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玄幻奇幻 - 傲世九重天在线阅读 - 第七百六十一章 这是什么毒?

第七百六十一章 这是什么毒?

        楚阳等人在这段时间里,也终于开始了行动,配合着莫天机,尽量的保存厉家的战力,每次情势危险的时刻,兄弟们都会出手。

        若是隔着楚阳这边近,那便是楚阳组织出手。

        若是隔着另一边近,顾独行与谢丹琼就是斟酌出手。

        在这一点上,两人并没有任何商议,但做出来的决定,基本差不多。

        兄弟几人有战斗的时候就参加,没战斗的时候就开始潜心修炼,消化战斗所得的经验、心得,各自领悟。

        一个个的修为增长飞快。

        而且,楚阳还发现了一点让他惊喜的事情:对面的顾独行与谢丹琼的指挥,和参与的时机把握,越来越是老道。

        从一开始的稍微跟不上莫天机的节奏,到后来的基本上游刃有余,显而易见的提升了一大步。

        在没有人可以依靠的时候,顾独行和谢丹琼两个人开始充分发挥自己的才智,顾独行从一员纯粹的战将的位置,在慢慢的转变成有勇有谋的战将。

        起码,懂得思考了。

        对与顾独行来说,这是一个了不起的进步。

        而谢丹琼,则是原本就有些基础,在中三天,也算是才智上上之选的人物,现在只是进一步的开发自己。

        纪墨和罗克敌现在依然固我,除了拼命练功,感受一种‘资质提升了就是快,丝毫不比顾独行他们慢’这样的快感之外,两人暂时还顾不上别的。

        八个人的修为,都在稳步的在至尊六品的道路上稳固,然后一点一点的,往前推进。

        尤其是其中的莫轻舞,因为先天灵脉的关系,目前已经到了七品至尊的突破点,濒临突破。

        所有人之中,莫轻舞年龄最小,但现在却是仗着自己的逆天体质,修为进境居然走在了最前面。

        莫天机也在争取着时间。

        时间,对于他来说,乃是第一要紧的事情。每一天,他看着傲邪云的进度,想像楚阳等人的进度。

        傲邪云和芮不通也被他赶上了战场。唯一的要求就是:厉家人死光了,你们俩也不准掉一根毫毛。打不过就跑,敌人强大就跑……你们俩完全不在我的战略计划之外,就是大年三十打了两只兔子……这两句话,让傲邪云和芮不通既感觉温暖,又感觉想要狂揍莫天机一顿。

        你哪怕说是打了两只野鸡呢?也比兔子好听吧……第五轻柔的攻势一浪高过一浪,莫天机的压力也是越来越大;从每一次的攻势之中,莫天机能够清晰的感觉出来,第五轻柔是把七大家族和执法者的力量轮番的使用。

        而且,对于想要清除的目标,也都是明显暗示。

        对于这些人,莫天机当然是来者不拒,统统吃下去。

        比如说,莫天机布置了三方面防线,实力平均;第五轻柔会三面一起进攻,然后其中一面是死命令,必定要拿下……而这一面,则必定是莫天机感到最难受的那一面,所以莫天机必须调遣兵力全力防守,反攻。

        最有趣的是,第五轻柔会在这个时候指挥着占领另一边,对这一边,弃之不理。

        莫天机可以从容将这些人吃掉,而第五轻柔那边也会打开局面。

        皆大欢喜。

        但第五轻柔队伍之中一些不好掌控的家伙,就这么慢慢地消失了;而莫天机舍弃的,往往都是一些有战略意义,但却没有实际效用的地方:若是两国征战,当然寸土必争。

        但现在是一家对九家,根本守不过来,所以莫天机将所有那种‘迟早要舍弃’的地方,在分批次的‘失陷’。

        只保留重点。

        **就是:每一次被攻下一个地方,第五轻柔那边都会士气大振!而且连战连捷,也让联军士气如虹。

        对于牺牲的那些人,大家都认为是:死的虽然可惜,但,有价值!

        第五轻柔曾经说了一句名言:没有牺牲,哪有胜利?!

        这句话,被大家普遍认定:太有道理了!

        于是,联军内部现在只保留了太多的对第五轻柔的死忠狂热分子。尤其是兰家,基本上没任何损失,全员的保留了下来。

        ……楚阳随时随地的注意着西北的动静,随时准备出动。但,在莫天机又一次要应对第五轻柔的攻势的时候,楚阳却缺席了。

        因为他见到了一个人。

        那是一次战斗之后,楚阳带着董无伤等人,向着那温暖的山洞进发,董无伤在联军之中冲了一个来回,身上受伤不少,但精神却是振奋之极,楚阳要为他疗伤,董无伤都不肯,说道是要保留着伤患的痛苦,记清楚当时战斗中灵光一闪的感悟。

        这让墨泪儿又是心疼,又是生气。

        四个人快要到山洞的时候,却发现山洞前白衣飘飘,站着一人。

        正是舞绝城。

        楚阳大吃一惊:“前辈您怎么来了?”

        舞绝城淡淡的笑了笑:“我找你,已经找了一个月。”他顿了顿,看着楚阳:“我受伤了,也中毒了。”

        楚阳顿时咧咧嘴。

        别人中毒受伤,他都不意外,唯独中毒受伤的是舞绝城,楚阳有些心中感觉滑稽。

        舞绝城的修为,比宁天涯的还要浑厚;更有一身惊天地泣鬼神的毒功,什么人能让他受伤?什么人能让这位一代毒医中毒?

        舞绝城看出他的脸色,淡淡道:“跟我动手的是法尊,他已经来了西北。”

        楚阳身子一震:“原来他也来了……既然他来了,那么战局现在依然是胶着……显然前辈与他战斗之后,他也是受伤不轻的。”

        舞绝城目光有些疲倦,却道:“法尊这一次突飞猛进了……若不是老夫走得快,这一次恐怕真的被他和他的两大护法联手干掉了。”

        楚阳只觉得一股危险的感觉突然升起,刹那间浑身有些发凉。

        舞绝城居然坦言说他有殒命的危机?那么法尊此刻已经是到了什么地步?

        “我中的毒,不是一般的毒。”舞绝城喘了口气:“天下万毒,我均能解;唯独对于不属于九重天位面的毒素,我也无能为力。”

        舞绝城淡淡道:“若是再晚半个月找到你,恐怕,我就废掉了。”

        楚阳大怒道:“既然都这等地步,为何还不找乐儿?乐儿身边,我是留下了九重丹的!”

        舞绝城漠然道:“我是师父,乐儿是我的徒弟。师父只能给予徒弟,教导徒弟,却不能要徒弟的东西。我舞绝城更是如此,我给徒弟可以,但我更不会跟自己的徒弟索要什么……”

        楚阳顿时一阵强烈无语。

        都到了性命悠关的时刻,这位大爷居然还有这样的坚持,真不知道是让人佩服还是想要狂抽他一顿。

        一步踏前,将舞绝城背在身上,就往洞里走。

        “我自己能走!”舞绝城有些不愿意。

        “闭嘴!”楚阳恶狠狠地说道。

        能够让毒医舞绝城都束手无策的毒,已经撑了一个多月……楚阳比任何人都明白其中的利害。见舞绝城居然还顾及面子,一时间顿时按耐不住。

        舞绝城不吱声了。

        洞中。

        楚阳一连几指点出去,封住了舞绝城心脉,控制他的修为运行,刹那间,就见到一团黑气,从舞绝城肩膀上开始升腾,刹那间整条手臂连着半个胸膛,都已经是黑雾弥漫。黑雾弥漫之处,居然立即有了腐烂的迹象。

        没有了舞绝城的功力压制,这毒素居然是以如此惊人的速度蔓延!

        楚阳大吃一惊,立即将不完全版九重丹拿出来,舞绝城嗅了嗅,摇头道:“这个不行。”

        “不行?”楚阳有些愕然。

        “这玩意儿,我吃过的不比他们少。”舞绝城的脸上已经充满了黑气,但却是露出一片不知道什么滋味的笑容,看着董无伤说道。

        尤其是说‘我吃过的不比他们少’这句话的时候,更是咧着嘴在笑:“成不成,我一闻就知道。”

        舞绝城虽然在笑,但,楚阳等人却分明感到了一种复杂到了让人几乎欲死欲活的情绪在他心头蔓延。

        “好!”楚阳立即命令剑灵,赶紧制作一颗完全版的九重丹。

        不多时,九重丹出炉。楚阳拿在手上,就要给舞绝城服下去。

        “我先看看!先看看……”舞绝城一把夺过去,顾不得那黑色魔气已经在他头上弥漫聚拢,只是两手哆嗦的看着九重丹,突然间脸上一阵强烈的红晕涌上来,两眼一闭,眼泪扑簌簌的流落下来,喃喃道:“大哥……兄弟……我又看到这东西了……我我……又要靠这东西来救命……”

        竟然哽咽不成声。

        想到舞绝城的一生遭遇,楚阳心中不由恻然。他无限理解此刻舞绝城的心中,是何等的翻腾酸涩。所以,虽然现在舞绝城的情况已经是危在旦夕,但楚阳并没有劝解。

        舞绝城默默地留下几滴眼泪,终于恋恋不舍的将九重丹服了下去。

        九重丹刚刚服用,就看到那正在盘旋聚拢的黑气突然更加狂乱,似乎是正在剧烈的斗争,良久之后,终于慢慢开始消退。

        楚阳看着舞绝城的肩膀上的掌印开始腐烂,然后,从里面缓缓的流出黑色的血液,啪啪落在地上,坚硬的石地,竟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腐烂,一路腐蚀出一个深不见底的细细的洞口。

        不由得心中骇然:“这……这是什么毒?”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