力,带着惊天动地的杀机,潮水般狂压法尊!

        法尊嘿嘿冷笑:“舞绝城,你以为,你还能轻松的吃定我么?”两手一分,黑袍猛地翻飞了一下,一股说不清楚什么滋味的气势,带着一种堂皇的邪恶,猛地涌出。

        分明是邪恶,却又给人一种堂皇的感觉!

        舞绝城眸子一缩,却是一言不发;一步步往前走去。

        他踏出第一步,整个空间就猛地震了一下,第二步,脚下整座山都摇晃了起来,第三步,方圆千里同时震荡!

        整个空间,充满了狂暴的气息和令人窒息的杀气!

        他是一个无比骄傲的人,既然决定了对方不配、不值得让自己说话,那么,一直到战斗结束,他都不会再开口!

        法尊的长发在风雪中呼呼飞舞,如同一条条诡异的黑蛇,在空中蜿蜒扭曲。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