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玄幻奇幻 - 傲世九重天在线阅读 - 第七百六十三章 你这个负心郎!

第七百六十三章 你这个负心郎!

        “今天有什么新情况?”莫天机问刚刚战斗回来的傲邪云与芮不通。

        这两个人隶属不同种族,在战斗之中,一龙一凤那种天性的骄傲也是毫不压制;总想着压过对方一头。不管是练功,还是精神境界,或者是感悟力量,等等……一切都是如此。

        莫天机之所以带着一龙一凤出来,就是怕分开他们之后,反而会落下他们彼此的进度。如今看来,这个目的已经达到了。

        “没什么新情况。”傲邪云很轻松的道:“几家之中,只有夜家的第二波援兵到了;至于先到的石家援兵,已经伤亡得差不多了。其他几家,都还没有到。”

        莫天机点点头:“执法者有什么新的动静?”

        “没有。”

        “凌家按说比夜家还要近……却迟迟未至……”莫天机沉吟着:“不通去告诉厉无波,让他派人注意一下凌家那面的动静。我估计,凌家可能是要来一场突然袭击。”

        “好。”芮不通转身而去。

        “老大他们有什么动静?”莫天机随即问傲邪云。

        “没有。这一次战斗,老大和无伤小舞都没有出手;倒是顾老二和谢兔子还有纪傻鸟和罗笨蛋四个人频频出动。”傲邪云对于兄弟们的外号记得清清楚楚,而且常年挂在嘴边上,就算因此而挨揍也是乐此不疲。

        “嗯?”莫天机皱皱眉。

        “其实很好分辨的。”傲邪云笑道:“老大那边只要出手了,战阵之中必然会发出一种雄浑的动静,还有那种嚣张霸道的大笑,是类似于这样的……”

        说着,傲邪云模仿着董无伤的姿势,挺胸凸肚,大嘴一张,用一种霸道狂妄的姿态雄浑的大笑:“哈……哈~~哈……呔!董二爷来也!”

        莫天机瞠目以对,突然间一脸黑线。

        同样的动作,董无伤使出来,那是豪气干云不可一世,但傲邪云模仿出来,却怎么看都觉得是在唱戏。

        “继续说。”莫天机白了白眼。

        “是啊,这次战斗没听到董无伤的哈哈……所以老大没出手。”傲邪云说道:“倒是其他几个声音,听得耳朵里起茧子了。”

        “什么话?”莫天机话一出口就后悔了。

        “就听到有人在冷冷的喊:死吧!这是顾独行;还有人在喊:看招!这是谢丹琼;还有人在喊:嗷呜吼~~嗷呜吼~~,这是罗克敌;还有一个声音在兴奋的叫唤:狗大姨!狗大姨!~~”

        傲邪云用一种近乎逼真的模仿,将战场上的声音描述出来。

        “噗~~”莫天机正喝的一口茶完整的喷在了傲邪云脸上。

        傲邪云抹着茶水,一脸纠结的无辜。

        “咳咳咳……”莫天机剧烈的咳嗽了一会,没好气的说道:“以后这种事情,不要说!”很是愤怒傲邪云居然打破了自己一直表现出来的镇定涵养。

        傲邪云怒道:“我这不是在为你缓解心情……居然喷我一脸口水……”

        莫天机翻了翻眼皮。迳自沉思道:“看来,顾独行那边应该没有出现任何意外……而老大这边,绝对是出现了异常情况……”

        傲邪云一怔:“嗯?那需要不需要我们……”

        莫天机沉思了一下,道:“以老大的修为,他和董无伤等人在一起,这个九重天能够奈何得了他们的人,已经是屈指可数。若是真的有敌人,那么我们赶去也是无济于事……所以,静静等待吧。现在天阙剑星明亮,老大不会有事情!”

        “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先做好这边的事!”莫天机说道:“别的,都不能分心旁顾。而我一直拖延时间,就是要让大家在战斗中成长……否则,厉家一灭,我们很难再找到这样的机会……”

        傲邪云心领神会的笑了起来。

        是的,若是等到厉家覆灭了,想要找一个这样的机会,有这样强大的实力在前面顶着当炮灰,自己兄弟几人只是历练实力的机会,真的不好找了。

        “厉雄图那边,怎么样?”莫天机问道。

        “伤势已经恢复得差不多了,而且,他也没有什么异常反应。”傲邪云道:“但我能感觉出,他有些……有些心伤。”

        莫天机淡淡道:“伤势既然恢复得差不多了,就应该出战了。”

        傲邪云心中一凛:“好。”

        “看好梦欢欢的家人。”莫天机提醒道:“不能让他们中了厉家的毒手。”

        傲邪云面有难色:“可是……厉家若是真的想要下手,他们拥有无数的机会,而梦欢欢和她的家人,实力基本没有……”

        “尽力而已。”莫天机静静地道:“厉雄图撑不起这样的打击,这只是我们对他的起码的尊重。”

        说完,他就不再说话。

        傲邪云深深吸了一口气,道:“既然如此,我……尽力!”

        远方,芮不通匆匆而来:“第五轻柔又在组织进攻。”

        “走。”莫天机当先行去。

        又是一轮斗智斗力,展开了。

        ……在厉家这边如火如荼的时候,楚阳也正在纠结。

        舞绝城的伤势恢复很快,只是毒素还有一些顽固的存留在体内。而且,天魔气化掉的生机和鲜血体能也比较多,所以,暂时不能参与剧烈战斗。

        这几天里,他一直在沉默。

        有些话,他已经说过一次;就不会再说第二次。他相信楚阳知道自己的意思。

        他只是在等待。

        为了这个疑团,他已经等了几万年,再多这么几天,他觉得自己能等得起。为了不增添楚阳的压力,他现在甚至都尽力的不看楚阳。

        吃过晚饭。

        楚阳来到舞绝城身前:“舞前辈。”

        “嗯?”舞绝城睁开眼睛,看着楚阳。

        “下半夜咱们聊聊?”楚阳说出这句话来的时候,吞回去的冲动绝对占据了其中九成!

        “好!”舞绝城眼中猛地爆出来精光:“一言为定!”

        “一言为定!”楚阳强忍着要食言而肥的冲动,违心的答应。

        ……“轻舞,我这里有一个故事,你想不想听?”楚阳在石洞中单独的面对着莫轻舞。

        莫轻舞仰着头,有些迷惘的看着楚阳,楚阳的口气,让她感觉到了不对劲。太郑重了!

        “我不想听。”出乎楚阳的预料,莫轻舞竟然拒绝了。

        “为什么?”楚阳问道。

        莫轻舞轻轻偎依进楚阳怀里,小小的身躯,有些颤抖:“我怕……”

        “怕?”楚阳有些纳闷,我还没有开始说,你怕什么?

        “我想……我想永远做一个是什么都不懂的小丫头……那样,就算你对我厌烦了,我也可以赖着你,用所有的办法,跟在你身边……”

        莫轻舞泪光莹莹:“我并不想知道什么……”

        楚阳心中一震,突然一把将莫轻舞的脸转了过来:“轻舞,你是不是……知道了什么?”

        莫轻舞闭上眼睛,两滴眼泪从她紧闭的眼角悄然滑落:“楚阳……”

        楚阳眼神越来越是震惊,有些心慌起来:“轻舞,你说,你知道了什么?”

        莫轻舞深深吸气,将已经流到自己嘴边的泪水吸进了口中,感受着那份苦涩,轻声道:“你要跟我讲什么故事?”

        楚阳呆若木鸡。

        “你是不是要给我讲一个,一个剑客与一位红颜的故事?”莫轻舞的眼中,泪水扑簌簌的落下。

        楚阳深深叹息,只是手臂用力,抱得她更紧了。

        莫轻舞在他怀中抬起头,泪光盈盈的眼睛看着他,眼神中有深切的爱恋,与一种几乎没有自我的那种完全付出的深情。

        楚阳的心在颤栗。

        这样的目光,他一辈子都忘不了,前世,他曾经无数次的看到,无数次的心中颤抖,但也无数次的在这种目光之中远走,留下一个萧瑟决绝的背影,与背影后那一颗几乎被他折磨崩溃的芳心。

        莫轻舞凄迷的一笑,缓缓躺倒在楚阳怀中,一只手抚着他的脸庞,另一只手,紧紧地抱着他的脖子,脑袋枕在他的左肩上,目光深情而不舍,缠绵而伤痛,轻声道:“楚阳,若是有来生,我希望你看我一眼……我比剑好看!”

        楚阳只感觉头脑中轰的一声,似乎整个宇宙在自己意识之中突然爆炸!

        将他的所有思维,所有理智,所有的……连同他**,都在这一刻炸得粉碎,渺渺茫茫的飘荡在天地之间。

        莫轻舞这次说这句话,与前几次梦呓不同。

        此刻莫轻舞的姿势、表情、动作、眼神、话语……统统都与前世那个让楚阳心伤神断心如死灰的那个傍晚一样!

        就在那个傍晚,紫竹林前,莫轻舞遇袭,香消玉殒;临死之前,就在楚阳怀中,被他这样揽着,用这样的表情这样的目光看着自己,说出来一生中最后的一句话:“楚阳,若是有来生,我希望你看我一眼……我比剑好看!”

        现在,莫轻舞再次的说出来这句话。

        连口气,语气停顿,都与那个时候完全的一样!

        若是楚阳现在还不明白,那他就真的是傻了!

        莫轻舞抬起头,直起腰,两眼静静的看着楚阳,呢喃的道:“我一直在等着你给我讲故事,但现在你要给我讲,我却不愿意听了……”

        说着,她缓缓的靠近了楚阳,有些紧张的喘息着,将自己花瓣一般的嘴唇轻轻覆盖在楚阳唇上,呢喃道:“你这个负心郎……”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