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玄幻奇幻 - 傲世九重天在线阅读 - 第七百四十七章 我和你不一样!

第七百四十七章 我和你不一样!

        舞绝城在前进。

        步步山摇地动!

        三步之后,群山万壑一起轰鸣起来,苍天似乎在这一刻颤动!四周山上积雪同时烟雾一般腾起,波涛一样弥漫汹涌。

        法尊挺立如松,看着舞绝城,眼神中带着轻松,带着写意,甚至还带着一些有趣,看着舞绝城一步步往这边走来。

        舞绝城已经走了六步!

        他的气势,已经积累到了巅峰,杀气,也已经浓郁到了极点!战意,更是升腾到了燃烧九霄的地步。

        此时若出手,便是石破天惊的巅峰一击!

        但法尊显然并不想就这么接受舞绝城的巅峰攻击。

        便在舞绝城刚刚踏出第六步,脚还没有落在地面的时候,法尊突然动了!

        他突然伸出一只脚,往前猛地一踏!

        他的身子微微往前一俯。

        一股绝强的气势猛地冲出,正面对上了舞绝城的气势!

        击楫中流!

        在舞绝城气势刚刚成型的那一刻,法尊果断出击,打断了这股力量真正形成巅峰的可能!此刻的舞绝城,感觉怪异之极。

        就像是刚要**即将爆发的时候,突然被阻止!

        怒哼一声,第七步猛地跨出!

        轰然一声爆炸,两股气势胶着了一下,一声奇怪的裂帛一般的声音让人牙酸的响起,然后从正中间开始,猛地龙卷风一般的冲上了九霄云里,天空云彩,突然间被冲开了一条线。

        脚下,又是一阵奇怪的令人丧胆的那种破裂的声音。

        从两人最中间的地面上,突然出现了一道裂缝。噼噼啪啪的向着东西延伸,而,这条裂缝也在向着南北两个方向断裂而开!

        这整座大山,就像是一个雪白的馒头,被人突然从中间掰开了。

        分开了。

        轰的一声响,两人的身体都没有动,但分开的两片山却都在急速的后退中,两人之间的距离,却就这么突然的增加到了五十丈!

        舞绝城白衣如雪,突然飞起,嗖的一声冲上半空,如同一只雪白的大鹤,冲起在风雪之中。

        在飞起的这一刻,他的身上突然出现了一片片蓝汪汪的色彩,随即就变成了一团蓝色旋风,包裹住他自己的身体,咻的一声越过这片空间,凌空而至!

        地面上所有的积雪,随着他一扑之势,整齐的向着法尊那边狂卷而去!

        法尊一声不响,身子直直的升起,飘起,身上,也突然间出现了一股邪恶的黑气,然后就像是炮弹一般冲向对面急速而来的舞绝城。

        只是一闪!

        两人身子因为高速而留在原地的残影还清晰的在哪里出现,但两人已经狠狠的碰撞在一起。

        舞绝城左掌右拳脚踢膝顶,瞬间已经变化做两个手肘带着万钧之力狂砸!

        法尊的头发猛地一炸,身子在急速的往前运动中,对方的膝顶过来,他的身子突然诡异的在空中猛然飘成了一道直线;两手狠狠抓向舞绝城的双手!

        舞绝城左掌猛切,法尊右手猛地扣向脉门,舞绝城左手一转,化掌为拳,猛地下砸法尊的手指,法尊换招,一指带着强烈黑气顶上,舞绝城立即变招,横切对方手腕,法尊手指一收,右肘猛然捣出!

        舞绝城眼神一闪,同样一肘捣了过去!

        这是一边,而另一边,法尊的左手,与舞绝城的右手,同样是连连变换了七八次,同样的是以双肘迎上!

        砰砰砰……两人四个手肘在空中激烈的碰撞了九百余下,然后呼的一声响,法尊一声闷哼,舞绝城一声冷哼。

        法尊的身子就这么头前脚后呈直线飞退了出去,舞绝城同样是如同被后面一条绳子狠狠的拉扯一样,咻的一声退后在虚空!

        下一刻,两人都是在急速的后退之中猛的改变方向化作急速的前进!

        这就出现了一种奇怪的难以理解的现象。

        空中,一排法尊的虚影在急速的后退中,但又有另一排虚影在往前突进!

        同时进行!

        对面的舞绝城,亦是如此。

        空中的两排虚影尚在前进或者后退,两人已经到了千丈高空之上,而这一路留下的虚影,依然清晰的是无数的法尊与无数的舞绝城在以清晰的动作战斗着。一点点的推进,以虚影居然完全可以还原整个过程!

        “纳山河入胸怀,收天地做芥子!”法尊仰天长啸:“舞绝城!你也到了这种地步!”

        对面的舞绝城一言不发,只是一招比一招狠,开天破地一样的狂轰滥炸。

        法尊哈哈长笑不绝,对面舞绝城满脸的鄙夷,一言不发,两人一动一静,居然是相映成趣,唯有两人之间招招夺命的斗争,在这寻常人只能够喘一口气的时间里,已经各自交换了一千七百招!

        砰砰砰的声音连续的响起,两人身在千丈高空,但周围的群山都在如同跳舞一般颤动,甚至可以说是……扭动!

        两条身影,不断地分开,又聚合,再分开……空中,突然间就是密密麻麻的一黑一白两道身影的残影,充斥了整个天空!

        似乎挤得漫天白雪都没处存身了……又是一次碰撞。

        舞绝城散发着蓝气的手掌狠狠击在法尊右胸,法尊那散发着黑气的手掌也在同一时间拍在舞绝城左肩!

        两人同时如被雷击,身子在高空之中断线风筝一般向着两边飞摔了出去。飞到半途,不约而同的喷出来一口鲜血。

        然后整个天空的画面似乎突然间静止了一下,随即中间部位轰然发生了一次大爆炸!

        一圈一圈的空气波纹鱼鳞一般扩散出去,随着扩散,空中一圈一圈的出现一条条一道道的空间裂缝,乌黑,如同恶魔的嘴巴,狰狞的张开又突兀的闭合!

        山石雪层成精了一般满空狂舞……就在这里发生大爆炸的时候,而在数百里外的另一个地方,两个人已经面对面站定,脸色严肃的对立,对峙。

        舞绝城脸色有些发白,法尊的脸色有些发灰。两人都受了伤,看起来势均力敌,旗鼓相当。

        舞绝城依然没有说话。

        法尊吸了一口气,道:“舞兄,你也感觉出来了吧?我,已经不是一年前的我了。”他有些自负的笑了笑:“一年前,我对你唯有高山仰止,但现在,我已经与你平分秋色。”

        他眼中闪光,道:“再给我半年,我就能杀你!”

        他顿了顿,重重的道:“杀你,,,若屠狗!”

        舞绝城依然没有说话,他只是看着法尊,眼中充满了蔑视,轻视,鄙夷……那意思便是:跟你这样的渣,我除了战斗,没有说半个字的心情!说半个字,那是侮辱了字!

        他知道法尊的意思乃是在激怒他,但他心中非但不怒,反而充满了鄙夷。

        他只是睥睨的看着法尊,目光充满了不屑。

        法尊突然感觉心中一股火直冲上来,他一直在激怒对方,但对方却根本不做任何回应,是指这么不屑的看着自己。

        但就是这种无言的鄙夷,让法尊反而更加受不了!

        舞绝城就像是一个高高在上的判官,在鄙夷的看着眼前的犯人,就像是看着一只臭虫!他虽然没说话,但每一份气息都在说:你这个猪狗不如丧尽天良的小人!

        法尊并不是为这种态度生气,他忍受不了的是,自己在舞绝城面前,心理上居然矮了一头!

        无论如何鼓气,无论如何也感觉抬不起头来。

        死活的就是没底气。

        随着时间的推移,法尊终于暴怒的吼道:“你有什么了不起?你有什么资格这样看我?难道你不是九劫中人?难道当年的兄弟现在不是只剩下你一个人?难道你就心里好受?你比我高尚多少?你能比我心安理得多少?”

        舞绝城目光如冰,冷冷看着他,冰冷而不屑。

        “我们俩是一样的!一样的你懂么?”法尊怒道:“一根线上两个蚂蚱,谁又能比谁高明到哪里去?”

        “我跟你不一样!”舞绝城本不打算开口说任何话,但这句‘一样的’,却让他忍不住了,因为这是他最骄傲的:“你真以为我不知道你是谁?你真以为,我就真相信你是楼文龙?”

        法尊一怔,突然大笑,目光有些疯狂的狰狞:“你开口了?你不是不说话么?哈哈哈……你不还是开口了么?”

        他对着天下人,都可以道貌岸然,但唯独对着舞绝城不行!就算当年的兄弟复活,他对着他们,也不如对着舞绝城的压力大。

        因为,他和舞绝城都是唯一的幸存者,而舞绝城比他的岁数还大很多,但一颗丹心却是从未变过!

        但他,已经背叛了!

        虽然他从不承认自己的背叛,但他心里深处,却是清楚的知道,自己已经不是当年的自己了!

        但舞绝城依然是舞绝城!

        他并不是因为实力不如舞绝城而害怕,而是因为心虚!

        良心的愧疚。

        这足以让他这一生在舞绝城面前都不能真正的挺直脊梁——在舞绝城面前,他挺直脊梁的资格都没有!

        ——这也正是当初屠道之战他要陷害舞绝城的原因。

        这种心虚,就算他的修为比舞绝城高出一万倍,他在舞绝城面前也抬不起头!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