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玄幻奇幻 - 傲世九重天在线阅读 - 第七百五十九章 什么世道?!

第七百五十九章 什么世道?!

        “第五轻柔,我刻得像不像你?”

        这几个字,一个问题,让众人都是升起了一种奇怪的感觉。

        虽然是在问,但却一股肯定的意味扑面而来。似乎那位号称“神盘鬼算”的绝代军师就站在自己等人面前,含笑肯定的看着众人,胸有成竹的说:这,就是第五轻柔!

        第五轻柔看着这几个字,却是轻轻的摇了摇头,微微的笑了起来。

        “像不像我……莫天机,你这是在给我下战书吧?”第五轻柔目光深邃,喃喃道:“但你可知道,这句话暴露了你的弱点?”

        随即,第五轻柔淡淡吩咐:“清点伤亡,妥善安排;全军推进,将原定营地,前进一千里,挪到这座大山之前!”

        被人算计了一下,吃了大亏,但第五轻柔竟然不退反进。

        第五轻柔含笑看着众人忙碌,心中却自有定见:“你的意思无非就是警告,让我跟你斗有点分寸?但我若是真的处处跟你讲究分寸,那么等你羽翼丰满,我也只是总指挥而已,第五家族远远不能成型;那样又有何用?”

        “再说,处处分寸拿捏,我梦想之中的智者巅峰之战,岂不是根本无法开展?所以你的用心我知道,但我却一定要打败你!”

        “总指挥,伤亡情况统计出来了。”夜逍遥的声音有些沉重。

        “怎么样?”

        “损失很大,死亡人数达到了两百人,重伤十五人,轻伤八十四,几乎就等于是三家家族的联军,被打残了。”

        “所幸高阶至尊并无损折。但底层力量,几乎就是全军覆没。”

        夜逍遥所说的底层力量,无非就是至尊之下的圣级高手,现在,那些曾经被人仰望的圣级高手,已经成了底层。

        这不得不说是一种讽刺。

        “对方伤亡如何?”第五轻柔声色不动问道。

        “恐怕……不超过五十人。”夜逍遥深深叹气:“太突然了。突然到了根本猝不及防的地步,陈家和凌家基本就是毫无防备的就被灭了一半。哎……”

        第五轻柔默然,道:“这是我的失误,敌人将我这一次的反应全都猜测的正确,有此败,非常应该。”

        萧诤言道:“这怎么能怪总指挥,主要是对面的那个小子太狡猾。”

        第五轻柔肃然道:“一将无能,累死千军。身为主事者,责任只有我来背,若是推诿逃避,那我第五轻柔也没资格统领大军了。”

        ……厉家人全力逃遁,马不停蹄,也不知道走出去多远,只是按照莫天机的事先吩咐,连续变阵,化整为零接着化零为整,如此三次之后,终于看到前方风雪中,莫天机含笑而立。

        现在,众人看着莫天机的眼神,就像见到了神仙。

        “怎么样?”

        “非常过瘾。”

        众人一起笑。

        “恩,下面我来说一说,下一步我们该怎么办……恩?”莫天机哈哈一笑,正要说话安排,突然目光一转,脸色寒冷如冰,喝道:“厉雄图呢?”

        众人脸色都是变了变,厉无波转眼一看,似乎这才发现厉雄图不在,不由得大惊失色,脸色都白了,一副惊慌的样子,喝问道:“雄图呢?谁看到他了?快说!”

        ‘面如金纸、奄奄一息’的厉绝摇晃着站了起来,眼圈都红了:“雄图……雄图他是跟我一组的,不过后来我受了伤,眼看就要被乱刀分尸,是雄图救了我……我的好弟弟,雄图啊……是为了我才落在后面的啊……”

        厉绝仰天大哭,悲情至极,哭道:“我的兄弟在哪里?雄图……雄图……难道我雄图兄弟没有回来吗?苍天呐……”

        厉绝仰天悲号。

        傲邪云与芮不通只觉得浑身的鸡皮疙瘩一层一层的往外冒,刹那间居然出了一身冷汗。

        我日啊,这位厉大公子不去演戏,实在是太可惜了这个人才啊……如此声情并茂,如此情感真实,如此泪如倾盆雨说来就来。

        “厉雄图是为了救你,落在了后面?”莫天机嘴角带着奇怪的笑。

        厉绝捶胸顿足:“是啊是啊……我的兄弟啊……呜呜……若是我兄弟有所不测,那我也不活了……”

        恩,厉雄图是为了救我,才落在后面的。

        后面那么多高阶至尊追杀,应该死了吧最好死了吧?

        若是他死了,是英雄,我是英雄的哥哥,兄弟情深。如果九劫需要替代品,那么,我就是第一顺位选择。

        此事毋庸置疑。

        莫天机果然脸色大变,连连跺脚:“雄图怎么……哎!这可如何是好……立即派几个人回去接应!”

        “我去!”厉绝一跃而起,若是还没死透,我就再给他一刀。

        “不用了。”一个声音说道:“我回来了。”

        声音虽然虚弱,但依然不改其雄壮;正是厉雄图的声音。

        “厉雄图!”傲邪云与芮不通同时惊喜的叫了起来。

        厉绝顿时怔住,慢慢回头:“雄图……”

        厉雄图的身影一步步从风雪中展现,浑身是血,满头是包。除了受伤,更多的是被石头砸的。

        “兄弟……”厉绝终于回过神,一声大叫,张开双臂惊喜欲狂的扑了上去:“你回来了呜呜呜……”

        厉雄图退后一步,不与他拥抱,眼神有些奇怪地看着厉绝,只感觉自己心中突然间升起来一种复杂难明的感觉。

        这一刻,既想哭,又想笑,还有一种正在戏台下的感觉;台上正在表演,长袖善舞,而自己,正在台下看戏。

        看戏……呵呵呵……厉雄图突然涌起一阵讽刺的想要爆笑的那种冲动。

        “兄弟,是我啊,是大哥啊。”见厉雄图没有说话而且脸色奇怪,厉绝唯恐对方已经察觉了自己的心思,急忙急切的说道。

        厉雄图点了点头,脸上一阵艳红升了上来,刚要说话,突然噗地一声吐出来一口鲜血,身子踉跄了几步,就失去了意识缓缓倒下。

        苦战重伤加上一种难以言说的心灵受创,让厉雄图再也坚持不住了。

        倒下的方向,正是傲邪云的方向。

        他是昏迷之后才倒下的,似乎在他的潜意识之中,就算是曾经为敌的傲邪云,此刻也要比自称为自己‘大哥’的厉绝要可靠地多。

        厉绝刚要伸手,傲邪云已经急忙一把接住他,迅速的运功,查看他的身体。然后放心的喘了口气,对凑过来的厉绝说道:“放心吧,他没事,死不了。”然后笑了笑:“我为他再运运功就好了,哈哈,厉大少,感谢我吧。”

        厉绝连连点头,心道:他死不了才是最让我不放心的……我感谢你什么?但嘴上当然感激的说道:“傲兄,实在是太感谢你了……”

        傲邪云哈哈一笑,一拍他的肩膀,道:“感谢我,空口说白话可不行,要实际一些。”

        “那是,那是。”厉绝连连点头,心中一阵憋闷的无语,妈的,你救了我最想要杀的人,如今反而要我感谢你……而且你还敲竹杠……草!

        这是什么世道!

        这时,莫天机眉头皱了皱,似乎听到了什么,有些意外,道:“照顾伤者,立即后退,按照先前所说第一计划的第二变数,立即开始行动。”

        “是。”

        厉家人跟着莫天机滚滚而去。

        楚阳现身出来,微微一笑。

        刚才,当然是他在给莫天机传音,而莫天机在这里等待,也是为了楚阳的传音,得到联军的最新消息。

        这一次声势浩大的出来,莫天机自然能希望多做一些事情;但,除了刚开始第五轻柔慢了半拍之后,所有应对,基本天衣无缝。

        所以莫天机只能暂时先退。此刻,不管是任何的动作,都只能被对方抓住自己的漏洞。若是双方实力差不多,莫天机当然敢动;但现在相差悬殊,而且对方援兵源源不断,自己这边缺拼光了就是光了,属于无根之水……这是不能拼的。

        所以他得到楚阳的传音后,立即选择了退走。

        而另外一边,第五轻柔两路兵马早已派出,大队在前进拐过山坳之后,便在距离大山五十里之地扎下了营寨。

        简易的总指挥营帐中。

        第五轻柔依然在看着自己亲自搬进营寨的那个人头和那根雪柱,深深思索。

        夜逍遥等人都是有些奇怪。

        “总指挥,为何您老是看着这个雕像不动?”夜逍遥百思不得其解。

        第五轻柔摇摇头,道:“这不是一个普通的雕像,这里面,有莫天机的好多东西,莫天机的优点,莫天机的缺点,莫天机的脾气,性格,都在这里面,有一些是莫天机要告诉我的,还有一些却是这雕像告诉我的……若是拆摸不透,那是家破人亡的结果啊。”

        众人顿时神色凛然:这一个小小的雕塑,只是一个莫天机随手而做的恶作剧,难道说,这其中还有什么大大的学问?居然能够关系到了生死存亡?

        “我问你们三个问题。”

        第五轻柔轻声道:“第一个问题,莫天机为什么要给我这个雕像?”

        “第二个问题,我看到这个雕像之后会想什么?会怎么做?莫天机会希望我怎么想?怎么做?”

        “莫天机的目的,与我所想的,是不是一回事?若是有差异,差异在什么地方?若是我所想所作,正是莫天机最希望我那么做的……那么,在场诸位还有我第五轻柔的性命,便在莫天机一念之间了。”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