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玄幻奇幻 - 傲世九重天在线阅读 - 第七百六十章 ,妖孽军师,精诚合作

第七百六十章 ,妖孽军师,精诚合作

        众人顿时哑然。

        大家都不是笨人,笨人也绝不会修炼到如此武道境界,但对于这些什么为什么之类的弯弯绕,尤其还是两位盖世军师搞出来的弯弯绕,那是真的想不明白的。

        大家都知道,就算是想了也是白想,而且还会给别人留下一个傻逼的印象,让好几千年的老兄弟从此有借口嘲笑自己一辈子,作为反面典型成为后代教材,于是乎,大家都很聪明的不说话。

        “猜不出来?”第五轻柔微笑问道。

        我们要猜的出来,还用你来做军师?大家心头整齐的这样想,嘴上异口同声:“还请军师解惑。”

        “他这一次是预料之中却又超出预料的突然袭击;算是占了我的便宜。按理来说,是不应该留下这么一个人头雕像的。”

        第五轻柔脸色有些阴郁。

        “据说这位纠结智囊年龄并不是很大。”终于还是有人开口了,乃是凌家的带队至尊凌斩空:“既然年轻,就有年轻人的脾性。这个莫天机会不会是在弱势的情况下,占了这么大便宜,忍不住的想要炫耀炫耀?这乃是一种小人得志的心理,类似于穷光蛋突然成了暴发户,各种炫富……”

        这一场袭击,凌家差一点点就全军覆没,居然是各大家族之中损失最多的。凌斩空对莫天机恨之入骨,张口就没有任何好话。

        “就算是我有时候会得意忘形的炫耀一下,莫天机也绝不会这么浅薄的!”第五轻柔很有些不悦,这句话说的口气很重。

        面对如此可怕的强敌,稍稍疏忽就是全军覆没,竭力的打起精神还唯恐应付不来,如今自己队伍里居然有如此奇葩,认为对方在卖弄……说句良心话:找死真没这么找的;就算是当初的景梦魂,也绝对不会这么小看任何一个敌人;如今,从一位八品至尊的口中说出来这番话,简直是令人瞠目!

        凌斩空脸色很难看。

        “莫天机这个人头,是告诉我,他看透我的一些东西;而在同时,他也特意的给了我一些,能够让我看透他的一些东西,作为补偿。因为这一次,对于我来说,他认为有些不公平……”

        第五轻柔淡淡道:“这是作为一个顶级军师的傲气,与狂妄自大,并无关系。”

        “至于我们看出来的,是不是真正的他,那就是不得而知了;若是我猜对了,那是他送我的人情,今后各不相欠;若是我猜错了,那么就是一连串的致命陷阱,而且不会有任何的心理负担:他都通知我们了,我们依然猜错了,这是自己找死,怎么能怪他?”

        众人都有些不能理解,无法明白。这天下,怎么会有这么奇怪的做事?

        “莫天机的雕刻很用心,着重了神韵,他本人,应该是认为,意境高于现实;而他每一刀恰到好处,却是有着游刃有余的控制力,自信心很强;头发几乎是一丝不苟,说明他很严格……最后的留言则说明,莫天机,是一个未雨绸缪的人,没有把握的事,他从来都不干!”

        众位至尊都不是笨人,听了这番话,自然而然的有一种恍然大悟的感觉。

        “至于深一步的,我会今晚上细细的揣摩,毕竟现在能够看出来的,只是最表面最浅显的东西。”

        第五轻柔有些叹气的说道。

        众位至尊各自心事重重的安排自己的人不提。

        第五轻柔看着众人走远,又是深深一叹,有一句话,他没有说,而那,也是莫天机很重要的一个意思。

        莫天机很精准的雕刻出了人头,却对人身并没有任何的用功,就像是一个绝色美人的脸,长在了一块朽烂的木桩子上,格外的不协调。

        但,其他人显然并没有注意到这方面,或者说他们注意到了,却没有想到。

        就是这明显的一点,却击中了第五轻柔的心,让他叹息不断。

        君本是绝顶风流人物,乃是我莫天机最看重的对手,但你现在看似人多势众,却是领导着一群乌合之众。

        一个绝世佳人的脸,身子却配备了一个圆筒。

        岂不令人可悲可叹直欲自杀?

        而莫天机说的这一点,乃是现在的第五轻柔最无奈的。现在自己威望一步步在提高,遭遇如此惨败,也并没有丧失他们对自己的信心。这一点,第五轻柔看得出来。

        但有一个最大的弊端始终是没有去除,那就是:虽然自己威权日重,但这些人,却依然是各自是各家的人。没有任何人,乃是真正属于自己的力量。

        而且,莫天机也通过这个人头也提醒了一点:第五轻柔的处境。你继续打下去,慢慢的来,你有可能完成你的梦想。

        但你若是现在就把厉家灭了,那么,等待你的只能是兔死狗烹,鸟尽弓藏。

        第五轻柔不想中莫天机的心理战术,但他现在却是非考虑这些不可。

        第五轻柔看着桌上那个冰雪的人头,看了一夜;他并没有用修为维持。

        到天亮的时候,由于帐篷里温度还是比较高的,这个人头开始融化,雪柱也开始融化。

        不管是曾经精致的人头,还是曾经粗糙的雪柱,都变成了模糊的一团。

        第五轻柔看着看着,突然若有所悟,想通了什么,不由得哈哈一笑,心事尽去。

        大笑三声,一侧身倒在床上,沉沉睡去。

        这是他自从来到西北战局,第一次这么无所顾忌的睡眠。这个凌晨,他甚至都没有想过任何一点关于第五家族的事情。

        这对于以前的第五轻柔来说,绝对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

        ……接下来的几天,第五轻柔开始了凌厉的进攻;联军的援兵,也从这时候开始源源不断而来;第五轻柔一个波次一个波次的往上增兵,大有一种不夷平厉家决不罢休的架势。

        在外人眼中看来,这是第五轻柔不忿被莫天机算计了,憋着一口气,非要找回场子不可。

        当然,这种情况乃是大家比较乐意看到的,而且,也都是大家每个人都愿意做的;毕竟不是只有第五轻柔一个人憋屈,大家都很憋屈啊。所以联军每个人都更加的配合了。

        对面的莫天机,似乎也是真正的展开了浑身解释,不断地兵来将挡,最急切的一个上午,莫天机发出了一百一十八条命令!

        每一天,联军都有高手被从战场上抬回来,而厉家也有人被抬回去,死亡与受伤,慢慢的变得增加,变得多了,然后也变得麻木,变得漠然。

        死就死呗,说不定下一个就是我呢。在这样的‘大彻大悟’的思想驱使之下,大家慢慢的热血沉寂,取而代之的,是枯燥的杀与被杀。

        可见前方战局有多么激烈。

        每个人都有一种清晰的预感:若是这么下去,决战不远了。

        第五轻柔在人前的表情越来越严肃;而莫天机的神情也一天比一天更加严峻。在各自一方的人眼中,两位统帅也到了较力最关键的时刻。

        到后来,连八大家族的各位领头者,都不敢轻易地跟第五轻柔说话。而厉家那边正是如此,厉无波现在在莫天机面前,早已经噤若寒蝉。

        因为每过一刻看着那种复杂到了人脑不能负荷的变化,一步步从莫天机手下施展,然后对上敌人布置,证实是正确的,然后对方接着变,莫天机也随之而变……每一重变化,都让厉无波感觉到了自愧不如。

        到了最后,厉无波更是感觉:不管是哪一个时刻的任何一种变化,厉无波就有一种思想:若是少了莫天机,厉氏家族连一时半刻都挨不过去了。

        这样的想法升起来,厉无波更加不敢控制莫天机的权利了。

        现在,莫天机在厉家已经是……主宰!无上的,第一领导人。

        开始的时候,还要借助厉无波的口发布命令,但到了后来……接令的人哪里还在乎命令出自谁的口中?莫天机的命令?废话!莫军师不发布命令谁发布命令?

        两个队伍,都在紧锣密鼓热火朝天,压抑的那种感觉,就连九品至尊,也感到压力重重。晚上睡觉唉声叹气、唯有两个人,都在心中暗爽。

        第五轻柔。

        莫天机。

        莫天机的意图,第五轻柔完全的领会了,而且完全放弃了自己的坚持,两人开始紧密配合,互相弥补,各自在快速的夺取自己的利益。

        偶有摩擦,无伤大雅;这样的交战,对于两人来说,是一种较量,也是一种默契到了极点的合作。这种默契,让两人都感觉到:苍天有眼,这世上,还有君能做我的对手!

        而且,两个人都有一种共同点:对各自的队伍都没感情。

        厉家人的生死,莫天机眼皮都不抬;联军的生死,第五轻柔同样不放心上。

        莫天机在争取时间,第五轻柔亦然。

        虽然这事情的起因,乃是莫天机的一次袭杀,第五轻柔属于被动接受;但现在,第五轻柔并没有感觉难受。

        他完全能感受到莫天机的尊重,一种,‘珍惜生平劲敌’的那种尊敬。

        这种尊敬,让第五轻柔有生死无憾的感觉,也有一种强烈的斗志凌然升起。

        时间,快到了吧?

        快了吧?

        两个以智力威慑九重天的妖孽,各自心里在盘算着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