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玄幻奇幻 - 傲世九重天在线阅读 - 第七百六十六章 我不信我老大会不如你

第七百六十六章 我不信我老大会不如你

        “今天晚上,我要知道所有的真相。”舞绝城沉沉的说道。声音很平静,甚至有些平淡,但其中,却有着九死不回的决心!

        无可置疑的坚决。

        楚阳深深叹了一口气。

        道:“我知道你想要知道什么。”

        舞绝城道:“我知道你知道。”

        “你有什么想要知道的?”楚阳沉默了一下,道:“你可以问。”

        “我可以问是什么意思?”舞绝城眼神猛的锐利起来:“也就是说,你可以答?也可以不答?”

        楚阳仰起头,张开嘴,让一片片冰冷的雪花直接飘进自己口中,感受到那一丝丝沁骨的冰凉,才合上嘴,闭上眼,静静的道:“是,我有做选择的余地。”

        舞绝城沉默了下来,良久道:“我今年,四万多岁了。”

        楚阳敏感的知道了他的言下之意,深深一叹:“我知道。”

        “你不知道!”舞绝城瞪起眼睛,一声低喝:“我是要告诉你,我今年四万多岁了!我看遍了人间的悲欢离合,也看惯了生生死死,甚至,见证了沧海桑田!”

        “无数人,就在我的身边出生,当我回头的时候,他早已老死,化作尘埃!我看到无数的英雄崛起,陨灭;也看到无数家族的繁荣,到毁灭!”

        舞绝城眼神有些阴沉的看着楚阳,带着一种看破世情的疲倦,淡淡道:“我是想要告诉你……这世上没有什么事,可以打击到我!最起码,我不会因为什么事倒下去。”

        楚阳深深一叹:“我知道。”

        “你还不知道!”舞绝城断喝:“我还告诉你,我四万多岁了,这么多年来,我唯一的心愿,就是我心头的疑团!就是我心中的怨恨!就是我屈死的兄弟!……这一切,都在一个问题上面,而这个问题,就是我唯一的愿望!”

        “我撑不了下一个四万年了,楚阳。”舞绝城眼神有些飘忽不定的哀伤:“现在能成全我的人,只有你!”

        楚阳叹了口气。

        舞绝城现在的状态,说出这句话,楚阳绝对相信。

        “你曾经说过,若有一天到了,你会解开我的疑团;你还说过,只要我长久的等下去,提升实力,还能见到自己的兄弟。”

        “我等,可是我……等的太焦躁!在你出现之前,我知道,已经终生没有再见到他们的可能,所以心里虽然苦,却也没觉得什么。但在你出现之后,有了希望。”

        “就是有了希望才更痛苦!”

        “更加难以忍受!”

        舞绝城凄凉的叹了口气,目光怔怔的看着风雪,眼神如同风雪一般的渺渺茫茫。

        楚阳深深吸了一口气,道:“舞前辈,我们走走?”

        舞绝城猛转头,看着楚阳,沉沉道:“好!”

        楚阳一袭黑衣,在风雪中飘出,身边是一身白衣的舞绝城,两人并肩而行,就在这苍茫大雪中,就在这悬崖峭壁上,如履平地。

        久久,都是不发一言。

        瞬息之间,走出去几十里地,已经处在空茫旷野,举目天地苍茫,万籁俱寂。只有雪花飘落在雪地的声音,却是更加的静谧。

        “舞前辈,这天下间,每一时每一刻,都在发生一些事情。”楚阳缓缓地说着,调整着内心的思绪,斟酌着出口的言辞:“每一件事情,都有其原因,也都有其结果。不管是流氓地痞,还是皇室贵胄,均是如此,概莫能外。”

        舞绝城袖手而行,默默的听着,一言不发。

        “而在这天下事之中,总有迷雾重重,也总有误会,困扰,无所适从……”

        “但所有的事情,就算是……也只能有一个真相!而我们,一生所求,就只为了一个真相。纵然所求目标不同,但……最终的结果,却绝不会有两个!”

        楚阳有些慨然。

        舞绝城沉默的说道:“是的,纵然是误会了自己的兄弟,那么,为何误会,便是真相。”

        楚阳心中一震。

        舞绝城淡淡道:“当初,月聆雪曾经说了一句话。”

        “当时他说:‘难道你们当初的老大,就没有与你一起出生入死火海刀山?在你老大背叛你们之前,你敢怀疑他么?你怀疑过么?你还不是像相信其他兄弟那样相信他?若是在那之前,有人跟你说,你老大会杀了你,你信吗?!’”(详见第七部第四百二十九章。)舞绝城一字不漏的将月聆雪当初说的话说了出来,声音口气,俱无变动。

        足可见月聆雪这一番话在他心中留下了多么深刻的印象。

        楚阳默然以对。舞绝城紧紧盯着楚阳,一字字说道:“我现在告诉你,我不信!”

        舞绝城声音的沉重,让楚阳心中一跳。

        “当时我被补天,逃了出来;之后的数万年,心中一直在怨恨,一直想报仇。”舞绝城惨笑:“不得不说,人,很自私;我只想到了自己的委屈,想到了与我一样的兄弟们的怨恨,对于别的,没怎么想过。我的整颗心,已经被仇恨填满。对老大的仇恨!”

        “我就这么极度的愤恨着,过了数万年!”

        “这段时间里,我也曾想过,老大是不是有苦衷;但每一次想起,都更加的愤恨,因为,没有任何苦衷可以让他那样的出卖自己的兄弟!那样的坑杀自己的兄弟!”

        “于是我也就更痛苦。”

        “更想报仇!”

        “直到遇见你,遇到月聆雪。”

        “月聆雪一席话,让我开始想的多了。越想,越是辗转不能入眠。在老大坑害我们之前,他有无数的机会,有无数的……甚至他明白我们每个人,他知道我们每个人心里在想什么;每个人每一个眼神每一个动作,老大都能立即知道我们在想什么。”

        “他不需要说话,只需要一个眼神,一个暗示,就能让兄弟们为他赴死!这一点,老大是知道的。”

        “但他依然那样的坑害我们,为什么?那简直是多此一举!而我为了这样的多此一举,给自己背上了三万多年的委屈。”

        “然后我看着你,在天机城,我就开始疑惑;你和董无伤芮不通都只是普通人家,为何进境比世家大族的天才还要快?但那时候你们人不多,我的怀疑,也很淡;到了楚家之后,我慢慢地开始真正的怀疑;然后慢慢地从各个方面确定。你,就是九劫剑主!”

        “这个发现,让我当时几乎疯掉。几乎兴奋地疯掉,我终于找到了当事人……但,在那之后,我一直冷眼旁观,我看着你们兄弟情谊深重,看着你们同欢共笑,看着你的几个兄弟对你毫无保留的信任,你对他们毫无保留的爱护……”

        “我看着你们,就像是又回到了我的年轻时候,想起了我的兄弟,想起了我的老大。”

        “你们与我们那时候,完全一样。”

        “我每次看着你们一起做事,晚上就是一夜辗转,有时候,心中酸涩的要哭。然后我就无限的想他们。妈个时候,生不如死。”

        “时间长了,我也开始慢慢的问自己,你楚阳如今这般与兄弟们相交下去,到了关键时刻,会不会将你的兄弟们坑杀?”

        舞绝城苦笑:“我当时给自己的答案就是,不会的!”

        他转过头,看着楚阳,道:“你知道么?当我自己心中告诉自己:‘楚阳绝不会坑害他自己的兄弟’那一刹那,我就像是被闪电劈中了脑袋,当时我就心痛如绞的晕了过去。”

        “醒来后,我问自己,既然楚阳不会,那么,我的老大比楚阳又差到哪里?我的老大,比这个狗屁的楚阳更好!更加重情重义!在我老大面前,楚阳算什么东西!他都不会,为什么我的老大就会?”

        舞绝城咻咻喘气,瞪着眼睛看着楚阳,严肃而凌厉的低喝:“楚阳算个屁!在我老大面前,屁都不如!”

        楚阳摸着鼻子苦笑。

        但此刻,楚阳知道舞绝城已经完全地沉浸在他自己的心情回忆里,并不是真的骂自己。所以他只能苦笑。

        心中还有一种浓浓的感动。

        只是区区几十年的兄弟情,却能让一个九品巅峰至尊在四万年后想起来还能心痛如绞的晕过去……而且其中还曾经有那样严重的误会!

        楚阳想一想,就突然觉得心中有一股温暖的窝心的感动。

        “我想知道原因。”舞绝城怔怔出神的看着苍茫白雪,好一会儿之后,才转过头,认真的问道:“为什么我老大会那样做??”

        他不等楚阳回答,道:“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但我现在说的,我想已经可以打消你的顾虑了。”

        楚阳看着他沉静的眼神,叹了口气,道:“是,有一些。”

        舞绝城一个弯腰到地:“还请解惑!”

        楚阳无可奈何,点点头。

        舞绝城做的准备工作很足,他将自己所能顾虑的都指了出来;也都进行了开解。就差没告诉自己:我不会自杀的!

        这样了。

        说到这种程度,楚阳也就横了心了;虽然还不能断定舞绝城是否真的想开了,但楚阳觉得现在有自己在身边,应该可以避免某些事。

        “是的,真相只有一个。而且,真相也应该是残酷的。”楚阳说道:“舞前辈,你要做好心理准备。”

        他牙根一咬,道:“舞前辈,你既然知道域外天魔存在,那么你可知道,域外天魔的一些事情?”

        (未完待续)